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參加小丹會的人數不少,故而此次小丹會的等候室共設有十間,每間六人,艾莉絲則被分在了第七間。

小丹會的比拼過程並不對外開放,故而澈並沒有陪艾莉絲一同前往,只是在艾莉絲經過的時候給了她一個鼓勵的笑容。

而艾莉絲也一改昨日的緊張狀態,整個人沉穩而又內斂。

她雖然在煉丹等級上與老資歷的人有著一定的差距,可她卻有一個這個世界里任何人都不具備的優勢,那就是藥劑學。

通過昨晚的惡補,她也明白所謂的小丹會並不單一看煉丹等級的高低,而是在經過多方面的考量之後才會做出最後的判定。

既然如此,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艾莉絲來到等候室的時候,7號等候室中已經有了3名前來參會的煉丹師,一名白眉長須的老者,一名文質彬彬的中年人,和一名嬌小可愛的少女。

由於不知道目前哪些人屬於改造人的勢力範圍,艾莉絲並沒有聲張改造人的事情,但同時也沒了與眾人打交道的興緻,只安靜地窩在等候室的角落,溫習著腦海中的藥方,順便等待著小丹會的開始。

或許是因為彼此之間都是競爭者,又或許煉丹師本身就都很孤僻,其他煉丹師也都沒有要寒暄的意思,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同樣等待著小丹會的開始。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在等待的時間裡,等候室中陸陸續續進來了其餘的兩名煉丹師,一女一男,年紀看上去都在四五十歲左右,依著修行者能夠延緩自身衰老來看,恐怕幾人的年紀都得再大上至少一倍。

小丹會是老一輩煉丹師的狂歡,這句話倒是沒有說錯。

不過相較於其他四個人,艾莉絲更為忌憚的倒是那名嬌小可愛的少女。

參加小丹會的條件之一就是拿到碧玉腰牌,除去帝都的二十枚,散落在大陸上的碧玉腰牌共有六十一枚,艾莉絲自己手中有兩枚,也就意味著其餘五十九人,每個人手中都有一枚碧玉腰牌。

而碧玉腰牌的取得,從艾莉絲在星月王朝上的比拼就可以看出,可謂極為不易。

能夠在小小年紀就拿到碧玉腰牌,並順利地進入小丹會,這小女孩的實力絕對不像外表看上去那麼無害,說不準會是她的勁敵。

她倒不是擔心自己被比自己年紀小的人超越,而是年紀越小,越不容易受到改造的排斥,她擔心,這小女孩是改造人的一員。

「各位好,我是梵凌天,丹協協會的會長,今日是十年一度小丹會召開的日子,也是選出新一屆領軍人物的日子,很高興看到大家參加此次小丹會,也希望諸位都能在小丹會中取得優異的成績,小丹會內沒有規則,你們所要做的就是踏上眼前的傳送陣,然後依從內心前行,直到走到終點,第一個踏上終點傳送陣的,就是這一屆小丹會的頭名,也是未來十年丹師協會的領頭人,希望大家都能夠發揮出自身實力,做出最正確的選擇,現在,我宣布,小丹會正式開始!」 正當艾莉絲糾結小女孩的真實身份的時候,梵凌天的話忽然透過房間內的傳音器響徹了起來。

緊接著,房間內便出現了一個光華璀璨的圓台,從上面強烈的空間波動來看,很明顯,這就是前往小丹會的傳送陣。

那後進來的一男一女兩名煉丹師似乎是舊識,兩人結伴之下,沒怎麼遲疑就雙雙踏上了圓台,緊接著跟上去的是先前那名文質彬彬的中年,隨後長須白髮的老者也跟了上去,而那名讓艾莉絲頗為忌憚的小女孩則在向著艾莉絲微微一笑后,也蹦蹦跳跳地上了圓台。

幾道光華閃過,整個等候室中就只剩下了艾莉絲一人,不再遲疑,艾莉絲也抬步邁上了圓台,在升騰而起的光華中漸漸消失在空氣里。

……

「叮——尊敬的煉丹師大人,歡迎進入小丹境,下面開始第一關考核,速度考核,本關共設十個關卡,第一個關卡限時一炷香,此後以每次一炷香的時間增量進行疊加,前一關卡節省的時間可以疊加到后一關卡中,在規定時間內通過全部關卡即為過關,若是通過時間壓縮在規定時間的一半以內,則可獲得額外獎勵,尊敬的煉丹師大人,快快開始煉製吧。計時開始。」

未等艾莉絲從被傳送的眩暈中緩過神來,周遭就忽然響起了一個並沒有什麼感情的輕快聲音,而在快地讓人幾乎讓人聽不清的語速中,計時開始了。

直到這時,艾莉絲才打量起周遭的環境來。

這是一個並不算大的房間,房間里的陳設也相當簡單,只有一尊十分普通的單口葯鼎,和陳列在桌案上的藥材與藥方,很顯然,這是這一關卡要煉製的丹藥。

藥方是二品玄力丹,煉製倒是不難,就是在火候上有些苛刻,若是一味追求速度,很容易煉糊或者炸爐,在一炷香的限制下,倒也算不得太過輕易。

當然,這只是對於普通人而言,可來參加小丹會的煉丹師,無一不是驚才絕艷之輩,這般難度倒實在是有些不夠看了。

艾莉絲微微搖了搖頭,手指輕輕一搓,一團極具靈性的火焰便乍然在葯鼎中升騰起來,隨後指尖在成堆的藥材上靈巧地跳動起來,一株株藥材便在這樣的律動中被掐頭去尾,研磨榨汁,最後被投入到了葯鼎之中。

整個過程行雲流水,完美地如同一場令人賞心悅目的舞蹈。

靈力包裹,加速蘊丹,不消片刻,兩顆成型的玄力丹就出現在了葯鼎之中,而此時,才僅僅過去了約莫三分之一柱香的時間。

沒有片刻停滯,艾莉絲緊接著開始了下一關卡的煉製,而與此同時,其他考核室中的煉丹師也先後完成了自己在第一關卡的煉製,整個小丹會參賽六十人,全部都在半柱香之前完成了玄力丹的煉製,進入了下一關卡。

而和艾莉絲成績持平的也有三十人之多,有十人甚至比艾莉絲還快上一線,其中就包括了先前和艾莉絲在同一等候室的小女孩。 ?嘶!蛇敏吸盡血氣,石地上留下皮包骨頭的乾屍。連那雙眼睛都乾癟的扣了進去。

蛇敏打了個寒戰,看著地上乾屍。不解老靈士為何衝過來。

「呤呤呤」!突然空域中回蕩起刺耳的尖聲,像哨子一樣尖叫著,尖利、昂揚,衝破著塵霧瀰漫的炎熱空氣,刺得耳朵都聽不清聲音。一道紅光穿透亭頂罩住蛇敏。

唰!虛光從蛇敏靈體中竄出,浮現在紅光內。

站在亭外的城主樂浪大驚失色,立即明白亭內發生何事。一把拉下黑紗。

數千靈者已經團團圍住「百花亭」,見城主已經到了,寄出的戰尊,又收了回去。個個怒容相對,蟲族欺人太甚,竟然敢混入城中殺戮。

樂浪面色平靜,看著不斷湧來的靈者,雖然心裡早已怒火中燒,埋怨諭使不應一言不和就痛下殺手,雖然局勢還是能控制住,但是恨的牙都要咬碎了。揮手立起一道光罩擋住眾靈神識。

「都散了吧!只是一隻強大的蟲魂想逃逸,已經讓捉住。只是百花亭亭主不幸遇難」。

「什麼」!眾靈士大驚失色。多麼強大的蟲魂能逃逸,還擊殺了百花亭主,那可是准煉識境的存在,竟然沒有半點徵兆就被擊殺了。太可怕了,即然城主已經控制局面,從靈士只好慢慢的向後退去。

還好,今日除了他和二位特使沒有第四個煉識境以上靈者,不然,這事不會輕宜的圓過去。

樂浪後背驚寒,如坐針氈。急忙發出晶信,尋找助手。

數息后,空域急晃,一位青銅甲靈士撕開虛空,遁到近來。見到樂浪,微行一禮。「城主發生何事,急著召我回來」。

「蟲使來了」。

「哦」!青銅甲靈士掃眼被封印的百花亭,面色陰沉下來。

「看好」!樂浪吩咐完,轉身進入光罩。

亭內飄蕩著枯氣,蛇敏擦著嘴角,面前放著一顆骷髏頭。

吃了!樂浪骨頭都要驚碎了。沉著臉看著極其享受的蟲使。「諭使,應該走了」。

蛇敏拉著面無表情的水寒,扣住骷髏頭,要出亭域。

「諭使,不可,這是望天城,不是枯靈城」。樂浪急忙提醒道。

蛇敏站在空域,她敢在城內擊殺密詔中提到的事件主謀,就是要給靈族一個下馬威,雖然做的過了格,密詔中沒有提到此事務,但立了蟲族之威。

想了想,蛇敏還是將骷髏頭裝入蟲袋,拉著水寒出了「百花亭」。

唰!四目相對,青銅甲靈士愣了下。這眼神好面熟,那兒見過?身邊這位是……?

「這是飛鴻副城主」。樂浪急忙介紹道。他發現兩者眼神不對,生怕一眼不和,又打了起來。這裡不是在亭內,沒有靈識禁制。

飛鴻哼了聲,沒見禮。雖然他見過不少的蟲使,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殺戮成性的蟲使,在她的身上,能嗅到死亡的味道。

蛇敏臉上閃著紅光,看著飛鴻的眼神不免有些溫色。樂浪想不了那麼多,撕開虛空,帶著蛇敏等回到城主大殿。

兩位特使木雕般的站在那兒,似乎時間還停在剛走的瞬間。見到樂浪等回來,相視一眼,說了句寒暄的話。

蛇敏臉掛著冰霜,沒給幾位靈者好臉子,走到光門前。站了下。「出售『血靈珠』者已經被本蟲斬殺,再敢出售,本城必蕩平望天城」。

樂浪寒顏不語,二位特使更是面色冰凝。

蛇敏劍眉飛挑,轉首嗯了聲,厲瞳看向三位靈者。樂浪的臉抽動數下。「請轉告枯靈城主,本城默守約定」。

啪!骷髏頭飛來。砸入樂浪的懷中。樂浪一把抱住,枯敗的骨氣鑽入鼻里。

「此物留下做個記念」。說完,蛇敏跟著蒙面特使進入光門。

咔嚓!樂浪將懷中的骷髏頭搓成了碎末,兩眼噴火般凝視著旋動的黑環。

「義仁,我忍不了了,劍靈城、景寒宮不出手,望天城也要和枯靈城拼了」。樂浪將手中骨灰揚在地上,氣得混身發抖,臉色鐵青,鬍子都翹了起來。

二位特使又何常不是,蟲族太欺負人了,有密詔訓斥也就罷了。竟然到城中斬殺靈者,換了誰也咽不下這口氣。

劍靈城特使義仁嘆了口氣。「樂浪再忍忍吧!我們都已經忍了百萬年,還怕這萬時光嗎」?

「萬年,萬年。什麼時候才能忍到頭。我族剛剛看到一點希望,全毀了」。樂浪氣得直跺腳。

「樂浪,你氣糊塗了,死得是百花亭亭主,又不是送血靈珠的靈者」。

樂浪一拍腦門,眼睛亮了起來,是呀!讓死蟲子氣懵了。

二位特使看著樂浪腦門上的紅手印,哈哈哈的笑了起來。樂浪一臉紅光,先前的怒氣隨之一掃而光。

「糊塗了!糊塗了」!

景寒宮特使收住笑容。神色凝重的看向樂浪。「為何這麼久血靈珠還不出現」。

樂浪搖搖頭。一晃十年光景,血靈珠失去了蹤跡。「你問我,我還想問你,送珠子的是從景寒宮出來的,你查清楚了嗎」?

「你……,你怎麼問起我,等你告訴血靈珠從宮中來,我們就查了,宮中的每一塊石頭都翻過了,也沒有查出來」。

義仁、樂浪冷冷的看著秋鳴,那種不信任,又怪異的眼神立即被秋鳴查覺到。

武俠世界大冒險 「看我幹什麼,我說的是真的」。

「我們信,自從景寒宮查過了,血靈珠就沒了」。樂浪漫不經心的說了句。

這句話如同驚雷砸到秋鳴的頭頂,嗡的一聲,九尺高了的個子就被擊愣了,汗珠子噼噼啪啪的滾了下來。

樂浪這話可是殺人不見血,一個屎盆子扣到了景寒宮頭上。

「你什麼意思」。秋鳴一把扯掉黑紗,指著樂浪的鼻子問道。

樂浪撇撇嘴。「沒什麼意思,我就想知道人進了景寒宮,為什麼人沒了,珠子也沒了」。

秋鳴算是聽明白了,樂浪真要往景寒宮扣屎盆子,而且還扣的嚴嚴實實。氣得他只張嘴,找不到理由辯解。宮內查「血靈珠」的事都是暗中進行的,從「血靈珠」出現在望天城到劍靈宮找上門來。景寒宮查出十顆流入宮中的「血靈珠」。大多都是御事宮外門靈玄花達購得。這老傢伙在景寒宮有點小名氣,摳門呀!

「你血口噴人,景寒宮查靈珠一事,是劍靈宮派人核查,與景寒宮何干」。秋鳴傳口又把屎盆子扣向劍靈宮。

「好了,好了,別吵了,有意思嗎?誰是誰非,自有靈祖們去公斷。現在還是想想向無極宮怎麼說清此事吧」!義仁不耐煩的打斷兩人的爭吵。

樂浪眼直了,是呀!百花亭是無極宮在望天城的資產,如今亭主死了,總得給無極宮個說法。三人默然的坐到石桌前。瞪了會眼,低頭商量起來。

浪花閃爍,綢緞一樣光滑的河水,在灼目的陽光下跳躍著千萬鱗波。

看到了界河,蛇敏長出了口氣,輕抖雙足,化成長長的蛇尾。這次出使靈域,自作主張斬殺了百花亭亭主,蛇敏總是覺得這事沒做到份,至於在那裡,想不明白了。

突然,河水波濤洶湧,一排排山嶺般的巨浪從那灰黑色的遙遠河口,以排山倒海之勢呼嘯著向岸邊滾來。

蛇敏一愣,浪峰已近到眼前,無數箭光射來,晃得蛇敏立瞳閃閃瑩瑩。

嘩啦!晶鏈向後拽去,水寒落到身後。蛇敏左手輕划,立起一面輕巧戰盾,右手鱗鞭抽一段光弧,將飛來的黑浪撕開一條裂縫。

巨浪后,傳來一聲悶哼。洶湧的巨浪變得狂怒而墨黑,滾滾襲來的驚濤駭浪向後涌去,撞到矗立的岩石上,激起雪白的浪花,發出陣陣的呻吟聲。

蛇敏遁上河空,凝視著退去的血浪。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在蟲域偷襲他。唰!鱗鞭飛回到手中,伸出細長的舌頭舔了口鞭尖上的血跡。

咦!是海族?蟲族與海族少有交集,互不侵犯,就算在陸上蟲族一家獨大,也不會因此與海族有什麼衝突。兩家是各走各的道,各干各的事。怎麼會有海族靈者偷襲他。

剛才,蛇敏之所以沒下殺手,也是對海族有所忌憚,能翻江倒海的還能有誰,果然是海族。

收了術法,蛇敏轉手接晶鏈,嘩啦!晶鏈收入手中。急忙看向岩壁,水寒已經不見了蹤影。

中計了?蛇敏愣了會兒,立即想明白了,界河近在咫尺,為何從河口涌過,明明可以近攻,殺自己個措手不及。反而顧做聲勢,原來是為了救靈女。

靈族特使哪?蛇敏猛然想起跟來的接引使,竟然把他忘記了。

蛇敏回到黑崖,崖壁如初,沒有半點的波光。可惜密詔已經留在望天城,再想進入只能殺入。瞪了會眼睛,蛇敏只好放棄了。遁空而起,回枯靈城交差。

細柳如蔭,在微風中掩映著一座飛檐翹角的小涼亭。繞過一座座奇石,跨進這座造型別緻的涼亭里。

花達瞪著大眼睛看著躺在石凳上昏迷的靈女,身邊站著一位黑紗蒙面的靈者,眼裡閃著奇光。

「別問,我也不知道」。花達突然來了一句。

蒙面靈者梗下頭,這個花達,竟然想到他想問什麼?真是個老狐狸精。 不過和浮空之地中煉器師的比拼不同,在考核室中的煉丹師們並不知道其他人的成績,所以他們能做的,便是不斷超越自己。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除了考核之外,參加小丹會的煉丹師腦子裡,再也沒有了其他東西。

……

「這第十關卡竟然是在一個半時辰內煉製出五品高階丹藥蘊靈丹,果然不愧是小丹會,難度水平簡直變態,只可惜憑我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掌握千幻影之術,否則絕對能把時間壓縮到半個時辰之內,只是現在,恐怕要多耗費不少時間。」

看著手中龍眼大小的淡藍色丹藥,艾莉絲微微嘆了口氣,高強度的煉製令她在中間出了一點紕漏,不出意外的話,恐怕額外獎勵是拿不到了。

「恭喜尊敬的煉丹師大人,您順利通過了第一關的速度考核,只是很可惜,您的用時並沒有達到額外獎勵的條件,您目前的排名是二十八名,希望您在接下來的考核中再接再厲,取得更加優異的成績。下面進行第二關,丹方考核,同樣是十個關卡,您需要在給定的藥材份數內煉製出純度儘可能高的丹藥,第一關有十份材料,每關疊減一份,現在,考核開始。」

果然,在系統播報中,艾莉絲並沒有獲得額外獎勵,而她的排名也不過在中等程度,要知道她在閉關后已經突破了煉丹大師的層次,跨入到了丹宗階別,由此可見,小丹會的競爭程度有多激烈。

不過目前為止才只考量了煉丹師的單一方面,許多煉丹師的優劣之處都還未表現出來,倒也不能妄下定論。

「清心丹,作用:凝心聚氣,輔助修鍊,等階:二品。」

和第一關中詳細到形態與量的丹方不同,第二關中的丹方只有簡單的一個名字、作用和等階,甚至連名字都只是根據效用隨意起的,畢竟所有丹方都是梵老研製出的沒有外傳過的原創丹方,若不是為了考核,他老人家還真懶得給丹藥起名字。

「看這功效,在二品丹藥中也算是排名靠前的,功效是凝心聚氣的話,主藥材應該是清光葉,透靈花,輔助藥材應該有地黃參和柏木幽根。」

初步打量了一眼堆在案几上的藥材,艾莉絲的心中就已經有了丹方的雛形,剩下的,就是確定形態和用量了。

思及此,艾莉絲不再遲疑,快速地依著心中的想法處理起選中的藥材來,與此同時,其他房間中的煉丹師也開始了有條不紊的嘗試。

絕大多數煉丹師選擇的藥材與艾莉絲相同,還有極少數的煉丹師多選了一兩味藥材,不過無論他們現在選的是什麼,都沒有人能夠確定自己的選擇是完全正確的。

丹方究竟是什麼配比,還需要通過多次的嘗試。

只是這一關還好說,可確定一個新的藥方的成分至少也要經過五次以上的試驗,要是過了第五關,他們能夠用來試驗的次數就越來越少了,也不知道這次的考核眾人是否能夠順利通過。 就在艾莉絲在小丹境中為著此次頭名而努力的時候,澈也並沒有閑著,此時的他正悠閑地躺靠在一棵大樹的枝杈上,通過懸浮在眼前的透明氣泡觀察著什麼,唇角還噬著一絲玩味。

若是艾莉絲此刻在的話,一定會認出透明氣泡中的人物,正是在拍賣會上拍下『引靈石』的買家,也是造成李沐宸出現狀況的元兇,好在艾莉絲髮現得及時,否則再遲幾日恐怕不光是靈氣,怕是李沐宸身上的生命力也會被噬靈之陣吸收殆盡。

幸運的是,通過對那香囊上的噬靈之陣進行了一段時間的研究之後,艾莉絲終於配置出了可以在一定程度下消除陣法影響的藥劑,給李沐宸用下后,李沐宸的狀況也得到了極大的好轉,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夠徹底恢復。

李雲竹通過這次的事情也長了教訓,同時對煉丹術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不過礙於資質,卻只得作罷,知道李沐宸更希望小雲竹可以做一個普通人,艾莉絲也沒有提出用藥劑來改善李雲竹資質的建議。

至於店家…不出艾莉絲所料,一直沒有什麼動靜的店家果然在小丹會開始後有了動作。

不過他倒是謹慎,反覆確認了好多次才裹著黑袍從落腳的地方離開,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早就有人盯上了他,而且在這個人的監視下,他根本無處遁形。

店家出了房門就向著城南而去,步履急促,行色匆匆。

澈卻是一臉的悠然閑適,直到一個令他有些眼熟的標誌出現在他的眼帘后,他的神色才忽然變得嚴肅起來。

「這標誌…難道此事竟與…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