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試煉前夕的深夜,汝嫣辰帶著內門九大強者,前去靈氣稀薄的仙山上,羞辱威脅過譚雲。汝嫣辰帶去的九人中的三女,便是此刻,守護著洞府的三個美女。

三女,分別是潘含清、李妙心、郭碧雲。

潘含清在永恆仙宗內門弟子中,實力排名第二;李妙心排名第三、郭碧雲排名第七。

而洞府外右側,則駐足著神魂仙宮兩對道侶:趙石光、柳丹雯;高雄、蔣柔。

四人是神魂仙宮內門十大強者中之人。

此刻,洞府中,南宮玉沁和汝嫣辰,正在交流著。

「玉沁,方才我的提議……」不待汝嫣辰話罷,便被南宮玉沁打斷,「汝嫣少主,本聖女再說一遍,不要叫我名字。」

「啊,呵呵呵呵,好好好。」汝嫣辰尷尬而笑,心中卻是惡毒的暗忖道:

「哼,臭婊子,現在還是對本少主愛理不理!」

「待試煉結束,我父親便會前往神魂仙宮、南宮聖朝去提親!」

「待本少主把你娶了以後,再慢慢品嘗你,調教你,讓你變成本少主隨意凌辱的女人!」

「哈哈哈哈,等把你調教好了,假以時日,神魂仙宮、南宮聖朝,還不都是我汝嫣家的?最終皆是我汝嫣辰的!」

暗忖此處,汝嫣辰遏制著將南宮玉沁,就地正法的衝動,朝南宮玉沁抱拳,彬彬有禮道:「聖女,不知方才我的提議,你意下如何?」 在試煉未開始前,神魂仙宮宮主:諸葛雨,與永恆仙宗宗主:汝嫣無極,便商定好,試煉期間,一宗一宮弟子聯手滅殺皇甫聖宗試煉弟子。

於是,試煉還未開始,南宮玉沁和汝嫣辰,便將會合地點,定在了此山谷中。

山谷中此刻,只有一百多人,永恆仙宗另外一千九百多人,與神魂仙宮兩千九百多人,已兵分兩路,在尋殺皇甫聖宗弟子。

第一路人,由神魂仙宮內門實力排名第二的袁世浪、第三的賈狂,與永恆仙宗內門實力排名第一的青陽江秋,三人帶領神魂仙宮、永恆仙宗強者,三日前已埋伏在葬神深淵入口,等待著皇甫聖宗弟子自投羅網!

另一路,神魂仙宮、永恆仙宗四千多人,成群結隊的在試煉區域內,尋殺著皇甫聖宗弟子。

就在方才,汝嫣辰提議,想和南宮玉沁,一同前往葬神深淵探寶。

當然,汝嫣辰早已準備好了無色無味的迷藥,就等著南宮玉沁上鉤了。

在他看來,若能在提親前,先征服了南宮玉沁,提親之事便會順利許多。

此刻,南宮玉沁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拒絕道:「不好意思,我現在有些累,哪裡都不想去,你請回吧。」

汝嫣辰心中不爽,面上卻是溫文爾雅,關心道:「既然聖女身體不適,那本少主就不打擾了,改日再來拜訪。」

話罷,汝嫣辰笑著轉身邁出洞府,朝山谷另一邊的洞府走去。

守在洞府外的永恆仙宗內門三大美女:潘含清、李妙心、郭碧雲,緊隨而至。

汝嫣辰回到洞府後,臉色陰暗的回首道:「你們三個進來。」

「是少主。」三大美女步步生蓮的邁入洞府後,汝嫣辰右臂一揮,洞府入口,空間如水漣漪,布置了一個隔音結界。

「少主,您這是怎麼啦?誰又惹您生氣了?」李妙心嬌滴滴的說著,風情萬種的朝汝嫣辰走去。

「還能有誰?還不是南宮玉沁這個婊子!真是給臉不要臉!」

汝嫣辰大吼一聲,旋即,一巴掌抽在李妙心的翹臀上,低吼道:「賤人,給我趴在地上!」

「是主人。」李妙心媚眼如絲,趴在了汝嫣辰身前。

「還有你們兩個賤奴,都給我滾過來!」汝嫣辰望著潘含清、郭碧雲,羞辱道。

「是主人。」面對羞辱,二女卻顯得習以為常,扭動著傲人的身材,迎了上來,開始給汝嫣辰寬衣解帶。

「你們三個臭婊子,從現在起,你們就是南宮玉沁!好好的伺候我!」汝嫣辰把三女想象成南宮玉沁的模樣,開始在洞府內,狠狠地凌辱、蹂躪三女……

同一時間。

南宮玉沁娥眉緊蹙,心事重重的邁出了洞府,看著守在洞府外的趙石光、柳丹雯、高雄、蔣柔,吩咐道:「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們在這裡等我。」

「聖女您要去哪裡?我們陪您去。」蔣柔畢恭畢敬道。

「不必了。」南宮玉沁祭出靈舟時,蔣柔突然跪下,「聖女,宮主交代,讓我們四人寸步不離的守著您,永恆之地危險重重,還是讓我們陪您去吧。」

「是啊聖女!」趙石光、柳丹雯、高雄,一同跪下附和道。

諸葛雨可是交代,若南宮玉沁不測,他們四人也得死。故而,四人這才懇求南宮玉沁。

南宮玉沁深舒口氣,「你們起來吧,我若面對危險無法脫身,以你們的實力,也保護不了我。況且,我只是心裡很亂,只想出去散散心。」

「就這樣吧,你們在此等著,別跟著我。」

南宮玉沁裙角飛揚,掠向靈舟后,駕馭靈舟騰空而起,轉瞬間消失在天際盡頭……

南宮玉沁駕馭極品寶器靈舟,一路朝百萬裡外的孤峰飛去。

當她在秦心口中得知,是譚雲告訴諸葛雨如何救自己的事情后,她這幾日心亂如麻,很害怕失去譚雲。

她想到在孤峰上,一劍洞穿譚雲胸膛,又想到強悍的蛟龍有可能會攻擊譚雲,此刻,她絕色容顏上寫滿了焦慮與恐慌!

她一想到萬一譚雲已死,她的心臟便痛得難以呼吸,她不知道這種心痛、悲傷的根源是什麼,她只清楚,自己非常非常在乎譚雲……

南宮玉沁就這樣在惶恐不安中度過了三日,當她駕馭靈舟出現在瀑布上空,望著原本萬丈孤峰已傾塌的一幕,再俯視著下方,滿目瘡痍的大戰痕迹時,一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

「不……不!他不會死的!」靈舟上南宮玉沁,嬌軀頻頻顫抖,淚水模糊了視線,呼喊道:「譚雲!」

「譚雲你在哪裡!」

她驚恐不已的一邊哭喊,一邊釋放出靈識,籠罩著下方方圓四百八十里的地域,一遍又一遍仔細尋找著譚雲的蹤跡。

忽然,她發現了什麼,顧不上擦去淚水,掠下了靈舟,在孤峰傾塌后化成的碎石中,找到了風雷蛟龍的風屬性蛟首。

當發現蛟首崩裂,其內風屬性妖丹被人取走後,她落淚的眸光中浮現出一抹欣喜,「他一定沒死,一定是他將妖丹取走的。」

隨後,她來到了百裡外的亂石中,發現了風雷蛟龍的屍體,同樣也注意到,雷屬性的蛟首內妖丹,也不見了。

她在潮濕的地面上,發現了一個個腳印。

從腳印大小判斷,是一男一女留下來的。

「這一定是譚雲和公孫若曦的腳印。」南宮玉沁喜極而泣,「太好了,他沒死,他沒事。」

一番開心過後,南宮玉沁孤零零的坐在碎石上,神情憂鬱,美眸無神的自語著:

「四術大比時,我看到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我會感到莫名的心痛,彷彿我在嫉妒和他有說有笑的女人。」

「我和他生死對決時,我傷了他,我的心病便會發作,傷他的身,卻痛在我心。」

「我在他布置的劍陣中,被他重創昏迷中的男子哭泣聲,如果不是我出現了幻覺,那就是他看到我將死,而痛哭的聲音。」

「還有,數日前我在孤峰上刺他一劍,我會心疼……我看著他對我冷漠的眼神,我會難過……」

南宮玉沁低聲自語間,抿著嘴唇,淚水止不住的滴落,「我對他這種情愫,究竟是什麼?是愛嗎?還是,我和他前世今生,有著彼此不知的情。」

「我南宮玉沁發誓,一定要找到答案!」

……

同一時間。

當譚雲、穆夢囈、薛紫嫣足踏飛劍,距離葬神深淵入口,還剩五百里時,通過靈識籠罩著方圓五百里的譚雲,突然眉頭一皺,臉色一變!

「譚雲,怎麼了?是不是發現了什麼!」穆夢囈娥眉淡淡蹙起,低聲而問。 「是啊姐夫,發生何事了?」薛紫嫣足踏飛劍,秀美一挑。

譚雲沉聲道:「葬神深淵入口處,我宗古魂一脈弟子,遭到了永恆仙宗、神魂仙宮弟子伏擊。現在死了78人,只有蕭青璇、上官冰冰、君不平、百里龍天,皆負傷,還在拚死抵抗!」

「什麼!」穆夢囈心中一凜,神色凝重道:「蕭青璇四人可都是古魂一脈四大強者,他們都不是永恆仙宗、神魂仙宮弟子對手?」

穆夢囈、薛紫嫣靈識強大程度不及譚雲,無法通過靈識窺視五百裡外的景象,只能詢問譚雲。

「嗯。」譚雲一邊操控媲美煉魂境三重的靈識,小心翼翼的籠罩著,葬神深淵入口處,一邊如實道:

「神魂仙宮有兩名男弟子,和永恆仙宗一名男弟子實力很強,如今三人對陣蕭青璇四人,還佔了上風。」

「照此下去,最多半個時辰,蕭青璇四人凶多吉少。」

聽后,穆夢囈神色猶豫道:「譚雲,我們要不要救他們?」

不待譚雲開口,薛紫嫣說道:「救什麼救?本來我宗就是九脈之爭,人心不齊。」

「紫嫣!」穆夢囈瞪了薛紫嫣一眼,「九脈大比時,我和蕭青璇對決還未開始,她便表達出了善意。九脈之爭是沒錯,但我們也不能見死不救吧?」

「哦,這麼一說,救救也無妨嘍。」薛紫嫣嘻嘻一笑,「我聽姐夫的,他說救我就救。」

譚雲稍加沉思道:「我宗九脈之爭,遲早有一天會終結。正如夢囈所言,蕭青璇等古魂一脈弟子,之前對我並無殺意,他們有難,我們不能袖手旁觀。」

話罷,譚云為了不讓敵人,過早知道自己有金龍神獅這個殺手鐧,於是並未駕馭大塊頭前往葬神深淵,而是足踏飛劍疾馳而去。

前去救援途中,薛紫嫣問道:「姐夫,如果是我五魂一脈弟子遭受攻擊,你會不會出手相救?」

「不救!」譚雲果斷道:「九脈大比時,五魂一脈所有弟子都想讓我死。現在試煉期間,但凡是聖魂一脈、獸魂一脈、五魂一脈弟子,我一概不救!」

「他們死不死,和我沒有半點關係,我不主動殺他們已經是他們祖上積德了,還想讓我救?門都沒有!」

「哦……」薛紫嫣低聲道:「那我求你救他們呢?」

「我也不救。」譚雲話罷,見薛紫嫣還想說什麼時,臉色一正,「我堅決不救,相反他們死了活該!還有,你若把我當姐夫,就不要再問這種問題。」

「當初九脈大比時,我守擂,你師父五魂道者這老東西,命令五魂一脈弟子挑戰殺我。」

「紫嫣,有些事,我一定要提前讓你知道,五魂道者、聖魂道者,還有獸魂一脈被宗主貶為執事的二長老慕容泓,我都會親手宰了他們。」

「哦……」薛紫嫣深吸口氣,道:「嗯,我明白了。」

……

同一時間。

葬神深淵入口,一片樹木折斷的樹林中,刀光劍影直衝雲霄!

兩名身穿神魂仙宮的男弟子,與一名身穿永恆仙宗服飾的男子,三人將蕭青璇、上官冰冰、君不平、百里龍天,殺的節節敗退!

皇甫聖宗內門十三大美女中的蕭青璇、上官冰冰,此刻,披頭散髮,臉色蒼白,渾身布滿了十數道深可見骨的傷口,二女一邊持劍格擋敵人的攻擊,一邊口噴鮮血!

君不平、百里龍天,二人更慘,體無完膚,渾身乳白色古之力盤繞,拚死抵擋著一道道強悍的攻擊!

岌岌可危的四人,想到死亡的78名同門,眼中噙滿了淚水!

他們悲傷,他們恨自己,沒能保護好古魂一脈的兄弟姐妹們!

而此刻,滿目瘡痍的樹林四周,圍攏著永恆仙宗、神魂仙宮共計八百多名弟子。

每個人手持各種兵器,呈巨型包圍圈,將激戰的七人圍攏其中,使得蕭青璇四人,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同時,眾神魂仙宮弟子,凝望著越戰越勇的神魂仙宮兩名男弟子,眼神中儘是崇拜之色。

因為二人真是神魂仙宮內門實力,排名第二的袁世浪、第三的賈狂。

永恆仙宗眾弟子,亦是激動的望著,永恆仙宗內門實力第一的青陽江秋!

此刻青陽江秋,面帶獰笑,身如鬼魅,手腕旋動,帶著一道道凜冽的劍芒,一己之力,將君不平、百里龍天,打得只有招架之功,無還手之力!

「撲哧!」

另一邊,袁世浪手持大刀,帶著震顫的虛空,一刀劈向上官冰冰的螓首!

「當!」

上官冰冰持劍格擋間,口噴鮮血,被劈飛十丈,不待她站穩身體,袁世浪已經出現在上官冰冰身側,右手抓了一把上官冰冰胸前的驕傲,浪笑道:「哈哈哈哈,手感不錯啊!」

袁世浪自然不會殺了上官冰冰,他好不容易逮住上官冰冰這樣傾國傾城的美女,他豈能一刀殺了?

「你無恥!」上官冰冰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她猛然揮劍斬向袁世浪。

「嗖……啪!」

「嘎嘎,小寶貝兒,我明明有牙齒,你怎能說我無齒呢?」袁世浪淫笑著,身影一閃,一掌拍在了上官冰冰的翹臀上,「不錯不錯哦!小美人,待會兒小爺保證讓你嘗到飄飄欲仙的滋味,啊哈哈哈哈!」

「你……下流!」上官冰冰咬牙切齒道:「就算我死,我都不會讓你得逞!」

「嘖嘖嘖有個性,我喜歡。」袁世浪面帶淫笑,變態道:「小美人,你是會死,不過,那一定是爽死的哈哈哈!」

「當!」

這時,另一邊躲過青陽江秋致命一劍的君不平,看著深愛的女人,被袁世浪調戲侮辱,他雙目赤紅,「老子要把你千刀萬剮!」

君不平持劍縱身朝袁世浪殺去時,青陽江秋化為一道殘影,帶著一蓬劍芒,硬是將君不平逼了回來!

「君不平、百里龍天,你們的對手是我!」青陽江秋冷笑道:「你們誰都別想救那兩個小妞兒!」

「啊!」

忽然,樹林的另一頭,傳來蕭青璇的尖叫聲,接著,樹林中轟然響起,眾弟子的亢奮之音:

「哇塞!這個蕭青璇好美的身體啊!」

「哈哈哈哈,賈狂師兄,你好粗魯啊!」

「……」

百里龍天循聲望去的剎那,頓時,氣得身體發抖,「賈狂,我草擬祖宗,給我放開青璇!」 在百里龍天憤怒的目光中,但見樹林一邊,賈狂已將劍架在了蕭青璇頸部上,左手猛地將蕭青璇長裙撕碎,露出了白色褻衣,褻衣滑落雙肩,露出了吹彈可破的香肩!

「百里龍天,你這麼在意她作甚?」賈狂嘿嘿笑道:「莫非她是你的女人?」

「看你的樣子,應該是了。好可惜啊!原來她已經被你先品嘗了,不過沒關係,我不介意。」

百里龍天目眥盡裂,此刻所有心思都在蕭青璇身上,心中被無盡的憤怒佔據!

「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