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錯了,這個扇子竟奇怪的穿過了結界,封雲還有點暈,不過他的度快,沒等扇子落地就接在了手中。

小鳳又看了一眼信封,轉身走回洞去。

此時困著封雲的那四根柱子也回到了地中,看著小鳳的背影,封雲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這下你們滿意了吧。」只留下散女一人,站在那說著,她話里的語氣帶著一絲氣憤。

封雲對她的話非常的不解,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散女道:「還問我什麼意思,扇子都給你了還能有什麼意思?」

封雲不曾打開扇子更沒現這把扇子的特別之處,不過既然能穿過結界而不損壞一定會是好東西,問道:「那這把扇子」還不等封雲說完散女已經怒道:「這把扇子是當年風無道親手製作並送給我的主人小鳳的,它不僅有無窮的力量,而且它本身具有神的祝福,所以主人得了那種病才可以活到今天,而她把扇子給了你那和自殺沒什麼區別,都是你的到來才會生這樣的事,你還問我什麼意思?」

封雲哪裡還敢碰這個扇子,忙道:「那我趕緊把這個扇子還給前輩。」

封雲剛跑出幾步就不動了,因為小鳳已出現在他的前面。

小鳳的臉已經開始蒼白,說道:「不用還給我的,我也不想在指望這個扇子那樣艱苦的活下去。」

「主人,可是」

「阿蘭,算了吧,你希望我痛苦的活著嗎?」

聽到小鳳這麼說阿蘭搖了搖頭,她的散中又划落出淚珠,可她的眼光,封雲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眼神,悲傷,期望,無奈,小思也仔細看著那雙眼,這次給她的不在是恐怖的可怕,而是另人心痛的那種眼神。

小鳳道:「這把扇子上具有很強的力量,不到萬不得已不能使用它,在這個世界上有許多東西都攜帶著無窮的力量,可還是無人敢使用,那只是因為一個法則,能量反噬,如果你不能控制這股力量那你只能被它吞沒,所以不要以為擁有這類的東西是幸運的,只是要看你怎麼使用它。」

小鳳說完轉身就離開了,這次真的看不見了人影。

唯有阿蘭靜靜的站在那裡,這個時候給人的感覺是無法形容的,封雲低著頭握緊拳頭,道:「小鳳前輩一定會在她有生之日在次見到風無道師傅的,這也是他們最後的願望吧,一個很小的願望,我會幫他們實現。」

是啊,離開這把扇子小鳳就也沒有幾天的活頭了,可他心裡想的仍是風無道,而風無道還因為當年的錯而覺的無顏面對小鳳,可小鳳卻從來不把那件事放在心上。

阿蘭的目光轉向了封雲。

封雲一句話也沒有說走向洞外。

還沒有走出洞就已經看見了那幾個人,高田,大浩,何離,三個人站在洞外,從他們的表情就能看出來,他們有多麼的恨那個人。

封雲一句話也沒說,正直的走了出來,而且沒看他們一眼,更沒有理會,直接走向自己要走的方向。

「霧隱!」

隨著這兩字傳入耳中,不知從哪來的一陣大霧把所有的人都籠罩在裡面,霧很大幾乎站在面前也無法看青對面是誰。

聽到腳步聲,很輕的在草上走著,然後是一陣風聲,這大霧很快就被吹散了,眼前又是一片明朗。

小思緊跟著封雲。

「想走么?」大浩已經轉過身對著封雲的背影說著,可封雲和完全沒有聽到一樣繼續走著。

「水行-絕滅!」

在封雲的四周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水旋渦,只是這個旋渦無法靠近封雲,而是被更強大的風旋渦阻擋住。

「封雲你去吧,這裡有我擋著。」小思轉身面對著那三個人。

封雲回頭看了小思一眼,那眼神很奇怪,很難懂,什麼話也沒有說,封雲又繼續往前走去。 從死亡之谷到升龍大6還需要一段時間,畢竟封雲來這裡時是坐車過來的,可封雲不願浪費任何一點時間。

封雲根本沒有時間吃飯,從死亡之谷出來的那一刻他就以最快的度行走,儘管他在谷中能力消耗了不少,現在的度仍然是汽車都跑不過的,封雲選擇比較僻靜的一條路走,就是怕被人看見,封雲多爭取一點時間,那風無道和小鳳相見的時間就會長一點,真是就象那句老話一樣,時間就是生命。

此時死亡之谷里的小思也期盼著他早日歸來,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這三個對手。

「這個女孩是幫凶,是她和那個小子一起殺了師傅。」大浩憤怒的指著小思說著。

高田道:「那就讓我來解決她吧。」

高田十分自信自己可以輕鬆的解決這個女孩,大浩道:「師兄,她可不是一般的人,現在師傅的仇最重,我們一起下手殺了她吧。」

何離看了兩人一眼,道:「你們師傅平時是怎麼對你們的,現在仇人就在眼前你們居然還有時間在這裡說這些廢話。」

高田凌空縱越,他的身形在天空不斷的飄蕩著,變化著,小思站在下面一動不動,看也不看天上那人的變化。

高田的心突然跳動的很厲害,就和她第一眼看見小思一樣,暗道:「真是人間少有的珍品啊。」在高田的眼裡泛出綠色的光芒。

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人的眼是不可能放出這種光芒的。

大浩道:「師兄怎麼還不動手?」

何離已經看不下去,雙手合十,道:「雷厲風行!」四個字念出,在她的身上也出奇異的光芒,相信這是一種增強自身戰鬥力的術,何離的樣子的確是充滿了力量,需要的泄。

一晃眼,何離消失了,出現在了小思的背後,充滿力量的何離,那拳頭的力量別說是小思這種瘦小的女孩就是一個身強體壯的大漢也會被她打成肉餅,可小思不同,是『聖』族的後人,是擁有世界上防禦力最強的家族之一。

這一拳硬生生的打在了小思的頭部,很充實,空中的高田很吃驚,也很害怕,怕這個女孩的頭被打的不見了蹤影,那樣的話一個少見的美人就消失了,對於好色的他來說那就是一種最大的損失了。

「怎麼可能?」何離的頭上流下了汗珠,這太離譜了,平常自己『雷厲風行』狀態下別說人這種脆弱動物,就是鋼鐵一拳下去也會被打碎,而現在這個人一點事也沒有,更另人難以相信的是,這個人是原地不動的受了這一拳,何離暗道:「這是怎麼回事?」

大浩也呆了,在他兩次和封雲交手完全沒有被他放在眼裡的這個小女孩竟然有這樣恐怖的防禦。

高田兩眼的綠光更亮了就象一隻狼看到了獵物。

「即使擁有這樣的防禦那又如何,殺了師傅的人一定要受到死神的懲罰。」大浩雖然這麼說可他也明白,在他用了那個術之後他的能力就已經消耗的透出了,眼前他根本使用不了任何術,可他不想看著仇人在眼前而自己卻不能報仇,那才是最痛苦的。

「這不可能。」何離看著自己的拳頭說著。

此時天空突然掉一下一道綠光,象某種液體,就象某種漂浮物,把小思籠罩在其中。

「去死吧。」何離又是一拳打了過來,這一下很準確的打到了小思身上。

小思的小腹傳來難忍的巨痛,整個人都被打到十幾米遠的地方,躺在地山動彈不得。

「成功了。」大浩高興的叫了出來。

小思開始明白,那個綠色的東西可以降低自己的防禦力,抬頭看去,高田在空中笑著,那猙獰的面孔露出的只有邪惡。

不等何離在出第二拳高田已經把小思抱在懷中,而此時的小思受了那一拳不死已是萬幸了,早已昏睡過去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何離仰天問道,高田只管欣賞著懷中的美女,道:「這樣的美女,死了多可惜啊。」

「可她是殺死師傅的仇人啊。」大浩握緊了拳頭說著。

高田看了一眼大浩,道:「人都已經死了,我們何必為了一個死人在做爭鬥呢。」

「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師傅的大恩你都忘了嗎?」

聽到大浩說起這個,高田的臉色開始有了變化,他的眼光中透露出恨,說道:「我覺的師傅對我沒有恩,只有仇。」說完在他的背後生出一對翅膀出來,慢慢的飛向遠處。

「怎麼會這樣?」大浩抱著頭蹲了下來。

豪門祕密,總裁別過分 何離看著遠處,道:「看來他已經被邪惡的力量『半吞噬』所以成了這般摸樣。」

對於死亡之谷生的事情封雲當然一點也不知道,現在在他眼裡最重要的就是讓師傅風無道和小鳳見面。

一路急弛,如果有人不小心看見一個人影從眼前閃過,一開始他認為那是幻覺,當他在回頭看時那個人影,他明白那不是幻覺,那時他只能認為是自己白天見到鬼了。

半天的路程,封雲終於來到了這個城市,而風無道也正是在這裡,只是不封雲還不清楚風無道被關在了哪裡。

封雲沒有時間做別的事情,虛弱的他需要休息需要吃飯,可是封雲沒有時間做這些瑣事,必須找到風無道。

封雲清楚的記的那天帶走風無道的那幾個人,只要找到那幾個人找到風無道也就不難了。

封雲在城市裡轉悠著,可是事情似乎有些變化,這個城市裡的人突然那麼的稀少,這是另人奇怪的事情,出現在大街上的人擁有異能力的人開始多了起來,這些人的面孔很陌生,但他們衣服上的標誌是一樣的,封雲認識這個標誌,『龍』這是只有中國的異能力戰隊才有的。

這個城市一定生了什麼,或者將要生什麼,不過這些人封雲來說都已不重要,眼前是找到風無道。

封雲跟著一個擁有這樣標誌的人,希望可以通過他找到那幾個自己曾經見過的人。

這個人在大街小巷裡穿梭,他的度不快,可半個小時的時間已經走了遍了一個小區,封雲有點鬱悶了。

這樣的話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這個人知道封雲在跟蹤他。

終於,在停車處的附近,這個人停了下來,他十九歲的的年紀,不過他的覺察能力卻很強。

「說吧,你跟著我做什麼?」他轉頭說著,而他不是別人,正是雷戰的徒弟,文偉。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跟蹤你的,我志向知道那天」說到這裡封雲那模糊的記憶里突然出現了眼前這個人的影子,封雲仔細的回想著,他基本可以確定當時眼前這個人確實在。

「還記的我嗎?」封雲抬高了頭。

雖時間過的不是很久,可封雲那一次的強悍戰鬥給文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文偉也不斷的努力,因為他不服,一個和自己年齡不相上下的人可以擁有那麼強的力量,那自己為什麼不能呢?

「你就是那個人?」文偉還是記了起來。

封雲笑了笑,道:「是我,麻煩你告訴我,那天被你們帶走的那個老者被關在了哪裡?」

文偉不知道他為什麼問那個被人稱為『惡魔』的人,而且即使告訴了他也沒什麼用,畢竟那裡有人看守,而且不是一般的人,想到這說道:「可以,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封雲道:「好,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你。」

文偉笑了笑,道:「你必須跟我打一場你贏了我就告訴你。」

封雲連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在抓住『風之惡魔』那一天只有文偉沒有出手,文偉在當時也清楚自己不是封雲的對手,可這些日子來的修鍊,他已經想嘗試一下了,沒想到封雲竟奇異的出現,這真是天意。

有些時候即使不能去面對但也無法逃避,這樣的情況封雲會選擇努力去面對,而不是努力去逃避。

封雲不想浪費太久的時間,相信即使這個時候他要去找別人將更麻煩到不如打一場,但是自己的能力消耗過多,真沒有贏的把握。

但是現在這個地方也不太適合決鬥,兩人自然是找了一個人少而又空曠的地方。

海邊,沒有比這個地方更適合決鬥了,這裡不僅來往的船隻少,而且地方很空曠,在四周還布置著幾塊巨大的石頭,這都是天然的屏障。

「快點開始吧。」封雲的確很急。

文偉對這句話的理解是在藐視自己,在任何時候都是,你說話的語氣很可能被別人誤解。

在文偉的手裡很快凝聚出一把光劍,在強烈的陽光下幾乎是看不清楚的,不過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在文偉的手裡的確有一把劍,而且這把劍的力量很強。

文偉暗道:「這種天氣的戰鬥只有對我有利,畢竟我的光劍在陽光中才能揮更強的力量呢。」

文偉的度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就象當初封雲的度一樣,現在的兩個人決鬥他們都擁有很快的度,這樣的話,度的快慢將很有可能決定勝負。

海風呼嘯著,穿過石縫吹到了封雲的臉上,突然的,他身子側了過去,地上已劃過一道裂痕,如果不是剛才的那陣風,封雲還真沒有察覺到對方已經到了自己的跟前,並已經釋放出致命的一劍。

封雲馬上在自己的身周加上『風之屏障』,仔細的察覺著對方的蹤影。

此時又是一道光,比目視太陽還要刺眼,這把劍穿過了『風之屏障』這個對封雲來是說具有很高防禦的盾在這把劍看來就如同虛設。

封雲急退了幾步卻還是被這把劍划傷了,看著右臂膀上那個傷口,雖然不是很大卻流出了不少鮮血,染紅了衣服,這是封雲第一次受傷,這種感覺真的不太另人喜歡。

「怎麼可能,居然毫不費力的穿過了我的『風之屏障』?」封雲默默的想著。

文偉道:「即使運轉度在快的風,那也是無法阻擋光射進去的。」

如文偉所說,封雲似乎明白了。

「你在『火行』上的修為不是很高么?來吧用你的火焰來打敗我,風是不可能戰勝我的光的。」文偉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說出了實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