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主公猜一下。”恩寶故作神祕的說道。

“我纔不猜呢,猜對了也沒有獎勵,猜錯了失了面子。你自己說吧。”李易纔不上當呢,這是下屬在主公面前常用的計量,讓主公重視他的存在。

“唉,罷了,主公請看。”說完手裏捧着一物,獻給了李易。

“咦這是。”李易接過來一看,發現是一張圖紙。

軍營圖紙。(初級)

容納士卒1000人

需要木材1000

石料500

建造時間1天。

“這是那裏弄來的。難道是?”李易看着手中的圖紙猜想到。

“看唉主公是猜到了,我就直說吧,是術士導師那裏的。這幾天我和方家兩兄弟求了好幾天,才換來的。我到是沒什麼。可是苦了方家兩兄弟。”恩寶看到李易猜出了什麼,就說了出來。

“這,你們這是何苦,就算不去求他,過些日子也能弄到,何苦受這罪,真是苦了你們。”李易搖了搖頭,有些失落的說道,這都是他這個主公的毛病,還是他的實力不強,根基不問,如今什麼都缺。

“無妨,能爲主公效力,使我們的榮耀。”

聽着恩寶的話,李易心中有了殺掉那術士導師的衝動,但是一想,事情是他弄出來的,也不好去怪罪人家。

就去找到方家兄弟,好生勸導。

時間又過去了半個月,離任務完成還有三天的時間,但是已經有七天沒有黃巾軍來犯了。

李易不敢放鬆警惕,沒有放戰士職業去外練級,而是裏村子不遠處殺殺野獸,等待任務的完成。

“老大,這種生活要到什麼時候啊。”無畏抱怨的呆在李易的身旁,看着李易說道。

“快樂,任務還有三天,只要過了時間,也就沒有什麼大礙了,估計劇情也快結束了。”

回想着前世黃巾起義也就一個月的時間,開始的很快,結束的更快,沒有幾個人撈到好處,反而是損失很多,後來玩家們評價,這是世界第一次坑玩家們,讓玩家們的等級平均下降五級。

“真的?可惜我現在才一點積分,這能換什麼啊?”無畏看着自己屬性欄中的積分說道。

劇情積分。1

李易也是看着自己的積分,同樣是1,本來想要告訴無畏,劇情積分可以積攢,但是有怕說的太多,世界之神,也就是世界的智腦知道了,沒有他的好果子。

“咦,老大你聽。”無畏忽然聽到了什麼動靜,連忙站到一旁的城牆上,吃驚的看着遠方,連忙喊道。

“敵襲,趕快堵住城門。”無畏的喊聲響了起來,在村子內的玩家都行動了起來,劍士門集合起來堵在村子門口,而術士們也集合,尊卑法術的攻擊。

村子外的玩家,也是趕忙跑回村子。

時間過去了一會,李易感覺到大地在晃動。轟鳴聲響起,好像萬馬奔騰一樣。

?萬馬奔騰,黃巾軍可是沒有騎兵的呀,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馬?

李易趕忙也上了城牆,向遠望去,發現一道灰濛濛的煙塵正由遠至進,由小變大,進了,是無數的騎兵,全部身穿白衣,胯下是白馬,手中拿着亮銀的長槍。

“白馬義從?公孫瓚的部隊怎麼來這裏了,不過還好,不是黃巾軍就好。”李易在城牆上看着遠處的白馬義從奔着他的村子而來,但是也不害怕,至少現在他是村長,除非是刺史的命令,不然公孫瓚都無權剝奪。

噼裏啪啦的馬匹跑動聲,是那麼的整齊劃一,聽不出別的聲音,只有馬蹄踩踏在地上的聲音。

只那麼的讓人震撼,讓人終身難忘。

“這,這就是老大你說的強大騎兵嗎?這是如何做到的。”無畏呆呆的看着遠處的騎兵,癡癡的說道。

“是啊,無論看多少次,都是那麼的震撼,沒有數年的訓練,是無論如何也訓練不出來的。”李易喃喃的說道。

忽然近了,白馬義從突然停止了動作,而前面的人停下了,後面的也跟着停下,本來嘈雜的聲音,一下子靜了下來,除了煙塵奔襲而來,一切好像沒有發生一樣。

“咳咳,這煙好大。”

“是啊。”

一陣大風吹過,只見白馬義從中走過了一騎。

“村子裏管事的出來,吾乃中郎將公孫瓚是也,路過此地,不必驚慌,速速出來答話。”一個威武的中年男子說道,雖然並不止十分魁梧,反而有些瘦弱,但是小看他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這就是公孫瓚,在幽州鼎鼎大名的白馬義從就是他的部隊,殺得異族聞風喪膽。好不威風。

“散開,讓公孫大人進來。”看到了公孫瓚本人,李易也是放心了,讓一組的人散開了。

連忙跑了下來,來到公孫瓚的身前說道。

“小人,鄙村村長,不知公孫大人駕到,有失遠迎。。”

“好了,我部需要休息,就在你這宿營幾天,不知可否?”公孫瓚沒有時間聽李易客套。直接看門見山的說道。

但是陰冷的眼神看着李易,如果李易不同意,直接滅了他,這時正式亂世,就算殺了李易也沒什麼關係,直接往黃巾的頭上扣。

就算李易和異人,有不死之身,但是如今的李易在他眼裏連螻蟻都不算,就算他在成長十年,也無法達到他的水平。

李易渾身感覺一冷,不用擡頭就知道公孫瓚起了殺心,一旦拒絕直接會被滅殺,然後幽州是不用帶了。趕忙說道。

“大人能來小村,是小村的榮幸,大人請。”說完準備領着公孫瓚進去。

“好了,你這人到到是不錯。吾就不進去了,大軍會在外面建立營寨,你這裏有沒有糧草,如果有我就按價收購,你回去商議一下,等有了眉目,直接來大營找我。”說完也不下馬。直接一個調轉飛奔而去。

李易看着遠去的公孫瓚,鬆了一口氣,真怕他直接動**了他的村子,但是看來公孫瓚沒有這個心情。

李易想了想。未來幾年幽州是公孫瓚的天下,如果搞好了關係,會有大用。

想到這,趕忙回去籌集糧草去了。

“不知道,如今有多少。”李易懷着忐忑的心情回去了。他這是怕糧草不夠,公孫瓚嫌棄,這樣刷好感度的機會就失去了。

而公孫瓚回了大軍後,就下令安營紮寨。

白馬義從的效率十分之快,不到一刻鐘就已經安扎好了。

就在公孫瓚休息了一會,一匹快馬飛奔而來。

“報,大人,漁陽急報。”一個傳令兵飛速的跑了進來,也不管公孫瓚是否休息,可見急報是如何的緊急了

“哦,拿來看看。”公孫瓚本來要睡着了,但是這一嗓子把他吵醒,心情不大好,如果急報沒有什麼大事,就斬了這傳令兵。

公孫瓚拿過急報看了起來,起初沒有什麼。但是等看完了也不困了,兩眼放光的看着傳令兵。

“此事屬實?”

“大人,千真萬確。”

“好,下去領賞去吧。”

公孫瓚等營帳裏沒人後,看着手中的紙張,哈哈大笑起來。

“真是天助我也,我公孫家崛起的時機到了。” 墨昊靳讓他們其他人離開,他們連幾個人的攔不住,也沒有面子留下來。「你剛剛的話什麼意思,說清楚,否則請你們先留下來了」。墨昊靳知道雪姐的身份不一般,可是他墨氏不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

雪姐知道洛夢櫻離開了,問跟著的人:「查到了誰給小姐準備東西的了沒有。」

一個離雪姐最近的人說:「是優莎娜。」

雪姐把無線打開說:「馬上找到她的聯繫方式給我。」

「雪姐,究竟出了什麼事情,現在語姐的兒子因為夫人被人綁架了,綁匪的信息還沒有查到。」成陽也很生氣。

雪姐冷笑的說:「就因為這個嗎。」雪姐把洛夢櫻給她的照片給他們,沒錯就是林童景的照片。

林菲語看到照片質問的說:「你是怎麼有綁匪提供的照片。」

「如果不是因為你兒子她會親自去見綁匪嗎」雪姐很是生氣。

他們聽到洛夢櫻去見綁匪怎麼可能呢,對墨昊靳來說,她相信雪姐說得,因為洛夢櫻離開之後,他在垃圾桶里找到了洛夢櫻明天給他們看的紙條,剛剛他還是奇怪綁匪的要求,可是她並不符合綁匪要見的人吧。

墨昊靳把紙條展示給他們看,雪姐看到紙上的圖案,她直接搶了過來,是他,她現在才確定綁匪,他們看到雪姐奇怪的眼神和恐懼。

和優莎娜聯繫上了,黑衣男子把電話遞給雪姐說:「雪姐,聯繫上了。」

雪姐命令式的說:「優莎娜,小姐在哪裡,馬上攔下她」優莎娜一直跟著洛夢櫻的,她不在雪姐的管理範圍內的人,洛夢櫻有它在那用的上她呀。

「雪姐,我可不是你的人,小姐的事我會處理,就不用你費心了。」優莎娜只會聽洛夢櫻的,其他人都沒有權利過問她的事情。

可是她跟著洛夢櫻的車到轉角的時候,她跟丟了,她在車上也放了跟蹤器也開始看不到了。

開車的人說:「娜娜,我們跟丟了,車上的信號消失了。」電話對面的人也聽得清楚。

「優莎娜你們現在在哪裡,如果小姐出了什麼事情,你能付的起責任嗎,你知道小姐去見的是什麼人嗎」雪姐要知道洛夢櫻的行蹤,優莎娜確實不知洛夢櫻要見的人。

優莎娜想著小姐不要他們跟著應該能自己解決,認為雪姐就是瞎擔心,雪姐接下來的話,她不能不緊張了。

「是雷煞,雷煞,你聽清楚了沒有,他手上有人質」他們都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優莎娜把洛夢櫻最後出現的地點告訴消失的位置。

他們什麼時候被人這樣忽視過了,雪姐現在要快點離開了,沒空和他們多說了,拿出一張照片,照片上的人很童景長得一模一樣。「雷煞是因為他才綁架人的。」

雪姐說完帶著手下的人馬上離開,墨昊靳也知道出了問題,馬上跟上了雪姐他們,他們不知那個人是誰,但是雷煞這個人的名字他們是聽過的。

曾經是聞風喪膽的風雷雙煞,在當年前風煞死了,雷煞也銷聲匿跡,現在為什麼出現還綁走一個孩子,照片上的人是誰呢,這些事情一直在墨昊靳他們腦中找不到答案。 冥冥中,似乎有一場無形的風暴正在不斷的醞釀,準備席捲天地;一場千年未有的變局,正在悄然成型,似乎要從根本上改變這個世界!

但這些浩然無匹的異變,實際上牽動著的只有一少部分人的心。複製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78%73%2e%63%63對於那些最為普通的民眾而言,生活還是如同仙門未曾開啟之前一般,就那樣的繼續著。

生老病死,喜怒哀樂,都伴隨著滾滾紅塵,仍舊沉重無比的壓在他們身上。在這些重擔之下,他們根本沒有任何時間,也沒有任何精力去理會外界的變化。

而且對於他們而言,這場看似浩瀚,這場看似盛大的變局,不但沒有給他們帶來太多的好處,反倒是讓他們的生活變得更加苦難了幾分,讓他們背上的枷鎖更沉重了幾分。

甚至在這種情緒的壓迫之下,有許多城市中的人,開始選擇向著往昔那些不屑一顧的山村進發,想要找一處人跡罕至之處,來了卻餘生,遠離那些紛爭和波折。

但不管外界發生了什麼,在那些真正的人跡罕至之處,實際上卻是連一分漣漪都沒有出現。那些過慣了都市浮華生活的人,又怎麼可能真正去往人跡罕至之地,過上那種兩耳不聞窗外事,渾渾噩噩,被他們最為鄙夷的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

所以在那些真正的偏遠之地,生活仍舊無比平靜的繼續,如同死水,不存波瀾。

但對於華夏西南邊陲,十萬大山內某處人跡罕至的寨落而言,卻是有一絲小小的波瀾生出。因為在一場看似永無止境的大雪之後,寨落里突然多了一個年輕人。

不管是誰,都不知道那個年輕人究竟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即便是那年輕人自己,在清醒過來之後,也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地方來,又要到什麼地方去,甚至連他的姓名都已不知。

剛開始的時候,寨落里的那些山民們還對這突如其來的年輕人覺得新奇無比,整日里有無數人圍著他問長問短,想要從他嘴裡探出些東西。

可是不管這些人怎麼盤問,怎麼去想方設法,旁敲側擊這個年輕人,都沒辦法從他嘴裡得知半點兒有關這年輕人自己的事情。

人的新鮮勁兒來得快,去得也快,發現這年輕人已經連自己姓什麼叫什麼都不知道之後,寨落里的山民對他的興趣頓時大減,尤其是在發現這年輕人食量大得驚人之後,更是避他如同是躲避洪水猛獸一樣,躲都躲不及,更不用說再盤問什麼。

最後還是一家心地善良的山民,實在是看不得這年輕人飢腸轆轆的可憐模樣,才把他收留到了家裡,在供給他飯食的同時,也讓他幫著家裡做些農活之類。

而讓這些山民們誰都沒想到的是,這年輕人食量雖然大,但是力氣卻也是一大把,最重要的是,干起農活來更是毫不惜力,一個人頂的上兩三個壯勞力。

這發現讓那些之前沒有收留這年輕人的山民們,紛紛後悔不迭,不過一想到這小子的食量,卻也是紛紛釋然。而且雖然這小子有一把子力氣,但做起事來卻是顛三倒四,甚至還有些渾渾噩噩,跟個傻子沒有太多的區別,於是便有那好事的村民,給他起了『木木』的外號。

木者,遲鈍也!兩個木,便是遲鈍到了極致的意思。

對於這個外號,那年輕人不但沒有表現出分毫的不悅,反倒是樂得跟什麼一樣,連他自己都開始這麼稱呼起自己起來,甚至據收留他的那家村民說,在得知起了這個外號的晚上,這木木比往常還多吃了三碗飯,一個人足足吃了一大鍋,害得他老婆又重新起灶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