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安聽到這個消息,內心一陣激動,「真的么?粑粑身體都恢復了么?」

「嗯吶!」

她轉念一想,或許是陸胤需要回S國來處理公司業務,順便把小糯米帶上。

「那好,你要乖乖聽粑粑的話,不許淘氣,知道么?」

「小糯米知道啦~」

「麻麻愛你喲!寶貝兒!」

「小糯米也愛宇宙無敵超美麗的麻麻!」

小糯米對著手機「吧唧」親了一口。

喬安心花怒放,一掃煩悶的心情,異常開心。

…………

放下手機,小糯米乖乖的滾進陸胤懷裡,伸長了小脖子,在他俊臉上啾了一口。

陸胤十分享受寶貝女兒的乖巧,摸著她的小腦袋,饒有興緻的問,「現在告訴粑粑,你最愛的是誰?」

「是粑粑呀!」

「嗯,很好。」陸胤唇角笑意又深了幾分。

也不知道慕靖西聽到這句話,會不會吐血。

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小糯米很乖,陸胤處理公事的時候,乖乖的自己看電影玩遊戲。

吃飯的時候,也很乖巧,自己拿著兒童餐具慢慢吃,沒有要求陸胤喂。

充分把喬安的話,遵循得徹徹底底。

慕靖西來到A國,剛出機場便迫不及待的給小糯米打電話。

電話那端,迷迷糊糊的傳來了小糯米的聲音,「喂?」

「小糯米,爸爸來接你回家了。」

「小糯米已經見到麻麻了。」

這句軟軟糯糯的話,如一道驚雷一般,在慕靖西腦海里炸開。

猶如被人當頭澆了一盆冷水,將所有喜悅全都澆滅。

渾身有些僵硬,他緩緩問,「小糯米,你已經回到S國了?」

「是的呀。」

「誰帶你回去的?」

「粑粑呀。」

陸胤,原來是陸胤……

慕靖西頓時明白了,心情說不出的複雜,但又有幾分解脫。

「你跟麻麻在一起么?」

「是的呀。」

說了幾句,小糯米就累了,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慕靖西掛了電話,深吸一口氣,強壓下湧出的糟糕情緒。

江洵安排好了車,「三少,我們可以出發了。」

「回去吧。」

男人說完,轉身便走。

江洵狠狠怔住了,不是說來接小小姐回家的么?

這……小小姐還沒接到,就走了?

「三少。」江洵追了上去,疑惑不解的問,「我們不接小小姐回家了么?」

「不了。」慕靖西聲音低沉,「她已經回到喬喬身邊了。」

江洵明白了,敢情是……他們被耍了!

這才剛到A國呢,迫不及待的要去接小小姐,小小姐人就已經回到S國了。

要說這不是故意的,打死他都不相信!

絕對是故意的,而且,還是有意針對三少。

睡了一覺醒來,小糯米看到了夏霖,她咧嘴一笑,「夏叔叔。」

「好久不見了,小小姐。」夏霖笑著問,「想吃什麼?水果,還是喝點果汁牛奶?」

「小糯米想吃草莓。」

「好的,您稍等,我去給您洗。」

「謝謝夏叔叔~」

「不客氣。」 小糯米吭哧吭哧爬上沙發,盤腿坐了下來,拿出自己的兒童手機。

「粑粑,你要跟小糯米和麻麻一起吃飯飯嗎?」

陸胤正在開會,接到小糯米的電話,暫停會議十分鐘,他起身離開會議室。

到走廊上抽了一支煙,「粑粑就不跟你和你麻麻一起吃飯了。改天吧,改天回家跟姑姑一起吃。」

「好噠!」

「粑粑要開會了。」

「那粑粑要記得吃飯飯呀。」

來自寶貝女兒的關心,真是讓人暖得心都融化了。

「粑粑會的。」

掛了電話,小糯米笑嘻嘻的,屁顛顛的跑去廚房,仰著小腦袋問夏霖,「夏叔叔,麻麻什麼時候回來呀?」

「喬小姐大概晚上九點會回來,所以晚餐我們先吃。」

「啊……」滿臉的喜悅,漸漸從精緻的小臉蛋上褪去。

小傢伙絲毫不會掩飾心情,所有情緒,全都寫在臉上。

她失落的耷拉下腦袋,老氣橫秋的重重嘆息:「唉。」

走了幾步,她突然又回過頭來,眸底重燃希望,「那爸爸呢?」

爸爸……

慕少……

夏霖一臉難色,「三少他出國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

小傢伙垂頭喪氣的走了。

…………

來回奔波,就連在飛機上,慕靖西都鮮少休息。

一直在處理公事,為了能抽出時間去接小糯米,他推了不少的會議。

回到京都,短暫的休息了幾個小時,便去了帝國集團。

接到一通陳尋打來的電話,他立即動身,前往C市。

C市。

一行人神色匆匆踏進了C市第一醫院,VIP樓層,整層都被警衛包圍,圍得水泄不通。

護士們看著這陣仗,花容失色。

除了換藥和例行檢查之外,不敢靠近分毫。

這些京都來的大人物,可不是她們能夠肖想的。

沉穩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陳尋轉身,看到來人,面色一喜,「三少,您來了!」

慕靖西神色嚴峻,「怎麼回事?」

出事到現在,為什麼現在才告知他?

目光看向病房,他眉頭緊蹙,陳尋恭敬的垂首,「是二少不讓我們通知您和家裡,怕你們擔心。」

要不是慕靖南實在不配合,他也不會自作主張把事情告訴慕靖西。

只有三少來勸,恐怕他才能聽得進去。

慕靖西伸手,推開門。

偌大的病房裡,那張寬大的病床上,躺著一個臉色蒼白的男人。

手臂上還打著石膏,肩上還綁著紗布,可以看到血水滲透而出,染紅了紗布。

「滾出去!」慕靖南現在一點也不想看到陳尋。

「二哥,你讓誰滾出去?」

靖西?

慕靖南幽幽睜開眼,看到出現在病房裡的慕靖西,心猛地一沉,他擰眉問,「父親母親都知道了?」

「沒有。」

鬆了一口氣,慕靖南喃喃的道,「沒有就好。」

長腿勾來一張椅子,慕靖西優雅的坐下,鬆開了兩顆襯衫紐扣,「我聽說,你現在執意要拖著這幅不堪一擊的身體出去?」

「是不是陳尋那個大嘴巴說的?」

陳尋:「……」

感覺脖子一涼。 「趕快撤離這裡,高台要崩塌了!」劍不凡飄在空中,向著圍在附近的武者喊道。

他這句話顯然是多餘的。

在高台劇烈顫抖之時,大地同樣也在顫抖。

武者們見情況不對,早就迅速後退了。

「轟隆隆!」

就在諸多強者浮空而起,武者們紛紛退離后,顫抖的大高台和小高台最終徹底坍塌。

塵土飛揚,瀰漫劍道學府內。

無數武者被整的灰頭土臉。

不過卻沒人在意,因為他們更關注的是武鬥台!

而待得塵土落下,當視線清晰。

他們才看到不遠處的武鬥台,在劇烈震動中雖沒有倒塌,但此刻卻是慘不忍睹。

整個檯面已經布滿了一道道的裂痕,甚至有的角落出現了巨大豁口。

「嘶!」

看到傷痕纍纍的武鬥台,眾人集體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可是金剛石做成的武鬥台,竟被破壞成如此凄慘!

尤其漂浮在半空的劍不凡。

看到自己斥巨資打造的武鬥台成了這副模樣,差點血灑當空,倒地氣絕。

幾十萬!

就這麼被破壞了!

換個人也會崩潰的。

現在大傢伙兒可沒心情去關心武鬥台是否破壞,他們更關心的是站在上面的古木和商崇連!

在那碎裂的檯面上,他們看到兩人站在哪裡。

古木拳頭的盡頭,有著無數碎片漂浮其中。

就好像絢麗的煙花綻放——定格。

第一百劍被擊碎了?

看到這一幕,武皇強者神色駭然,就連懸在上空的商弘權也是難以置信的看著。

商崇連領悟出第一百劍,讓他曾經欣慰不已,也斷定,尚武大陸的年輕俊傑,無人能破!

而如今,卻被古木一拳轟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