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肉眼可見,那一頭冰氣野豬在這一拳之下好像那蕩漾著的湖面一般,大片的血肉竟然是坍塌了下去,更重要的是,這一下,甚至直接將這一頭數千斤重的龐大大物都擊飛了開去。

嗷嗷嗷——

這冰氣野豬落在地上,拚命地掙扎著,口中出著痛苦無比的咆哮吼叫,李青的那一拳力已經透過它身體進入了內臟之中,造成了極大的破壞。

「你這傢伙,這玄階武技幾成火候?」 老婆大人太囂張 看到這一幕,連韓庄都瞪大了雙眼,他沒有想到李青的這一拳威力竟然比他剛才那一拳還要恐怖。

「十成。」李青淡淡回答,然後腳下一踏又是向前衝刺而去:「快點,趁它病要它命!」

「你這**……」韓庄又是心頭一震,臉上動容,他也修鍊過玄階武技,怎麼會不知道這玄階武技的修鍊難度,他的驚濤拍岸也不錯是修鍊七成火候而已。

不過他這種老獵手,自然也懂得抓住機會。

眼前的機會極好,瞬間即逝,他也來不及再多感慨,也馬上是急沖跟上。

嗷嗷——

那冰氣野豬倒在了地上拚命掙扎著爬起,見兩人從來,不斷地在豬鼻子中噴出冰凍的冷氣,一下子似乎將四周的溫度都大幅下降了下來。

李青衝進這冰霧之中,一邊快地揮動著衣袍,一邊是運行體內的氣血,硬是沖了過去。

噗!

他一刀直接斬向那冰氣野豬的豬鼻子,頓時將那鼻子削去了一半,那冰氣還沒來得及噴出,反而是將它自己凍了起來,渾身一下子變得僵硬。

轟!

他又是抽身向前,一拳狠狠轟擊在那豬頭之上。

咔——

這豬頭本身被凍住,加上他的多重勁力的爆,頓時便能聽到頭骨碎裂的聲音從其中傳出,這冰氣野豬便是連叫聲也再難出,只能拚命掙扎著起來想要逃跑。

這納氣獸的生命力極其強大,竟然在此時還能跑出很長一段距離,不過韓庄馬上便是追上,連續打出幾掌,這才將這一頭冰氣野豬徹底的擊殺。 第2389章錦鯉精(7)

而徐熹和裴嬌人回到公主府,因為最後裴嬌人捨身相救的時候,使得徐熹十分感動,原主又得救了,兩人的間隙也沒有了。

本來事情到這裡,應該是結束了。

原主繼續修道,兩人恩愛過日子。

但前面就說了,有人刻意要破壞徐熹和裴嬌人的關係,肯定不會這麼罷休的。

幾年後,原主準備魚躍龍門的時候,裴嬌人找到了她,就在魚躍龍門的地點,並且跪地求她,讓他救救徐熹,因為徐熹快死了。為此,不僅給她磕頭,還說各種好話,甚至說出了,只要她願意救徐熹,她就放棄徐熹。

可能是想起昔日的種種,亦或者是她內心並沒有忘記徐熹。

哪怕最初的生氣,到最後徐熹依舊不顧性命的來救她,使得她無法將徐熹放著不管,自己去魚躍龍門。

所以,她選擇了回去救徐熹,損耗了一大半的法力,徐熹終於得救。

等她回去修鍊的時候,卻遇到了埋伏的黑熊精,被黑熊精班泰殺了。

而徐熹醒來之後,得知是原主救了他,心裡十分的感動。

後來從裴嬌人口裡知道,原主回山裡修鍊了,心裡放下心。知道裴嬌人為了他,才去求的原主,心裡更感動,決定這一生都不負她。

就此,兩人恩恩愛愛的過了一世。

故事到這裡,並沒有完。

兩人是相攜而去的,死的當天,日照彩光,天地花開。

兩人的靈魂徐徐從身體里飄起來,同時想起了他們曾經的記憶。

原來,他們本是天界星官的兒女,只因為他們的父親不和,使得他們的愛情受了阻礙。

最後事情鬧大,鬧到了天帝那裡去。

天帝給了一個折中的辦法,讓他們下凡歷練,經歷各種考驗,只要通過考驗,等回來之後,就能夠繼續在一起,誰都不能夠阻攔。

如果他們不能夠通過考驗,那麼他們註定沒有緣分,以後歷劫后回到天界,誰也不要提這件事。

兩人約定下凡,裴嬌人投到了帝王家,成為公主。

而徐熹投到了員外家,要考取功名,將來娶她。

然而,不論是徐熹的父親武曲星君,還是裴嬌人的父親九曜星官,都不願意他們在一起。

哪怕兩人沒有商量,但都很默契的,給他們製造各種麻煩。

原本徐熹是打算考武狀元的,畢竟他是武曲星君的兒子,考個武狀元還是輕輕鬆鬆。

結果武曲星君給他製造了麻煩,讓他祖祖輩輩都要考文狀元,一個武曲星君的兒子,考狀元可是很難的。要是他考不上狀元,那麼就會和女主裴嬌人錯過。

但九曜星官幹了一件蠢事,他無意間發現了一條修鍊的鯉魚精,也就是原主。偶見其化成人形,十分的貌美。

想起武曲星君,以及他那個舉止粗俗的兒子,肯定是喜歡這種貌美的小妖精。

他心頭一合計,趁著原主沉入修鍊的時候,將她挪了一個位置,就是徐熹讀書的那個破廟。

至於那天晚上的瓢潑大雨,房梁倒塌,也都是他乾的。

(本章完) 呼——

見這一頭冰氣野豬終於是徹底停止了動作,兩人才鬆了一口氣。

這納氣獸的難對付程度,果然是比起煉體級的猛獸要難對付許多,這一頭冰氣野豬不僅是擁有了噴吐冰氣的能力,而且這防禦和生命力也強大得可怕,連李青都要感覺到頭皮發麻。

他知道,若是剛才是他一個人對付這一頭納氣獸,說不定得花上半天甚至有可能無功而返,要知道最後的時候他削去冰氣野豬的鼻子,本身被冰氣所凝,如果不是有韓庄在恐怕已經讓獵物跑掉。

「你這小子,shizai是厲害!」韓庄對李青卻是佩服無比,這可是納氣級的猛獸,兩人卻是有驚無險地殺死,身上基本沒有什麼傷勢,這是他來之前都沒有想到的。

而能得到這樣的結果的原因,全因為有了李青,從精準的吸引開始,再到恐怖的爆發力和攻擊力,展現出的實力讓人震驚。

「你也不賴,合作愉快。」李青只是微微一笑,此時他動了動身體,在強力的氣血沖刷之下已經是完全了恢復了正常,行走沒有問題了。

說起來,這首次獵殺納氣獸能成功,的確也少不得了韓庄的精確分析和戰術,兩人分別夾攻,一直將戰鬥控制在優勢。

「fanzheng現在這樣殺一頭納氣獸就拿到一萬分了,倒是比殺煉體級的猛獸要快多了。」韓庄一笑說道,然後開始是拿出利刃剖開那已經血肉模糊的冰氣野豬豬頭,不一會從其中拿出了一個只有兩個手指大小的青白色元核晶體介紹說道:

「這是納氣級以上的獸類才會擁有的元核,十分珍貴,在外面一個能賣到上萬兩銀子,可惜我們這次選拔到了納氣級以上的是以這個為評分標準的,而不是再用長牙,等選拔結束了還是要上交的。」

「一個獸元核就值上萬兩銀子?」李青雙目不禁微微一凝,不過想到這納氣獸的難對付程度就釋然了,一般的煉體境根本對付不了。而納氣境武者在蒼雲城已經十分稀少,如果不是足夠珍貴怕沒有人願意來獵取納氣獸。

「接住,這個先給你,等下一頭再輪到我。」韓庄大度地將冰氣野豬的獸元核拋了過去給李青。

李青伸手接住元核,這元核的表面看起來晶瑩剔透,好像是水晶一般,入手處便是感覺一片冰冷,這是因為冰氣野豬噴出的冰氣全靠它誕生,自然溫度極低。

「那走吧,下一頭去!」若是在幾個月前,他哪裡想到zi會有機會接觸到這珍貴的玩意,將其放進不帶之後,他露出了一抹笑意抬起頭來對韓庄說道。

笑容之間是一種洒然和自信。

今非昔比了。

「走。」韓庄也走過來和李青一擊掌,然後走在前面帶路,經過這一次合作,兩人的關係迅速升溫了。

而就在兩人離開不久后,從離冰氣野豬屍體不遠處的樹林之中緩緩走出兩個人。很明顯他們已經是在這裡看了很久,但韓庄和李青兩人竟然一點都沒有發現。

不過這兩人之中,有一人霍然就是這一次武盟選拔的負責人侯元濤,先天武者的實力深不可測,他們沒有發現也是正常。

「侯哥,這兩個小子你怎麼看?我看似乎實力也不弱,這麼快就能殺死一頭納氣獸了,和其他的兩個三人小隊相比也不慢多少。」另外一個武者此時向侯元濤問道。

「不錯,我很看好他們。」侯元濤難得地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

「哦?難道侯哥你覺得這兩人比其他兩個小隊還強?」看到侯元濤露出這樣的表情,那個武者不禁一愣,然後問道。

「這個說不定,王聖和莫天陽那兩人實力都很強,還有那個趙荒好像還留著底牌,葉少羽速度第一,兩個女子也不讓鬚眉,不過我看這兩人同樣潛力很大,全部人都是可以進入內盟的人選。」侯元濤嘴角微微一扯說道:「想要知道他們誰更強,那就只有把他們聚在一起kankan了。」

「難道侯哥你是說真的要釋放那頭傢伙?」那個武者跟著侯元濤身邊已經很久,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

「既然已經準備好了,自然是要放出來的。」侯元濤帶著一抹玩味說道。

「那他們慘了,我看他們對付初級納氣獸中厲害的也有些勉強,一旦那頭傢伙放出來,說不定要出人命啊,這幾個可都是超級天才,蒼雲武院或許會有些意見。」那個武者搖了搖說道。

「既然來參加武盟選拔,那就要做好會犧牲的準備,要不他們以為以後進入武盟是玩的?我又不讓他們進入這核心地帶。」侯元濤不以為然地說道。

「那什麼時候放?」那武者知道侯元濤的性格,只得無奈地聳了聳肩問道。

「再等一個時辰吧,那時候他們會更累一些。」侯元濤神色平靜。

「不愧是侯哥,夠狠!」那武者張了張口愣了會,然後豎起了拇指。

「一般一般。」侯元濤神色不變。

……

按照原來的方法,由韓庄負責挑選目標,李青負責吸引。

兩人此時已經是在殺死了七頭納氣獸了,其中有一次遇到一頭狼系納氣獸,這一頭兇殘的納氣獸忽然速度暴增,結果兩人都不幸挂彩。

韓庄背部劃出了一條長長的血痕,李青肩膀再中一記,血肉模糊。

幸好在這緊要的關頭李青硬是仗著強大的體魄死死拉著這一頭血月狂狼,這才讓韓庄找到機會,一擊擊中這一頭狂狼的后腰,取得了主動的優勢,最終將這一頭難纏的納氣獸殺死。

李青這變/態的體魄防禦力,自然是又讓得韓庄一陣驚嘆,而據他透露,蒼雲武院排行第一的天才王聖也有著很強的體魄防禦。

不過對於李青來說,他這體魄防禦力其實還是其次,重要的是他擁有恐怖的恢復力,那樣的傷勢不過小半個時辰就能基本完全痊癒,若是有丹藥,這速度還能加快,他這才敢這麼大膽去這樣拚命。

「嘿嘿,再殺一頭納氣獸我們就一人有四個元核了,那可是四萬分,比起我們未進核心地帶前的分數加起來估計都差不多吧。」韓庄說道,似乎不經意地在試探著。

「是啊,我們再努力一下。」李青沒有上當,不置可否地說道,沒有那麼快暴露zi的分數。

「咦?前方有一頭尖刀黃羊!這尖刀黃羊動作敏捷,雙角如刀,輕易就能破開煉體境武者的防禦,並且會帶上一種麻痹感,但相對來說它的身體沒那麼堅韌,弱點明顯,適合我們對付,就它了!」韓庄本來還想再試探一二,但很快便是神色一正看著前方說道。

「好,繼續老方法。」李青也雙目微微一凝,看到了前方數十米草叢中的虛影,開始履行zi的職責向前緩緩摸去。

經過前面七次的經驗,現在他更有信心在第一擊之前不會被這尖刀黃羊發現,他沿著一棵棵大樹前進,利用樹榦來掩護zi的身形,輕巧得如同猿猴。

韓庄也是配合默契緩緩跟上,繞到了李青的另外一邊,速度特意放慢一些。

在那一邊,那一頭尖刀黃羊還在低著頭,悠哉悠哉地吃著一種特殊的草料,全然不知zi已經處身在了殺機之中。

咩——

直到李青飛身撲來,它才是反應過來,抬起頭來,兩角的尖刀凌厲,閃著一種寒光,向天刺去。

……

而在離李青和韓庄兩人不遠的樹林之中,正有三人在緩緩前進尋找著獵物,這其中一人赫然就是曾經和李青有過一戰的葉少羽,不過此時他身上的傷勢已經完全恢復,還似有益進。

這三人,自然就是雲海武院的天才小隊。

「咦?那是尖刀黃羊的叫聲,這一種納氣獸除了尖刀雙角能讓人麻痹,其他沒什麼厲害的,我們過去將它殺了。」三人中,為首的莫天陽忽然抬起頭來看向某個方向開聲說道。

==

十點的自動發布竟然失效了,現在才發現今天還沒更新。 「明哥好厲害!」

阿標和阿昆全都鬆了口氣,崇拜的對明哥開口。

還好明哥的實力強大,否則憑他們二人,根本無法從這頭牛魂獸的手中逃走。

「那當然,我不厲害,又怎麼能把你們從那個鬼王級別的陰魂獸嘴裡救走?」

明哥得意的說道。

「明哥,那牛魂獸已死,我們過去吃了它吧!」

阿昆看著快要化作一團黑煙的牛魂獸屍體,提議道。

他們雖然是遊魂,但在左慈陣中也有好久沒有吃過東西了,那種譏餓感,還是讓他有些難耐。

「不行,這裡的陰魂獸太詭異,還是別吃,萬一我們也像其他被吸到左慈陣中的遊魂一樣,變成了鬼奴隸,那就倒霉了。」

明哥搖頭道。

「明哥說的對,這個法陣之中充滿了謎團,還是小心謹慎為好。」

阿標認同的附和道。

之前他們一行人路過這裡時,被左慈陣里的陰風卷了進來。

還好三人的運氣不錯,因為貼著幾名壯漢,這才得已保留了自己的意識,沒有像其他人一樣,變成這裡的鬼奴隸。

只是這裡面到處充滿了危險,幾乎每走一步路,就能遇到陰魂獸的襲擊。

弄的他們膽戰心驚。

「明哥,跟我們一起被卷進來的遊魂估計已經變成了鬼奴隸,我們要不要把他們身上的東西收走?

我記得那個大個子身上有一隻通幽鏡,如果能得到手,對我們逃離此處,有著巨大的幫助!」

阿昆看著明哥,雙目浮現出貪婪的光芒。

那隻鏡子,看樣子是個極不錯的寶物,否則他也不會這麼惦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