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目相對,竟似擦出了火花。

「不用能力!我們用拳頭打一架,怎麼樣?」銀鉤陰沉沉的聲音說道。

「貌似很有趣啊!我正閑得無聊。」巴特的聲音有些粗獷,絲毫不懼地笑著。

突然傳送門那頭傳來「啊」地驚叫聲。

銀鉤的心思頓時被那邊帶了過去,轉頭看向那邊。

畢竟,他的真正目的是來自傳送門那頭的消息,而不是在巴特身上。

「嘭!」

一隻巨大的拳頭砸在了他的臉上,將他打得向後退了幾步,「撲」一聲摔倒在地。

很不幸,巴特此時的注意力不在傳送門那邊,而是在銀鉤的臉上。

銀鉤擦了擦噴射出來的鼻血,一躍而起,怒道:「你幹什麼?」

正在那裡得意的巴特愣了一下,道:「我們不是正在打架嗎?」

銀鉤頓時無語。

他很想在巴特的腦袋上狠狠地揍兩拳。

不過,很顯然,現在不是揍人的時候。

那「啊」的一聲驚叫,忽然間中斷,兩名王城使者從傳送門那邊快步跑了出來,呼呼地喘著氣,像是剛剛被什麼人追趕。

從來沒見過這種情況的銀鉤,心中大疑。

印象當中,王城使者一直都是極其高傲的,自以為是的存在,這樣的狼狽樣,生平還真是沒有見過。

他一步一步地向那邊走去。

劉婷婷已儘力控制住自己的身形,伸手握了一下露西婭的手臂。

露西婭也在驚惶之中鎮定了下來。

其餘九個王城使者,都疑惑地看著她們兩個,不知道她們在搞什麼鬼。

劉婷婷昂首站立,迎著銀鉤森然的目光,緩緩道:「傳王者旨意,暫緩派七殺手前往地球。稍後,他將親身前來。」

銀鉤陰森森的眼神盯著劉婷婷,許久,終於緩緩地點了點頭。 聽到對方說暫緩派七殺手前去地球的命令時,銀鉤眼中帶著懷疑地看著劉婷婷,待聽她說王者稍後親自前來,他的神情又緩和過來。

「王者……要親來?」雖然有些不敢相信,卻還是不敢不信。

劉婷婷「哼」一聲,道:「那個宙斯,是極其重要的人物,王者要親自跟對方面談。你有什麼疑問么?」

銀鉤陰測測地一笑,道:「疑問?我哪裡敢有什麼疑問的?我這就前去回復維爾大人。」他轉身便走,經過巴特的身邊時,瞪視對方一眼,終於強行忍住,向著黑暗的過道深處走去。

巴特聳聳肩,覺得無趣,也跟著走了。

另九名王城使者這才紛紛開口問道:「婷婷姐,怎麼回事?王者真的要過來?這個姐姐又是誰?」

雖然是亂紛紛地詢問,但一個個聲音清脆動人,哪裡有平常說話陰森難聽的腔調?

關於王者過來的消息,她們終究是不大相信。畢竟,她們知道,王者每離開王城一次,那邊的世界便往崩塌的邊緣更接近一步。

印象中,王者到這個地球管理區域,唯一的兩次,都在兩千年前。一次是宙斯引起的人類入侵事件,一次是阿修羅作亂導致地球管理區域面臨毀滅的時候。那時,是實在出於無奈,才不得不親自過來解決事態。而這一次,雖然仍是跟宙斯和阿修羅有關,但他們的實力已經遠不及當初,王者似乎真的沒有親來的必要。

劉婷婷清了下嗓子,笑道:「沒什麼必要的情況下,王者怎麼會親自過來呢?我只是為了應付那個死神,隨便的一句託詞罷了。」

眾人聞言恍然大悟。然而,還是有很多疑問。

之前與銀鉤接話的那個王城使者說道:「婷婷姐!那王者是怎麼對待這件事的呢?這位姐姐又是誰?剛剛你們是怎麼回事?怎麼跑著過來了?誰追你們嗎?」

「哎呀!小玉,你問題還真多。我們也是倒霉極了,碰見幾隻瘋狗,拚命追我們,還好跑得快。要不然就被咬傷了!」

好幾人聞言,「哎呀」一聲。其中一人道:「中心花園那裡有瘋狗?那……說得我都不敢回去了!」

劉婷婷笑道:「傻瓜!過兩天那些瘋狗就會被警察叔叔解決掉了,你擔心什麼呀!對了,王者給了我密令,要與這位露露姐姐一起去完成。哦……關於宙斯的事啦!詳細的我不便多說。這兩天你們好好守著這個傳送門,可別出亂子了!」

眾人聽她這麼說,雖然還是有些疑惑,卻也沒覺有什麼問題,何況劉婷婷畢竟是她們的隊長,就算是發現有問題也不會當場揭穿。九個人應了聲,目送劉婷婷帶著露西婭離開。

******

「哦,這樣啊……」王者只是臨時想著回去休息一下,沒想到竟會發生這種事情。他自己沒在這裡,那些隱藏著的殺手們,竟是一個都沒有出面制止事件的發生。畢竟,他們都是直接聽命自己行事的。

當他自己發現到不對,立刻趕回這座大廈的時候,一切竟已晚了。

望著窗外的天空,他怔怔地出神。很藍,很美麗的天空。幾朵白雲在那廂輕輕地飄著。

一輪紅日懸在當空,不是那麼刺眼,普照這片天地。從來沒有下落過,懸在那個地方,已經一萬多年了。

「長在黑暗中的你們,不是該喜歡這永恆的光明的么?」他有些喃喃自語地,念著這句話。

手指,在桌子上不停地敲,不停地敲,越敲越快。

羅偉的心,隨著他敲擊桌子的聲音而不停地跳著,不停地跳著,越跳越快。

他是知道王者敲擊桌子的含義的。那表明,他的內心,有些著急,有些煩躁,甚至是有些憤怒……總之,不會是好的心情。

作為這棟樓的護衛隊長,這件事若是最終沒能妥善解決,自己的結局,是可想而知的。

「露西婭……真有本事啊!連婷婷都願意為了她而背叛我?」

羅偉畏懼地看著他的背影,不敢說一個字。

身上,已經被汗水浸得濕透。

此時,王者就算直接要他的命,或者將他的靈魂封印到最痛苦的深淵裡去,他都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可是,沒想到王者竟會這麼平靜。

「老羅啊!老羅!還有那個光頭佬!殺了你們,怎麼感覺有些捨不得似的。」王者竟在那裡笑了起來,笑得咳嗽了好幾聲,終於穩住了身形,「算了。你先去吧。沒用的東西!」

羅偉聽言,如臨大赦,心驚膽戰地退了出去。

王者的手指,又開始敲起桌面,心道:「不得已,只能派這邊的殺手過去了。那就……黑刀和黑刃好了。讓他們前去截殺劉婷婷,抓回露西婭,順便消滅阿修羅與宙斯兩人。若是碰見任何阻礙的人,格殺勿論!對了,還得叫歡歡去接替婷婷的位置,前去傳達我的意思,讓地球管理區域的那些老鬼們,老老實實待著,什麼都不用管了!還有……」他手指慢慢地停了下來,喃喃自語地道,「奇怪,為什麼計算不出宙斯的數據了呢?難道他……死了?」

******

黑暗之中,劉婷婷與露西婭二人,憑著王城使者的身份,在一座座大樓間穿行。這個區域空間巨大,平常也沒幾個人會在街頭行走,本身便極其陰森可怖了,如今她們心中有事,更覺四周寂靜得有些可怕。

劉婷婷到了這邊,也是具備了死神的能力的,只是,作為黃珠死神的她,比露西婭也高明不了多少。不過,作為王城使者的身份,在這邊也算是飛揚跋扈慣了,實力高低的問題,倒也沒什麼影響。

兩人施展能力,在黑暗中飛行了許久,終於來到了道具管理局門口的階梯前。

「露西婭!我們需要儘快了!那邊的世界開始行動的時候,我們的死期,也就不遠了。」

「對不起,婷婷,害得你也……」

劉婷婷握著對方的手,笑道:「你不必說這些的。我……說實話,覺得,這一天里的經歷,比過去一萬年的經歷,都要精彩得多!這對我來說,已經很足夠啦!」

露西婭聽言,報之以笑。

兩人互相攜手,走向道具管理局的大門。

守門的護衛見到兩名王城使者過來,恭敬地行了一禮,哪裡還會有阻攔的意思?

此時,道具管理局的局長斯蒂芬,尚在中心會議室開會,副手莉莉婭才被斯蒂芬下入了黑牢。

一個看起來很單純的小夥子,正守在水晶櫃檯前。

樓乙 當莉莉婭跟隨斯蒂芬去開會的時候,謝特就是作為臨時的副手安排在這裡管理道具的。而現在,沒了莉莉婭,他就完全取代了莉莉婭的位置。

由於領取道具的人並不會很多,這個崗位向來很清閑,只需三四個人輪流守候便好。同時,因為也不需要動用多麼強大的死神,所以,斯蒂芬向來選擇的是老實巴交的人。

管理東西的人,最重要的一點要求,就是要老實。

此時,這個老實巴交的謝特,看見兩名王城使者進來,頓時嚇得手足無措。 ?不多時,魔炎樂呵呵的跟著秦姬走來。自從魔蟲族降級后,魔炎對秦姬更好,別說秦姬去找它,不去找,都跟蚊子似的天天陪著嗡嗡的。

「快說呀!什麼好事找我」。

秦姬也不說,這可把魔炎急得,拉著秦姬的手,像個孩子似的。「快說嗎?都急死我了」。

秦姬掙脫手,生怕被魔邪看到。「馬上到了,我看你也沒死呀」!

「這不是要死了嗎」?說著,魔炎的頭靠向秦姬的肩膀,臉上凝著幸福的笑容。

秦姬慫了下肩,狠狠的瞪眼魔炎。「少主穩重點,人家笑話了」。

「那有人」。魔炎又靠了過來。

「那不是……」。

哦!魔炎看到赤曉和魔邪,急忙放開手,正色的跟著一側。「赤曉少主,魔邪友」。

魔邪咧咧嘴,剛才那一幕都看在眼中。心中小火焰騰的竄起苗子,眼神閃著燃燒的火影。

赤曉並不再意。「魔炎有一件事能不能幫忙」?

「什麼事,你說,只要能辦到,小意思」。魔炎啪啪的拍著胸脯。

「去血源殿」?

「這事好說」。魔炎一臉的神氣,拉了下秦姬,向她眯了下眼。

魔炎辦事太爽快了,帶著眾靈過了數座大殿和關卡,來到一座石崖前,指著之字形的石道。「那就是血源殿」。

嚯!眾靈者抬頭看去。陡峻的青岩上蜿蜒著石道,層層爬進高聳的雲端,像飛騰的閃電,擺下細長的尾影。雲霧的薄影中,現出一堵紅影,在青石間,格外的亮眼。

「站住!血源重地,不可窺視」。眾靈凝神時,數位魔玄老出現在空域。

魔炎急忙見禮。「護法,我要凝鍊血源」。

魔玄老點點頭,看向魔邪和靈女。「少主可以進入,外族修者禁止入內」。

「這都是我的劍奴和凝鍊血源時請的幫手」。魔炎恭敬的拿出令牌送上。

魔玄老嘆了口氣。「少主以往可以,但如今不行,族主有令,魔蟲城開放日,外族不可入血源殿等重地」。

「可我……」。魔炎臉上映了紅霞,熱的快著了火。這下可掉面子了。

魔炎只好轉過身,也不好意思看向秦姬。「來的時間不對,過兩日再來吧」!

秦姬看向魔邪。

魔邪收回目光。「走吧!以後再說」。

赤曉失望的瞥眼魔炎。「吹牛行」。

「赤曉少主,真不願我,以前我經常進去」。

魔邪道沒什麼,歷盡千辛萬苦來到魔蟲城,就是為了「本源神血」,如今近在眼前,還急什麼。

「魔炎,怎麼來到這裡」。威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魔炎轉過身,嚇得腿一軟,跪在空中。「見過大法老」。

魔邪早就感應到身後的魔蟲女,只是裝作不知。看到魔炎見禮,也跟著跪拜。

魔瞳未看魔炎,目光落在魔邪身上。「這小傢伙跑的快呀!短短几日跑這兒來了」。

大法老魔瞳下了山,四處尋找魔邪,全城的巡法都動用了,才找到點蛛絲馬跡,一路追到這裡。

「你是魔邪」?

魔邪在魔山上見過魔瞳,還被它提在手中。「是」。

「跟我來吧」!大法老魔瞳轉身就走。

魔邪站起身,心裡怪怪的。看眼秦姬和赤曉只好跟了去。

「看什麼哪?快走」。魔炎站起身,拉著秦姬就走。

秦姬不請願的看著魔邪的背影。「少主怎麼辦」?

赤曉搖搖頭,默然的跟著。

三轉兩折,魔邪來到縹輕紗緲的青山翠谷前。兩側凌空生著鬱郁蒼蒼的古木,從十幾丈的翠谷生長起來,**盤繞,形成拱狀門,蜿蜒向密林深處。

魔瞳飄在根門間,陣陣的幽風從林內吹出,香氣撲鼻而來。

盤根間刻寫著「魔天古剎」,四個正楷大字,落款是靈魂子。

魔邪驚愕的看了眼落款,這裡是靈族的殿宇?不可能,這可是魔蟲族的內宮。

漫舞的飛絮飄來,一棵高大的榕樹拔地而起,參天而立,一間小小的木屋靜靜地躺在高高的樹頂,躲在幽深的綠葉之後,簡陋粗糙,斑駁點點,幾分朦朧更增添了它的幽靜、嫵媚和神秘。

魔瞳走到樹下,輕輕的一禮。「族主,魔邪帶到」。

魔邪偷窺著榕樹上的木屋,眼神亮了。「魔冰也住在這樣的木屋裡」。

魔神走到木屋邊,點點頭。「上來」!

青光閃過。魔瞳、魔邪出現在木屋前。

嚯!魔邪看眼屋邊的水池,盛開著蓮花,妖嬈綻放的蓮葉幽然出水,圓潤的水珠兒滾在碧綠的蓮葉上,緩緩滑落到清澈的水面,蕩漾起小小的漣漪。

這景在古蘭山見過。

魔蟲主靠著竹椅,閉目養神。一隻手放在池裡,撩著水珠。

「族主」。魔神見禮。

魔蟲主瞪開疲色的眼睛,嘴角凝出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