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旭堯僵在原地,似乎還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眼睛瞬也不瞬,很怕一眨眼,她就不見了。

前前後後差不多100個小時,他卻覺得好像是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其間,他經歷了一場生死浩劫,經歷了一場錯過別離,又經歷了數也數不清的心路歷程,現在,他終於見到她了嗎?!

他想走過去抱住她,卻發現自己的腿根本動不了,不是不能動,而是不敢動。

就像是做夢一樣,生怕一動彈,夢就醒了。

“海芋……是你嗎……”他哽咽着,聲音顫顫的,就連他自己好像都覺得有些模糊不清。

夏海芋離得還很遠,能夠聽見他的話毫無可能,但她還是用力地朝他點頭,“是我……真的是我……”

這一刻,兩顆心都無比得悸動,都感受到了這座夢幻島的魔力,海水和天空相映成碧,滿目皆是繽紛,就連空氣中都瀰漫着甜蜜!

受過傷,會哭泣悲傷,會覺得痛,但許多事情,總是在經歷過後才明白。

痛過了,便堅強了;跨過了,便成熟了;傻過了,便懂得了適時的珍惜與放棄。

總是在失去了什麼,才能學會珍惜什麼;總是在碰了壁,才能學會改變什麼,放棄什麼;總是在疼過之後,才能學會嘗試一個全新的開始!

他們相向而行,一步一個腳印,每走一步,都心跳如擂。

一撞成緣,就要賴着你! 無限接近…… 總裁上司強制愛最愛是你

最愛是你(2024字)?

終於,他走到了她跟前,她也走到了他跟前。?

中間,留下最後一點距離,卻是最甜蜜的距離,那是他們的寶寶!?

小傢伙睜着圓圓的眸兒,眨巴着,一會兒看看爸爸,一會看看媽媽,然後嘟着小嘴兒,像是滿足了,咕噥一聲,又閉上眼睛,開始睡覺。?

夏海芋和唐旭堯都噗嗤笑出聲來,一股滿足的幸福感盈滿了胸腔。?

唐旭堯伸出一隻手,撫上夏海芋的臉頰,順着嘴角邊上揚的弧度細細撫摸,有多久沒有看到她如此真心的笑容了,遙遠得都記不清楚了。?

他指尖的溫度微溫,暖暖的,一直傳遞到了她的心裏。?

“海芋……”他輕輕喚了她一聲,然後悶悶地說,“對不起……對不起……我讓你擔心了……”?

夏海芋搖頭,“你不用說對不起!你沒有對不起我!你沒有!一點都沒有!”?

相反,她還要感謝他,感謝他還活着,感謝他還在她和寶寶身邊!?

他的手緩緩放下,沿着她纖細的側臉一直下滑,延伸到脖頸,然後是肩膀,手臂,最後的最後,來到她的手心。?

用力,握緊!?

兩隻手,十指交握在一起,好像世界上再也沒有什麼可以把他們分離!?

彼此掌心的溫度相互交融,真實的觸感,真實的溫度,真實的一切!?

這是他們彼此都幻想了好久好久的情形,終於變成了現實!?

情不自禁地,他低頭吻向她的脣,而她也仰頭靠近,兩個人都很有默契地閉上眼,兩張脣越來越近……?

可是——?

“嗚……”被兩個人夾在中間的小寶寶忽然發出抗議。?

“……”?

“……”?

煞風景!?

唐旭堯的臉黑了黑,低頭看了看懷裏的小傢伙,不是睡覺了嗎,還來搗亂?!?

夏海芋也略感失望,可是視線落在小寶寶身上的時候,目光愈加柔和起來。?

小寶寶漂亮的大眼睛又忽閃忽閃地眨着,小嘴兒嘟着,像是在抗議,爸爸媽媽都不親我,討厭!?

夏海芋微笑着把小寶寶抱到自己的懷裏,心頭涌上一股溫暖的潮溼,這個她懷胎十月,疼得死去活來才生下來的寶貝,終於又回到她懷裏了!?

她的眼眶發酸,想要落淚,深吸了好幾口氣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她低下頭去看親自己的寶貝。?

小傢伙似乎是聞到了她身上的特殊味道,小腦袋立即讓她胸前蹭,很飢餓的樣子!?

夏海芋心絃一緊,看來寶寶是想吃奶了!?

可憐的寶寶,自從生下來還沒吃過母乳呢!?

“寶寶,不要着急哦,媽咪很快就餵你,讓你吃得飽飽的!”喉嚨有些酸澀,卻瀰漫着幸福的味道。?

唐旭堯摟着她的肩膀,笑道,“走吧,我們先去酒店。”?

“嗯!”?

不一會兒,一家三口便抵達目的地。?

整個度假酒店被環抱在翠綠繁茂的樹蔭下,熱帶風情十足,原木的材質,純樸而又可愛。?

他們的房間大得超乎想象,還有私人泳池,輕柔海風從落地窗飄進來,鹹鹹的,溼溼的,白色的窗簾隨風飄動,美得驚人。?

耳畔是波濤起伏的海浪聲,恍若跳躍的精靈在演奏音樂,纏綿悱惻。?

“嗚嗚……嗚嗚……”小寶寶快要等不及了。?

“海芋,快點,你快喂她吧!”唐旭堯伸手去解她的衣裳。?

夏海芋羞得趕緊按住他的手,“你幹嘛?!”?

“我幫你解開啊!”他一副理直氣壯口氣。?

“我自己來就好了!”她的臉微微漲紅。?

“羞什麼,你都是孩子的媽了!”他理都不理她,直接伸手解開她的衣裳。?

小寶寶因着本能而尋找着目標,含住一隻草莓後,便很不客氣地吸了起來,面對比奶粉不知道好吃多少倍的美味,小傢伙吃得非常賣力!?

夏海芋卻微微吃痛,第一次給寶寶吃奶,她有些不適應,微微擰緊了眉心。?

“海芋,你怎麼了?!”唐旭堯立即察覺到她的不對勁兒。?

“沒怎麼!”她搖搖頭,給了一記安慰性的笑容,“第一次都是這樣的,慢慢習慣就好了。”?

шшш ¤ттκan ¤¢O

“你會痛?!”唐旭堯立刻臉色大變,伸手要將寶寶抱走,“我喂她吃奶粉好了!”?

“不要!”夏海芋用一隻手按住他的,“我要給寶寶最好的!”?

唐旭堯輕嘆了口氣,看着小傢伙在她懷裏吃得香甜的模樣,他的心裏充滿了感動,他知道她的堅持,但是他捨不得她痛啊!?

伸手摟住她的肩膀,他把她抱在懷裏,而她把寶寶抱在懷裏,一家三口就這樣靜靜地相擁着,恍若時間都靜止了。?

他伸手撫了撫她的髮絲,動作輕柔,又帶着憐惜。?

“海芋……”?

“嗯?!”他的聲音壓低了,帶着致命的磁性,好聽又迷人。?

“我愛你,最愛你!”簡簡單單的六個字,表達出他的心意,雖然他也愛寶寶,但是他更愛她!?

夏海芋怔了怔,靠在唐旭堯的懷裏,感受到他強而有力的心跳,微微笑了。?

過了好一會兒,寶寶吃到睡着,夏海芋把小傢伙放到大牀的中央,而他們兩個大人則是一個左邊,一個右邊,都側着頭,看向對方,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幸福和心安。?

夜色漸漸來臨,這一晚,他們都睡得很熟,因爲周圍有愛的陪伴……?

外面,雲小小鬼鬼祟祟,笑得有些狡猾,扭頭問向身後的邵衡,“邵衡,你說這回他們該結婚了吧??。 恍若蜜月

恍若蜜月(2068字)

馬爾代夫很美很美,美得讓人無法用語言去形容,不只是景色美,心情更美!

清晨睜開眼睛,夏海芋不自覺地微笑,牀的另一側是早已醒來的他,他們相識一笑,說一聲早安,然後一起看向躺在大牀中間的小寶寶,好溫馨好滿足的感覺!

白天的時候,他們躺在沙灘上什麼都不做,被熱熱的太陽曬着,純白如雪的細沙從指間滑落,那種感覺無比美好。

傍晚的時候,他們會坐在原木材質的椅子上,一起看海邊的日落,欣賞那被染上色彩的天空。

晚上,用完晚餐後去沙灘上一邊聽海浪聲一邊散步,然後回到房裏,聊天,或者他開着電腦查一些育嬰知識,她則安靜地坐在一旁逗寶寶玩。

或者,他們什麼都不做,就只是呆着,也覺得心滿意足。

這種類似於度蜜月似的日子,讓人身心愉悅,感覺空氣裏都摻雜着甜味!

但,也有美中不足。

醫生以及隨行護士從房間裏走了出來,向唐旭堯稟告。

“唐總裁,唐太太的身體恢復得不錯,但之前太虛弱了,還是需要好好進補!”

唐旭堯嘴角上揚,對於“唐太太”這個稱呼,無比滿意。點了點頭,“謝謝醫生!”

“不客氣!不客氣!”醫生寒暄着,並開了一份進補的方子,然後笑着退了出去。

“……”夏海芋皺着小臉,悶悶的,好似有些不爽。

又要喝一大堆湯湯水水之類的了!

她這幾天都快喝吐了啊!

不想再喝了!

救命啊!

唐旭堯轉過身,看着沙發上正摟着抱枕發愁的小女人,忍俊不禁,“乖,醫生說了,那些東西對身體好,一定要喝!”

“我已經派人去廚房準備了,一會兒就送進來!”

“一天最少喝兩遍!”

“……”

夏海芋撇撇嘴,負氣似的,瞪了瞪他,“你爲什麼不喝?!”

唐旭堯噗嗤笑出聲來,“我喝什麼?!我是男人啊!”

“哼!我說的是這個啦!”夏海芋伸出手指,輕輕地戳了戳他的肋骨,“不是骨折了嗎?!醫生說要喝骨頭湯才行哦!”

“……”唐旭堯的嘴角抽了抽,拜託,他纔不要喝那種東西,他寧願去喝藥!

夏海芋眯了眯眼,像是抓住了把柄,“哦哦哦,某人嚴於律人寬以待己,你自己都不喝,那我也不喝!”

“你敢?!”

“我就敢!”

唐旭堯悶悶地舉手投降,“好了好了,我也喝,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

達成協議後,兩個人各自腹誹:天啊,要喝那種亂七八糟的東西,想想都要反胃了,真殘忍!

過了一會兒,服務生送來了兩份補湯,一人一份。

唐旭堯端過餐盤,放在茶几上,然後端起飯碗,再拿起小湯勺開始喂夏海芋喝湯,“老婆,這個是專門治療產後體虛烏豆益母湯,快趁熱喝!”

“……”夏海芋張開嘴,小小地喝了一口。

難喝!

太難喝了!

“再喝一口!”

“……”

“來,繼續,再喝一口!”

“……”

夏海芋躲了躲,“不行了,真的喝不下去了!”

唐旭堯蹙起眉頭,“老婆,你要想想寶寶啊,只有你的身體好了,寶寶吃的奶纔有營養!”

“……”夏海芋苦着臉,又喝了幾口。

終於,一碗湯喝得乾乾淨淨。

Wωω★ T Tκan★ co

唐旭堯鬆了一口氣,站起身就要端餐盤離開。

“站住!” 回到九零當學霸 夏海芋果斷出聲。

揹着身的唐旭堯臉色一黑,完了,輪到他了!

夏海芋奸笑着,站起身,走到唐旭堯跟前,接過餐盤,然後慢條斯理地對他說,“坐下,我餵你!”

“……”

飯碗裏,那一碗大補湯散發着濃郁的奇怪味道,唐旭堯暗暗吞了下口水,天啊,不用嘗他都知道這個東西會難喝得要死了!

嘴角抽了抽,唐旭堯難得露出一張哀求的表情,“老婆……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不等他把話說完,夏海芋就已經打斷了,拿起小湯勺,喂到他嘴邊,“來,喝一口!”

他想出爾反爾,說話不算話嗎?!

門都沒有啦!

再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他都骨折得那麼厲害了,當然要好好補一補!

“……”唐旭堯爲難地喝了一口,眉頭立即皺得緊緊的。

夏海芋忽略他的皺眉,滿意地點了點頭,“再喝一口!”

“……”

“呵呵,不錯吧,喝習慣就好了,再來!”

“……”

唐旭堯終於忍無可忍了,“不行了!再喝的話我會吐!”

夏海芋眯了眯眼,故意似的,“乖哦,你要想想寶寶啊,只有你的身體好了,寶寶纔會好啊!”

“這是什麼邏輯啊?!喂寶寶吃奶的人又不是我!”

夏海芋做出非常嚴肅的表情,指了指窗外的沙灘,“你沒看到嗎,有很多小孩子都是坐在爸爸的肩膀上哦,你的身體這麼弱,骨頭都長不好,以後怎麼背寶寶玩?!難道你不想揹我們的寶寶嗎?!”

“……”唐旭堯額上冒出三道黑線,她怎麼會這麼想呢,他當然想揹他們的寶寶了!恨不得現在就背呢!

好吧!

喝就喝!

拿過她手裏的飯碗,捏着鼻子,一口灌了下去。

“……”夏海芋一怔,手裏的湯勺咣噹掉在了地上,好、好勇敢!

唐旭堯頓了頓,低頭看着她的呆樣,嘴角上揚,“老婆,我這麼勇敢,你是不是該給我一點獎勵?!” 獎勵的吻

獎勵的吻(2073字)

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