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正在觸嘎左右爲難,而稍稍偏向躲開那些凶神惡煞地向這裏衝過來的獵食者,移到對方前進道路一邊之時,那些獵食者身後出現了一堆熟悉的身影。

頭領!(悲劇的背景龍套兄弟姐妹們被華麗麗的無視了。)

觸嘎激動的望向獵食者後方那熟悉的同族,正是嘎嘎。

是了,原來是頭領追趕着這些獵食者啊,不愧是頭領,這麼說來這些傢伙應該也不厲害吧。

嘎嘎追趕着獵食者逃亡的獸羣,越過自己當初望山時的小丘,正好看見的,就是六十多隻觸手嘎嘎獸在一隻頭領個體的帶領之下,無所畏懼的擋在了五百多隻普通獵食者的逃亡之路上。

“這是神馬情況,這些傢伙想送死嗎!”

之前嘎嘎可是親眼看見過,那些膽大的妄圖阻攔獸羣的動物被獸羣踐踏致死,而它們中部分較爲完好的此時也已經在嘎嘎它們胃中安家。現在,雖然觸手嘎嘎獸是高等獵食者,但在這種羣體性慌亂逃亡的道路之上,就連此時嘎嘎帶着的一百多隻觸手嘎嘎獸都不敢直接擋路。

“西奈!這些傢伙。”

要知道此時獵食者已經跑到了雙鐮領地中部,按之前的計劃,嘎嘎本打算將它們驅趕到邊緣,之後它們會自行向缺少獵食者的中部散播,這樣就可以了的。但就是因爲不敢阻攔,此時嘎嘎才隨着獸羣跑到了這裏,等會兒獸羣衝過那六十多隻擋路的觸手嘎嘎獸的情景,嘎嘎已經不敢想象了。

“該死,快閃開啊混蛋!”

觸嘎欣喜的看着遠方的頭領,發覺對方正對着自己吼叫。

頭領看見我們了,大家要努力啊,不要有任何後退!(--)

帶頭站到獸羣前方,面對幾百只衝擊的獵食者,觸嘎還是有些慌亂,但看着頭領帶着一百多隻同族在後面努力(==?)追逐,觸嘎想起了之前對雙鐮的圍殺,不也是一部分同族在前方戰鬥,然後頭領帶着同族從後面攻擊,一舉消滅所有敵人麼。

對,我現在就是正面阻擋敵人的那隻獸羣,雖然當時我是一直跟着頭領,但現在不是了。

這時,一股熟悉的感覺連上了觸嘎的意識。

惱怒的嘎嘎在留守觸手嘎嘎獸進入精神範圍之後,立刻利用精神感應連接上對方,向對方下達指令。

“快閃開,太危險!帶着隊伍閃開!”

閃開?

觸嘎疑惑的望着頭領,那種熟悉的,彷彿來自心靈最深處的命令居然是閃開。

難道頭領有其他的安排?而我的行動干擾到了頭領的安排?

觸嘎疑惑了,自我估計與現實的強烈差距讓它反應不及,呆立着思考着嘎嘎的命令和安排,但此時,一秒的發呆也是無法容忍的。

嘎嘎絕望的望着獵食者獸羣接近了自己之前安排的那塊巢穴,此時那裏正有六十多隻觸手嘎嘎獸無所畏懼的守衛着,而接受到自己指令的頭領卻還在疑惑之中。

“該死,快閃開啊!”

獵食者獸羣在逃亡的意識主導之下,開始衝上那片巢穴,巢穴最初選擇時就是稍高的地勢,獸羣的速度開始緩慢下降,這時,奇蹟的一幕出現了。

逃亡羣跑在最前面的,是十幾只最開始逃亡的獵食者,也就是在嘎嘎驅趕之下開始逃亡的獵食者。而此時,當它們在衝擊的慣性之下順利的再次躍上一個小丘時,它們恐懼的發現了那些驅趕自己的動物出現在了自己前方。

前面也有城管,兄弟們閃啊!

避開它們,這是此時這些逃亡者的心理,否則當初它們也不會逃跑了。

但這時的獸羣在長久的奔跑之下,大多已經疲憊不堪,乘着前方十幾只帶頭的獵食者減緩速度轉向之際,後方某些力竭的獵食者回頭查看身後,發現已經沒有什麼異常(此時嘎嘎想方設法讓獸羣停下來還來不及,當然不會緊緊追着去驅逐它們了。),於是,獸羣終於開始緩緩降低自己的速度。

最終,獸羣居然在十幾只獵食者的轉向下,停在了。而長時間奔跑一旦停下,這些獵食者短時間就再不想起來了,即便此時嘎嘎已經跑到它們的不遠處。

“啊咧!”

嘎嘎鬱悶的看着這出驅逐獸羣的鬧劇,最初以爲驅逐出個幾十只結果冒出幾百只;

幾百只獸羣居然在一百多隻觸手嘎嘎獸分散的情況下,居然有毫不遲疑的亡命奔逃;

而現在,一百多隻觸手嘎嘎獸在嘎嘎帶領之下總想不出辦法停下的獸羣,又在六十多隻觸手嘎嘎獸的阻擋之下停了下來。

“現實啊……”

無奈的感慨着,看着這幾百只快要力竭的獵食者們在緩和了有一陣後開始分散到了整片領地,嘎嘎不得不苦笑着讓六十隻暫時跟上來的觸手嘎嘎獸們返回幻靈領地上它們現在的巢穴,而嘎嘎則帶着剩下六十多隻觸手嘎嘎獸來到這次英勇的阻擋在獸羣前方的觸手嘎嘎獸身旁。

“觸嘎?”

疑惑的看着眼前這隻散發着激動情緒的觸手嘎嘎獸,嘎嘎意外的回想起對方的具體情況。

小時候打敗這隻觸手嘎嘎獸之後,對方貌似就一直跟在自己身後,而出於好玩,嘎嘎利用二級的嗓子,每次在招呼這隻觸手嘎嘎獸之時,都叫了聲“觸嘎。”(這杯具的名字就不吐槽了=。=)

或許形成了條件反射還是記憶什麼的,到後來,嘎嘎每次叫到觸嘎,對方都會立刻屁顛屁顛地跑到自己身旁,而因爲對方實力不錯加上隨叫隨到的優良屬性,所以嘎嘎就一直帶着它,直到上次才無意間留在了這片領地。

“看情況觸嘎果然成爲了頭領。”

看了看周圍觸手嘎嘎獸的情況,嘎嘎決定在這兒稍事休息一下,畢竟雖然肚子不餓,但跑了那麼久大家都有些累了。

留守的六十隻觸手嘎嘎獸略顯疑惑的看着自己新選的頭領,跟着原來的嘎嘎頭領回到了巢穴,它們也立刻夥同返回的六十多隻觸手嘎嘎獸找地方撲下後繼續休息。

※※※

最近嘎嘎一閒下來就會考慮精神力對情緒的感應問題,這是第一種嘎嘎自行探索出來的精神力擴展應用,而隨着各種情緒波動模板的不斷豐富,嘎嘎爲這種方法取名情緒感應術。

對嘎嘎而言這是個全新的領域,充滿着神祕的吸引力。

而現在,嘎嘎已經能清晰的感受到精神力覆蓋範圍內觸手嘎嘎獸們的各種情緒了,但是,交流都應該是雙向的,所以能否不通過主意識指令,就讓對方感到自己的情緒甚至思考呢?

雖然嘎嘎想到了再一次大腦升級之後,配合再升一級的嗓子應該就可以做到語言交流,但嘎嘎認爲這種精神力交流貌似更有趣些。

“想想啊,用精神交流啊,都不用張嘴。”(好吧,貌似已經懶得無可救藥了。)

熟門熟路的將精神力覆蓋到身旁一隻觸手嘎嘎獸的腦袋之上,對方的精神力還是那麼毫不設防的接受了來自嘎嘎的探查。

“嗯……略顯激動,但正緩緩降低到平靜,看來剛剛面對幾百只獵食者衝擊也不是那麼淡定啊。”

這時,嘎嘎突然一僵。

“這個……要傳達什麼情緒了?”

只想着覆蓋到對方的腦部,但嘎嘎卻完全還沒有想過怎樣向對方傳達何種情緒。

嘎……

觸嘎靜靜的撲在頭領身旁,緩緩平復着激動的心情。這時,它再次感覺到了頭領的關注。

我要冷靜!

觸嘎在心中對自己說着,這時,它突然感到大腦一陣眩暈,同時心中莫名的出現一絲喜悅的情緒。

這是怎麼回事?

觸嘎忍着眩暈感,疑惑的思考着。

“有波動,疑惑?看來有點作用,但它看起來發暈,副作用有點大啊。”

將自己之前收集的各種情緒波動查找了一下,嘎嘎選擇了喜悅的情緒波動,通過精神力在對方的大腦內模擬出了這種波動,看來成功的前進了一步,但大腦的副作用太大。“暫時到這兒吧,我頭都有些暈了的說。”

精神力、大腦之類的試驗都很危險,嘎嘎並不像傷到自己旗下的同伴,更不想傷到自己。

“但是又不能拿其它種族試驗……等等,誰說不能拿其它種族試驗來着。”

“喵的,爲啥咱就沒想起這一點了,如果用其它種族試驗,就算白癡掉了也正好用來當晚餐,嘿嘿。”(資源合理利用者)

“等等,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活體試驗,那麼咱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邪惡科學家,嘎——”

這一刻,嘎嘎突然覺得動力再次產生(惡趣味)。

“原來咱是個壞淫啊。”(= =) 秦苒頓了一下。

她仗著手速快,面無表情的直接點了叉。

下一秒——

【您的好友OST楊非邀請您排位競技場】

兩個超神級別電競選手在線飈手速,旁邊的一行人還沒從至尊二十星中回過神,又淪陷在神仙手速中。

一直對遊戲沒太大興趣的秦修塵很清楚的看到自家小侄女很不耐煩的點開好友列表。

找到楊非的名字,直接拉黑。

好友列表都是在線狀態,九州游的好友是按照等級來排名的。

大家能看到她好友從上到下的排名。

欠你一世長安 CJ(至尊二十星)

OST、楊非(至尊二十星)

OST、易紀明(至尊十一星)

……

第一面只能看到20個好友,秦苒速度快,他們只能看到前面兩三個賬號,如果此時有暫停鍵,他們一定能看到,秦苒第一面的好友列表——

沒有一個低於至!尊!段!位!

懂遊戲的田瀟瀟沒了聲音。

璟雯表弟也沒了聲音。

白天天直接愣在秦苒身後。

玩九州游的,沒人不知道OST戰隊楊非,這個每年都會霸佔遊戲首頁的神人,在微博上流量堪比一線流量。

戰隊其他人可以不認識,但楊非他們絕對認識!

看著好友頁面的二十星……沒人會覺得那是高仿……

畢竟打到二十星的都是職業選手級別的大神,到這種地步的基本上誰還會去高仿……

秦苒拉黑之後,直接偏頭看站在他身後愣住的飯店老闆,讓他檢查一下。

飯店老闆沒說話。

秦苒就伸手敲敲桌子,挑眉:「你檢查一下。」

飯店老闆沒有回過神來,他只是看著秦苒電腦最中間「1區」的標誌,「不……不用檢查……」

秦苒點點頭,直接點開了競技場開始單排。

她二十星,排得有點慢,將近兩分鐘才排到人。

到選卡牌的頁面,左邊四欄——

地牌(齊)

人牌(齊)

天牌(齊)

神牌(9)

璟雯表弟看到這一欄,「……我tm眼睛瞎了??」

九張神牌??

時間短,他還沒有想通。

秦苒看了看,上次送九班的人多製作了幾張卡牌,還在背包里,她也沒在意,直接選了三張攻擊性的天牌,點了進入。

這個段位大家都非常謹慎,帶的牌基本上有輔助,沒人會帶三張攻擊牌。

看到秦苒的選牌,一開始就開罵秦苒是掉分狗演員。

打到這個段位不容易,隊友心態崩了。

兩分鐘后。

隊友:【爹,雙排嗎!】

七分鐘后。

隊友:【爹,記得加好友!】

八分鐘后。

結束遊戲。

至尊八分鐘的屠殺遊戲。

遊戲結束頁面,秦苒一個人92%的輸出。

在場不太懂遊戲的人也看的目不暇接,如果此時有彈幕、是直播,一定是大型屠粉現場!

秦苒直接退出賬號,關掉頁面,拉開椅子站起來,看向飯店店主,她抬起眸子:「免單嗎?」

店主手有些顫抖,他看著秦苒,說不出話來,「我、我……」

去年魔都的那場比賽,是OST初代粉最難忘記的一場,比楊非一戰成名的國際賽還要振奮人心。

因為那場比賽多了一個OST、QR的職業選手。

比賽后,程雋把秦苒的名字又改回來了,但區服沒有變,二十星沒有變,遊戲積分還擺在一區。

單排狂魔依舊是單排狂魔。

一區的QR依舊只有那麼一個,在場其他人可能會認不出來,但店主卻能認得出來。

他是為數不多的初代粉。

後來的粉絲不清楚,初代粉們卻一直知道最先建立戰隊的是QR,這個不知名的戰隊從城市賽打到了國際賽,確實拿到了勝利,但是初代粉們卻一直沒看到在賽前要給大家一個驚喜的「QR」。

九州游改版了這麼久,遊戲里各大副本一直在增加,遊戲卡牌也增了很多,這個店主店內的裝潢設施都是九州游最開始的樣子。

店主索性沒有說話了,他摘了麥,直接回到櫃檯,從抽屜里拿出了一張任務卡,然後又拿出了一串鑰匙,打開裡面的一個柜子,從柜子裡面拿出了一張照片,遞給秦苒。

不是特別新的照片,是五個人的合照。

照片里有易紀明跟楊非,最中間是個扣著鴨舌帽看不清臉的女生。

店主沒讓鏡頭拍到,直接翻到了背面,背面有四個人的簽名。

當初楊非打完世界賽,他就要到了簽名。

「快四年了,」店主笑了笑,然後走到秦苒身邊,故作輕鬆的,「今天我是不是能湊齊了?」

秦苒進店時看到三張神牌她就認出來這是初代粉。

她沒說話,只是側身看了攝影機一眼,語氣漠然:「別過來。」

然後走到店主身邊,拿起桌子上的黑筆。

簽了個QST秦苒。

本來欲要上前的攝影師們一個個愣是沒敢上前。

只敢站在遠處拍遠鏡頭。

導演組也終於回過神來,副導看著分屏,拍著桌子站起來,恨不得親自出現在現場:「拍啊!全都給我把鏡頭對準他們,你們怎麼都不拍!怕她幹嘛!上啊!慫包!!」

很好,節目成功又要吸引一大波OST戰隊的粉絲!

許你一場愛情盛宴 他恨不得親自在現場操刀,將一萬個鏡頭對準秦苒!

飯店,拿到簽名的店主連忙把簽名照片放到了自己的抽屜里,用鑰匙鎖上。

導演組放在柜子上的靜態攝影機什麼也別想錄到。

然後拿著他一開始找出來的任務卡,遞給秦苒,「秦……嗯,這是節目組的線索,這裡是隱藏任務點,只要遊戲等級能超過我就行。」

言昔看著店主,又看看向秦苒,聲線略顯模糊的:「我們還要洗碗嗎?」

「洗什麼碗?今天在場的全都不用洗碗,我請客!」店主神清氣爽的,還看向攝影師的方向,「你們也還沒吃飯吧,餓嗎?今天大家隨便吃,節目組隨便吃,敞開了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