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用卻是胸有成竹的笑了笑。羽扇指著三里庄道:「主公不必焦急。那不是來了么?」

夏羽聽聞金一下跳了起來轟從三里庄內迎出數百人的隊伍漸而相當打頭的卻是三個英姿颯爽的巾煙女將。武黛蓮帶著夏棹裳金紀馨雨策馬趕到隊伍前方金身姿若蝶,飄然下馬。武黛蓮走到隊伍前方金那如皓月般明亮的雙眸突然閃過一道亮色金不過武黛蓮很快就恢復了正常轟對著隊伍拱手一禮的道:「在下巾煙鎮武黛蓮之不知道徐將軍可在!」

武黛蓮一張口就直呼徐榮轟讓準備走上前去的夏羽很是尷尬倪而在人群之中的徐榮哈哈大笑著走了出來。看到對面的武黛蓮金道:「武鎮長。真是聞名不如見面金徐某有禮了,沒想到正還親自勞煩武鎮長親來相迎倪徐某可是有點受寵若驚啊!」雖然徐榮在北面威名赫赫金但卻從來沒有跟巾煙鎮的女將們打過照面,大多都是聽聞,只是知道巾徊鎮的十二女將各個貌美如花倪色藝雙絕;沒想到今日一見卻讓他眼前一亮。網三十齣頭的徐榮如今還沒有家世轟這一眼就看中了眼前的這個風華絕代的妖嬈尤物。

武黛蓮輕笑一聲轟卻不假辭色的對著徐榮道:凡要說受寵若驚。也是黛蓮才是金不知道徐將軍這次來我這巾煙鎮目的何在金一支商隊好像還不用勞煩徐將軍大駕才是!」武黛蓮網在馬上也是瞧了眼那長如龍的商隊氣這樣大的商隊讓武黛蓮更加的小心誰能保證對方不是計。

徐榮哈哈夫笑起來金對著一側的夏羽道:「夏公子金商隊可是以你為轟徐某隻是護送而已金下面交涉的事情我就不摻合了!」

武黛蓮聽到徐榮這般說倪這才將目光落在一旁的夏羽的身上轟一身麻衣氣身材健碩魁梧轟眉宇之間帶有一絲英氣金乍一看很普通的一個人。但那雙眼眸卻是散著精芒金尤其是那人身邊的那匹神駿異常的黑馬轟兩者站在一塊竟隱有几絲王霸之氣。

夏羽望著那道投射過來的目光金這武黛蓮年歲頂多二十五六轟明眸皓齒氣青絲如瀑轟柳眉如遠山青黛;輕描素寫轟睫毛眨動轟水眸中閃動著月之漣漪金朱唇輕抿金好似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金讓人想要一品香澤轟天鵝長頸如白玉雕琢轟上身穿著一身白錦金絲祥雲甲,那用金絲綉出的祥雲在陽光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腰間系束鸞絲帶金下身穿著祥雲碎鱗裙漸腳上踏著祥雲長筒靴金那似水流雲樣的裙甲漸將對方拿成熟妖嬈的身段襯托的淋漓盡致轟那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的樣子就好像一朵牡丹漸華美的讓人流連忘返。

雖然武黛蓮很美轟不過美女看多了也有點免疲作用,夏羽很快就恢復了過來轟對著武黛蓮一拱手轟道:凡鄙人夏羽轟這支商隊就是我的。想必武鎮長也看到了金這次車隊足有兩百餘輛,沿途到處都是盜匪橫行轟光靠鄙人隨身帶領的幾個隨從根本就對付不了金這才請動徐將軍護翼兩側,以保萬全金而且這次貿易是易貨交易金徐將軍帶著士卒也是要去收取等價的貨物。」

武黛蓮月牙般的眉頭輕挑轟道:「不知道夏公子要交易的貨物是什備。居然要徐將軍親自帶兵北上!希望夏公子可以為我解惑!」

夏羽心裡一笑,就怕你不問。問了你就等著給我送錢吧:「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是五百匹戰馬而已!」

夏羽說的輕鬆轟武黛蓮三姐妹聽了卻是睜大了眼睛金五百匹戰馬,這鹽鎮本身力量就讓周邊害怕了。如果在讓對方得了這五百匹戰馬那還不是如虎添翼金這周邊在也沒有什麼可以抗衡的力量金武黛蓮腦海中快的轉動,眼睛眯成一條月牙轟心頭已經有了打算,道:「戰馬么?夏公子的商隊要借道北上金黛蓮身為地主自然要夾道歡迎金不過在借道之前。能否讓我們檢查一下貨物!也好讓黛蓮安心。」

友羽點了點頭氣道!「可過希望你快點。我趕閣」:

武黛蓮對著身後的夏樟裳道:「樟裳轟去查驗一下貨物!」夏樟裳點了點頭金帶著幾個人進了商隊之中,而武黛蓮則對著夏羽定睛一笑道:「不知道夏公子可以借步說話!」

夏羽一聽就知道有戲金點了點頭金離開眾人幾個米遠金武黛蓮這才說道:「不知道夏公子手中可還有多餘的馬匹!」

「怎麼,武鎮長也想買馬么?我這馬可不便宜!」夏羽臉上作出錯愕的表情道。

「多少錢,你開個價吧!」在武黛蓮身後的紀馨雨挺著小胸脯轟櫻唇輕啟的道。

「如果是現銀的話轟三百一匹!當然你們有拿得出的貨物轟也可以易貨交易!」夏羽沒有在去抬扛金而是直接開出價碼的道。

「三百兩一匹轟你怎麼不去搶!」紀馨雨一聲驚叫,顯然是被夏羽的獅子大張口給嚇到了。

「這可比搶快多了金搶劫可是有風險的!」夏羽色迷迷的看著紀馨雨上下起伏的小乳鴿轟嘿嘿笑道。

武黛蓮微微皺了下眉頭轟道:凡夏公子轟:百兩是不是太貴了點!」

「呵呵金不貴了金我和徐將軍談好的價錢可比三百兩還多,一匹弓十五擔鹽轟算起來可是一匹馬要三百六十兩,我說三百兩已經是打了折的!」夏羽一臉奸商樣的說道。

武黛蓮咬了咬牙轟道:「我們同樣也可以用易貨的方式來交易轟我巾糊鎮生產處來的武器在附近也小有若氣!」

夏羽搖了搖頭,道:「我知道。武鎮長的巾煙鎮的武器做工精良金不過這東西我並不缺金換不換的沒有必要,如果武鎮長沒有其他拿出手的貨物漸那就抱歉了!」

紀馨雨看著夏羽那卜人得志的模樣,恨的牙根痒痒,夏羽看著紀馨雨的樣子金嘴角露出一絲壞笑道:「不過聽說巾煙鎮除了武器還盛產一樣東西轟如果武鎮長肯割愛漸那自然能皆大歡喜!」

武黛蓮格起頭哦了一聲,不解的道:「我巾煙鎮好像除了武器轟並沒有其他的物產了啊!」

「怎麼會沒有金武鎮長的風姿可是讓人魂牽夢繞金這位小美女雖然身子沒長開轟但也是一個美人胚子。巾煙鎮的美女可比武器要誘人多了!」夏羽話音沒落轟武黛蓮就已經斷然打斷道:「夏公子金這話我就當沒有聽過轟再有下次,可別怪小女子不客氣。」

夏羽看著一臉殺氣的武黛蓮金笑道:「開個玩笑而已金沒必要這麼認真,我這北上還要過武鎮長的地盤轟這樣吧轟武器的話金我確實不怎麼需要,如果巾煙鎮有糧食的話也可以轟一匹馬換五十擔糧食怎麼樣!」

「不行金我們的糧食還不夠過冬之用,怎麼可能賣給你!」紀馨雨搶口道。

「馨雨!」武黛蓮斷喝一聲。對著夏羽道:「夏公子很精明轟不過糧食我們是不會換的轟倒是夏公子有糧食的話轟可以賣給我一些!價錢好商量!」

嘿嘿轟被套出底來了吧轟夏羽眼睛轉了一圈道:「好了小美女轟你別拿你那杏眼瞪著我轟我心裡怕怕的,這樣我在讓一步漸三百銀子一匹不變轟你們可以付一半現銀轟另外一半可以用武器或者精礦來頂替轟恩轟武器的價格就按市價算轟不過可說好轟不準抬高武器價格!」

武黛蓮呵呵一笑道:「成交!只是不知道我們要到哪裡去買馬!」

「巾煙鎮北面的白龍村想必武鎮長已經聽說過金我就在那裡等候大駕。哦之對了,馬上就要入冬了。所以交易的時間截止到十二月十日金過了日期金可就對不起了!」夏羽說道。

兩人談妥了后轟再次回到隊伍之中漸夏粹裳已經從車隊內走了回來:「大姐金沒有問題,全都是鹽!」

「恩!」武黛蓮點了點頭漸道:「夏公子漸徐將軍你們可以通過了。不過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誤會。我會親自護送你們離開巾糊鎮!」

「呵呵轟求之不得,這一路上可是無聊死了金能有美女相伴那再好不過了!」夏羽目光射出一道賊光金瞥向紀馨雨轟看的紀馨雨臉上一紅躲到武黛蓮身後。

徐榮自然更不會拒絕金如果能娶了武黛蓮漸那鹽鎮和巾煙鎮自然是一家同好金這種一舉兩愕的事情徐榮自然千般樂意。於是這七百多人的隊伍再次的壯大了一圈金增加到千多人轟浩浩蕩蕩的向巾煙鎮而去。大文學www.dawenxue.net 這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月兒這樣一個存在於網路間的虛擬主腦,在智能系統的提升中,竟然擁有了人一般的意識,或者差了一些,但是當她把意識潛入邪王身體的時候,她就如人一般的復活了。

這也讓雷正陽很是震驚,若電腦可以變成人,那人類豈不是壞事了。

花韻霞笑著解釋道:「這樣的機會是可遇不可求的,一是需要像小月兒一樣的主腦,還需要一個載體,你想想,一個智能核腦需要存貯多少東西,人腦是遠遠不夠的,邪王之所以變成載體,是因為她的優秀,但是就算是如此,天時地利,小月兒也用了幾乎三年的時間,才初步融合,未來還需要更多的細緻改變,所以老公不需要擔心,這種事不會成為常態的。」

聽花韻霞這麼一說,雷正陽也算是放心了,還好只有小月兒一個人。

自從與雷正陽一夕之歡后,這個小女人依附人體享受到了的滋味,簡直食骨知髓,這些日子,幾乎夜夜都纏著雷正陽,就算是花韻霞與雷正陽同床的時候,她也會夜半的時候,偷偷的爬去索歡。

就小月兒的這種情態,花韻霞也很無奈,雖然擁著邪王成熟的身體,但是小月兒心性未穩,根本沒有適應人類的生活與習慣,所以任意妄為也是暫時的,再加上接受了邪王的那種另類心態,也皆受影響,這需要一個改變的過程,花韻霞與仙兒,可是每天循秩漸近的,給這個小女人當老師的。

紫菲燕卻是溫和很多,沒有像小月兒一樣的放縱,連穿的衣服也規規矩矩,像小月兒,酥胸半露,這會兒穿的是古武界的豪華宮庭裝,把那很是白嫩豐滿的兩座雪峰,擠得就像是快要爆炸了一般,就算是花韻霞說教的時候,她總是用一個理由,雷正陽喜歡。

說句實在話,雷正陽也是正常的人,看到這樣的,當然會有些異樣,多盯看幾眼也是理所當然的,而小月兒就是喜歡這種被偷窺的感覺,讓眾女與雷正陽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也許邪王的這個身體,還沒有讓她有足夠的歸屬感吧,任意的浪費。

「老公,我們給你做了點吃的,幾位姐姐現在很忙,沒有空過來,讓我來看看你,你現在是不是恢復了。」

雷正陽從屋頂跳了下來,接過了紫菲燕手中的木盤,放到了石凳上,然後扶著她坐了下來,以紫菲燕這種性格,如水多情很適合生活在古武界這種環境里,連西門媚姿也說,紫菲燕比她更有古典美人的味道。

「我沒事了,只是上屋頂透透氣,這一年來,為了恢復力量,我可是悶在家裡膩味了,對了,都市有沒有消息傳來?」

兩個軟體之脈,一吸一送之間,完成了雷正陽力量的重新幻化,然後兩女的身體,成了靈力的培養器,所以就算是小月兒纏著雷正陽,眾女也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雷正陽也的確需要兩女的溫存。

這已經超出了情愛的範疇,關係到雷正陽的恢復,沒有他的日子,眾女都不好過,連同雷家也一起遭了罪,苦不堪言,這會兒都市雷家的好些人,都不知道雷正陽情況呢,倒不是故意的瞞著她們,只是雷正陽特別的交待,趁著這一次機會,對京城還有揚天盟的力量進行一次徹底的清理。

「有,剛才仙兒姐姐回去了一趟,又從奈若那裡拿了很多資料回來,聽說老公不在,京城有些盪動,很多勢力都暗中抬頭,連揚天盟中也被滲入了,南方几個分堂的堂主,都被收買了,仙兒姐姐還問,老公準備什麼時候介入處理呢?」

雷正陽搖了搖頭,說道:「還不夠,我想要看到的人還沒有出現,再等等,這些跳樑小丑,不足為懼,我想奈若可以支撐局面的。」

兩女都不知道雷正陽還在等什麼,但是奈若卻是知道,他是在等楊天豪。

小月兒一屁股坐了下來,雖然雷正陽沒有要求,她卻是坐在了雷正陽的腿上,在眾女的面前與雷正陽親熱,她從不顧及的,情到深處,不論在哪個角落裡,她都可以很熱情的回應雷正陽的索取,也有些把雷正陽養壞了的味道。

這不,昨天雷正陽動了歪心,把西門媚姿抱到假山後愛了好久,這會兒女人還躺在床上,聽說連腰都扭傷了,最倒霉的是被胡風情給看到了,兩人沒事,但是胡風情卻是被弄得尷尬不已,發誓以後再也不來帝國宮殿後院了。

「老公,那邪王呢,只要回到都市,以我本體的感應,很快就可以把邪王找出來,這個女人,把你害得這麼慘,你不想去殺了她?」

雷正陽把那糕點一下子塞進了嘴裡,說道:「嘴裡都沒有什麼味道了,雖然我力量療傷,但是也用不著天天吃素吧,小月兒,紫燕,咱們去打獵吧,我給你們烤野獸吃,我記得護龍山脈中,有不少的野味。」

雷正陽沒有回答小月兒的問題,而是用這種方式插開了,他其實很鬱悶的,這個問題若是別人來問,他也許一怒之下,回答在把邪王殺得乾脆,一了百了,但是當著小月兒,他說不出口,怎麼說小月兒的身體是屬於邪王的,一邊把人家玩弄恢復力量,一邊又去殺她,這還真是一下子拐不過彎來。

或者連邪王也沒有想到,小月兒的重生,破壞了她的一切計劃。

他沒有急著回去,也是在等邪王,看看她究竟想幹什麼?

一聽雷正陽帶她們出去玩,紫菲燕有些猶豫,因為她有些擔心雷正陽的身體,要知道,這一年來,他力量大失,很少外出的,而且照顧他成了她最大的事,她習慣了。

但是小月兒卻是一蹦而起,屁股一扭就已經旋轉了一圈,興奮的叫道:「好啊,好啊,咱們打獵去,我去拿獵槍,我的槍法很準的。」

看著小月兒離開,雷正陽也只有無奈的搖頭,若小月兒附身到一個十六七歲的女人身上,這種姿態是很正常的,但是可惜,這個身體是邪王,一個三十多歲的成熟女,與仙兒一樣的,這種兩種截然不同的情態,雷正陽就算是同床共枕這麼多天,仍沒有完全適應。

「老公你身體不要緊吧」

雷正陽笑了笑,說道:「沒事了,我感覺力量又提升了,今天天氣不錯,我很想出去走走。」

紫菲燕這才笑了,柔聲的說道:「那好吧,我陪你。」

一年的照顧,雷正陽也感受真切,這個女人的確是一個難得的賢淑妻子,雖然未必是最完美的,但卻是每個男人渴望擁有的,體貼,溫柔,還很識得大體,與眾女相處,從來不爭任何的東西,性子隨和的,讓每個人都喜歡她。

兩人攜手走出後宮,門口已經迎上來了一群人,最先的是許落雁與仙兒,看到雷正陽走出來,仙兒一個箭步就已經到了兩人的面前,臉上流露出一抹驚喜,問道:「老公,你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已經恢復了?」

「老公,剛才小月兒說要去打獵,是不是你說的,你身體無礙了吧」

雷正陽的好與壞,絕對是眾女最在意的事,這一年來,雷正陽處理休息狀態,眾女個個都覺得壓力好大,好像頭頂著一座山,有些喘不過氣來。

雷正陽伸手,把仙兒摟進了懷裡,笑道:「真是辛苦你們了,這一年,我可是養胖了,每天吃了睡,睡了吃,不走動走動,怕是爬不起來了,放心吧,我的力量已經恢復了,而且還提升了不少,我想去感受一下,那超越天龍力量的境界。」

仙兒臉上一變,喜意湧上了心頭,興奮的說道:「太好了,那真是太好了,正陽,你終於恢復了,你可知道,我們有多擔心。」

「喂,這麼好的日子,陽光明媚,春暖花開,仙兒姐姐哭什麼,是不是這傢伙幾天不理你,你就生氣了,好了好了,最多今晚我不纏著他,讓他陪你睡覺好了。」

童言無忌,真是童言無忌啊,仙兒卻是被羞得俏臉扉紅。

這女人,就是什麼話都說得出來,說她懂,她什麼也不懂,說她不懂,那些不該懂的東西,卻是樣樣都知道,這會兒,小月兒提著幾槍長槍,興奮的走了過來。

西門媚姿也來了,北玄冰與南宮玉落也來了,連霧與胡風情也來了。

知道雷正陽在一年之後,力量又恢復到了巔峰,而且更提升了,大家都有著說不出來的輕鬆與喜悅。

雖然神龍帝國攻勢洶湧,正在完成最後的清理,都市揚天盟國外的發展,在龍騰國際的配合下依然神速,但是眾女的那種壓力,卻是讓人不堪承受的,特別是雷正陽的離開,讓她們心中沒有歸宿感,日子分外的難過。

但這一切,隨著雷正陽的恢復,煙消雲散了。

「今天高興,太高興了,大家休息一天,打獵去,打到獵物,咱們吃燒烤了。」隨著西門媚姿的開口,眾女都歡快的笑了起來。ro 龍騰國際的核心會議室里,此刻幾個女人在坐,宋盈菲當在位居首席,然後是孫雪呤,施洛洛,葉傾城,李暖玉,白晶晶,蕭紫月,江詩雅,還有易家姐妹易暮暮與易朝朝,她們組成的團體,掌握著龍騰最高的權力。

但是在這個時候,門被人打開了,兩個女人走了進來。

一個是趙子顏,一個是梁鶯鶯。

宋盈菲向兩人一笑,說道:「你們來了,坐吧。」

然後向眾人掃了一眼,說道:「她們我就不用介紹了吧,趙子顏從今天起,成為龍騰國際核心成員之一,鶯鶯大三學業已結束,最後一年的實踐將擔任我的助理,成為核心成員後備成員,一起分擔龍騰國際的管理工作。」

「這一年來,我龍騰國際堅忍各方財團的搔擾,一直未曾有大規模的反擊,但是今天,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龍騰揚威世界的日子到來了,現在我介紹一個人給大家認識。」宋盈菲說著,扭了下桌上的秘書鍵,輕聲的說道:「可以把人請進來了。」

葉傾城問道:「怎麼,還有姐妹沒有到么?」

宋盈菲只是一笑,並沒有回答,然後門口又走進三個女人,不是一個。

兩個大家都很熟悉,正是負責龍騰國際在m洲事務的雪菲兒與茜茜,這一次特別召她們回來,是因為反擊的時間到了,這種超級的金融戰爭,也需要她們的協助,但是三人之中的另外一個,卻是很陌生了。

她走進來的時候,幾女看得有些驚訝,因為這是一個顯得有些妖艷的女人,一頭的白髮,有些西方人的特症,但是那張東方人的臉龐,讓人很難下定義,她究竟是什麼人。

她就是小月兒。

嫣然一笑,有些放縱的展露出嫵媚的笑臉,說道:「各位姐妹好,你們不認識我么,我可是認識你們很久了,我是誰,我是小月兒,你們不用懷疑,我就是智能核心小月兒,只不過借用這個身體重生了,我的主人也是我的大姐花美人現在在古武界忙不過來,所以我將代替她在龍騰國際的位置,全權領導這一次的全球經融反擊戰,希望大家不要懷疑我。」

眾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一副震撼的表情,這個女人是小月兒?智能可以變成人?這太不可思議了。

宋盈菲等三女坐了下來,說道:「這件事的確匪夷所思,所以今天只有大家姐妹參於,這將是我雷家最機密的事,我慢慢的給大家解釋一下,希望大家謹記。」

其實宋盈菲初時聽到的時候,也覺得千方夜譚,但是聽到花韻霞的解釋之後,卻是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小月兒借用邪王的身體幻化成人,成了龍騰國際一份子,成了雷家一份子。

宋盈菲把事情的起因,經過,結果一一的說了一片,對著眾女,她倒沒有掩飾什麼,小月兒立刻也說道:「關於我的來歷大家清楚了,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我可以脫光衣服給大家檢查一下,當然了,如果那個男人在場,那就更好了,也算是免費觀看一場脫衣秀,好了,不開玩笑了,我現在把這一次反擊的計劃列出來,每個人都有任務,只要我們姐妹同心,整個世界的經融就由我們掌控,想玩死哪個就玩死哪個。」

施洛洛湊到葉傾城的耳邊,細聲的說道:「傾城姐,我覺得怪怪的,這人真的是人么,或者說她是機器人?」

葉傾城也是哭笑不得,說道:「我也不知道,等老公回來,咱們再問問吧!」

小月兒雖然幻化成人,但是她的意識就是一種無形的電波,可以控制所有的程序,那威力還真不是蓋的,這一次雷正陽把她調回來,就是反擊的第一波,要利用龍騰國際強大的資本,把世界的經融一次性摧毀,特別是這一年來攻擊過龍騰國際的財團,必然要讓他們承受慘痛的後果。

要讓世界所有人知道,龍騰一發怒,一定會屍橫遍野。

小月兒與眾女一樣,每天上下班,然後吃飯睡覺,說話行為模式,跟正常人並沒有什麼差別,這讓小心注意她的眾女覺得很奇怪,小月兒看著施洛洛,招了招手,說道:「洛洛妹妹,過來吧,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問吧,只要我能回答你的,一定不會瞞著,咱們可是一家人。」

施洛洛也沒有客氣,問道:「月兒大姐,我們的確很奇怪,你真的是屬於我們人類么?」

「我是人類,只是比人類更聰明,因為我的意識與人類的腦電波被摧化了,形成了電流一樣的無形感應體,我就算是坐在這裡,也可以控制所有的電子設備與網路,我可以親吻,擁抱,還可以與男人親熱,當然了,只要我想,還可以生兒育女,洛洛,你說我與人類有差別么,人類的吃喝拉撒睡,我可是一樣不缺的。」

「那我可以摸摸你么?」

「當然可以。」

施洛洛手伸了過去,在小月兒的手上摸了又摸,怪怪的說道:「你不像是機器人啊!」

小月兒無語,但是她也知道,這種事的確讓人很難以接受,當初她也只是一種設想,但是沒有想到,三年多的時候,她竟然完成了這個創壯,而且是不可以複製的,只要當這具身體的壽命完結時,她的意識會重回網路,只是這段人生,會成為她永恆的記憶。

「以後的日子長著呢,洛洛,你會知道,月兒姐姐與你們一樣,也會愛,也會恨的。」

施洛洛臉一紅,問道:「那月兒姐姐有沒有與老公那個?」

「那個?」

「就是那個嘛!」

「哦,我知道了,就是有沒有是不是?實話告訴你吧,我的處子之身,可是給了他,而且他的身體能夠恢復,我還有很大的功勞呢,放心吧,他一點事也沒有,只是現在他還沒有到回都市的時機,等所有能跳的人都跳出來了,他會回來,一個個慢慢的收拾,我雷家倒不了的。」

這會兒,都以我們雷家了,都有歸宿感了。

全世界的經融大戰展開,龍騰作為東方的巨無霸,挾著強大無與倫比的強壓,向著m帝國主義那些金融大獨鱷橫掃過去,最先遭殃的是圍攻龍騰國際的六大財團,龍騰國際就像是一隻大手,揮手之間,就把這些蝦兵蟹將掃得一乾二淨,趁著這個勢頭,在國際的金融市場上,龍騰國際侵佔了超過百分之八十的股市份額,一天之間,世界各國的巨頭加起來,損失超過八千萬億。

在西方形成了強烈的金融風暴,大批的工廠倒閉,大量的工人失業,一時之間,社會矛盾被激發,示威屢現不止,這一次的風暴,是世界級的,來勢之強,幾乎如十二級颱風,不給對方留一點餘地,讓他們在貪慾的狂想中,徹底的淪失。

龍騰國際的攻擊,進行了大半個月,從那天開始,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選擇自殺,甚至幾個國家的財政最高長官,也受不住這種壓力,選擇了自滅,龍騰的標誌,成了西方世界的一種噩夢。

而就在這個時候,國際上形成了統一的認定,在某種暗中勢力的誘導下,他們選擇了用戰爭來解決金融危機的問題,當幾個西方國家正式宣告出兵的時候,一個東方人顯露出身形,他號稱東方之神,受上帝的委託,來解救世界的勞苦大眾。

而資料傳來,奈若冷笑不止,他們等候了幾年的敵人,楊天豪終於出現了。

東方之神,憑你也配?

隨著龍騰國際的大動作,這種無堅不摧的力量,把很多人都嚇住了,他們發現這一年多來,因為雷正陽的失蹤,他們越發的小覷了龍騰國際,也小覷了這些雷家的女人。

但是他們這會兒已經沒有後悔的機會了,奈若的命令一個個的傳下,揚天盟沉默了很長時間的屠刀,終於揮舞了出來,一天之間,上千人被終結,這些人面對雷家,面對雷正陽時,跳得最歡。

國家倒是有人提出危險論,但是西方軍隊的動向,對東方的入侵,已經讓國家沒有精力理會這個了,因為種種的資料傳來,這一次西方動用了最強悍的獸化部隊,多年的研究成果,這一刻終於迎來了爆發的時刻,但是可惜,以武力號稱東方之神的雷正陽,卻不見了,讓軍方很多將領,都產生了某種驚恐。

東方國家換屆不久,這也正是新核心成員需要處理的首要大事,而幾個老人,像梁老爺子,還有雷老爺子,在這件事中,都很自覺的保持了沉默,特別是雷家,從閉門謝客開始,就如與世隔絕了一般,雷老爺子沒有出過門,每天做的事,就是在家裡逗小小孫為樂,生活卻是還很愜意的。

雷夏平雖然勉強進入了核心,但是九人之中,他被排斥得很是厲害,手裡掌握的力量,與軍隊與民政沒有絲毫的關係,對此,雷老爺子只是說了一句話:「安心做事,靜靜等候。」ro!! 鄧連納雪意味深長的看了眼走進來的夏羽金而白素而微旺玳著臻漸如絲綢般柔順的青絲好似一道簾。讓人看不清她的面龐金夏羽很是隨意的坐在炮沿之上,自己倒了杯水金拿著桌子上白素做的酥餅轟邊吃邊道:「怎麼來了!轟。

祁連納雪眨動著眼睫毛轟狡黠的一笑轟道:「怎麼不能來么?是不是打擾你的好事了!本來人家心裡還有點想你,看來你一點都不想人家。之漸祁連納雪的眼睛盯著夏羽的臉上轟一臉的幽怨之色漸弄的夏羽好像做了天大的錯事似的金連忙咳咳兩聲,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祁連納雪咯咯一笑,道:「好了金說正事,這次來是要你兌現承諾的!之漸祁連納雪收起笑容金一臉嚴肅認真的看著夏羽道。

夏羽點了點頭金道:「恩轟你打算對北面動手了!轟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