在把此情況彙報給蕭天之後。蕭天當即回復,可以考慮此一建議。並將在回國后第一時間召集緊急會議,討論此一提案!

而隨著蕭天遇刺案的發生,另一個意外情況發生了。

蕭天,被美國人視為了一個超級英雄!

一個國家元首。一個人,赤手空拳,竟然殺死了三十三個殺手!

美國人的想像力總是那麼豐富,超級英雄,蕭天!

沒有幾個美國民眾會去過多關注蕭天是怎麼殺了這三十三個日本殺手的,他們只知道三十三個殺手都死了!

一個叫卡爾比諾的美國用最短的時間創作了一部漫畫:

《超級英雄:總統傳奇》。

在這部漫畫里,主人公是一個國總統,名字叫「蕭」擁有很強的東方武術。當然,美國的想像力被發揮到了極致,在這部漫畫里,這位叫「蕭。的英雄,白天是總統,晚上則是一個鋤強扶弱,懲治罪犯的英雄。他有一個叫「晨」的助手,和一個叫「芸」的助手。同樣武功高強。

以及,一部刀槍不入的轎車,

這部漫畫一出,很快風靡整個美國!

在次后的幾十年裡,這部漫畫暢銷不衰,一直出到了第二百九十集,隨著功成名就,成為超級富豪的卡爾比諾在一次宴會後醉酒失足落水身亡才停止連載。

在卡爾比諾的葬禮上,據說中國政府高層官員還參加了他的葬禮。

以後隨著電影技術的出現和完善。《超級英雄:總統傳奇》被多次搬上銀幕

這點,可是蕭天做夢也都不會想到的了

「剷除在美國的日本人蕭天的語氣非常平靜:

「青幫勢力已經控制了幾座城市。還要把勢力進一步擴張,但必須要做的隱蔽,一些不需要自己出手的事情可交給美國人去做。

「是,大總統杜月笙恭敬地答道。

「不要光做黑幫,要儘力和美國的那些上層人物搞好關係。」蕭天考慮了下:「多和蕭先生和陳昱聯繫,有事和他們多商量一下。這次總統選舉,我判斷哈丁將會得到總統位置,這對我們是有利的,你們活動起來也可以多放開一些手腳,」

仔細交代了一會,伍芸走了出來。微笑著和杜月笙問了下好,把手裡的一份稿子給了蕭天:

「你幫我看看,寫過國內的稿子。」

「是日,日本政府圖謀刺殺我民國總統,處心積慮,欲陷我和平和民國再歸戰火之中我大總統並衛隊長界晨,奮力擊殺日人殺手三十三人,大總統僅受輕傷,

此日人慾亡我國家之舉!國際聯盟三番五次督促日本,歸還台灣、澎湖列島,日人置若罔聞,不但不執行國際聯盟,反竟企圖以刺殺之舉。破壞國家

我國人於此之憤怒之際。當全國上下團結一心,抗擊日本,保衛國家,恢復台灣。此既有外之國際支持,內有同仇敵愾」

「好,就按這個發出去蕭天點了點頭:

「要把全國人民的憤怒激發起來,國際聯盟和美國都已經通過了對日之全面制裁法案,日本經濟必然雪上加霜,不可收拾,趁此良機,一舉收復台灣和澎湖列島!」

「大總統,這次日本偷雞不成蝕把米,日本有難了!」杜月笙笑著說道:「月笙在美國遙祝大總統能夠成功!」

蕭天一笑:

「是啊,台灣和澎湖列島也該收回來了!」 一聲三思

觸動了在場諸公心底的某根弦,個個悲慟著開口喊著三思二字,在場中或許有冷靜的人,但幾乎沒有可以保持中立的人,唯有那個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的荀氏八龍慈明無雙的荀慈明,睿智的眼眸審視著王允等人的作為,隨之心裡嗤笑一聲,不在多言,可眼中的輕蔑不言而喻。

反倒是曹操….

荀爽的視線落在了曹操的身上,沉吟良久后,倒是有了打算。

見袁紹等人如此,見朝堂上當初正氣凜然的諸公如此,曹操突然覺得一陣的心痛。

道貌岸然之徒!

正如陳叔弼所言的那樣,皆是包藏禍心私心自私的人!

「大將軍!三思!」

曹操心中悲慟不已,他是真的悲慟,當即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這輩子跪天跪地跪父母,其餘之外除了天子就再也沒有跪過其他的人,就算是中平元年時,差一點命喪黃泉,他都不曾跪下,乞求黃巾蛾賊饒自己一命。

如今!他為了大漢的未來,跪了!

這一跪,把袁紹等人給跪懵了,直接跪到了荀爽心底的柔軟處,靜坐在哪裡的荀爽看向曹操的眼神越來越順眼。

「孟德何必如此,趕緊起來。」

何進也是被曹操給嚇了一跳,當即上前攙扶起曹操。

「大將軍三思!」

曹操不起身,口中道的話依舊是這五個字,這一幕落在陳歡的眼裡卻是嘆了一口氣,曹操失去理智了,明智如他,應該順勢起來才對。

「孟德,既你怕大將軍與太后兄妹間傷了感情,我提議不如讓駐守在河東的董仲穎秘密進京,率領大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下張讓等閹賊,斬殺他們,屆時,大局已定,有朝堂的袞袞諸公在,重整朝綱,定能讓天下太平!」

袁紹雙眸犀利的望著跪倒在地的曹操,義正言辭的說著,那一身的正氣,彷彿可以為了天下的蒼生奉獻出自己。

「說的好!」

正當何進左右為難的時候,聽到袁紹這麼一講,心裡頓時樂呵了,連忙拍手喊了一聲好。

正中下懷!

袁紹的主意正是何進所要的,如此一來,魚與熊掌皆可得之,況且他也有點不耐煩了,生怕時間一久,繼續拖延下去,最終死的人不是張讓那群閹賊,而是他自個。

「愚昧!」

跪在地上的曹操楞了,久久不曾開口,他不知袁紹為了他個人的利益,竟然真的不顧大漢安危!

逆賊啊!

可惜,再怎麼衝動,曹操也能保持最後一絲的理智,他深知他一開口,今後朝堂上再無他的立足之地。

他需要保住有用之身,好保住大漢!

只是身後傳來的聲音,瞬間讓曹操心裡涼了一截,當他回頭時,見到起身順勢站出來的陳歡時,心頭卻是閃過一絲的愧疚,愧疚自己不敢起身。

「豎子,安敢欺我!」

這輩子,袁紹一直以來都是順風順水的,少有被人侮辱,除了他的親弟弟袁術之外,整天開口閉口庶齣子的,除了這個親弟弟,他沒有任何的辦法,天下間敢辱他的,基本都下去見閻王爺了!

「袁校尉真是愚不可及,董仲穎駐紮與河東,對於朝廷而言,就是一個尾大不掉的麻煩,袁校尉竟膽大妄為到讓這廝入京,倘若董仲穎入京,就算除掉張讓等人又如何,試問在座的諸公中,有誰有這個本領解決掉董仲穎!」

陳歡語言犀利,回頭掃視一眼這些立足於廟堂之上的諸公,犀利的眼神中盡藏著不屑,他不屑的眼神讓袁紹、王允等很氣憤,無名怒火直接衝擊與心海。

「老夫能!」

就在諸公沉默之際,何進冷笑著。

他作為天下兵馬大將軍,一個董卓而已,豈能奈何的了他,若是董卓敢作亂,且看他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做掉董卓那廝!

況且,董卓那廝對於他可是恭敬的緊,每年給他的孝敬錢可是不少,他不相信這麼孝順自己的一個人能造反!

反倒是….

何進看向陳歡的眼神有點不對勁了,微微眯著的眼睛中暗藏著殺意,何進眼睛腫暗藏的殺意盡數落在陳歡的眼底,不過他不以為意,冷笑數聲:「大將軍好氣魄,只是世事難料,今陳歡言盡於此,不再多言了,大將軍聽得進去也好,聽不進去也罷,若是聽得進去,這大漢氣數還能延綿百載,若是不能,恐毀在爾等莽夫之手。」

說著,陳歡直接拂袖離去,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絲毫不等議事廳中是諸公回過神來,等他們回過神來后,人已經離去,只留下氣急敗壞的何進!

「曹阿瞞!」

何進真的是生氣了,直接叫喚曹操的小名!

曹阿瞞!

然而,曹操忽然起身大笑,拍了拍身上的塵埃,蔑視的環視一周,輕聲嗤笑著:「爾等啊!爾等!妄為國家棟樑,爾等皆是國之蛀蟲!」

「何遂高!」

驀然間,曹操轉身,與何進充斥著怒火的小細眼對視,語氣平靜中帶著沖宵的怒火:「大漢若風雨飄零皆是汝之錯!」

緊接著,曹操拂袖而去,他不願意在待這裡一分一秒,與這群愚蠢的人說話,簡直是侮辱了自己,回想剛才的一跪,曹操倏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笑聲帶著悲哀,帶著無奈,帶著不值得!

「族中尚有事要解決,老夫不留這裡,就此告辭。」

就在何進等人大怒之際,準備派兵捉拿曹操與陳歡之際,忽然一人起身,打了何進一個措手不及。

「慈明兄這…..」

聞言,何進楞了,不僅他愣住了,就連王允也愣在哪裡,若是其他的人,王允早就讓府邸內的人馬把他給轟出去,可站起來的是潁陰荀氏的代表人啊—荀氏八龍慈明無雙的荀慈明!

他身後可站著潁川荀氏,可是站著千千萬萬的士子!

就算要動他,何進都要三思而後行,亦或是這些諸公都要三思而後行!

「子師兄莫要再做多留,族中事急,若有閑時,你我二人共飲一杯。」

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強行把荀爽留下來沒有任何的意義,只能招惹荀氏一一族的不滿。

「告辭。」

「該死!」

等荀爽離去,何進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摔在地上! 江管盅到了此不大愉快,但蕭天的美國!行應該來斑吼一外常成功的。

在蕭天離開美國的時候,席捲美國全國的罷工浪潮到達了一個頂峰。而美**警也全面出動,開始進行血腥鎮壓。

但是,這一切和蕭天沒有任何關係了

在回國的時候,蕭天帶上了二十七位願意和自己一同前往中國的各方面的卓越人才,這其中就包括愛因斯坦。

蕭天仔細給愛因斯坦和這些著名的科學家們講解了台灣的歷史,並鄭重表情台灣永遠都是中國的領土。日本非常侵略,並且置國際聯盟要求歸還台灣於中國不顧。

中國政府在國際聯盟的允許和督促下,準備以武力收復台灣,這點並不違背和平。

科學家們表示了對此的理解,並且對蕭天能夠坦誠相告表示欣慰。

蕭天覺得有些累。為了籠絡住這些科學家們,自己當真費盡心機。強度要遠遠大於指揮一場戰爭!

而在回國的時候,蕭天帶上了杜月笙身邊那個叫小四的人。

也不知道為什麼,蕭天非常欣賞這個僅僅只有十九歲的年輕人,

此時在俄羅斯,戰爭已經進行到了轉折點。

在救**的強勁攻勢下,紅軍統帥部於月下旬將南方面軍分編為南方面軍和東南方面軍。o月,俄共中央政治局決定堅守圖拉和莫斯科,在南線集中基本兵力,東南方面軍則暫時轉入防禦。

在俄羅斯懷念父親。尼古拉的人越來越多,幾乎大部分的俄國人認為,繼續由尼古拉來統治這個國家顯然要比布爾什維克好的多。

o月2日,尼古拉在北京表「告俄羅斯全國人民書」號召全俄羅斯統一起來,反對布爾什維克暴政!

這份由蔣介石親筆起草的「告俄羅斯全國人民書」的影響力是巨大的,從它公布的第一天,就明確地告訴了全世界一個信息:

尼古拉二世即將真正歸來!

各地反抗布爾什維克政權的組織。紛紛宣布向尼古拉之北京流亡政府效忠,而尼古拉也慷慨表示,自己絕不追究這些人過去所做的事情。

o月2o日,救**集中主力對圖拉起猛攻。

此時之前蒙受失敗的高爾察克,也丹時帶著四萬白衛軍殘部前來助戰。

對於布爾什維克的痛恨,沒有人比高爾察克來的更加深了。

白衛軍最精銳的六個軍官團被放在了第一線,用來充當主攻任務。

從進攻令下達的一開始,那些右手拿著槍,左手拿著酒瓶子的白衛軍軍官團,嘴裡高呼著「烏拉。」氣勢洶洶的對紅軍陣地起了一輪又一輪的進攻!

這些人在酒精作用的刺激下,所表現出來的瘋狂讓在後觀戰的夏侯遠山也感到了一絲震驚。

他們衝上去,到下,被打退。然後在最短的時間裡,重新組織起力量。繼續動新的一輪進九

陣地前密密麻麻都是白衛軍的屍體。耳是這些人完全就不知道死亡是什麼,依舊一次一次以密集隊形進行著衝鋒

「這樣只會增加死亡夏侯遠山緩緩搖了搖頭:「我建議出動騎兵,快的不斷向兩翼運動,積極牽扯住紅軍兩翼,使正面無法專心對敵。同時選擇主要戰線並在主突方向上集中使用兵力兵器,組建戰略預備隊以做最後突擊之用!」

高爾察克也是一位著名的軍事家。很快採納了夏侯遠山的作戰建議。

隨著新的作戰方式展開,紅軍陣地的防禦有下變得困難起來。

而這個時候的夏侯遠山。還並不知道在他對面的紅軍指揮官的名字叫伏龍芝。面對白衛軍新的作戰方式,伏龍芝也迅做出了調整部署。

此時的伏龍芝同樣決定集中大規模的使用騎兵。先解決兩翼之冉脅。

俄羅斯戰爭史上最大規模的騎兵決戰爆!

在裝甲車、飛機開始成為戰爭主力的時候,騎兵這種冷兵器時代威力巨大的軍種,正在逐漸退出戰爭舞台。

而在俄羅斯,卻依舊保存著數量巨大的騎兵部隊!

從戰鬥爆的一開始,雙方騎兵就揮舞著手裡的馬刀,一次次的衝鋒。一次次的拿著武器狠狠的砍向對方!

這樣的搏殺儘管已經不適應現代戰爭,但從審美的角度來講還是讓人覺得非常震撼的。

無數匹戰馬在戰場上疾馳,無數把馬刀在陽光的照耀下出讓人恐懼的寒光。

戰馬嘶鳴,人聲鼎沸!

一匹戰馬在那狂奔,馬上的騎士卻一動不動。等到戰馬奔跑到了面前,馬上的一切讓人毛骨悚然:

騎士的腦袋,早就已經沒有了!

從上午到數萬騎十搏殺在紋塊戰數的人為此死盧、傷殘誰都不願意失去這場決戰,誰都不願意失去騎士的驕傲。

到了下午,人數較少一方的白衛軍逐漸有些力不能支的感覺,紅軍騎兵正在一點一點擴大著優勢

「現在該我們了。」夏侯遠山放下瞭望遠鏡,平靜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