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又一個雨夜,而且是比之前行動更加黑暗,大雨傾盆,狂風呼嘯的夜裡,勒姆等人悄然出動,在關塔那摩基地,美軍『X-RAY』戰俘營以南兩公裡外的地方,劫持了那位被從CAMP·NO中轉移出來的『幸運腳兔』。

事情似乎順利得有些不可思議?這是當然的。

—————— 一番語畢,周圍鴉雀無聲,只剩下客棧老闆掩飾不住怒氣的喘氣聲。

然而,某個沒眼色的臭道士偏還要火上澆油。

「沒事的,你別擔心,日後多行善事,自然可以化解一些災劫。」

老闆怒極反笑,「那你是不是還想說,我把這頓飯錢給你免了,就算是做了一件善事了?」

「若是如此,那再好不過了。」道士語帶驚喜,「這算是件大善事。」

「老子信了你的邪!」老闆暴怒的抄起一邊的花瓶就要砸過去,「你哪裡來的憨批敢來耍老子?!」

一邊的店小二連忙拽住自家氣瘋了的老闆,以免鬧出人命。

「我說的都是實話。」道士認真的解釋,「你不要不信。」

眼看著老闆要氣昏過去,蘇宜貞撫了撫額頭,終於轉過了身。

「老闆,他的飯錢我出了。」

她拋過去一小錠金子,「剩下的就當是給你的補償。」

盛怒中的老闆對於金子的敏感度仍然絲毫沒有降低,準確的一把接住。

他細看了看,確認是真的之後,頓時眉開眼笑,「謝姑娘體恤,您真是助人為樂的菩薩心腸!」

說罷,他狠瞪了那道士一眼,這才腳步輕快的繼續去招呼客人了。

那道士依然是之前那身破爛不堪的道袍,頭髮亂蓬蓬的,如果不是渾身上下都很乾凈,真是跟路邊乞丐無異。

「阿貞!」他眼睛一亮,屁顛顛的跑到了蘇怡貞身邊坐下,「好巧呀,居然在這裡又遇見你了!」

蘇宜貞扯了扯嘴角,沒說話。

她要是信這種鬼話,那她就是個鐵憨憨。

他乖巧矜持的坐在一邊看著她,喜滋滋的問,「你又請我吃了一頓飯,為了報答你,我就當你師父吧!」

「……你這是想恩將仇報?」

「這怎麼能是恩將仇報?我跟了你這麼久,你還看不出我的誠心嗎?」

蘇宜貞冷淡的喝了口茶,「你這是承認自己一直跟蹤我了?」

他眼神飄忽了一下,假裝沒聽見這句,「哦對了,你還不知道為師的名字呢,為師叫陸邵淵,師從玄真劍宗。」

蘇宜貞動作微頓,還沒來得及說什麼,旁邊桌的一位大哥聽見這話已經一口茶噴了出來。

「我說你個臭道士坑蒙拐騙差不多得了啊。」那大哥一臉鄙夷,「人小姑娘好歹替你付了飯錢,你說這種瞎話騙小孩子,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另一位大叔也是正義感十足,「皇極驚雷臨淵劍尊你也敢冒充?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吧?!也不怕他老人家一道雷劈死你個臭道士!」

那道士一愣,表情頗為怪異,「我為什麼要劈死我自己……」

「嘿!你還裝?」

蘇宜貞皺著眉暗中仔細觀察這個一直莫名其妙跟著她的道士,心裡越發覺得古怪。

難道真像他自己說的那樣,他其實就是陸邵淵?

她又在心裡向系統確認了一遍,得到的答案仍然是——

【不是的,他不是陸邵淵。】系統非常肯定的回答,【不然的話我的系統提示不可能沒有反應,宿主你這是不相信我?】

蘇宜貞冷笑。

在坑逼系統跟她自己的直覺里,她當然選擇相信自己的直覺。 這個臭道士頗有些古怪,與其被牽著鼻子走,倒不如留在身邊仔細觀察,靜觀其變。

打定了主意,蘇宜貞也就不再趕他走了。

道士對於她的態度轉變十分欣慰,「你終於肯拜我為師了嗎?」

「不要。」

「喂!」道士不滿的反對,「你這小丫頭不要太看不起大人啊!」

蘇宜貞沒接他的話,轉而面無表情問了一句,「想吃好吃的嗎?」

「想……」

「今天晚上有地方住嗎?」

「沒……」

蘇宜貞微微一笑,「我可以給你付錢,但是從現在開始,你給我閉嘴。」

他還想說什麼,結果被她冷冰冰的目光一掃,識相的閉上了嘴,哀哀的嘆了口氣,不再吭聲。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蒙蒙亮,客棧里就已經開始熱鬧起來了。

今日就是仙門大選的第一日,所有要去參選的人都提著一口勁,誓要向著修成正果、天地同壽的目標前進。

蘇宜貞一打開房門,一張笑眯眯的大臉就湊到了她跟前。

猝不及防之下,她差點一拳打過去。

「你鬼鬼祟祟待在我房間門口想幹什麼?」長得丑不要靠的這麼近好么!辣眼睛!

道士眨眨眼,「我在等阿貞啊。」

「等我幹什麼?」她關好房門,「我今天沒時間陪你玩,你自己在鎮上轉轉吧。」

「我知道啊,阿貞要去參加仙門大選嘛。」他彎了彎眼睛,「所以我才一大早就在這裡等你啊。」

她頓住下樓的腳步,皺著眉回頭看了他一眼,「你也要去?」

「嗯!驚不驚喜?」

「你……」她狐疑的上下打量著他,「你應該超過年齡限制了吧?」

這人還不到十八歲?

他堅定的搖搖頭,「沒有,我才十五歲。」

蘇宜貞給了他一個嘲諷的眼神讓他自己體會,轉身自顧自走了。

道士無奈的摸了摸鼻子,老老實實跟在後頭。

各大仙門招收弟子的地方在浮仙山頂。

剛一接近上山的山道,蘇宜貞就看見遠處烏泱泱的全是人,山道上擠得滿滿當當的,人流緩慢的向著山上移動。

這讓她恍然間有了一種回到看到以前節假日出門旅遊時候景區里的壯觀景象。

這才叫人山人海。

「嚯,這個盛況真是這麼多年都沒變過。」臭道士感慨,「就好像上了這山,就能得道成仙了似的。」

「你以前來過這裡?」

「嗯,很多年之前來過,不過那時候沒有現在人這般多。」

她看著他臉上的些許懷念,眸光微閃,「走吧,上山。」

「等等。」道士拉住她的手腕,沖她笑得神秘,「我帶你走條近路保證沒別人,能節省不少時間呢。」

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拉著她跑出去很遠了。

當蘇宜貞站在所謂的近路前面的時候,她的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有點想殺人。

她看著面前幾乎直上直下的峭壁,越看眼裡的寒意越盛。

「這就是你要帶我走的近路?」

「對啊,從這裡上去,直接就是仙門大選的場地,特別方便,我很聰……等等!你冷靜點把劍放下!聽我說完!」 當你確信一件事有問題卻又找不到絲毫破綻的時候,那麼相信你的在直覺,這件事情的確是有很大的問題,只是被另一個人或者組織以高明的手段掩蓋過去了。

之前黑吃黑劫持艾琳娜巴布林博士一路順利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因為在可可之前,劫持艾琳娜·巴布林博士勢力本身就不是什麼特彆強的勢力。而這次可可要劫持的目標可是在美國非公開收容設施,在任何部門問起來都只能得到「NO,不存在」這樣回答的地方。

雖然根據情報表示美國方面是因為在非公開收容設施方面交火會造成各種麻煩事,例如非公開收容設施的地方很敏感,爆發的戰鬥會導致非公開收容設施變得公開化等等,於是決定將幸運腳兔轉移到別的地方,轉移戰場。

聽起來似乎沒什麼問題,但關鍵在於押送保護幸運腳兔的隊伍太少了也稱不上精銳,甚至沒有發生交火,勒姆等人很輕而易舉的就將目標人物偷偷扛了出來,避免了和美軍的正面衝突,順利的鑽進叢林,向古巴邊境的方向前進。

之所以向古巴邊境方向,當然是因為古巴夠頭鐵,古巴和美國是鄰居,綜合國力而言古巴差美國許多,但是古巴卻一直和美國水火不容,而古巴的底氣在於冷戰時期蘇聯支持的一批核彈頭以及五大流氓之一兔子家的友好同盟。

所以美國政府對於古巴恨的牙痒痒,甚至多次謀划刺殺古巴領袖,卻不敢真的付諸于軍事行動,美古的政治衝突一旦升級到軍事衝突,古巴怎麼樣不好說,美國是絕對防不住家門口發射的核彈的,哪怕最後美古軍事衝突美國獲得勝利也將在國際上徹底失敗,要知道美國在國際上的敵人可是遠比朋友多。

勒姆等人選擇往古巴跑的原因就在於此,更關鍵的是古巴邊境距離他們搶人的地方很近,目前他們距離古巴邊境已經不足300米。

與此同時,在某座極為隱秘的地下基地指揮室中,指揮室大屏幕上正顯示著古巴邊境外森林中的景象,雖然是黑白色的,有點像老式黑白電視機的效果,但十分清晰的顯示出了勒姆一行人在其中穿梭的景象。

站在指揮台的年輕指揮官眼睛后的眯眯眼彎出些許弧度,淡淡的道:

「許可『夜九』的作戰」

正在樹林中穿梭的勒姆忽然駐足,向後方黑漆漆的森林這種張望道:

「唔,覺不覺得有些很恐怖的東西追上來了?」

魯茲面罩下的眉頭皺了皺,對勒姆的話表示認同。

「我覺得還是趕緊趕路比較好。」

東條畢竟不是專職的戰鬥人員,對於某些東西不太敏感,聞言疑惑的道: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勒姆沒有解釋,只是道:

「我們要加快速度了。」

其他人有的明白有的不明白,但是沒有人質疑勒姆的決定。

與此同時,在古巴境內一間酒店中的可可忽然自語道:

「啊,有奇怪的部隊開始有動作了呢,哼哼···別小看我們哦,勒姆他們可不會被這種貨色幹掉,而且這裡也有一位你們的敵人哦。」

可可坐在床上,而在可可的面前有兩台筆記本電腦正在運作。

「來了!」

約拿喊了一聲,同時躲在了一棵樹后。

話音方落的瞬間,他們來時方向的森林中火光閃爍,炒豆子般的突擊步槍開火聲密集響起,瞬間蓋過了大雨落在樹葉上的滴答聲。

今夜有喜:誘拐腹黑BOSS 「散開,不要被包圍了!」

勒姆趴伏在一處灌木叢凹地中,一邊指揮隊伍,一邊伺機還擊。只是這次的敵人非同尋常,人數多、火力猛、配合默契,在火力壓制展開包圍的過程中也絲毫不露破綻,這絕對是美軍中精銳。

魯茲也感到棘手,他是這次隊伍配置中唯一的狙擊手,但是此時環境惡劣,颳風下雨導致彈道十分的飄,而敵人移動速度極快,根本不會給他預測瞄準的時間,反倒是他自己開了兩槍之後暴露了位置,還沒來得及轉移就有兩個方向的突擊步槍交叉掃射過來。

好在惡劣的環境對於雙方都是一樣的,美軍的精銳也只是能夠掌握魯茲的大概位置進行盲射,而魯茲選的位置也很好,兩把突擊步槍的交叉掃射居然只有一顆子彈給魯茲造成了小小的擦傷,不幸的是擦傷的位置是屁股。

難不成我的屁股是被詛咒了不成?

魯茲深感鬱悶,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而在美軍的軍事基地指揮室中,指揮官看著實時變動的信息,將戰場上敵我雙方的位置全部看得一清二楚,下令部隊主攻距離大多數人較遠的狙擊組『魯茲和約拿』,就在這時,雷達上顯示有微型飛行目標快速接近他們的無人機。

「吃我一發『長釘-LR』導彈吧!」

遠在古巴的可可說著十指連動,在筆記本電腦上輸入了一串命令。

人類肉眼難以觀察到的三千米高空中,兩架無人機一前一後的追逐著,在古巴的可可敲下最後一個按鍵的下一秒,追擊的無人機翼下掛載的兩枚導彈點火發射,導彈的速度遠比無人機更快,幾乎在發射的三秒內就追上了前方的無人機,將其打爆。

從現在開始,戰場的勝負關鍵已經不在於古巴邊境百米外森林中的勒姆等人和美軍精銳的戰鬥結果,而在於更高層面的戰場。

在美軍指揮官一臉懵逼的時候,可可卻高興的揮舞拳頭。

「空中的眼睛被我戳瞎了,這還遠遠沒有結束哦。」

說著再次通過筆記本電腦發出了一系列指令,擊毀了美軍無人機的無人機並沒有離去,而是在戰場上空盤旋起來。

在森林中戰鬥的美軍頓時發現了問題所在,他們的GPS被干擾了,GPS對於他們而言不僅僅是用來導航的,更是用來確定隊友位置,接受各種數據信息用來作戰的,更何況在邊境近距離範圍內作戰,沒有GPS提醒,他們一不小心闖進了古巴才是真的麻煩。

—————— 蘇宜貞手裡握著劍,冷笑,「行,你死之前,給你個留遺言的機會。」

「我可以帶你上去的!信我一次!」

眼看時間緊迫,如果再從這裡回去山道前,跟著人流慢慢上山,很可能會趕不上。

她只猶豫了片刻便做出了決斷,將長劍歸鞘,「好,我再信你一次。」

「敢騙我,你盡可試試後果。」

道士點頭如搗蒜卷,眼神真誠,「交給我,你放心。」

就在蘇宜貞還在疑惑這人要怎麼帶她走上著懸崖峭壁的時候,一股突如其來的力道將她一把抱了起來。

縮在一雙臂彎里,看著那張面目普通的側面,她還有點反應不過來。

對於這個人的靠近,她真的一點都沒察覺到。

如果他要殺她,足夠她死無數回了。

「小阿貞別害怕。」他樂呵呵的低頭安撫她,「等會兒記得別亂動,很危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