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天地神體被吸干,本源氣息也沒了,一時間他找不到屍體。

但,當他看到那星路時,眸光一陣閃爍,露出悚然之色,暴喝道:「這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神王大人,您知道這條星路來頭?!」

三位半神見狀,虛心詢問。

四野的修士們,都豎起耳朵。

「轟!」

這位神王並未回答,連自家神體屍體都不找了,匆匆撕裂虛空離開。這讓人們意識到這星路出現,絕非一件好事。

「這可能是上蒼異域通往大冥界的星空古路,否則我想不到還有什麼路,能讓一位神王連自家神體屍體都不找了便離開。」夜延笙神色凝重,向牧荒傳音道。

「轟!!」

夜延笙話音剛落,一隻遮天蔽日,彷彿執掌著一個宏大世界的巨手,從一方虛空中探出。

它輕輕一抹,便將在場所有修士送走。

「咻!咻!咻!咻——」

隨後十八桿紅色小旗,從一方虛空中飛出,強勢無比的鎮壓這一方空間。

御空境戰場,剎那間化作一片白茫茫地帶,一個淡淡金光彌散的結界,將此地徹底籠罩。

然後,一群神帝,相繼出現在裡面。

當然,這些外人並不知曉。

牧荒直接被送回了中州城,那坐傳送界門所在的天台上。

夜延笙道:「剛才有神帝出手了,看來事情比想象中要嚴重,我們時間不多了。」

「吼!!!!」

忽的,一道狂暴至極的吼聲,從御空戰場那邊傳來,相隔如此遙遠一陣距離,還能如此嘹亮。

「哧!!」

天邊,有神光撕裂蒼宇,碾碎天穹,一隻真正遮天蔽日的巨爪出現在星空中,掃爆沿途一切星辰,氣息壓塌星空……

在幾乎全城修士一陣駭然中,景象就這麼突兀又消失了。

然而,十八桿旗幟鎮壓的這方空間中,卻是毀天滅地,東荒大陸第一界帝,正在盡全力催動十八桿旗幟鎮壓這方空間。

好幾尊神帝沖入那條星路,遇到一頭來自上蒼異域的恐怖凶獸,大戰一觸即發。

這位界帝一不留神,讓界域被打崩了一角,從而倒影出一角恐怖景象。

身在中州城、東洲城、神州城上的修士,皆親眼目睹了這番毀天滅地的一幕。

這時,牧荒才意識到自己有多麼弱小。

那隻巨爪太強了,僅是一縷氣息就能讓他神形皆滅。

周圍的修士,早已一片沸騰,在各種驚呼議論。

送走御空戰場上修士的那位神帝,乃中州的神帝,因此所有修士都被弄到了這裡來。

牧荒輕吸了口氣,小臉變得很嚴肅,道:「希望我們還有時間,上蒼異域千萬別這時殺過來。」

「暫且回宗吧!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先重回我以前的境界,才有自保之力。」夜延笙不想浪費時間了。

牧荒搖頭,道:「不!我們置留中州城三天,摸一摸情況如何再走。」

夜延笙笑道:「我們不用離開中州城,天宗坐落的小世界,被我煉化了,而今就隱藏在中州城某一虛空中。」

「是嗎?那可有時間流逝,比外界慢的寶器?!」牧荒靈機一動。

「有,不過只能神境之下使用,且消耗也令人髮指。裡面一年外界一天,每天需要消耗十個億極品靈石。」夜延笙道:「更是只能提供一個人,非常雞肋。別跟我說你需要使用。」

「對,我需要使用,我要長大,此外也需要感悟一段時間!但是靈石是個問題。」牧荒皺眉。

「這三萬年來,無極天宗的靈脈爆滿,應該夠你用幾天的。」夜延笙並不吝嗇,深知牧荒成長越快,他們越安全,也能更快拿回自己兄弟的遺骸。

牧荒道:「走!我們先回宗,三天後出來打聽一番消息。」

兩人的交談,都是以魂念傳音,周圍可是有不少修士關注他們,如果開口交談說這一番話,會引發大波瀾的。

「請問,你們認識牧荒?!」

正待牧荒與夜延笙欲離開之際,風洛秦帶著一位比她不差多少的女子走來。 風洛秦一襲素雅長裙遮體,膚光晶瑩如玉,體態輕盈,身段婀娜多姿,氣質空靈優雅,如一位墜落凡間的仙子。

與她並肩而行的,是一位紫色長裙遮身的女子,此女一身氣質宛若一朵高貴的紫玫瑰,身段曲線傲人,精緻毫無瑕疵的面孔,配上滿頭紫瑩瑩及腰長發,顯得她愈發明艷高貴,如一朵綻放在大世中的紫玫瑰。

牧荒側目看去,眨了眨一雙寶石般的大眼睛,道:「認不認識,有關係嗎?!」

「這位是牧荒的妹妹!牧荒本人則還在閉關中。」此時,夜延笙笑吟吟說道。

「難怪跟他有著同樣一雙眼睛,長得好生精緻。」

風洛秦聞言,展顏一笑,伸出仟仟玉手,就去揉牧荒臉頰。

「別亂來!我可是殺人不眨眼的小惡魔。」牧荒將她的手拍掉,很不爽看了夜延笙一眼,後者摸了摸鼻子,眼觀鼻鼻觀心。

牧荒不可能對她們說自己就是牧荒,這太羞恥了,尤為破壞他的形象。

風洛秦並不氣惱,抿嘴微微笑道:「牧荒他…還好吧!?」

這半年來,說她不想牧荒那不可能,到了魂牽夢繞的境地。

牧荒的形象,深深刻在她心底深處,無論如何也無法抹去。

「挺好的。」夜延笙替牧荒回道。

「是嗎!那我就放心了。」忽然想到什麼,風洛秦繼續道:「對了,如果你們見到他,幫我轉告一下,他的那隻毛團,三個月前變成一隻人猴了,目前正在沉睡中。」

「人猴?幾個意思?」牧荒很好奇她口中說的人猴。

風洛秦輕咳道:「咳!就是肢體跟人一樣的猴子。」

「哼!那牧荒真不是個男人,自己的紅顏知己,都被逼著嫁人了,他居然還有心思閉關。」

此間,風洛秦身邊,一直都未曾說話的紫裙女子說話了,出口就說牧荒不是男人。

廚道仙途 這聽的牧荒臉色一沉,有種殺人衝動,特么的他現在還真不是男人。

夜延笙一時沒忍住,噗嗤笑了一聲,趕忙憋住。

「有什麼好笑,難道我說的不對?!」紫裙女子眼見夜延笙居然笑話自己,很不爽瞪向他。

「咳!你說的沒錯,接近真相。」夜延笙輕咳了聲,擺手說道。

牧荒哼了聲,「沒家教的孩子,小笙!我們走。」

說罷,牧荒轉身離去。

留著一個小小背影給他們,顯得傲嬌無比。

「兩位請留步,我們先走了。若有什麼麻煩,盡可傳音石通話。」

夜延笙讓她們別跟來,繼而轉身快步跟上牧荒。

「這某人的妹妹,被某人給寵壞了吧!」紫裙女子哼哼道:「雖然強的變態,但真是傲嬌的一塌糊塗。」

「在這即將毀滅的大世中,出身於巔峰道統,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風洛秦頗為無奈,輕嘆道。

——

夜延笙帶著牧荒來到一個無人角落,旋即捏出一個印訣,與虛空中的小世界共鳴,兩人就這麼消失在原地。

無極天宗駐地,仍然宏偉萬丈,就是後花園一片狼藉。

夜延笙與牧荒來到古老氣息撲面,神光道道的無極天殿內。

夜延笙傲立在無極天殿上空,施展大手段,將地底下早已暴滿的極品靈石礦脈,全部給硬生生拉扯出來。

霎時間,一條條龐大如龍的靈石礦脈自地底下飛天而起,足足一百二十一條,全部被夜延笙收入囊中。

同時,這方小世界的靈氣濃郁度,在急劇下降。

隨後,夜延笙進入靈藥田,將那兩株神葯摘走。然後又進入後花園一個小世界,將裡面那株神葯也摘走。

做完這一切,他閃身飛回無極天殿。

牧荒坐在天殿階梯上,宗主才能坐的黑白寶座上。

夜延笙來至牧荒近前,交給他一枚戒指,肅然道:「可別讓我失望啊!宗內一百二十一條爆滿的極品靈脈,三株神葯都用在你身上了,出關后你至少要達到擁有媲美神王級之力。否則你之前說的重整宗門,根本不現實。」

牧荒接過空間戒指,淡淡笑道:「放心,似我這般完美的男人,從來不會讓人失望。」

說實話,夜延笙想吐槽一句,你是男人嗎?!

「轟!!」

夜延笙默然,直接祭出『天時塔』。

這是一座九層小塔,通體彌散淡淡白光,夜延笙道:「第九層才是一年外面一天的時間流逝,將靈石放入凹槽中將會自動激活。」

牧荒一躍從座榻上下來,粉嫩小手拍了拍了夜延笙胸膛,道:「當我出來,你會嚇一跳的。此外,這些天你多多關注一番牧葉晨、胖和尚動向。」

夜延笙點頭:「我會去跟他們說的,如果兩人不願意加入我們,是否真直接咔嚓了他們?」

「不錯,該殺的得殺!以免今後成為敵人。」

牧荒不想以後,莫名其妙多出兩個強勁敵人。

「行!祝你好運。」

「嗯!待本帝出關后,帶你們去第九禁區修鍊,裡面的時間流逝比外界慢。」

「別!第九禁區我可不敢去。」

夜延笙深知第九禁區有多詭異,甚是犯怵。

「我曾從裡面轉悠過一圈,跟著我前途無量。」

「走了!」

牧荒擺手,閃身進入天時塔,塔門砰然關閉。

「這傢伙,真有進入第九禁區無礙的手段?!」夜延笙狐疑,前世巔峰的他,只是在外面看著,都讓人感到毛骨悚然,不敢踏進半步。

「或許,他真有辦法!如果裡面時間流逝比外界慢,倒真是一個修鍊聖地,現在缺的就是時間啊!」 牧荒進入天時塔閉關,首先找尋神闕道境入口。

他將所有靈石,都放入凹槽空間,以免在閉關過程中天時塔停止運轉。

一天後,御空戰場那邊恢復平靜,整片大地被打穿,變成一個黑漆漆深淵,被打碎的天穹在緩慢癒合,破碎的虛空短時間內難以合上。

這片天地,就像是一張黑幽幽巨嘴。

除卻那些出動了神帝的道統,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

之前出現的那一條星路也不見了,一切都顯得很離奇。

世人可以肯定的是,這片地帶必然發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

兩天後有消息傳出,三方霸主宣告停戰。

正當大陸一片沸騰時,一則讓人悚然的消息,從玉寒宮傳出。

極陽古族神體,被玉寒宮牧小靈吸干,從而身懷陰陽神體,天地大道與之共鳴,以道宮九十九層之姿,破入大能級。

此消息一出,震撼當世。

奇怪的是,極陽古族竟然沒絲毫表示憤怒的意思。

自己家神體被吸幹了,他們就像是個沒事人一樣,不聞不問,甚至還上門送離祝賀。

這讓天下修士一陣傻眼,不明白這是什麼情況。

第五天風族有消息傳出,三天後風洛秦與天地古族神體袁天宏,將在大陸第一神山——凌霄山上舉辦婚禮,當天便向大陸上所有頂級道統與古族發出請柬。

這絕對是一場舉世矚目的盛大婚禮。

傳聞在婚禮前,還將舉辦一場天下大會,大能級以下皆可參加,前十都有豐厚獎勵,尤其是第一名,獎品乃一滴「神液」。一株神葯九滴精華中的一滴。

魁首獎品一出,令天下修士動容。

此外,也引來無數傾慕風洛秦的修士哀嚎!

——

中州城,龍鳳天樓!一個洞府內。

胖和尚、牧葉晨、夜延笙三人,正聚在一片紫竹林中央的亭子內的石桌旁。

「只有三天時間,若老荒出不了關,豈非真要眼睜睜看著風洛秦,嫁給他人做妻?瑪德,實在讓人惱火,這風族真是傻X,區區一個古族,比的上老荒的潛力?」

老是說,風洛秦真的很像太古時期一位強橫女帝,那一世和尚對她無比傾慕,而今看著她居然要嫁人,心中別提有多不爽快。

「即使荒哥出關,我看也沒辦法阻止!一個風族加一個古族,咱們拿什麼去搞事?」牧葉晨頗為無奈道。

面對一個風族和古族,實在太無力了。

「搶親還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