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彷彿他的身體四周漂浮著一股淡淡的仙氣,看起來就讓人十分的安寧。

這個人,便是七大仙門的盟主,天仙。

同時也是至今為止,這個天下最為強大的人,也是數千年以來,最接近神仙地步的人。

據說他離那傳說當中的神仙第步只差了一步之遙,只要踏過了這一步,他就可以成為與天地同壽與日月爭輝的神仙。

「何事?」

「你不是去處決魔王之女了嗎?」

高坐在主座之上的天仙有一些疑惑的看著下方的這一位長老。

在他的印象當中,這一位長老現在應該在南禹城當中主角那剛被七大仙門的人好不容易找到的魔王之女。

為何這個時候出現在大殿當中,而且看起來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向自己彙報。

「稟報天仙,魔王之女被人救走了。」

這一名長老有一些羞愧的低下了頭,彷彿不敢與高坐在主上的那一位男子對視。

畢竟,雖然南禹城是南禹派的地盤但是處決魔王之女,他們七大仙門所有人合力處決的,這個時候魔王之女被那個來路不明的野路子給救走了,對他來說也是一個不可推卸的責任。

「什麼?」

「魔王之女被人救走了。」

高坐在大殿主座之上的天仙的話語當中有一些感覺不可思議。

「七大仙門所有的長老合力處決一個沒有修鍊過的魔王之女,竟然還能被人給救走。」

「而且現在魔道凋零,那一些散人也沒有膽子來我們七大仙門的人對抗,這個時候還有什麼樣的勢力能夠叫做魔王之女!」

天仙的話語當中有一些惱火。

畢竟,按他看來除卻魔王之旅,這樣的事情應該是手到擒來,就算真的有人想在法場當中鬧事,應該是也翻不出什麼大難來。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那個魔王之女竟然被人救走了。

「你可知道要是讓魔王之女得到魔王留在這個世界上的遺產會給我們造成多麼大的災難。」

「據說三千前年的魔王,可是把他的魔劍都給留下來了,他的魔劍當中可是蘊含著他一生當中所有的力量,要是讓魔王之女吸收了這個力量,那麼他有可能會成為下一個魔王。」

「到時候就算是我也得退避三舍。」

「你要是知道事情到了這樣的一步,到底有多麼的難處理。」

「原本我們應該有機會,就把這樣的事情扼殺在搖籃當中,只要把魔王之旅給處死了,她也翻不出什麼大浪來,但是你們竟然讓他被人給救走了。」

「你們這一些堂堂的仙門長老,是做什麼吃的?」

「連那一些江湖都那麼散人都打不過嗎?」

…… 一向平和的天仙再次第一次發了脾氣。

畢竟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對於他們的損失是十分知道的,如果稍不注意天下就會有一個新的魔王,再一次出現了禍害蒼生。

到時候利益損失最大的也就是他們做一些七大仙門。

他們七大邪門,可不想像三千年那樣再一次被一個魔王鎮壓一個時代。

一點反抗之力都翻不出來。

要不是當初的魔王急於踏入那神仙之境,已經不管不顧導致走火入魔,說不定他們仙門,現在還被魔道給壓著。

他們仙門已經受過了這樣的苦頭,再也不想再一次遭受這樣的遭遇了。

但是沒有想到今天唯一一個可以讓他們仙門再一次遭受這樣遭遇的魔王之女,竟然被人救走了。

「天仙恕罪!」

「再少完全沒有想到那一個實力弱小的散人竟然敢當著七大仙門的長老面前人,而且那個來路邊的散人好像還有同夥,在這個來路不明的散人動手之後,他的同夥立刻的用了一種不知名的武器。」

「這樣不知名的武器雖然沒有什麼殺傷力,但是可以極其的來阻擋我們的視眼,哪怕就是我們這七大仙門的長老也中了招。」

「在那一瞬間,我們這一些長老都感覺到了,雙眼頓時變得一片漆黑,就連自己的神識也無法透露出去。」

「所以才讓那幾個來路不明的散人把這個魔王之女給救走了。「

這名長老聽到天仙的話語當中帶了一絲怒火,頓時的冷汗就流了下來。

在他的印象當中,天仙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失態過,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發過火。

但是沒有想到今天所發生的事情,竟然能夠讓一向平和的天仙第一次怒火。

可想而知今天所發生的事情,給天仙帶來了一個多麼不好的印象。

「不過天仙請放心,在事情發生之後,炔道兄便在第一時間把南禹城給封鎖了起來,相信那個散人和魔王之女還沒有出去,只是要加以時日,絕對能夠找到他們。」

「只不過如果時間拖得太久,對於我們來說越不利,也會給魔王之女一個可乘之機,所以我這次特地趕回了岐山來請天仙出手,推斷他們的位置。」

這位長老再一次的對著天仙說道。

天仙聽完之後,臉上的那一些怒火之色也消散了一些。

「哼!處理的還算及時。」

不過已經消散了一點怒火,但是想要完全相信那是不可能的,沒想到這樣有著十足把握的事情,都被人給攪了局。

看起來是這些仙門當中的長老,是過得太安逸了,導致於已經忘了這個世界上除了他們七大仙門之外,還有大大小小的無數勢力。

死過來,面癱首席! 只要一個時機,只要這些事例當中出現了一個像當初魔王那樣的存在,便可突然崛起,成為鎮壓這一個時代的存在。

「看起來要提升這一些長老的警惕之心了。」

天仙看了看還恭敬的待在自己下方的這一名長老,不曉得在內心當中暗自的說道。

「我先去推算,你在這裡等著吧。」

…… 生日的主角和客人都已經到場,在廳堂齊聚一堂,古怪的是,廳堂中沒有一支蠟燭或者油燈做光亮,感覺怪怪的。

好在今晚的月光皎潔明亮,照耀在大廳中,並沒有黑暗的感覺,對於忍者而言還是看的很清楚的。

綱手金色齊肩短髮難得沒有紮成馬尾,自然地垂下,淺綠色印花的夏日和服,過肩的短袖和堪堪遮住大腿的下擺,一雙白皙細膩的藕臂和修長挺直的長腿露在外面,很是清涼,赤足踩著木屐,多了一絲俏皮可愛。

奈亞子的服飾和綱手差不多,只不過是淡紅色印花,和她的發色很合適,而且年長綱手幾歲,更有一種小姐姐的魅力。

今天的主角,像個洋娃娃的一樣漂亮可愛的綱手並沒有不耐煩,反而很期待,白露從沒有讓她失望過,所了有驚喜就一定會有驚喜,雖然現在有些古怪。

自來也難得的沒有鬧騰,平時他最是坐不住、沒耐心的,現在被皎潔月光下好似仙女一樣的綱手和奈亞子迷住了。

千手夫婦和漩渦水戶、漩渦正言、猿飛日斬五個大人也饒有興緻的看著白露,想看看他現在這個時候做些什麼,對於白露所說的驚喜,他們也有點期待了。

白露卻是不慌不忙的走到門口附近,手指放在開關上,自信的笑道:

「請大家先閉上眼睛,驚喜馬上就來。」

眾人依言闔眼,只有自來也一個傻不愣登的賊眼偷偷在兩位少女身上瞄來瞄去。

白露見狀抽了抽嘴角,伸手一按。

啪!

「哇!」

機關碰撞發出脆響,自來也輕呼一聲,只覺得視野中的光線由暗瞬間轉明,眼球受到刺激,眼淚不受控制嘩嘩的流了出來,忙不迭的捂著眼睛。

其他人同樣感到光線一亮,卻是閉著眼,並沒有遭罪,在這時候也知道白露所說的驚喜來了,張開眼睛,便看到了十分驚艷的一幕。

大廳此時亮如白晝,一個小太陽被封鎖在天花板中央精緻美麗的水晶花中,兩者相輔相成,煞是美麗,在夜晚綻放出明亮璀璨的光芒。

自來也眼睛恢復,放下手抬頭看到這一幕,無心驚呼道:

「好大好亮的夜明珠和水晶花!厲害!」

大人們沉默不語,兩位少女面面相覷,大蛇丸若有所思,他們的想法都沒有自來也那麼單純天真,水晶花姑且不說,如此明亮的夜明珠在忍界前所未見,聽都沒聽說過。

這種級別的寶物要弄到手,其中很多事情值得深思。相比之下只要有能工巧匠和足夠的水晶原石,或者乾脆用玻璃偽造就能完成的水晶花變得一點都不起眼。

白露的話卻是讓所有人一怔。

「這不是夜明珠。」

白露說著打開了另一個開關,鑲嵌在院牆,包裹在水晶花中的『夜明珠』也紛紛亮起,照亮了院落,看的所有人都是一怔一怔的,感覺鬧大有些不夠用,什麼時候這種寶貝可以扎堆的出現了!?

與現代各種高級彩色燈具和燈景相比,這個小院所展現的一切都很簡陋,但在這個夜晚照明靠蠟燭和油燈的時代,足以令人震撼。

白露則給茫然的眾人淡然中帶著一絲自豪的解釋道:

「這是我的一個從者半年的研究成果,一種能夠將雷遁儲存,然後轉化成光的技術和物品,因為像泡泡形狀的,所以取名電燈泡。

很漂亮吧,姐,驚喜不驚喜?」

「漂亮!太驚喜了!」

綱手頓了一頓,反應過來之後撲了上去抱住白露高興的說著,在兩人挨著的地方卻是悄悄用力捏了白露兩下。差點就變成驚嚇了!

白露一臉茫然,他怎麼還挨捏了呢,可看綱手的樣子是發自內心的高興,讓白露滿頭霧水。

眾人也是紛紛回神,選擇相信了白露的話,透明的無色水晶並不能干擾視線,在座的都是眼睛極好的,在冷靜之後仔細一瞧便看到了真正發光的東西,在水晶花內透明的球形玻璃罩內,有一圈圈紅色的細絲在發光,看樣子明顯是高溫反應,只是擴散出來就成了明亮黃色。

猿飛日斬撫掌讚歎的笑道:

「白露真是找到一個很有才華的從者啊。」

千手憲次沒來得及說話,漩渦水戶淡淡的笑道:

「誰說不是呢。」

猿飛日斬笑而不語,心中的某些念頭卻是在漩渦水戶一句話之下打消了。

漩渦正言則是點了點頭,他沒聽懂漩渦水戶和猿飛日斬對話中的深沉含義,只是覺得猿飛日斬的話極有道理,能夠開發出將雷遁儲存然後轉化成這種乾淨明亮光芒的神奇技術的人,的確非常優秀。

千手憲次則若有所思,他有些明白旁系資金流動的事情了,不過總覺得有些事情沒有想明白,更覺得自己母親和三代目話中有話。

綱手的母親同樣若有所思,美眸中閃爍著異樣的光澤,火之國的高精尖戰力都在木葉,但除此之外都比木葉強,包括商業運作,她可不是那種坐在深宮中什麼都不懂的女人。

奈亞子看向白露的目光有些變化,不再是單純的姐姐看小弟的那種目光,能夠收服優秀的從者本身也代表著一種能力。

大蛇丸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他認為學醫救不了木葉,不,是學忍術並不能讓他得到想要的,而白露的話給了他很大的啟發。

自來也是唯一沒有多餘想法的人,他就是感覺那些水晶花和燈泡很漂亮,非要說有什麼想法的話,那就是想去摸一摸,能帶回家一個就更好了。

什麼雷遁儲存轉化的···聽不懂就毫無意義。

綱手也不太在意技術方面的東西,她只是從這些精巧漂亮的東西當中感受到了白露的情誼就足夠了。

「不過你今晚讓大家來這邊,該不會就是為了看你的電燈泡吧,今天可是我生日哎。」

「哪有哦,這裡用的可是人家開發最新成果,然後用了兩天時間緊急布置的。」

白露的確是有借著給綱手驚喜的時候順便打一波無聲廣告,女孩子的心思格外靈敏察覺到了什麼,白露再怎麼情商欠費都不可能承認的,而且他還沒有傻到真的只讓大家看燈泡。

「噹噹當!」

白露笑哼著拿出了定製的高級蛋糕,那精緻華麗,猶如藝術品的外觀設計姑且不提,香甜的氣味便先讓人側目不已。 過了半個時辰左右。

天仙終於一臉疲倦之色的從密室當中走了出來。

同時他的臉色有一些蒼白。

不過,比起這些蒼白來說,更加駭人的是天仙的臉上已經帶著一絲陰霾了。

甚至已經有了一些惱火之色。

只不過是在強忍著沒有爆發出來。

「哼!」

「你們說他現在還沒有出城!你們說在第一時間就已經封鎖了城門!」

天仙冷笑的看起來正在恭恭敬敬的等待著自己出來的這一位長老。

心頭的火不由得直接崩了出來。

要不是顧及自己的身份,要不是過去這一位是自己宗門當中的長老,說不定他現在就想上去把這個傢伙給踹飛。

「你可知道,我推斷他們的距離現在是在哪裡?」

天仙現在的語氣已經變得十分不善。

可笑的是,他剛才還以為這一些傢伙還有一點本事竟然知道第一時間就把城給封鎖了。

但是他們做的這一些事情完全沒有任何一點用處。

封鎖了城市又如何,那一些人早就出了城,現在封還有個屁用。

「在……在哪?」

這一位長老的冷汗再一次流了下來,頓時把他的後背給打濕了。

他完全沒有想到剛才看起來已經有一些平靜的天蠍出來之後再一次發了這麼大的火。

而且比剛才還要更加的大。

難道是自己點燃的應對方法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呵!封城,人家早就已經離開南禹城了,現在距離南禹城已經大概有三四天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