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足足滅殺了一個時辰,但是還是沒有走出人形閃電的包圍,即使是四人都是感覺到有些手軟。

「洛天,這是大陣!」洛天三人還在不斷的滅殺著,萬凌空的聲音在三人的腦海之中響起,讓三人心神一陣。

「這是大陣?為什麼我們都沒有發現!」孫克念開口,世界上能夠讓他們發現不了大陣不多。

「不愧是九大絕地!」洛天眼中露出感嘆之色,目光看向萬凌空,等待著萬凌空的下文。

「除非是一次性將這些人形閃電滅殺,否則根本就無止境!」萬凌空苦笑著開口,目光在一望無際的人形閃電之中看了一眼。

「別說廢話了,再這樣下去,我們早晚會被這些東西耗死!」孫克念終於有些承受不住消耗,祭出了陽魚。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曾經的朋友

「嗡……」潔白的陽魚,在幾人的頭頂之上跳動起來,紀元之光朝著四周擴散而去,大片的人形閃電直接被白光掃動,徹底湮滅,化成滾滾的雷霆,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不過,陽魚雖然強悍,但是那人形閃電實在是太多了,滅了一茬又一茬,除非是一招全部泯滅。

「一招全滅這麼多的人形閃電,誰能夠辦到,除非是紀元之主出手,或者是仙!」孫克念搖了搖頭,眼中露出失望之色。

「這才剛剛進入雷海沼澤啊,咱們就被困在這裡!」貂得助眼中露出強烈的忌憚之色,目光看雷海的更深處。

「萬凌空,別賣官司了,說吧,另外一個辦法是什麼!」幾人將視線放到了萬凌空的身上。

「找到陣眼,將操控陣眼的那個最強的人形閃電幹掉應該就行了!」萬凌空輕聲嘆息。

「這怎麼找,這麼多人形閃電,殺完之後,還會再生,根本沖不出去,無限死循環,縱然是我們也會被活活耗死!」孫克念輕聲嘆息。

幾人不斷的殺伐間,也是不斷的傳音,商量著辦法,不過卻是全部都是將希望壓在了萬凌空的身上,甚至洛天三人將萬凌空護在了中央,使得不打擾萬凌思索。

「我知道了,這是萬雷輪迴陣!」萬凌空臉上露出感嘆之色,驚聲開口。

「曾經的紀元之主,雷主裴元霸的手段,聽說雷主鎮壓當代之時,將整個雷域都是布置成了萬雷輪迴大陣,外人根本就不可能走進雷域,一進入雷域,便是被這樣的人形閃電攻擊!」

「經過歲月的流逝,這裡應該是剩下的當年大陣的一角!」萬凌空輕聲開口。

「這尼瑪一角大陣就這麼恐怖,若是整個雷域都如此,該是什麼場面,曾經的雷域也是輝煌無比啊!」幾人感嘆。

「別說那沒用的了,想到怎麼破解沒有!」孫克念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耐煩。

「跟我走!」萬凌空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眼中露出陣陣的激動之色,這是他與紀元之主另類的對決。

雖然只是一角大陣,但是卻也是讓萬凌空認真面對,當世能夠破解這大陣之人,除了他萬凌空外,沒人能夠破解。

說話間,萬凌空帶著洛天四人不斷的殺伐,看似在海洋一般的人形閃電之中橫衝亂撞,但是若是有人在幾人的頭頂之上的話,一定會發現,萬凌空帶著洛天幾人所走的路線,勾畫起來,就是複雜的陣紋。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時間緩緩的流逝,萬凌空不斷行走間,眼中露出推演之意,即使是萬凌,臉色都是有些蒼白起來。

「找到了!」足足走了三個時辰,萬凌空終於大喝一聲,讓已經有些殺伐麻木的洛天三人心中一陣,眼中緩緩的恢復了一些神采。

「開!」萬凌空雙眼激動,一枚金色的令旗從萬凌空的手中飛出,如同一道流星一般,從雷海之中升騰而起,隨後狠狠的插進了虛空之中。

「嘭……嘭……嘭……」下一刻,轟鳴之聲滔天,在金色的陣旗沒入到虛空之後,所有的人形閃電,轟然碎裂,化成一道道恐怖的雷霆之力,融入到了雷海之中,讓洛天四人長長的出了口氣。

「我們來看看是誰操控的這陣眼!」萬凌空雙手滑動,伸手一揮,大片的雷霆消失在洛天等人的視線當中。

「轟隆隆……」下一刻,一道身影出現在了洛天四人當中,不過與之前那些人行閃電不同的,這道身影,是真真切切的人,只不過周身被雷電包裹著,使得身影的榮貌有些模糊,讓人分不清這人長什麼樣。

「這是!」洛天運轉起強大的神識,衝進了那道身影外面的閃電之中,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前妻難追:總裁爹地纏纏纏 「任洪哲!」貂得助失聲開口,同樣也是將神識穿進了雷電包裹的人形之中,看到那道身影的真正面目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洛天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在這裡遇到了任洪哲,曾經星河四盜的老三任洪哲!

「吼……」血色的紅光在青色的雷霆之中透出,任洪哲彷彿失去了神智一般,嘶吼中朝著洛天沖了過來,身上氣息強大,一道道雷霆長龍,從任洪哲的周身散發出來,朝著洛天四人席捲而來。

「該死!」洛天四人眼中露出難看之色,雙眼之中露出殺意,想到了曾經的大嘴巴任洪哲,此時卻是變成了這副模樣。

「先將他制服再說!」洛天冷聲開口,朝著任洪哲沖了過去,伸手一揮,朝著任洪哲抓去,想要將對方制服。

「嘩啦啦……」下一刻,任洪哲便是化成一道青色的閃電,在洛天的手下消失,瞬間出現在了萬凌空的身後,一拳轟出。

青色的雷霆包裹在任洪哲的拳頭之上,帶著強大的威力,朝著萬凌空的后心轟去。

「紀元初期,他怎麼變的這麼強!在這雷海沼澤到底遭遇到了什麼,紀元初期竟然陷入到了這樣的狀態!」萬凌空臉色難看,同時一拳轟出,將任洪哲震退,心神震動。

「鎮壓!」揮手間洛天打出了神王九天圖,朝著任洪哲鎮壓而去,心中也是凝重無比。

相比於三人,洛天想的更多,當初李天之帶著雷域剩下人的,包括曾經的星河四盜撤進了雷海沼澤,眼下看來,這麼多年,雷域眾人的遭遇應該不怎麼好。

那麼古千雪四女或許已經來過雷海沼澤,那麼古千雪四女會有什麼下場?

「得罪了!」洛天看著瘋狂無比,朝著他們襲殺而來的任洪哲,輕聲嘆息,大道封魔拳輪動而出,朝著任洪哲轟了過去。

「咔嚓……」兩者頓時碰撞在了一起,大片的雷霆淹沒在兩人碰撞之下,任洪哲臉上露出痛苦之色,但是卻是身形閃動,再次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悍不畏死,失去了神智,是被人操控了么!」洛天雙眼冷芒閃動,無形的波動從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衝進了任洪哲的身體之中,隨後便是看到了任洪哲的神魂之上,布滿了符文,散發著陣陣的青色的光芒,使得任洪哲的神魂彷彿一道幽靈一般。

「鎮魂!」洛天輕聲開口,無形的波動的,化成無形的刀芒,瞬間劈在了任洪哲的神魂之上。

「嘭……」一串串青色的符文,在洛天的劈砍之下,瞬間崩滅,而任洪哲的神魂也是漸漸的安定了下來。

「任洪哲,還不醒來!」洛天大聲開口,雷海幻滅,一吼動天地,聲音之中透出無上的威嚴,化成神識風暴,衝進了任洪哲身體之中,在任洪哲那布滿符文的神魂之上席捲起來。

一道道青色的符文,如同刻畫在任洪哲神魂之上一般,隨著洛天神識風暴的席捲,任洪哲身上的青色符文快速的湮滅著。

隨著符文的湮滅,任洪哲雙眼中的紅光也是越來越少,身上的雷電也是漸漸的消散,動作越來越遲緩,被貂得助三人死死的鎮壓在那裡,身軀顫抖。

足足過了一刻鐘,任洪哲神魂上的符文,終於消失一空,身上的雷霆也是終於消失不見,渾濁的雙眼也是變的清明起來,目光掃視在洛天四人的身上。

「洛天!」任洪哲身形一震,失聲開口,眼中露出驚訝之色。

「你怎麼在這裡!」任洪哲直接開口詢問,彷彿忘了之前的事情一般。

「發生了什麼,你為什麼迷失了心智,到底是怎麼回事!」洛天沒有回答任洪哲,而是開口詢問任洪哲,迫切的想要知道任洪哲等人在雷海沼澤之中經歷了什麼。

「發生了什麼?」任洪哲雙眼之中露出回憶之色,隨後彷彿想起了什麼一般,臉色蒼白起來,雙眼頓時露出痛苦之色,一口鮮血從任洪哲的口中噴出。

「都死了,都死了!」任洪哲彷彿想起了發生了一切,大吼起來,目光痛苦無比,整個人不斷的拍打在自己的胸口,鮮血不斷的從任洪哲的口中噴出。

「都死了,星河四盜的兄弟們都死了,連老四都死了!」任洪哲悲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強烈的哀傷之色,整個人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什麼!」洛天四人聽到任洪哲的話,四人的身軀也是猛然一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怎麼可能!」洛天也是失聲開口,心中沖滿了哀傷,目光死死的盯著任洪哲等待著任洪哲的下文。

「到底是怎麼回事!」洛天一把抓住,身軀不斷下落的任洪哲,開口詢問。

星河四盜,瞬間讓洛天想起了,那些鐵血無比的人們,一個個都是真正的漢子,洛天還記得當初的星河四盜對他的尊敬,還記得的那一個個鐵血無比的漢子,洛天不願意相信,那些人就這樣死了。

「都死了,都死了!兄弟們都死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任洪哲臉色蒼白,雙眼變的無神起來,口中低聲呢喃,再也不是當初洛天見過的那個活潑無比的任洪哲。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報仇雪恨

「任洪哲!」洛天大聲開口,看著雙眼無神的任洪哲,如同魔音一般的聲音,讓任洪哲的雙眼恢復了一些神光。

「洛天……報仇,一定要為兄弟們報仇!」任洪哲看到了洛天,彷彿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拉住洛天,眼中露出祈求之色。

「放心,兄弟們的仇我會報,你先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洛天出聲安撫著任洪哲,眼中露出冰冷之色,目光看向雷海深處。

「我也不知道,當初我們撤進雷海沼澤之後,剛剛走到這裡,便是瞬間被一道道人形閃電,包圍起來,無論我們怎麼殺,都殺不完!」

「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那些人形閃電,全部都消失了,我們以為我們得救了,但是更可怕的事情卻是發生了,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衝進了我們的身體之中,然後我們就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彼此互相殘殺起來!」任洪哲臉上痛苦無比。

「那些都是我曾經的兄弟啊,失去了神智之後,我們竟然自相殘殺起來,我能清晰的感覺到我親手殺死了曾經並肩作戰的兄弟,那些都是我的兄弟啊!」任洪哲大聲哀嚎,曾經鐵血無比的漢子,竟然在此時落淚。

「真是該死!」洛天咬牙切齒,他能了解任洪哲此時的痛苦,自己最親的兄弟,死在自己的手中,洛天想想若是換成自己,自己一定會瘋掉。

「無論你是誰,縱然你是紀元之主的親子,我洛天也一定要將你滅殺,讓你後悔出現在這世上!」洛天仰天怒吼,聲音洞穿雷海,朝著雷海深處衝去。

「不怪你!」洛天輕輕的拍了拍任洪哲的後背,出聲安慰,聲音之中帶著無奈。

洛天知道,這件事情或許會成為任洪哲一個終身難忘的噩夢,絕對會影響任洪哲的後半生。

「我想知道,你們還有多少人活著!」洛天目光看向任洪哲,雖然不想然讓任洪哲回憶痛苦的往事,但是洛天也想要詢問具體一些。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老二還活著,應該只剩下我和老二還活著!」任洪哲看著自己的雙手,雙眼血紅。

「嘭……嘭……」兩條手臂轟然炸裂,鮮血濺落在任洪哲的身上,任洪哲雙眼之中露出濃郁的哀色。

「不要自責,他們不會怪你」洛天不知道如何勸說任洪哲,他心中也是沖滿了仇恨,強行壓制了下來,不斷的安撫著暴躁的任洪哲。

「放心,我不會想不開,我要報仇!連仇人長什麼樣都不知道,那些兄弟一定會很恨我!」任洪哲雙眼之中露出自嘲之色。

「唉……」貂得助三人臉上也是露出憤怒之色,貂得助和萬凌空自然是認識星河四盜們的,心中也沖滿的仇恨。

「走吧!我到要看看是誰!」洛天雙眼冷芒閃動,寒聲開口,大步朝著雷海沼澤的深處走去。

有著任洪哲的加入,洛天等人速度也沒有減少,不過卻是小心翼翼起來。

道道的雷霆更加濃郁起來,讓洛天幾人都是感覺到陣陣的壓力,激蕩幾人的身上,泛起陣陣的白煙。

「有點抗不住了!」洛天幾人感覺到雷霆之中蘊含著一絲天道之力,臉色終於變化了起來。

「嗡……」孫克念揮手,陽魚出現在了眾人的頭頂之上,極光籠罩,將那些恐怖的雷霆阻擋在了眾人身前。

眾人行走間,一道道雷霆頓時從幾人的四周升騰起來,化成一道強大的牢籠,將洛天等人圍攏起來,讓洛天等人眼中再次露出凝重之色。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玩味的聲音,在洛天幾人的腦海之中響起,讓洛天幾人身軀一震。

「是他,當初就是這個聲音!」任洪哲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雙眼瞬間變的血紅,目光之中看向遠處,露出瘋狂的神色。

「你是誰,敢不敢出來!」任洪哲大聲嘶吼,聲音之中帶著濃重的仇恨。

「嘖嘖,沒想到,當初我隨手放養的一個垃圾,竟然晉級到了紀元初期!」那個聲音帶著玩味,再次透過滾滾的雷霆之音,在眾人的頭頂之上響起。

「敢不敢出來一見?」洛天目光深邃,強大的神識,透體而出,朝著四周席捲而去,想要尋找到聲音的來源。

但是隨後洛天便是失望起來,神識能夠覆蓋的地方,沒有絲毫的人影。

「見我,那就要看看你們有沒有這個資格了!好久沒有這麼好玩的人來了,我就跟你們好好玩玩吧!」玩味的聲在眾人的腦海之中響起。

「吼……」下一刻,一聲嘶吼之聲,在幾人的腦海之中響起,一道龐大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等人的視線當中。

「這是我當年的寵物,你們若是能夠打敗它,就有機會見到我了,我在最裡面等著你們啊,別讓我失望!」聲音消失,讓洛天等人的臉色難看起來。

「對方是什麼修為?」貂得助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疑惑,臉色難看。

「對方在這雷海之中彷彿是真正的主宰一般!」萬凌空輕聲開口,讓幾人沉默了下來。

「吼……」還不等幾人多想,下一刻,龐大的雷獸,便是吞吐著閃電,朝著洛天幾人踏天而來,龐大的身軀,帶給洛天幾人龐大的壓力。

「紀元後期,一個寵物就有紀元後期,這個人是紀元之主不成?」洛天等人心中更加凝重起來。

「算了,先將這畜生解決了再說吧!」洛天輕聲嘆息了一聲,無論是尋找古千雪四女的線索,還是尋找李天之,幾人都繼續行走下去。

「吼……」粗壯大腳,狠狠的朝著洛天幾人狠狠的踩下,道道的雷霆,在雷獸的大腳之上升騰而起。

「你們退後!我來!」面對紀元後期,洛天擔心幾人有所傷亡,雖然這雷獸比起陣陣的紀元後期來差了不少,是雷霆所化,但是若不小心應對,也會讓幾人重創。

洛天的身影滔天而起,大道封魔拳輪動而出,蘊藏著兩種大術,一拳轟出,同洛天如同一座雷山一般的大腳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轟鳴之聲滔天,大片的雷海翻騰起來,近身搏殺之下,即使是雷獸都不是洛天的對手。

龐大的身軀轟然倒轉,嘶吼驚天,大片的雷霆不斷的從雷獸的身體之中,散發而出。

「沒有自己思維的畜生而已!」貂得助臉上帶著不屑,沖向了龐大的雷獸,想要試試雷獸的實力。

「看我以紀元中期,硬捍紀元後期!」貂得助臉上帶著不屑,瞬間出現在了雷獸的大腦袋前,浩蕩的紫氣澎湃而出,隨後融合進拳頭之中,朝著雷獸頭顱轟擊而去。

但是下一刻,雷獸的雙眼之中露出冰冷之色,張口一吐,鋪天蓋地的雷霆從雷獸的口中噴出,化成一條千丈長的雷龍,瞬間降臨在貂得助的身軀之上。

「滋……」陣陣的白煙在貂得助的身軀之上升起,貂得助渾身顫抖,整個人站在那裡,隨後便是渾身焦黑的從天空之上跌落。

「這種時候你特么還裝逼!」洛天忍不住輕罵一聲,出現在了貂得助的身前,一把將其踹到了萬凌空三人的身前,同時再次朝著雷獸沖了過去。

「咳咳……小心點,這雷獸的雷霆有點古怪!」貂得助臉上露出擔憂之色,沖著洛天開口。

「咔嚓……」貂得助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青色的雷霆,便是再次從雷獸的口中噴出,轟擊在洛天的身上。

「嘶……」在雷霆襲擊在洛天身上的一瞬間,洛天便是倒吸了口涼氣,天道的氣息在洛天的身上遊盪起來,三尊輪迴不死運轉起來,開始對抗著天道之力。

「這點天道之力算什麼?該我了!」輪迴不死身運轉起來,片刻的時間,便是將身體之中天道之力驅除,雙手飛速的變化起來,潔白的紀元之力從洛天的手中飛出,化成龐大的漩渦,化成截天印,帶著強大的波動朝著雷獸鎮壓而去。

「吼……」恐怖的雷霆,朝著雷獸匯聚而去,衝進雷獸的大口之中,一股恐怖的波動,在雷獸的口中醞釀著,隨後在截天印落下之際,轟鳴而出。

「咔嚓……」恐怖的雷霆同截天印碰撞在一起,狂暴的波動,頓時在澎湃的雷海之中席捲起來。

兩者的碰撞之下,彷彿滅世一般,截天印崩滅了萬道雷霆,轟然降臨在了雷獸那龐大的身軀之上。

「不堪一擊,跟真正的紀元後期,還是相差了不少啊!」洛天臉上帶著笑意,身形閃動,出現在了在截天印下嘶吼起來的雷獸,大腳再次探出,狠狠的踩在了雷獸的身軀之上。

「嘭……」轟鳴激蕩,道道的潔白的雷霆崩滅開來,朝著四周席捲而去。

「煉魂!」洛天伸手一抓,直接將雷獸的神魂抽了出來,臉上露出思索之色,雙手舞動,直接將神魂封印,收了起來。

「吸收吧,這雷霆之中蘊含著精純的修為之力!」洛天臉上露出笑意,沖著貂得助四人開口。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物極必反之地

「好!」貂得助四人也沒有客氣,盤膝坐在了雷海之中,開始吸收起那蘊含著雷罰之力的修為來。

「這雷獸倒也不錯,能夠提升一些修為!」洛天煉化了一會兒,將自己的消耗補充完成之後,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四人。

貂得助,也是同洛天一樣,恢復了下之前的消耗之後,便是停止了吸收,兩人如今都是紀元中期,所以也就沒有同三人去爭,雷獸蘊含的紀元之力,根本不夠他們這些人來分。

時間不大,那澎湃的紀元之力,便是萬凌空,孫克念還有任洪哲三人煉化一空,讓三人身上的氣息強勁起來。

「繼續前進吧,不知道那個王八蛋還能耍出什麼樣的花樣來!」洛天輕嘆一聲,邁步繼續朝著雷海的深處行進起來。

狂暴的雷霆,彷彿滅世一般,大片的傾瀉著,洛天五人此時已經來到了雷海的深處,整個天地間只有一種東西,那就是恐怖的雷霆。

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五人便是感覺到了周圍那毀天滅地的雷霆有些削弱起來。

「沒,沒有了?」再次行走了半個時辰,五人也是停下了身形,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