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一聲怒吼,來自於牛博宇的嘴裏。

一手一個抓住他們腳踝的他,用雙腳死死的頂住那邊緣的一個水泥窗棱上。

雙臂用盡全力的他,臉色紫紅,雙臂更是佈滿了那好似蚯蚓一般的血管。

有了牛博宇的一頓,他們的下墜之勢頓減,用人連起來的繩索,將他們向着牆壁上甩了過去。

“堅持不住了!”

臉色紫紅的牛博宇,卻有苦難言,身體正在被五個人的踢中向下拉的他,已經是出吃奶的力氣了。

但是依舊無法止住那被拉扯下去的命運。

“還有我呢!”

眼看着牛博宇也要掉下去的時候,李清揚終於趕到了。

一伸手抓住牛博宇的腰帶,無處踏腳的他,左手狠狠的向着地面砸了過去。

結實的左臂,竟然直接在樓板上砸出一個洞來,作爲着力點,李清揚將快要被拉出去的牛博宇又拉了回來。

“萬金油,快點給老子進去!”

八樓的拉扯,讓萬金油來到了六樓的位置。

雲天用盡最後的力氣,使勁的將他向着牆外搖擺。

伴隨着雲天的鬆手,萬金油直接被甩進了六樓的房間中。

撞碎木板的他,直接摔在了滿是灰塵的水泥地面上。

沒有了萬金油的拖累,雲天腰部用力,雙手扣在了那牆壁上突出的位置。

雙腿更是加緊了潘瑤的腰部。

“鬆手!”

隨着雲天一聲令下,唐曦和紅龍同時鬆手。

雲天雙臂用力,大頭朝下的一個翻滾,他和潘瑤就重重的撞在了七樓的木板上。

灰塵四濺,兩個人狼狽的摔在地上。

至於紅龍和唐曦,則被牛博宇和李清揚又拉了回去。

“你們都是瘋子!太瘋狂了!”

那破敗的木門被一腳踢開。

一身冷汗的萬金油直接走了進來。

看着躺在地上還在喘息着的雲天和潘瑤。

他不由得搖了搖頭,同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剛纔那驚險的一幕,他絕對不會忘記,雲天是瘋子,他的夥伴也是瘋子。

“我還以爲你會先跑了呢!”

落在平地上的雲天,現在也感覺到一陣後怕。

如果不是潘瑤她們來得及時,恐怕兩個人都成爲肉醬了。

“我萬金油說話算話,絕對會按照約定好的行事,放心啊!”

萬金油搖了搖頭,這一次他絕對是心服口服。 再一次匯合一處,所有人都不得不感嘆這造化弄人。

剛纔如果再晚一點的話,大家一起玩完了。

但不管怎麼說,他們是黃泉小隊,死神就是他們的鄰居。

生生死死這麼多年,他們早就習慣了。

幾個人狼狽的坐在地上,相互看着對方臉色的灰塵,不由的放聲大笑起來。

“走吧,萬金油,這一次可是需要你的才華了!”

拍了拍萬金油的肩膀,雲天微笑着說道。

有了救回天龍的領路人,接下來他們要去找飛天虎匯合了。

此時的他們,已經率先一步到達了預定地點,正在準備攻擊。

於是,帶着萬金油一起,乘坐着那架運輸直升機,向着事發地點附近駛去。

飛機上,雲天忍不住問萬金油,他到底是從那裏逃出來的。

“對不起,這是祕密,我只能帶着你們去,但絕對不可能告訴你們!”

萬金油微笑着接過一瓶水,他只是答應了對方帶他們去,但是卻不能告訴他們。

用他的話說,這算是他的機密。

“只要你願意帶我們去的話,你的獎金一分不會少!”

有本事的人,性格一般都是古怪異常。

雲天微笑着點了點頭,只要是他帶路,就算是不說也無所謂。

“說什麼呢,我這一次是爲了還你一條命,錢我不要,但是事情過後,大家一拍兩散,而且絕對不能和任何人說,是我帶你進去的。”

萬金油還很講義氣,錢雖然不要,可絕對不能泄漏他的身份。

這十年來他爲了逃脫天堂集團,可是一直都很小心。

好在,天堂集團並不相信有人可以逃出去,一直當作他被裏面的獄卒做掉而已。

除了那個信誓旦旦的守衛之外,也沒有人相信會有人逃出生天。

因爲這基地有雷達以及防空導彈,所以直升機只能停在距離幾十裏外的地方。

好在來到預定地點之後,已經有車輛接應了。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把萬金油帶回來了!”

此時天色已經黑了,吉普車載着他們,向着幾十裏外的營地駛去。

從現在開始,他們就算是進入到了地獄之門的勢力範圍之內。

一場惡戰將會展開,而這場戰役,或許是雲天他們出生到現在爲止,看到過最慘烈的戰鬥了。

路上,飛天虎也已經把事情說了一遍,這一次並不是他們小隊的戰鬥了。

因爲邪惡之門的存在,讓這個動盪的國家分裂,傀儡政府所引導的部隊,更是魚肉百姓。

幾股反抗的勢力一直都被打壓,尤其是在最近一段時間,三個勢力一千餘人被全部絞殺。

爲首的,就是那裝備了機甲的天使小隊,所以這件事情,也引起了其他勢力的高度重視。

尤其是那被他們稱之爲末日戰士的機甲小隊,讓整個土地都惶惶不可終日。

於是藉着這個機會,飛天虎祕密的聯絡到了對方的首領。

宣佈自己手中,有可以破掉末日戰士的方法,於是乎幾支勢力都答應,配合他們進行攻擊。

“其實,恐怕根本無法攻破地獄之門,但是有了我們的掩護,你們行事將會更加的方便。”

幾股勢力正在開赴戰場,這一次將是千人大戰,可即便如此,飛天虎依舊知道,沒有絲毫的勝算。

除非他們可以在內部摧毀那恐怖的地下宮殿。

只有那樣,纔會讓對方信心不穩,也只有這樣,才能徹底的將地獄之門瓦解。

“怎麼樣?你們有信心嗎?”

飛天虎看着坐在身後的黃泉小隊,剛剛組建的黃泉小隊如果可以完成這一戰的話。

一定揚名於整個國際傭兵團,但同樣,這個任務的危險程度也是相當的高。

“炸掉整個地宮,恐怕沒有那麼容易吧?”

牛博宇可是爆破專家級別的,在看過侯爵帶來的佈防圖後,他還是無法確定可以將整個地宮炸燬。

畢竟他們負重有限,而且地宮地圖也僅有五分之一罷了,剩下的五分之四恐怕會比現在想象的還要大。

若是想要用爆炸的方式,將整個地宮傾覆,牛博宇自問他做不到。

或許他的師傅雷震子來的話,可以完成。

“只要你們找到天龍,你們就等於找到了一個十倍的炸藥,這傢伙可是地質學的專家,他知道那裏最脆弱。”

飛天虎當然知道,這地宮的龐大簡直就是一張地下蜘蛛網一樣。

別人沒有這個能力毀掉,但是天龍一定沒有問題。

飛天虎的話,讓雲天突然響起,在狼標考覈的時候,他們的那次戰鬥。

僅僅只用一個炸藥包,天龍就毀掉了整個暗道。

那樣的本事就算是他現在,也絕對沒有的。

“原來我父親這麼厲害的!”

聽着天龍的故事,雲天真是神往,他真的太想見到這個養育自己又暗地裏教他本事的人了。

沒有絲毫的憎恨,他知道那是對於他最好的保護。

現在他只想親口叫他一聲父親。

吉普車一路顛簸,終於來到了一片深山之中。

那裏枝繁葉茂,距離地獄之門的防禦也只有二十里地。

在這裏也可以躲避對方的火力覆蓋。

隱祕的帳篷裏,幾路人馬的首領也都彙集如此。

如此大規模的攻擊,絕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坦克部隊、裝甲車部隊,還有那可怕的無人機以及戰鬥機。

在傀儡政府的掩護下,這方圓百里就是銅牆鐵壁。

現在又有了那些殺人不眨眼,卻又刀槍不入的末日戰士。

“我覺得,恐怕我們小隊不能都進去!”

當車子停了下來,衆人跳下車後,雲天一路之上都在沉思。

這種大戰役中,末日戰士的斬首行動可是非常可怕的。

現在也只有黃泉小隊和他們有一戰之力。

特戰對特戰,到時候就要看本事了,刀槍不入的機甲在他們面前,將是廢紙。

“可裏面的情況不明,我們分開會不會損失更大!”

雲天的話,讓幾個人也都是一愣,但是雲天說的非常有道理。

“大規模作戰,恐怕需要專業人士,紅龍你就不能推脫客氣了。”

雲天轉過頭來,說道特戰,紅龍無異於是黃泉小隊戰鬥力最弱的。

但是軍校的高材生,他最擅長的就是排兵佈陣。

這種事情,恐怕最需要他在指揮部裏幫助飛天虎一起。

“潘瑤、唐曦,你們兩個絕對不能分開,相互配合,才能和天使小隊完成呼應!”

雲天又轉過頭來,對着潘瑤和唐曦說道。

兩姐妹現在配合默契,一個狙擊一個觀察。

遠距離有潘瑤的奪命,近距離有唐曦的無聲弩。

這樣的組合絕對不能拆分。

“李清揚和牛博宇,你們兩個也必須要在一起,所以這一次,由我進去救人!”

一番話,說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如何應答了。

雲天說的沒錯,現在看起來他們手裏有數千人,但戰鬥力和對方根本無法比擬。

尤其是要防止對方的偷襲和斬首行動,同時應對兩個天使小隊,他們不佔優勢。

即便現在飛天虎和侯爵小隊可以給與支援,但是真正殺敵的,也只有他們四人。

我有一個特種兵系統 主力潘瑤和唐曦更是重中之重,李清揚和牛博宇必須要拼命掩護她們。

“但是就你一個人進去,是不是太危險了,萬一魔術師在裏面給你準備了陷阱呢?”

雲天的一番話,就連飛天虎都不由的贊同。

可是和魔術師交手這麼多年了,他不免擔心魔術師會做手腳。

萬一裏面留有伏擊,雲天孤身前往只會自投羅網。

“放心吧,這麼多年來那一次不是死裏逃生,我們已經不是需要被保護的小孩子了。”

雲天笑着對飛天虎說道,他不再是當年的他,就好像牛博宇也不再是當年的牛博宇了。

“老爸,我覺得雲天說的沒錯,他一個人成功的概率會更高。”

牛博宇也同意雲天的決定,沒有拖累的他,戰鬥力絕對是恐怖的。

“長江後浪推前浪,看起來這一次,我和天龍真的要退休了。”

飛天虎突然哈哈大笑着點了點頭,這羣孩子已經長大了,他們也應該退休了。

“好了,現在就原地休息吧,其他部隊還在調派中,這一次咱們玩一個大的!”

話也不用在多說什麼了,現在天色已經開始放亮。

後天可就是總攻的時候,一切都要以時間爲準。

“我們從那裏進入?”

雲天看着一旁的萬金油,既然準備,他們也要行動。

戰鬥一打響,他們就要進攻了。

“這裏!”

萬金油指着地圖上的位置,這位置還真是夠怪異的。

那個位置是距離地獄之門二十里外的海邊。

https://ptt9.com/109876/ 雖然不知道萬金油要怎麼做,但既然來了,他們就不再有退路。

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雲天等人和衣而眠。

面對即將到來的戰爭,所有人的內心都很興奮。

但越是興奮,他們就越要冷靜。

戰爭就等於打開了鬼門關,一個不留神,不知道誰會就命喪與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