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龍陽目光投射而出,只見唐雲龍手中圓球甚是兇狠,根本近不了身啊,更何談去破壞那魂眼啊。

這時,唐雲龍猙獰一笑,目光掃過衆人,頓時手中的圓球,竟是飛了起來,瞬間身軀向手中流去。

一切太過詭異了,衆人都是窒息起來,撲通撲通的心跳聲越越入耳,動聽十足,這時,那血液凝聚在雙手之中,竟是閃動着極爲耀眼的紅光,一雙血色手套竟是出現在手上,看上去猙獰動人。

唐雲龍笑了,生生咆哮,猶如雷鳴,怒聲吼道:“你們這羣人,都給我去死吧。”

一掌揮出,黯然銷魂,猶如駭人,只見地面上一道龜裂,看起來可怕至極,塵土飛揚,尤是驚人啊。

衆人見狀,迅速躲閃起來。

唐雲龍這般實力恐怕已經到了傳說中圓滿之境了。

楚寒天等人見狀,均是驚恐,不過眼中卻是帶着一絲說不出的炙熱,就彷彿是萬分的渴望。

地面龜裂,陣陣血色紅光從地面泛起,只見,來不及躲避的人都是被紅光反壓碾碎,變成碎末,進而被唐雲龍的血色手套吸收掉了、

頓時,這裏真有地獄海洋,血河,骨山,當真猙獰萬分。

龍陽看到這一幕,不由心驚,沒想到唐雲龍用着禁技竟是比之前那人強上了不知好幾倍啊,頓時,臉色難看起來了,而如今看起來唐雲龍如狼一般,如果這劍塵真有個三長兩短,那諸葛靈珊怎麼辦,那個冰棺怎麼打開啊?

想到這裏,龍陽就一陣熱血沸騰啊,頓時站了出來,他魂力不行,有人可以啊。龍陽心想劍塵真的很想幹掉唐雲龍的。想到這裏,龍陽徐徐向前走去,慢慢的靠近。

而此刻,唐雲龍已經陷入殺戮之中,手中染滿鮮血,目光帶着一絲邪惡,瘋狂大笑從空中發出,龍陽見狀,心想惡魔也許就是這個樣子吧,

這時,唐雲龍一拳攻破一名弟子的胸部,頓時,悽慘聲響起。

哄一聲,這名弟子身軀到底,臉上瀰漫着不甘心的表情,而同時,一顆撲通狂跳的心臟在唐雲龍手中正產生澎湃激情的動力。

“哈哈。哈哈。”唐雲龍猛然笑了起來,突然面色一冷,手中魂力衝去,噗一聲,那顆心臟猛然炸裂起來了,殷虹血液四處飛濺。

於崑崙怒了,怒聲罵道:“你殺我弟子,我要你償命。”頓時,長劍舉起,陣陣虛影洶涌而出,很是驚人。

豪氣沖天,那虛影出現,頓時風起雲涌,電閃雷鳴,空間都開始碎裂起來。

看來這於崑崙真的怒了,怒聲罵道:“唐雲龍,你一次又一次殺我愛徒,我定要你死啊。”

虛影劍脫鞘,氣勢壓人,直入唐雲龍心臟。

可是唐雲龍卻未有任何變化,只是陰森一下, 頓時單手舉起,猶如長虹貫日一般,陣陣血液翻滾,竟是流淌成一條血河,頓時地面猛然炸裂起來。

轟轟轟,

那血河流淌在空中,圍繞着唐雲龍身軀流動,如同翩翩綵帶。

只見這血帶在唐雲龍手中竟是飄然起舞,揮動着向來襲的虛影劍衝去。

龍陽一看,發現了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唐雲龍沒有使用那受傷的手,卻是用了另一隻,也就是說哪隻手是應該沒有任何用的,或許那就是一個紙老虎,一戳就破。

想到這裏,龍陽淡淡一笑。

空中,虛影劍上光芒閃爍,與血帶轟擊在一起,可是出乎意料的事居然發生了,那血帶死死的將劍身捆綁住了。

血色慢慢想那虛影白光劍滲入。

於崑崙一看,竟是大驚,只感覺自己的身軀內彷彿流入一股猙獰。頓時大驚,就是迅速驅動魂力抵抗,待到穩定之後,纔是一臉驚恐看着唐雲龍,緊咬着牙,想要抽回手中的劍。

這時,唐雲龍也是感覺到了於崑崙的掙扎,猙獰一笑,瞳孔之中投射着紅光,惡狠狠的道:“想要劍啊,那好,等一會就送給你啊。”

於崑崙一驚,隱隱約約有種不安的感覺,只見,唐雲龍身形動了,放開的於崑崙的劍,一掌猛然襲來,很是兇狠,看似想要直接殺死於崑崙。

手中長劍脫離禁錮,可是一掌又是突然襲來,於崑崙匆忙用去劍去抵擋。

哄一聲,一掌擊打在劍身上,潔白無瑕的劍身迅速被裝飾上了一股猙獰血色。

哄一聲,於崑崙臉色變了,真的變了,他感覺到手心發麻,低頭一看,頓時驚呆住了,只見自己的劍上突然產生陣陣裂痕,猶如被蜈蚣爬滿似的,尤爲驚駭。

唐雲龍猙獰一笑,道:“去死吧,。”

哄一聲,於崑崙手中的劍碎了,變成碎渣四處飛濺起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劍就這樣碎了,聖堂弟子若是手中失劍,那跟廢人有什麼不一樣啊。

而自己作爲聖堂堂主,如今手中失劍,那聖堂還有什麼希望啊。

劍碎了,碎渣散落一地。於崑崙的心也是暗淡了,這時,唐雲龍一掌襲來,尤是兇狠,眼看一掌就要擊打在於崑崙身上,一道粉色光束猛然飛來。

唐雲龍臉色一般,匆忙轉動攻擊方向。

噗一聲,粉色光芒在一掌之下,迅速湮滅。

而同時,於崑崙一愣,趁着這點空隙,匆忙逃去。

要不是劍塵出手,於崑崙早就滅了,此刻,唐雲龍氣急了,目光中的火舌彷彿要噴射出來似的。

“劍塵,我定要讓你死。”頓時血氣沖天,尤是兇狠啊。

而同時,唐雲龍的身軀也是乾癟了下去,胳膊上可以看得到猶如刀的骨頭。

龍陽一看,心想唐雲龍也是撐不下一段時間的,只要能夠磨到他流光血液就行,說完,目光投向劍塵一方,心中默唸道:“快打啊,”

有時候坐山觀虎鬥是很爽的,就像現在,龍陽一直想要殺掉人在和別人打得你死我活,而龍陽根本不用出手,這感覺爽爆了啊。

這時,唐雲龍也是發現了自己的不對,攻勢更加兇狠起來,掌上陣陣的紅光向四射散射。

頓時,轟隆隆響起,四處地面皆是被砸出大坑,不少弟子皆被砸成粉末。

此刻,劍塵等人也只有四處逃竄,他們可以肯定此刻唐雲龍已經達到了傳說中的圓滿之境。

可是逃根本解決不了問題的,只見石傲天目光一冷,一拳轟擊出去。 此刻,石傲天已經恢復了少許,魂力正盛。

wωw ★тt kán ★¢ ○

一拳轟出,根本沒有沒報多少希望,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那一拳居然是集中了唐雲龍。

雖然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是卻將唐雲龍擊退了幾步。

唐雲龍大怒了,冒着紅光的眼睛火舌齊射,拳頭捏緊。

“你媽的,給我滾。”

拳勁噼裏啪啦的響了起來。

哄一聲, 牙關緊咬,拳頭直衝而出,猶如一陣颶風一般。

頓時,石傲天臉色變青了,腹部咔嚓一聲,深深陷了進去,滾滾鮮血從口中噴薄而出。

只見,唐雲龍還不解氣,陣陣洶涌血氣飛揚,猶如波濤一般,全都想石傲天身上涌去。

哄一聲, 石傲天猶如一塊石頭一般,在空中劃過一條拋物線,纔是轟然落地。

頓時,陰風堂的弟子們都是驚呆了,自己的掌門這樣被一拳就給打出去,均是不甘,心中怒火十足啊,尤其是石坤,看到石傲天那般被人欺負,頓時看向唐雲龍,目光如針,恨不得把唐雲龍扎出無數洞。

頓時,魂力聚集在手中,腳踏地面,猶如猛虎一般,向唐雲龍衝去,石坤瞳孔之中盡是血絲,彷彿要把唐雲龍撕裂一般。

“蠢貨。”唐雲龍笑了起來,張口吐了兩個字,頓時,單手舉起,面朝石坤衝來的方向,一道紅色光束閃過。

頓時,劃過虛空,從石坤腹部衝過。

剛纔還怒氣十足的石坤此刻猶如一堆爛泥的倒在地上。

陰風堂其他的弟子見石坤倒地,紛紛怒意十足,可是卻不敢邁出一步,畢竟對手這般厲害,出去就是送死啊。

劍塵等人見狀,很是吃驚,這就是傳說中的圓滿境界嗎?竟能將石傲天一擊必殺,那麼肯定也能他們一擊必殺了,想到這裏,劍塵等人後背上都是冒出一陣冷汗。

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這禁技是有時間的,只要能拖住時間,就一定能磨死唐雲龍,可是最關鍵的是他們能撐下去嗎?

只見唐雲龍的速度居然加快了,從手掌射出數道紅色光束,四處飛濺。

人是比不過野獸的。

這時,唐雲龍距離劍塵等人劇烈越來越近了,他手掌上殷虹的血跡逐漸變得鮮豔起來了。

頓時,劈天大掌,猶如擁有遮天之勢,驚駭至極啊。

劍塵等人臉色一變,迅速轉過身子。

粉色霞光從劍塵身軀之上涌出,面對迎面而來的大掌死死的撐着。

楚寒天魂力集合於手掌,轟然向大掌擊去。

於崑崙雖然劍滅,但是怎麼袖手旁觀,也是硬上而去。

此刻,三大宗主面對唐雲龍一個人,竟是有些吃力。

“哈哈。我死,有你陪,那真是好啊。”獰笑劃過虛空,聽起來可怕極了。

頓時,巨掌又是強行往下壓了幾分,此刻,若是劍塵三人支撐不住,必定成爲一堆爛泥。

龍陽一看,機會來了,盯着唐雲龍的手,緩緩的向前靠近。

這時,劍塵也是看到龍陽了,一愣,不過瞬間就醒悟,心想龍陽必定有滅這個禁技的方法。

“都使用最大的魂力,將唐雲龍狠狠的禁錮住,”劍塵大聲喊道,頓時,粉色魂力又是強上幾分,唐雲龍的血色巨掌也是被擡高了少許。

楚寒天也看到龍陽了, 同時聽到劍塵的聲音,根本沒有考慮,自身的精神力也是釋放出來了,頓時,在他的身後,一個拿着鎖鏈的無頭黑暗戰士出現,黑色洶涌,手中的鎖鏈揮舞出去,頓時,將唐雲龍封鎖住了。

身軀被鎖鏈捆綁,唐雲龍不能動,頓時吼道:“雕蟲小計,也敢拿出來賣弄,真是不知死活,我倒是要看看這能幹什麼?”

“這能幹什麼,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一道清爽的聲音傳了出來。

唐雲龍大驚,猛然回頭,頓時咆哮起來:“你這小混蛋也敢跑出來,看我幹掉這羣老傢伙之後再去殺了你。”

“哎呀,你可能沒機會了啊。”龍陽陰森一笑,手心紅光泛起,陣陣火焰洶涌。

腳踏地面,猶如猛虎一般,將自己的身軀彈射出去。

“無知小兒,你難道不知道我根本不怕任何攻擊嗎?”

“可是,你怕我傷害你的手吧。”龍陽陰森笑道,此刻已經距離唐雲龍僅有一米距離。

聽到這話,唐雲龍一驚,面目猙獰,拼命的想要逃脫,可是身軀被那鎖鏈捆綁,根本動彈不的,陣陣嘶吼從嘴巴之中傳了出來,臉上盡是一些驚恐。

劍塵見狀,手中魂力更是洶涌了。能讓唐雲龍這般嘶鳴那肯定是龍陽知道剋制他的方法。所以劍塵很樂意去除掉唐雲龍。

龍陽一掌襲擊過去,頓時猶如蛟龍一般,狠狠掠過唐雲龍的手,一股猙獰血腥味道穿了出來,刺鼻至極。

只見火焰炙烤,頓時,唐雲龍的血色手掌竟是自由的揮發起來。

痛苦的神情佔據了唐雲龍的臉,血色手套也是迅速乾枯下去。

頓時,唐雲龍整個身體都是變得萎縮不振,猶如干屍一般,不過還可以看到胸部那高低起伏的心跳。

突然,唐雲龍的笑聲猙獰起來,看着龍陽惡狠狠的道:“小子,你看穿這個又能怎麼樣,你照樣得死啊!”

龍陽耳聞,皆是大驚, 不由四處看了起來,只見,唐雲龍猶如惡魔一般,揚天長嘯起來,頓時,血液順着身軀上的毛孔悠然而生,整個人變得好似一幅血色骷髏一看,猙獰萬分。

只見他一用力,身軀上禁錮的鎖鏈開始有了裂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