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浪一路殺到了禮城之下。

禮城有著龐大的變異獸族群,以及武者聚集區,這些武者聚集在這裡,形成了類似於商業區的地方,集狩獵、銷售、運送為一體。

周浪來到禮城武者聚集區,就看到這裡形形色色的人很多,初步估測,大致要有從事這條商業鏈的從業者約莫兩三千人。

這些不包括專門從事狩獵的武者,通過一本聚集區地攤上賣的小冊子,周浪大致了解到禮城這裡,除了個別群仙峰特有的變異獸之外,這裡有著他之前遇到過的幾乎所有的變異獸。

且數目要以萬為單位起步,周浪看到這介紹之後,不由得感覺自己的家鄉區還真是個旮旯地方。

周浪考慮在這裡建一個類似的產業鏈,讓那女博士來幫自己售賣獸魂武器,從而謀取暴利,然後拿著這些錢財去買修鍊資源以及各種事情。

不過,目前這只是一個構思,周浪並沒有成熟的想法,畢竟雖然這裡變異獸多,但是武者也是不少,人多眼雜,事情總歸是麻煩。

周浪是打算快點提升修為的,所以他倒是也沒有太想做這件事情。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這裡從事的是商業活動,但是並不是說所有的商業活動都屬於財團勢力的,這裡屬於無歸屬區域,並且八大勢力似乎是樂見其成。

周浪在街上逛了逛,就進了禮城,在這裡他不斷的出手,用的都是石鼎以及石碑攻擊,將那些之前遇到過的變異獸大肆的狩獵,得到了數以千計的獸魂武器,他打算以這些武器開張,這次回去就找那女博士商量這個事情。

在禮城他也遇到了不少武者,幾乎都是些上了年紀的人,畢竟想要年紀輕輕就成為基因武者還是不太容易的。

但是並不是說這就不可能了,這不,周浪就遇到了一個與他年齡相差不大的一名基因武者。

周浪看到他正在親手殺光幾十人搶東西,周浪自然是不會去管這個了,因為這種事情每天都在發生之中。

不過那個男子卻是看到了周浪,周浪現在並沒有戴那個黑鐵面具,而是稍微易容了一下而已,年齡看上去也就二三十歲的樣子。

饒是如此,這男子見到周浪這個年齡就有這種修為也是一驚。

男子道:「這位朋友,在下黃俊,不知道你是?」

周浪想了想,道:「吳彥祖。」

黃俊想了想,道:「那麼吳兄,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小隊?」

「你們小隊?」周浪想了想,問道:「你們來禮城打算做什麼?」

「你可知道禮城的變異獸王叉尾太陽鳥?」黃俊問道。

周浪還真不知道,於是問道:「很值錢嗎?」

黃俊點頭的,道:「沒錯,不僅如此,而且也是非常危險的變異獸,上一次一個五十人的武者小隊,竟然都被那叉尾太陽鳥給燒成了灰燼,我們正在找人一起去狩獵。」

周浪咋舌,看來這叉尾太陽鳥很厲害的樣子啊。

不過周浪自然是沒有組隊的必要,只要獸魂更新跟得上,他一個人就是一個隊伍。

於是,周浪拱了手道:「還是不了,我這個人獨來獨往慣了。」

我為什麼還不結婚 黃俊搖了搖頭,竟然也是沒有繼續堅持下去。

周浪獨自前行,他倒是對那叉尾太陽鳥很感興趣,不過顯然現在還不太是自己一個人能夠單挑的時候。

於是他回去了孔林,要去狩獵那屍豺,因為屍豺能夠爆出伏屍圖,每一張圖都能夠召喚一隻殭屍。

周浪現在想的就是召喚一支殭屍大軍,來幫自己戰鬥。

不過這伏屍圖的爆率不高,而且也是成色參差不齊,最終周浪花費了一星期的時間,也就是搞到了一支400隻殭屍的戰隊。

雖然這些殭屍的戰鬥力也就堪比最普通的I級變異獸,且不能繼續提升修為,但是這也是一股不小的戰鬥力量了。

周浪有了這一支伏屍圖殭屍小隊,他有信心橫掃禮城那些人,甚至他覺得自己也可以去試著找一找那叉尾太陽鳥。 這樣一來,周浪也算是有了一些底氣,他這樣才敢進入禮城深處。

度過了人類聚集區,也就是商業區,或者就算不是商業區也差不多了。

周浪向深處而去,這禮城的面積可是不小,按照周浪穿越前的記憶,這公元歷的時候可是沒有這禮城這樣的建築的。

不過,畢竟不是一個世界,所以周浪也說不準,在這個世界的公元歷時期,有么有這麼龐大的城市建築。

前進之後,周浪發現這裡有一些武者小隊,不過這些小隊的人則是年齡都不小了,大都是些中年人,年輕人絕對是鳳毛麟角。

周浪將這個現象歸結於,年輕人在這個年輕階段達到基因武者的極少。

在禮城更加深處逛了很久,周浪也是沒有發現叉尾太陽鳥,反倒是有了不少廝殺,不過這些人的實力自然是沒辦法與虛擬對戰空間內那些超級高手比了,基本上都與周浪現在的境界差不多,所以這些人遇到周浪的時候都沒有討到好處。

雖然說不一定殺了他們,但是受傷什麼的,倒是家常便飯。

夜幕漸漸降臨下來,今夜無風,空氣有些黏熱,對於一般武者來說,這樣的天氣也很不舒服,不過對於基因武者而言,這種天氣對之倒是沒有什麼影響了。

或許是天氣的原因,周浪發現周圍漸漸出現一些小的有拇指大小,大的有拳頭大小的蚊子!

「可惡!」

「媽的,這蚊子咬我。」

「是叢林伊蚊!」

周浪周圍,有些小隊,見到周浪一個人走,也是有些忌憚他,因為畢竟這裡是深處了,所以沒有主動攻擊周浪,此時見到這麼多蚊子,卻是不能夠淡然了。

蚊子吸血,有第一隻蚊子去吸武者血液,緊接著便有第二隻。

周浪趕忙將爆自條紋豺的防禦石碑獸魂召喚出來,這石碑當做防禦的時候,形成盾牌大小的石碑,能夠懸浮在周浪周身,且散發一股防禦能量,抵擋外界的攻擊。

那些叢林伊蚊並沒有能夠攻破周浪的防禦,隨著慘叫聲聲,這些基因武者竟然都有不少死掉。

這叢林伊蚊也是I級的變異獸,若是眼前這些進入住著普通人的大城市,那恐怕也就是一晚上的時間,擁有幾十萬人口的大城市第二天也要變成一座死城。

不要懷疑基因武者的強大,也不要懷疑I級變異獸的強大,尤其是這種族群類的I級變異獸,這破壞性簡直是能刷新一切生長在和平時代人的三觀。

不過好在這一波叢林伊蚊的數量並不大,被武者們群起而攻之後,也就失去了一開始的突然性,零星一些叢林伊蚊對剩下的武者也暫時造不成實質性的傷害了。

然而,周浪剛剛使用的防禦裝備,也就是石碑獸魂,卻讓周圍人眼紅了。

這些人足有四隊人,合計二十多人,此刻,已經有人擋住了周浪的去路。

在這幾隊人中,周浪發現了一個熟悉的人,就是剛不久遇到的那個黃俊,他竟然是組隊了,而看起來他還不是隊長的樣子,他正在恭敬的跟一個略帶憂鬱范的男子說話。

而且,黃俊他們一共有五個人,除了那個黃俊與那個男子之外,另外三人都是中年人的樣子。

此刻,有人沖著周浪嚷道:「你剛剛是用什麼防禦的寶貝了?拿來給我們用用。」

「哦?」周浪笑道:「你就不怕你們打不過我嗎?」

那人道:「想過,不過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你?」

二十多人都是笑眯眯的看著周浪。

周浪想了想,道:「這樣吧,你說的那種東西,我有的是,不過嘛,和氣生財,童叟無欺,一個只賣998,只要給我998積分,我就給你們一個。」

有人驚訝,道:「真的假的?」

周浪點了點頭,道:「自然是真的。」

弄死這些人,他們的積分根本就搞不到手,所以周浪想了想,也沒必要非得弄死他們,和氣生財嘛,搞一下銷售也不錯。

見有人心動了,周浪立馬拿出一個石碑防具獸魂,那人想了想,對於他們這麼境界,998積分也不算貴了。

於是此人給周浪打了998積分,然後在其他武者的觀望中,周浪教給了他使用方法。

只見此人用了之後,真的在周身出現石碑防禦,效果比周浪使用自然是打了折扣了,但是效果也是不錯。

有第一個買的,便有第二個,緊接著是第三個,並不是所有的武者都想殺人越貨,而積分的話,人死了根本就沒法獲得,反倒是一種比較特殊的保護措施。

當然,也有人想要殺周浪,不過周浪親手幹掉了幾人之後,眾武者便知道周浪不是個善茬了,於是大家也是樂的交易。

這一波,周浪就賣了上萬積分,他突然間覺得,這是一個發家致富的好手段呀!

看來以後可以向這個方面發展啊,不過這些危險區域還是要進的,一來是狩獵獸魂,二來自己是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實力,他可不覺得全部靠資源堆起來的強者,其綜合戰鬥力能比經常在危險區廝殺的武者強。

此刻,黃俊四人也是走了過來。

黃俊臉上帶著笑容,道:「哈哈,我也買,有優惠嗎?」

「當然沒有。」周浪搖頭,道:「你看,現在這都快脫銷了。」

黃俊也不再壓價,而是給周浪轉了998積分,然後將之買到了手,他發現這個果然是非常好用的防禦裝備。

黃俊他們四人都買了,此刻都在試用。

突然,黃俊幾人的頭頭就問周浪,道:「其實,比起這個來,我現在更加好奇的一件事情是,你那麼多的裝備,是從什麼地方拿出來的?」

周浪愣住,這個問題,他還真就沒有想好怎麼解釋。

怎麼拿出來的?

獸魂存在自己的體內隨便哪裡都行,根本就不會說是有放不了的感覺,所以理論上來說,周浪體內可以放很多很多的各種獸魂。

見周浪沉默,那人再次問了,一句:「不如,拿出來看看?」 周浪瞬間就對這人產生了一些敵對心理,很簡單嘛,他這是揭露了自己的隱私,其實武者之間有很多事情顯而易見的不合理,隨便一推測就能覺得對付肯定是有什麼寶貝。

然而,真的並不是所有人都要將這事情挑明了,這也算是武者之間的一個潛規則。

所以,此刻,黃俊反倒是有些尷尬了。

不過顯然,他是以那個男子為核心,根本就不在意周浪是怎麼想的。

周浪笑了笑,他見周圍還好並不是有很多人聽到了剛剛的話,所以他倒是覺得事態並不一定會變大,於是笑道:「這個事情嘛,我自然是不可能告訴你們的。」

「哦?是這樣的嗎?」那人說話,周浪只覺得一股精神衝撞,向他的腦海之中而來。

精神念師!

周浪驚訝,眼前此人竟然是一名精神念師,怪不得年紀輕輕就能夠有如此修為,能夠成為精神念師的人實力一般而言,都很強,當然潛力更是強。

不過,若是一般人,或許真的要中招了,但是周浪可是有精神防禦的項鏈,這是他爆自禿鸛的。

然而,周浪的一條禿鸛項鏈上竟然出現了裂紋,這就讓周浪非常震驚了。

沒想到眼前這人的精神攻擊竟然這麼強,能讓自己的項鏈都出現裂紋。

「咦?」那人非常驚訝,黃俊等幾人也是不解,似乎都對周浪沒有表現出中招而感到驚訝。

周浪冷哼一聲,道:「你還真是無理!」

那人驚訝,趕忙道:「這位朋友,在下左雄邦,還請暫熄雷霆之怒。」

這個左雄邦一臉震撼,一副認慫了的樣子,周浪笑了笑,見他欲言又止,於是問道:「你想說什麼?」

左雄邦道:「不知道閣下對於叉尾太陽鳥可有興趣?」

周浪想了想,問道:「是打算邀請我組隊?」

左雄邦點頭道:「正是如此。」臉上帶著誠懇之色。

周浪想了想的,道:「一碼歸一碼,剛剛你的行為,讓我非常生氣,組隊的事情自然也不是不能談,不過先解決剛剛的事情。」

「你膽子不小啊。」

「哈哈,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你不成?」

左雄邦與黃俊之外的兩人,見周浪說話不客氣,他們兩人很是不服氣。

周浪笑了笑,道:「怎麼?意思是沒的談了?」

左雄邦尚在震驚,剛剛周浪竟然能夠抵抗他那可以說得上是偷襲的一擊,他實在是想不通對方為什麼會一點反應都沒有,於是也就只能將周浪歸類於,或許是個硬茬子這種感覺了,所以他並不是很想與之對戰,甚至還想與之組隊一番。

於是,左雄邦搖頭,道:「自然可以談,不知道朋友你想要我怎樣?」

周浪想了想,道:「這樣吧,為了彌補你的唐突,修復我們之間的友誼,你就意思意思,給我轉個10000積分,算是給我買杯飲料的彌補錢兒了。」

黃俊三人差點沒嚇噴,10000積分你打算買什麼飲料?這不是獅子大開口嗎?

沒想到,左雄邦倒是挺懂事的,哈哈笑了笑,道:「朋友說的對啊,是我唐突了,這樣吧,我給你15000積分,算是交個朋友了。」說著就要給周浪轉積分。

而且是真的轉積分,周浪跟他一番交涉,真的收到了積分。

這一下,倒是讓周浪驚訝了,這個左雄邦,是個人物啊,這15000積分其實也不算是小數目吧,即便是到了基因武者境界,東西都貴了,這積分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賺來的,要是做同級別的基因武者任務,這也是一個連環大任務的價碼了。

不過,正是如此,周浪才更加的不敢特別相信這個左雄邦了,因為周浪這一路走來,所經歷的破事太多了,經歷決定了他的思維方式,很難去真的相信一個人。

但是,周浪還是覺得,可以試著看一看這個左雄邦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至於深交當朋友,周浪覺得還是免了。

他覺得,什麼朋友、愛情一類的,對自己來說還是太奢侈了,關於感情,自己有親情就夠自己去花費一切守護了。

既然是拿了積分,周浪自然也不是說話不算數的人,於是便道:「那好,剛剛的事情,就這麼揭過去吧。」

左雄邦點頭,道:「你好,還未請教你的名字。」

周浪想了想,道:「我叫吳彥祖。」

左雄邦道:「關於組隊狩獵叉尾太陽鳥的事情?」

此刻,周圍人嗡嗡揚揚,都向周浪圍來,聽那口氣,顯然是打算要從周浪身上再挖出點什麼。

周浪笑了笑,道:「看來,跟我組隊是有點麻煩的。」

左雄邦搖頭,道:「這些人根本就不足道哉,只要你說一句,我幫你殺光他們。」

周浪驚訝,雖然他也能殺光這些人,不過他倒是真的好奇,這左雄邦的手段,正所謂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周浪覺得,還是要收集一些情報,於是點頭的,道:「那麼請出手吧。」

黃俊等三人,一副唯左雄邦馬首是瞻的樣子,周浪見識過黃俊的手段,他也是個猛人,類推一下,這個左雄邦想必更加勇猛。

只見,左雄邦哈哈一笑,沖著剩下眾人道:「各位,覬覦寶物,其實並不是你們的錯。」

「這誰啊?」

「那我們錯什麼了?」

「是啊,錯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