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剛脖子一縮,不由說道。

「你個兔崽子,你買的什麼車要三十萬!」

吳晴爸爸氣惱的說道。

「他從我們手裡借了20萬買車,這都過去多久了,幾次都不還錢,現在都滾到三十萬了!」領頭的人說道,「要是再不還錢,那就丟進河裡面餵魚了!」

「你這個不孝子,你盡然借高利貸!」

吳晴爸爸聞言,恨不得一鋤頭打死這混蛋。

「說把!」

「什麼時候還錢!」

領頭的人說道。

「爸!」

「家裡還有多少錢啊,先拿出來還一點啊!」

「不然我又少不了一頓打|!」

吳剛連連說道。

「哼!」

吳晴爸臉色鐵青。

「姐!」

「對,姐還有錢。」

「她是大學老師呢,賺錢很容易。」

「她隨便找個男朋友,也能給她很多錢!」

吳剛連連說道。

「哼!」

「看我不打死你!」

吳晴爸爸聞言,氣惱的說道。

「這個家,得你來延續!」

「你姐始終是嫁出去的外人,她就應該要好好的為家做貢獻!」

吳晴爸爸說道:「哼,混球!」

敗家子別惹我 「爸|!」

「你先拿點錢出來,不然我又要被打!」

吳剛連連說道。

「活該!」

吳晴爸爸這樣說著,還是進去拿了一萬塊錢出來。

「這是你姐拿的錢!」

「等下再給你姐打個電話,讓她再準備三十萬!」

「姐會給么?」

「她不給也得給,生她養她不要錢啊!」

吳晴爸爸霸道的說道。

「一萬不夠!」

領頭的人說道。

「大哥!」

「這是小子請你們喝酒的錢。」

「其他錢,你寬限我幾天,等我姐打了錢,我就一下子把錢全部還給你們!」吳剛諂媚的說道。

「嗯!」

領頭的人拍打著手中的票子,道:「這還可以!」 「小子,算你還算識趣!」

「那就先寬限你幾天,你可別想跑,就是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

高利貸領頭之人沖著吳剛說道。

「是是!」

「我怎麼會跑呢!」

「我姐有錢,而且長的那麼漂亮,追她的人一定很多,勾勾手指就有一群男人把錢送給我姐!」吳剛底氣十足的說道。

「那就好!」

「記住了!」

回到古代當匠神 高利貸領頭之人威脅道。

「走!」

「呼呼!」

吳剛這才深吸了幾口氣,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你個兔崽子!」

吳晴爸爸吳富貴揚起鋤頭就想朝著吳剛打去。

「爸!」

吳剛用手擋著,喚道。

「砰!」

「你氣死勞資了!」

吳富貴一把丟掉鋤頭,操起一邊的掃帚就朝著吳剛打去。

嘭嘭嘭!

吳剛被吳富貴打的砰砰作響。

吳剛也知自己做的不好,就挨了吳富貴一頓掃帚的胖揍。

「你個敗家子!」

吳富貴氣呼呼的坐在了院坎上。

「三十萬拉!」

「哪裡來這麼多錢!」

「爸!」

吳剛討好的走了過去,挨著吳富貴坐了下來。

「這不是還有我姐嘛。」

「我姐在東海那麼發達的城市裡面混了那麼多年,人又長的漂亮,那些男人還不圍著我姐轉啊,肯定為姐花了不少錢,哪裡沒有錢啊!」吳剛連連說道。

「哼!」

「你個不孝子,沒出息盡靠你姐!」

「你姐還能給你一輩子錢!」

吳富貴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那她不是我姐嘛。」

「她為什麼不給我錢,她是我姐就應該出錢,這個家可得靠我延續香火呢!」吳剛連忙說道。

「哼!」

「三十萬啊!」

「加上買房的錢,就是五十萬!」

吳富貴皺著眉頭。

「不就五十萬么?」

吳剛口氣大的說道。

「爸!」

「我們直接去東海找姐拿錢吧。」

吳剛連連出著主意:「這樣,就不怕她不拿錢了!」

「哼!」

吳富貴哼了聲。

「這錢她出也的出。」

「她不出錢,誰還出這個錢!」

吳富貴連忙說道。

「好了。」

「趕快去訂票,我們這就去東海!」

「好嘞!」

吳剛連忙答應了下來。

「嗚嗚!」

「嗚嗚!」

吳晴委屈的抽泣著,一張臉雨帶梨花。

「哭吧哭吧!」

華新就這般安慰著吳晴。

「嗚嗚!」

「嗚嗚!」

吳晴一下子就把紅酒瓶砸了出去,埋頭繼續抽泣了起來。

華新一邊陪著吳晴,替她批上了自己的衣服。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吳晴抽泣的聲音就漸漸的小了下來。

華新一看,這才發現吳晴把頭埋在雙腿間已經迷迷糊糊了!

他旋即攔腰就把吳晴抱了起來,然後上了吳晴的車,就往學校看去了。隨意打聽了一下,就把吳晴送進了她的家裡。然後,針灸替吳晴解除了酒意,青木真氣在她身體裡面遊走了一圈,確定吳晴能安安穩穩的睡個好覺之後,便離開了吳晴的家。

……

「你還想跑!」

「吳剛,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是吧!」

吳剛和吳富貴兩人剛剛走到車站,就被人給攔截了下來。

「大哥!」

吳剛脖子頓時就是一縮,連連解釋道:「我們這不是跑!我和我爸去東海找我姐要錢!」

「鬼才信你!」

「你今天休想走!」

「你要是走了這錢,誰給!你也可以跑,那就那你女朋友來抵債賺錢!」高利貸大哥恐嚇道。

「大哥!」

「我要跑路,就一個人跑路了,怎麼還會帶上我爸!」

「我們真的是去要錢!」

吳剛連連解釋道:「要不這樣,你跟著我們一起去東海,找我姐要錢!」

「是啊,是啊!」

「我們是去東海找閨女要錢的!」

吳富貴也連忙解釋道。

畢竟,放高利貸的人是什麼都做的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