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想而知,如今他陷入多麼被動的局面了。

不過好在他的速度很快,就算被困在鎖神陣之中,一時半會也休想將他擒拿住。

周丹背後演化出雙翅,展動連連,一股狂風立刻朝十大將軍席捲而去。

「雕蟲小技。」十大將軍冷笑不已,雙手一揮,立刻將這狂風給擊潰,而他們也藉此將四周的空間給封鎖起來,剎那使出殺招,想要一擊斃命。

噗嗤~~

十股凌然的攻擊擊穿了周丹的身軀,但卻沒有濺起絲毫血花,十名將軍神色微微扭曲,陰沉到極致。

「居然只是殘影。」

沒錯,周丹留下的就是一道殘影而已,在十大永生境強者的封鎖下,他不僅突破了禁錮,更是在他們眼下安然躲開,這令他們心裡生出羞辱的感覺。

嗖~~

下一刻周丹出現在他們的身後,數百套小千靈陣直接對著他們的頭顱轟擊而下。

「哼。」十人震怒,怒喝聲居然影響到這數百套小千靈陣,生生將這攻擊給牽引到別處。

「哎。」看到此模樣,周丹神色有些暗淡的憂傷,這並不是小千靈陣太弱了,而是永生境強者太過於強大了,畢竟小千靈陣可以威脅到至尊強者,數百套的小千靈陣組成在一起,哪怕是至尊巔峰的強者都要慎重對待,不然多半會被轟成渣。

但是數百套的小千靈陣卻擋不住十名永生境強者的一聲冷哼。

「受死。」十人突然再次動手,霎那朝著周丹撲殺了過去,相反這一次他們沒有禁錮任何空間。

周丹雙翅展動,消失在原地,不過當他在出現的時候,臉色卻突然大變。

「相同的招式,真還以為我們會重蹈覆轍。」這十名月神軍的將軍出現在周丹的背後,當話音落下的時候,便是那殘忍無情的攻擊。

宛如山嶽般的拳頭砸中周丹的身體要害,砰的一聲金屬的響聲更是令人發毛,一道道清晰可見的裂痕遍布了周丹整個肉身。

而他的身軀則是狠狠的砸在鎖神陣的光屏上,極為可怕的雷霆之力立刻湧入其的體內。

「終於結束了。」看到此情景,十大將軍則是露出一絲笑意,僅僅一名天尊而已,怎麼可能在他們手中活下來。 轟!

巨響打破沉寂,高空中小雷晶虎將老者擊退,正好看到這一幕,整個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吼!」

伴隨著一聲獸吼,紫色光芒驟然暴漲,那啥充斥著整個鎖神陣。

紫光越發的濃郁與刺目,如同一片紫色海洋,不多時一輪如同烈日的火球從紫色海洋中升騰而起。

「紫氣東來!」

老者倒吸了口氣,那原本還算的從容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甚至還有著一股深深的忌憚。

另外十名月家將軍也被此刻小雷晶虎所搞出來的驚動給震驚到了,看到那宛如烈日騰空而起的火球,臉色也變得極為難看。

「你竟然是雷晶虎一族的人!」老者缺少了平時的鎮定,他千算萬算卻沒有算到小雷晶虎的來歷竟然這般強大。

他本就猜測小雷晶虎是神獸一類,但卻沒有算到其竟然是雷晶虎一族的。

如今的九洲大陸,真正擁有純血脈的神獸太少了,而今被稱之為神獸的基本都是一些從遠古時期遺存下來的天階妖獸,如果放在遠古時期,這些天階妖獸根本沒有資格稱之為神獸。

但是在現今的九洲大陸,遠古存活的天階妖獸便算是神獸,比如說蛟龍一族,它們本身的血脈並不純正,但是其卻是一股從遠古時期遺存下來的天階巔峰妖獸,在現在的九洲大陸便算是強大的神獸一族了。

按照老者的想法,小雷晶虎就是這些血脈不純的神獸一類,故此沒有多大的重視。

但是當他知道小雷晶虎是雷晶虎一族,他便知道自己的想法多麼愚蠢了。

雷晶虎一族,縱橫九天十地,號稱不敗的天階妖獸,以妖獸身份躋身進入神獸榜的強大存在。

不僅在遠古時期雷晶虎一族就存在了,即便是最為古老的荒古時期,雷晶虎一族也強橫無比,族中歷代皆有三名准帝境強悍的存在。

不管是在荒古時期,還是在遠古時期,甚至在當今,關於雷晶虎一族的傳言太多了。

「你們都得死!」烈日騰空,小雷晶虎從火球中踏步而出,此時他已然不是人身,滿身紫發肅然,如同尖刀銳利,散發著可怕的寒芒。

那碩大的虎軀足有數百丈,全身被紫色光芒包裹著,凌然的虎頭更是布滿猙獰,讓人見了忍不住顫悸,心生恐懼。

「哼!」老者恢復了冷靜,小雷晶虎的身份的確讓他很震驚,但是事已至此,難道還有反悔的可能?

而且他看得出,小雷晶虎與周丹的關係情同手足,如今周丹被斬,小雷晶虎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殺了他!」在這時刻,老者下了一個令人感到恐懼的決定,竟然要將小雷晶虎給斬殺。

「是!」十大將軍不敢拒絕,立刻分散各處,將小雷晶虎給圍堵住。

「受死吧!」

老者猛地一喝,四周的空間突然裂開一道巨口,霎那一道銀色月光閃爍而出,落入他手中。

銀光散去,露出本來面目。駭然是月家的鎮族之寶,高階神器:混沌神斧。

「今天你休想活著離開。」老者似乎知道如果讓小雷晶虎離去,定然要承受極為可怕的後果,所以他直接取出了月家的鎮族之寶,混沌神斧。

相傳混沌神斧乃斧神族的鎮族之寶,但最終卻落入月家手中,顯然這背後有極為複雜的關係。

小雷晶虎面目猙獰,甚至對這混沌神斧都沒有絲毫忌憚,他張口噴出一股凌然的火焰,剎那將四周的空氣給焚燒而起,撲向老者。

老者猛地一喝,轉動手中神斧,直接劈落而下,一道光芒迅速可怕,將足以讓尋常永生境強者都要飲恨的火焰切割開來,彷彿開天闢地,混沌初開。

小雷晶虎渾身汗毛林立,危險的氣息籠罩整個心頭,在面對這如同開天闢地的斧光,他竟然感到顫悸。

斧光朝著小雷晶虎籠罩而去,老者與十大月家將軍則是冷漠的看著這一切,結果已經不言而喻了,這一擊足以比得上准帝強者的全力一擊了,任何永生境強者都不可能在這一擊活下命來,就算準帝強者都不敢硬接這一道攻擊。

老者是永生境巔峰強者,但手持混沌神斧后的他,足以與真正的准帝強者一戰了。

可見這混沌神斧有多麼可怕了,如果小雷晶虎被劈中,恐怕危矣。

嗡嗡嗡~~~

然而就在這時候,四周的空間突然成片扭曲起來,一道血紅身影出現在小雷晶虎身前。

「萬法籠罩,不死不滅,神葫顯化!」

血紅身影正是周丹,此刻他一身白衣早已被鮮血浸濕,那俊俏的臉龐更結出一層血垢,顯得很是猙獰。

紫光神葫驟然暴漲,將小雷晶虎吸入神葫之中,而後噴出一股紫色氣息,將他保護住。

神斧劈落,結實的轟在紫光神葫中。

噗嗤~~

周丹身軀巨顫,一口口鮮血從他口中噴洒而出,沾染了紫光神葫,而神葫在結實的挨上神斧的一擊后飛快的朝後方爆退而去,而周丹也在此時被砸飛了出去,甚至將整個鎖神陣都給砸破了。

天地恢復清靜,老者與月家十大將軍神色緊張的看著遠方。

當灰塵散去后,他們神色猛地一變,只見前方的城牆砸出了一道缺口,而缺口後方仍舊有一個高達百丈的葫蘆屹立不倒。

「擋住了。」十名月家將軍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切,他們萬萬不敢相信一名天尊境的修士而已,居然擋住了混沌神斧的一擊。

老者同樣眼眸猛地一縮,臉上出現了一道驚訝之色,不過在他看到百丈神葫下方躺著一名少年後,那緊繃的神色也在此刻鬆懈了下來。

擋是擋住了,但是是生是死,還未知呢。

神葫突然消失,化為一道流光沒入周丹體內。

「看來還有一口氣在。」老者露出一抹笑容,隨後朝著周丹所在的方向飛去,他的目的只不過是擒拿下周丹而已,但過程卻超乎了他們的意料,故此才會發生這一幕。

吼!

不過就在老者降臨在周丹身邊時,一聲獸吼傳來,緊隨其後便有一道紫光從周丹體內衝破出來,小雷晶虎冷漠的盯著老者:「今日之仇我記下了。」

話音剛落,小雷晶虎便化為漫天紫光,將陷入昏迷中的周丹包裹住,消失在原地。

老者先是一怔,隨後露出一抹冷笑:「想走,你走的掉么?」

幾乎在小雷晶虎離開的時候,整個皇城都被金光籠罩住,竟然是一個加強版的鎖神陣!

萬界修仙傳 「別說你只是永生境後期,哪怕是真正的准帝強者進入皇城也休想離開!」強大的神念橫掃整座皇城,立刻發現了小雷晶虎的蹤跡,十一道身影再次將其困住。

「你們真的打算趕盡殺絕?」小雷晶虎面部猙獰,發出質問之聲:「枉我們救助你們月家大皇子,如今卻這般對付我們,你們的良心何在?」

「良心?」老者冷笑不已,隨後說道:「今日我月家已經給你們選擇的機會了,只不過周丹這小子太不是抬舉了,真以為憑藉自己的力量就能夠安然離開皇城么?」

「至於大皇子,如今都被軟禁住了,今日對你們所做之事他根本不知道,而且也不會知道。」

「好一個月家。」然而就在這時候,原本陷入昏迷中的周丹突然睜開雙眼,並肩與小雷晶虎站在一起。

老者瞳孔一縮,難以置信的看著周丹:「你怎麼可能沒事?」

「哥,你沒事?」小雷晶虎同樣有些激動的說道。

周丹淺淺一笑,隨後看著老者與其身後的十名月家將軍,聲音有些冰冷了起來:「混沌神斧的確很厲害,但是想要破開我的神葫卻還不夠,我想你們月家的目的也不只是想要控制我吧,實則是為了我身上的神器吧。」

老者神色一變在變,不過當他看到整個皇城都籠罩在鎖神陣之下,立刻猙獰了起來:「你說的沒錯,從大皇子口中我們知道了你身上有一件極為強大的神器,而今我們也算見識到了,將其交出來吧。」

「並且我可以保證今後不會再有人去打擾你,而你仍舊是周王!」

「你是傻子?」周丹則是毫不客氣的譏諷道:「我也給你兩個選擇,交出混沌神斧,我周丹庇佑你陸亞帝國千百年。」

「敬酒不吃吃罰酒!」老者勃然大怒,一個小小的天尊境修士罷了,居然敢口出狂言。

「看來你是拒絕我的提議了。」周丹卻是不急不慢的笑道:「那就不要怪我手段強硬了。」

「你還有什麼手段?」老者雖然內心冷笑,但是卻也不敢大意,畢竟能夠襠下混沌神斧一擊而不死,就算他都做不到。

混沌神斧亮起了微朦朧的混沌之氣,老者凝視眼前的少年,那冰冷的神色驟然僵硬。

嗡嗡嗡~~

混沌神斧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老者雙手猛地緊握,但混沌神斧卻越發的抖動的厲害,竟然想要掙脫他的控制。

「混沌初開,萬物為零,神斧顯化,追溯荒古。」周丹卻在此刻開始念動極為神秘的咒語,在其頭頂上方紫光神葫顯化而出,不斷的轉動起來。

隨著周丹念動的咒語越發的長久,老者已經很難壓制住混沌神斧了,而這時候老者頓時焦急的大喊道:「阻擋住他!」

十名月家將軍不敢怠慢,他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卻可以看出現在的混沌神斧不受老者控制。

就在他們想要對周丹動手的時候,小雷晶虎則自主迎了上去,一上來就開始拚命,令他們暗暗叫苦。

「神斧回歸,混沌閉合!」在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紫光神葫衝天而起,降下了祥和的紫光,將混沌神斧籠罩住。

噗嗤~~

老者遭受到混沌神斧的反噬,一口鮮血立刻從他口中噴出,那啥雙手被斬斷,身體則是倒飛了出去。

混沌神斧光芒大盛,但卻顫抖的厲害與可怕,在紫光神葫的可怕吸力下,直接朝葫蘆口處飛去。

「奪我月家根基,自取滅亡!」一聲震怒從皇宮深處傳來,只見一隻巨手從天而降,直接抓向混沌神斧。

混沌神斧劇烈顫抖,逗留在空中。

周丹神色一凝,一口精血染紅紫光神葫,原本還逗留在空中的混沌神斧突然化為一道流光,沒入紫光神葫之中。

「找死!」皇宮巨顫,一名偉岸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此人身著黃袍,頭頂皇冠,赫然就是當今陸亞帝國的一代帝王。

「走!」周丹內心一顫,單單一眼他便生不出反抗的念頭,這是兩者之間的境界相差太大的緣故。

小雷晶虎也神色顫悸,眼前這偉岸男子讓他感到頭皮發麻,當即與周丹化為流光,朝著皇城遠遁而去。

現在若是不走,根本沒有機會在離開了。 黃袍男子四周散發著皇道之氣,將其襯托的無比神聖與耀眼。

帝王的現身讓皇城的百姓膜拜不斷,恭敬的跪在地上,接連的行跪拜之禮。

皇城高空中,周丹與小雷晶虎並列一塊,臉色無比的凝重的看著被皇道之氣包裹住的黃袍男子,看不清面相,但卻可以感受到一股凌然的氣息壓迫的讓人窒息。

「留下混沌神斧,我放你離去。」皇道之氣內傳來一聲威嚴的聲音,傳遍整座皇城。

周丹與小雷晶虎神色微微一變,因為就在剛才,僅僅只是一個聲音,就讓他們的神魂在顫悸。

「今日之事並非我所願,而今到這種地步了你也不用假惺惺,要動手便動手,何須廢話。」

今天所發生的一切肯定是因為眼前這黃袍男子所授意,不然今日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你還年輕,不要因為腦子過熱而自誤,如果不是念你之父對我陸亞帝國有恩,你早已死去。」黃袍男子繼續開口說道:「並且你也是我兒子的結拜兄弟,今天之事我可以當做沒有發生過,但你必須將混沌神斧歸還回來。」

「哼,只怕不只是混沌神斧吧。」周丹頓時譏諷不已的笑道:「如今的月家我算是看清了,欲要奪我之寶,還故作一副大氣凜然的樣子,簡直可笑。」

黃袍男子不語,但他卻動手了,兩道精光從皇道之氣**了出來,輕易便將周丹與小雷晶虎的胸膛給擊穿。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黃袍男子的聲音儘管不大,但時刻卻露著威嚴的氣息,讓人不敢直視。

億萬百姓臣服跪拜,不敢生出反抗的念頭,哪怕生活在皇城中的強大修士皆都大氣不敢喘,一些影宗和煉器宗的強者更是氣息內斂,不敢造次。

「殺!」

然而回應黃袍男子的則是一字充滿殺意的話語,只見周丹的身影消失在原地,而當他出現的時候已經在黃袍男子的十米之內了。

「哼。」冷哼聲從皇道之氣內傳出,周丹頓時感覺如遭電擊,體內的魂力在此刻更是停泄不前,所有的實力盡數在此刻遭受封印。

「哥!」小雷晶虎露出焦急之色,立刻將高空中砸落下來的周丹給接住,而後伴著臉凝視黃袍男子:「今日之事我雷晶虎一族記下了。」

「你可以走,他不能離開。」黃袍男子的聲音仍舊有著一股不容拒絕的威壓,只是他卻對小雷晶虎網開一面。

「要走我們一起走,我是不可能一人離開的。」小雷晶虎無比堅定的說道。

「那你就留下來吧。」黃袍男子的聲音也逐漸變得冰冷了下來,只見皇道之氣再次從其體內飛出,瞬間沒入小雷晶虎的體內,將其一切修為盡數被封印了起來。

「你!」小雷晶虎神色漲紅,他試圖去衝擊這封印之力,但卻遭受到反噬,立刻讓體內出現了傷勢。

「好一個月家!」周丹與小雷晶虎修為盡數被封印,而周丹仍舊倔強的站起身,面對這億萬人敬仰的存在,他沒有絲毫懼色。

「我周丹若是活著,今日之辱他日十倍奉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