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我就是一個四處流浪的,孤獨流浪多少要有點本事嘛!沒什麼可驚訝的!”這就樣,他邁着那無人知曉的步伐,很快便從決鬥場消失了。

在場的所有人也是在他完全消失後纔回應了過來,雖然克里斯和蕾依娜還有很多問題想問,但目前已經沒辦法再見到他了。

奎因思考了好久,看着亞滄大叔已經消失,決定把他一直隱藏實情向衆人說了出來。

“他應該是個有着很大背景的人吧,就在今天剛進這個決鬥場的時候,他就已經感覺到有奇怪的人混了進來,便私下和我商量對策,當我也問他爲什麼不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呢?他只是笑了一下,說如果讓太多人知道的話,那可就危險了。”

“我當時被他身上所帶有的強者的氣息所感染,便相信了他,他讓我幫助他尋找可疑的人物,因爲如果目的不是來看決鬥的人,他不會目不轉睛的看着決鬥場的,而是會注意着別的地方,或者做些其他奇怪的舉動!”看來那個亞倉大叔早已經分析的這麼透徹了,但他在衆人面前爲什麼絲毫不提呢?

“他相信有着“鷹眼”稱號的我,視力是正常人的數倍這個優點,可以幫他找到可疑人,但我還是沒第一時間找到,讓迪蘭變成了這個樣子!”衆人聽了奎因的話,才恍然大悟,克里斯和蕾依娜最爲驚訝,原來這位看似普通呆呆的大叔,其真正的身份已經變得匪夷所思了。

看着迪蘭那暴走後昏倒在地上的身體,可憐無比,蕾伊娜和克里斯對此都很難過,沒辦法只得讓帝國團將它關到帝國團中心大樓最下面的牢中,並讓土屬性的魔法師來加固周圍牆壁,防止迪蘭醒來再次造成破壞。

大斗會因爲迪蘭的突發事故,不得不終止掉,克里斯與蕾伊娜隨着羅斯坦來到了帝國團的大樓,帝國團不愧爲亞斯特帝國的核心所在,門口的守衛也是靈士級別的法師,看守非常嚴密。

雖然建築比較古老,但也有十層左右的高度,迎面可以看到的古老鐘樓還是很別緻的,大樓形狀稱“凹”字形,從大門進來可以看見以看見順着路兩旁的樹木及臨邊一排排的樣子。

克里斯、蕾伊娜被羅斯坦帶到一樓的議事廳,羅斯坦稍微招待了一下兩人後,門外忽然有人來叫走了羅斯坦,羅斯坦稱國長比薩多有事情找他便暫時離開了,吩咐了一個胖胖的帶有連毛鬍子的男子在此等候着。

此時克里斯與蕾伊娜的心裏還是擔心這迪蘭的狀況,看了看身旁的嚴肅男子,警覺的男子也注意到了他們倆疑問的臉色,對他倆談吐道:“還在擔心你們那個同伴是麼?”

兩個人聽到這句話都不知不覺地擡起頭來,迪蘭是他們很重要的朋友,要說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克里斯還是怕帝國團對迪蘭私自採取一些什麼行動,“帝國團不會對迪蘭做什麼不測吧!”

“哦?看來還是很擔心嘛!不過擔心是多餘的,團長(羅斯坦)似乎和這位迪蘭很要好的樣子,應該不會有事的!”這句話雖然是從嚴肅的男子口中說出來,但也讓他倆吊在心裏的石頭放下了。

“你似乎也是羅斯坦團長的部下吧!”克里斯打探似的問了問。

“沒錯!我叫馬洛,還有之前你們看到那兩個,我們都是團長自定的羅斯坦小隊的成員!”馬洛嚴肅的神情緩和了一點。

“對我們兩個陌生人說這麼多……”

“沒關係,如果是不信任的人,團長是不會讓我來看守的!”這句話也很暖人心,想不到外表一副嚴肅樣子的人,談起話來卻這麼親近人心。

…………

羅斯坦隨着一個衛兵走到了比薩羅的房間門前,敲了敲門後羅斯坦很放鬆的走了進去,羅斯坦發現雷文團長也在這房間裏,心想比薩羅國長這次肯定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羅斯坦隨手關上了房門,在與雷文對稱的地方就坐。

其實羅斯坦與雷文是經常勾心鬥角的,但從沒有在比薩羅面前展現出來,他們背後都有自己的勢力。

比薩羅站了起來,先看了看羅斯坦,又看了看雷文,斟酌了一下,說:“經過了這次事件,看來我有必要爲了更直接瞭解一些東西……出遠門一趟了,此後你們倆要全權負責團中的事務,可以麼?其實很久之前我便有此打算的,只是一直沒有和你們兩個說起。”明明是國長,卻帶了一絲請求的語氣,這讓眼前的兩人很難堪。

羅斯坦和雷文都驚訝的看着比薩羅,對於國長的請求肯定是沒問題了,但他們更想知道的是,國長親自出帝國,究竟是爲了什麼?

“但,有什麼事需要您親自出去呢?”羅斯坦和比薩羅國長的交情更好,所以羅斯坦直接回問着。

“我要去亞斯特周圍的王國以及銀月城等地拜訪一下,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在對魔血黨殘餘做一些事情了!”

聽到了比薩羅心意已定的話,羅斯坦和雷文自然就不用多勸什麼了,兩者都是提醒比薩羅路上小心爲重,畢竟身處帝國團國長一職,這個職位誰看了都會起嫉妒之心,不能讓這些不法之徒得了空隙。

“安全之事你們兩個儘可放心,不必多慮,我會提前向拜訪的王國發出信息,不會讓人有可乘之機!再說我的魔法力量也有着中級魔法師的等級,一般的角色還是不能對我有什麼威脅的!”

比薩羅“呵呵”的笑了一下,這樣的笑,羅斯坦和雷文也是極爲少見,他們兩個各自心裏都有了自己的安排,但也無法當着彼此的面說來一道,只能另找機會說了。

“國長,我還是跟您一起同行吧!”羅斯坦再三猶豫了下,還是不放心,但雷文聽到羅斯坦這麼說,臉上不知爲何臉上有些暗暗自喜的樣子。

“有羅斯坦與您同行,那更是好上加好!至於帝國的事物我會盡力爲治的,”雷文順手牽羊似的插嘴說着,羅斯坦警惕的偷看了一下雷文,但僅僅的只是看了下。

“不用如此,帝國的事務衆多,我還是交給你們兩個人比較放心!那這件事就這樣了!你們也不用太過擔心!”比薩羅將桌上的水杯端起,將茶“咕嘟”的喝了下去,意識着此事商議就此結束。

“好了,你們去忙你們的吧!”比薩羅站起來做出了送客的樣子,羅斯坦與雷文一起行了一個禮,便轉頭走去,雷文一點猶豫的意思沒有,直接走出了房門,羅斯坦想如果這個時候回頭在說些什麼,反倒讓人懷疑反感,所以緊接着雷文走出了房間。

(新人第一次寫,語言會有些稚嫩,我會盡力把故事敘述好,求各位收藏,期待大家支持。) 羅斯坦與雷文雖然都是團長級別,但是手中的部下、勢力都是雷文略勝一籌的,所以羅斯坦也輕易不願與雷文有什麼直接性的衝突,否則的話,肯定會一發不可收拾,更對亞斯特帝國的治安方面有着很大的威脅。

羅斯坦在迪蘭暴走後,還一直沒有和蕾伊娜他們商量迪蘭的事情,所以他剛剛離開了比薩羅那裏便朝克里斯那邊趕去,羅斯坦的腳步很均勻,雙臂一前一後地擺動着,雙腳越邁越快,身子向前傾斜着往克里斯他們那裏走着,就像是有收到請帖一樣。

果不其然,一個侍衛忽然叫住了羅斯坦,對他說有人指名要見羅斯坦,那人穿着袍子,具體面貌他們也看不清,而且不管用什麼辦法也打發不走的樣子,在外面一直耗着。

羅斯坦便跟着侍衛走到門前,看到一個穿着袍子的人穩穩的站在那裏,羅斯坦毫無顧忌的走了過去……

“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羅斯坦對着陌生人問。

“咯咯……”那人撲哧一笑,通過這個笑聲,羅斯坦可以確定那是一位女性的聲音。

在見到羅斯坦本人後,那女人才緩緩的袍帽摘下,銀色修長的頭髮隨即灑落開來,不會錯的,這個面容羅斯坦還記得,正是他們在決鬥場上還談及的那位賢者莎麗斯。

“是羅斯坦吧!這麼多年不見,長像還真有些變化了呢!”莎麗斯帶着玩笑的語氣調侃着,剛剛被布袍帽所籠着的長髮也披散開來。

莎麗斯一副御姐的樣子,此時用貌美如初、銀髮披肩來形容她尤爲恰當。

從記憶深處回憶起來,眼前這個人還真是那位賢者啊,這點讓他很吃驚。

“呃?是嗎?這麼多年過去,您還是那麼美貌絕倫啊!絲毫沒有被歲月影響到您的尊容。”羅斯坦一副孩子見到家長的樣子,說起話來相比和國長更爲尊重。

“還是那麼會說話……快30歲了吧,怎麼樣,結婚了麼?”話題完全被聊開了,忽然被這麼問道,羅斯坦不禁臉紅的不好意思做出回答,急忙讓莎麗斯進裏面說話。

是怕士兵聽到後又議論紛紛吧,這些舉動莎麗斯表面看在眼裏,擺出了一副其實都在意料之中的表情。

羅斯坦大喘了一口氣,“還沒有呢!”

“哎,真是個笨蛋,我很清楚記得,你有位女部下,叫做維麗是吧?那個女孩不是和你關係很好麼。”莎麗斯把她的長髮向後面稍微往下搭了搭,做出思考的樣子,同時也會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

“啊!算是吧!”羅斯坦回答的意味深長,回想起以往的種種,維麗一直是自己得意的部下,但真要是說起感情方面,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不過仔細想想,莎麗斯似乎也說的對了一點。

“琢磨不透呢!”兩人在大樓裏並排的走着,其他守衛當然都不認識這位賢者,所以都猜忌的小心看着,心想爲什麼羅斯坦團長會和一個這樣不俗的女人談話呢。

羅斯坦將比薩羅國長要出遠門的事情也對莎麗斯說了,莎麗斯也表示那位國長大人還是那個樣子,一個閒不住的男人。

在外面最開始見到莎麗斯賢者的時候,羅斯坦是抱着懷疑的,這位賢者消聲覓跡了數年怎麼會平白無故的出現在帝國呢。

但通過僅僅幾句對話,他可以爲完全的確認這絕對不是別人打扮的,而是本人沒有錯,那穩重與感性並存的感覺,即使過了那麼多年,羅斯坦還是不能忘記,那不是別人能模仿了的。

羅斯坦帶着莎麗斯朝着克里斯他們所在的房間走去,羅斯坦這一路上也面對着莎麗斯的各種問題,他是回答也不是,不回答的話,莎麗斯也能從他的眼神和猶豫程度八九猜到。

在回答了那麼多趣事問題後,羅斯坦終於找到了個機會把一直想反問莎麗斯的問題問了出來。

“您能這麼大駕來到帝國,一定是有什麼事吧!”羅斯坦整理了下衣服,期待着莎麗斯的回答。

“只是來看訪一位友人,僅此而已……哦對了!還有一點就是……”莎麗斯故意的停頓了一下,羅斯坦感覺被吊胃口滋味不怎麼樣。

“就是來看看當年的那個小帥哥!羅斯坦啊!”沒想到這個回答,羅斯坦的心情此時無奈到一種境界了,而莎麗斯卻面帶微笑,絲毫沒有違相之舉。

兩人已經走到了門前,羅斯坦稍微推開了門,看到馬洛依然在那裏守崗,便放了個心,“您今天來的也巧,我正有急事,不知道您能不能幫忙呢!您先見見這兩個孩子吧!”

羅斯坦心想,莎麗斯一定還不知道這次大斗會上居然有一位和她用過一樣魔法的少女吧,不過眼前的克里斯和蕾依娜兩人能當面見到傳說中的賢者也是有福分,另外迪蘭暴走的事情,羅斯坦也想請這位賢者幫忙。

但令羅斯坦沒想到的是,眼前所發生的事情更讓他驚訝,簡直出乎了他所能預料的;他們在大斗會舉行的時候,果然言中了一半。

“您……您是!”蕾伊娜看到了莎麗斯第一眼的時候先是一愣,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彷彿在腦海中逐漸浮出了回憶的景象,經過一段回憶的整理,確認眼前就是自己曾經感激的那個人之後,幾乎都要哭了出來。

羅斯坦看到這一幕,也從心裏說出了答案,莎麗斯果然和蕾依娜果然是相識的,而且關係還不是那樣的平常。

看到蕾伊娜之後,莎麗斯好像失音了一般,又好像麻木了一般,既說不出話,也沒有力量。

“是娜娜麼?都長這麼大了?”莎麗斯顫抖地說了聲。

聽到這個稱呼,蕾伊娜果然哭了出來,莎麗斯像也回到了從前那些時光路過的思緒裏,從那個時候起,她的回憶就刻意的停留在那裏,沒想到今天看見眼前這個鍾靈毓秀的女孩,那雙紫色的眼眸,是她對蕾伊娜的記憶根源,也是她一眼便認出了蕾伊娜的憑證。

莎麗斯幾乎忘記了周圍還有其他人,富有節奏地向蕾伊娜走了過去,蕾伊娜也輕輕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搖晃着紫色裙襬向莎麗斯湊了過去。

表情溫暖中卻透着幾分淡淡的傷感,兩人如母女般相擁在了一起,真摯的想念渲染着在場的羅斯坦、克里斯、馬洛,都有些感動,雖然他們僅僅聽了幾句對話,並不知道她們兩個之間的故事。

“我以爲再也見不到您了呢!”蕾伊娜含着淚說着。

“傻孩子,這不是又見到了麼?”莎麗斯安撫着蕾伊娜說。

…………

蕾伊娜依偎在莎麗斯的懷抱裏,克里斯也是第一次看到蕾伊娜這副撒嬌的樣子,蕾伊娜好像又感覺到了小時候那慈祥的感覺,她非常不想讓這種感覺消失,就想一直依偎在莎麗斯懷裏。

蕾伊娜心裏也知道,此時這裏並不是只有她們兩個人,如果真是兩個人的話,估計蕾伊娜會一直維持姿勢到晚上吧,來緩解對眼前這個人的思念。

“好啦!看到你這樣的健康、漂亮,我也就放心了!”莎麗斯撫摸了幾下蕾伊娜柔軟的頭髮,蕾伊娜很乖巧的擡起頭來,用動人的紫色眼睛看了看莎麗斯,這雙眼睛她真的是太熟悉不過了。

“老師,你怎麼會在這裏呢?”蕾伊娜也是問了和羅斯坦一樣的問題,莎麗斯的回答和回答羅斯坦時一模一樣,沒做改變,說是來看一位友人。

羅斯坦在注意到蕾伊娜稱呼莎麗斯爲老師後,終於確定的點了點頭。

“這小姑娘,果然和您有關係啊,從她在臺上比試的時候,我就懷疑了!將劍用那種方式召喚出來,我的記憶裏只有傳說的賢者您才做過。”羅斯坦堅定的看着她們兩人,同時也希望知道發生在她們兩個之間的故事。

莎麗斯沒有保留的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原來莎麗斯就是曾經蕾伊娜口中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教她魔法和做事的人,但是由於一些事情,她不得不離開蕾伊娜,具體是什麼事情莎麗斯並沒有說,她只說了不想蕾伊娜被涉及到危險,不得已才這麼做。

蕾伊娜的身世之前只和迪蘭提到過,但一想起現在的迪蘭,蕾伊娜不禁又陷入了難過之中。

經過短暫的敘舊後……

“原來是這樣!前輩您既然是傳說中的賢者,那麼傳說中的賢者有沒有像拿着我這種武器的人呢!”克里斯回憶到曾經在拉爾王國時,謝德將軍的話,說對他的武器有些似曾相識,克里斯將鐮刀雙手舉起,很恭敬的拿給莎麗斯來看看。

wωw¸ ttКan¸ C〇

莎麗斯看到鐮刀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只是用中指觸碰着鐮刀頭一直觸到鐮刀尾,同時閉着眼睛,大家都發現在莎麗斯的額頭中心亮出了一個光點,那光點究竟是什麼,他們也不爲而知,隨着莎麗斯的眼睛慢慢睜開,額頭的光點也消失了。

克里斯覺得很奇怪,他只是問問她對這把鐮刀相識之處,但莎麗斯卻大動干戈就像爲鐮刀診斷了一番。

“這位少年,你的這個把武鐮刀,我應該是沒有見過,但……你這個武器的確非普通人能鑄造的,而且這鐮刀中似乎具有很強的魔法力,不過這魔法要由你自己親自努力,才能將其完全發揮!”原來莎麗斯這樣做是感覺到了鐮刀有着不俗的魔法,但她在回答沒有見過時,有了少許停頓,但克里斯並沒有起疑,克里斯也是很想快些找到自己的師傅。

“多謝賢者前輩!”禮數端正的克里斯很恭敬的向莎麗斯道謝,莎麗斯不禁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

馬洛那嚴肅的表情在看到莎麗斯也鬆開了許多,“能親眼看見傳說中的賢者,真是在下的萬幸啊!”

“這位小哥過獎了,我只不過略懂些救人的魔法而已啊!”莎麗斯的回答讓羅斯坦很不舒服,他和她單獨的時候,莎麗斯可不會這樣和他說話。

“要是您都這麼說!那這大陸間恐怕沒人敢說自己會醫療魔法了!”馬洛話語說的很直,但那的確是事實。

“……”莎麗斯少許的沉默着沒有回答。

“好啦,馬洛,就不要爲難這位賢者大姐了!”羅斯坦說出大姐的時候故意加重了音調,就像不得已才說出來的樣子。

“說起來,我還有事情要請您幫忙呢!”羅斯坦這次是真的有事情想請莎麗斯幫忙的,也不噎着藏着的直接說了出來。

(新人第一次寫,語言會有些稚嫩,我會盡力把故事敘述好,求各位收藏,期待大家支持。) 莎麗斯聽到羅斯坦這樣說,移動着輕盈的身體到蕾伊娜身邊,用玉石般的手臂將蕾伊娜小腦袋拉向自己這邊,“有什麼事,說來聽聽。”

羅斯坦知道莎麗斯是個熱情、善良、有着仁心的人,要不是眼前的這個人,魔血黨那次戰鬥說不定有多少會被死神拉走,所以今天這個請求她一定會答應的。

羅斯坦用堅定的眼神看着蕾伊娜,很明白自己心裏想的東西,眼前這個小姑娘也在惦記。

“是想讓您幫我救助一個被魔氣感染而變得瘋狂失去人性的人類,可能你身邊的這個小姑娘也有和我相同的想法!”

這點在莎麗斯看來是很意外的,能讓如自己女兒般的蕾伊娜,以及羅斯坦極力相求的人,應該是不是普通的人吧!

“老師,那個人對於我來說是很好的朋友,求您救救他!”莎麗斯感覺到摟在身旁的蕾伊娜有些顫抖。

心軟善良一直就是莎麗斯的弱點,何況是這兩個人求她,她更是不能推辭了,而她心裏還有一事在場的人並不知,此次來到帝國團並不是她本人的意思,而是她的那個友人提議,也暗示了莎麗斯,說不定羅斯坦有事求於她呢……

“那便帶我去看看你們說的那位吧。”蕾伊娜與羅斯坦緊繃的弦瞬間就鬆開了,都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克里斯也因爲聽到自己的好友迪蘭有救的消息,也是高興至極。

“那請您隨我來吧!馬洛,其餘的事你去處理一下就可以了!”羅斯坦經常把一些小事情交給屬下辦,這已經是他的專利了。

羅斯坦指的是希望不要讓太多人知道傳說中的賢者在這裏,更不要更多人知道他們去幫助迪蘭的事情,畢竟人多嘴雜,身爲團長的他是知道這一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