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檀明手握一把匕首擋住了謝倫的攻擊,火花四射,見此,謝倫神色不變,一拳暴轟而去。

檀明一掌拍去,巨大的力量讓謝倫忍不住倒退,心中駭然,檀明這一掌竟然讓他體內氣血翻騰,玄力獃滯,不愧是魂玄境強者。

「謝倫,還是拿點真正的手段出來吧,否者你根本沒有一絲勝算。」

略顯張狂的話出自檀明之口,卻沒有人嘲笑,反而點頭,檀明有著張狂的資格,剛才的一掌並未盡全力,否者的話,就不僅僅是壓制謝倫那麼簡單了。

聞言,謝倫雙目一凝,黑光閃過,一股殺伐之氣出現,令在場眾人都是微微一驚,當初為了坐上謝家家主之位,謝倫大開殺戒,僅僅氣勢就讓其一般人見之昏厥。

「嗤嗤!」

謝倫雙手交錯,整個身體都化為漆黑之色,連那眼白都是消失。

傅然眉頭微皺,隨著謝倫出現變化,原本陰沉的天空顯得更加壓抑,讓人極為不適。

雨滴落在謝倫身上,好似落在火炭上一般,瞬間便是被蒸發,發出「嗤嗤」的聲響。

謝倫明白他的任務,雖然無法戰勝檀明,但是至少要讓檀明付出一些代價,因此直接動用最強手段。

「府主,小心,在下曾與謝倫有過切磋,此人現在已經水火不侵刀槍不入。」一位支持檀明的壯漢見到謝倫此刻模樣,連忙出聲提醒。

檀明淡淡的點了點頭,對於謝倫的手段,他多多少少都聽說過。

「想要破開謝倫的金剛體可是有些麻煩啊!」曹磊自語道,他對謝倫的手段最為了解,即便是魂玄境也要感到麻煩。

唰!

下一刻,謝倫直接撲出……. ?對於謝倫施展玄決,檀明不為所動,當見到其撲來的時候,一步跨出,直接來到謝倫身前,攤開手掌印了去。

鏘!

檀明的速度讓謝倫措手不及,一掌拍在胸膛,猶如落在金屬之上一般,僅僅讓謝倫退後半步,下一刻,謝倫身體一震,好似剛才的那一掌對他沒有絲毫作用,單手握拳轟擊而去。

「好強悍的肉身!」

檀明一驚,如此肉身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雖然並未盡全力,但是也並非一般宗玄境能夠承受,而那謝倫僅僅退後半步。

傅然雙目也是一凝,這肉身完全超越他,不過兩者卻有不同之處,若是沒有猜錯的話,謝倫施展的玄決,是將肉身提升到一個恐怖的程度,只要保持這種狀態,那麼玄力的消耗也不容忽視。

這個道理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謝倫更加明白,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讓這一場分出勝負,必須讓檀明受傷或者暴露強大手段才行。

唰唰唰!

這一刻,謝倫的全身都化為武器,手、腿、肘,身體的任何一部分都有著恐怖的力量,即便是有著魂玄境實力的檀明,若是挨上,恐怕也不好受,身影閃動,將謝倫的所有攻擊都是躲過。

「畫虎!」

謝倫見檀明並不與自己纏鬥,而是不斷躲避,頓時明白對方想法,雙手十指微屈,向前一按。

吼!

一聲虎嘯震動空間,一頭數丈大小的巨虎從謝倫雙手中衝出,鋼尾敲打著地面,令整個後院都出現顫抖,兩顆尺余長短的虎牙反射出寒光。

檀明雙目微微一凝,在這頭白虎身上,他察覺到了一絲危險,雖然十分模糊,卻是真實存在,頓時對謝倫的實力有了一個全新的認知。

「必須速戰速決!」

檀明此刻也不想再拖下去,拖的時間越久,他的手段就會暴露得更多,而且說不定還有意外發生。

「喝!」

一聲輕喝出自檀明之口,魂玄境的氣息暴露無遺,一層紅光覆蓋在身上,如同鎧甲一般,細看的話又會發現,這與那玄獸之皮有著幾分相似。

趙廷雙目緊緊落在檀明身上,他這是第一次見到後者施展玄決,自然十分在意,相對而言,那劉岩則是微微點頭,他曾經也與檀明有過交手,對於其手段也有所了解。

「去!」

謝倫對著檀明隔空一指,那白虎如同得到指令一般,巨大的身體躍起,對著檀明撲去,張開血盆大口,一股血腥瀰漫。

霎那間,白虎便到了檀明身前,見此,檀明身體微屈,一拳轟出,其上有著紅光炸裂,在拳風之上,一層層如同水波一般的漣漪擴散開來,恐怖的玄力釋放,那等威勢讓周圍眾人心驚不已。

白虎巨口咬住檀明手臂,卻如同咬在鋼鐵上一般,難以傷及絲毫。檀明冷笑一聲,這個玄決可是地級高等,乃是當初在烈越遺迹獲得,能夠讓他得到極為恐怖的防禦以及力量,若是被這白虎傷到,那麼也太對不起這地級高等四字了。

手臂一震,衣袖爆裂,露出泛著紅光的手臂,一股暗勁自肩膀處順著手臂蔓延而去,落入白虎巨口之中,令其腦袋出現裂紋。

攻妻不備:老公大人別太壞 「這………」

遠處的謝倫微微一驚,他並未小看檀明,但是不想還是小覷了對方,不愧是文府第一人。

此刻檀明被白虎拖住,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一步跨出便出現在檀明身側,雙拳揮動,無數拳影出現,對著檀明鋪天蓋地而去。

感覺到勁風襲來,檀明跨出半步,一隻手探出抓住白虎腦袋,心中低喝一聲,鼓起一身血氣,猛然發力,直接掄起白虎向謝倫砸去。

轟轟轟!

拳影盡數落在白虎身上,令其發出一聲悲嚎,身體也縮小了一圈,不再那麼凝實。

不過此刻的謝倫可管不了那麼多,雙手一劃,兩道宛如能夠吞噬亮光的黑影出現,撕裂空間,竟是穿透白虎之身,霎那間便來到檀明身前。

「逆流!」

檀明低喝一聲,這黑影是什麼他並不清楚,但是其上傳出的波動讓他心驚不已,不敢有絲毫大意,單手一旋,水流出現在前,形成一個圓弧,不斷不斷旋轉。

水流在檀明身前旋轉,化為一個龐大的漩渦,也就在這個時候,黑影落在其上,發出「嗤嗤」的聲音,好似這黑影有著高溫一般。

見自己的攻擊被檀明阻止,謝倫雙手不斷劃出,一道道黑影再次襲來。

檀明沒有去理會那些黑影,因為此刻咬住他手臂的黑虎對他展開的瘋狂的攻勢,那數丈之長的鋼尾掃來,其上的勁風讓他衣衫嘩嘩作響。

同時白虎巨大的腦袋不斷擺動,巨大的力量讓檀明身形難穩。

「畜生!」

檀明一聲低喝,另一隻手緊握一拳轟出,直接將白虎腦袋轟爆。

而不等有絲毫休息時間,便察覺到那水流無法抵擋謝倫無休止的攻擊,當下雙手探出在身前不斷旋轉,而身體卻是退後。

「嘩……..」

水濤之聲出現,在檀明的身前出現一道丈余大小的水柱,扭曲旋轉間便將謝倫的攻擊盡數抵禦。

見此,謝倫微微一喜,身影一閃來到水柱旁,雙手泛著黑光,探入水柱之中,能夠看到手臂上出現一道道血口,即便是有著鋼鐵一般的身體,也難以在水柱的絞殺完好無損。

「驚雷!」

不過對此謝倫卻不曾理會,心中低喝一聲,手臂上湧出無數雷電,好似銀蛇一般竄動,身體擺動向水柱的另一頭檀明之處游去,速度極快,只能看到水柱之中一個閃爍便到了檀明身前。

「嗯……」

檀明眉頭微蹙,雙手連忙停止轉動,退後一步,看了看已經有著焦黑的手掌,沒想到他現在已經受傷,雖然這傷勢沒有任何影響,但是卻是存在。

「看來還是我小覷你了!」抬頭望向謝倫,檀明點了點頭,道。

謝倫收回手掌,手臂上的血口湧出黑光,遠遠看去,如同未曾出現一般,讓人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那麼你就拿出真正的實力出來讓我瞧瞧!」謝倫淡然一笑,那模樣好似並非在與檀明激斗一般。

「如你所願!」

聲音落下,檀明雙手向前一推,雙掌之上有著水流出現,落在身前,在身前形成一個小小的水窪。

收回雙手,旋即檀明便沒有了任何動作,而那謝倫眉頭微蹙,不明白這其中原因,但是也知曉絕不簡單。

唰!

感覺到體內玄力的消耗速度,謝倫跨步衝出,而就在此時,檀明身前的水窪突然隆起,最後在眾多目光注視下,形成兩頭水狼。

不過半丈,與一般夜狼一般大小,似乎有著生命一般,發出低嘯,雙目之中有著藍光閃爍。

「去吧!」

檀明輕聲一句,旋即兩頭水狼便的向謝倫衝去,見此,謝倫也不敢大意,雙手揮拳,直接將撲來的兩頭水狼轟散。沒有絲毫停頓,沖向檀明。

「嗷…….」

一聲狼嘯在謝倫身後響起,令他忍不住回頭望去,瞳孔微縮,那被他擊散的水狼化為水珠漫天飛灑,然而卻匯聚一處,再度凝聚成水狼。

「這下麻煩了!」

傅然暗自點頭,從剛才的情況來看,想要解決這兩頭水狼並不容易,若是沒有特殊手段的話,難以做到,對於謝倫來說,可是一個麻煩。

水狼成型,便是對著謝倫衝來,見此,謝倫也不得不穩住身形,轉身對付。

檀明面露輕笑,雖然這水狼每一次被轟散,都會縮小,但是想要徹底解決,可是有著不小難度,若是謝倫沒有特殊手段的話,那麼這兩頭冰狼足以讓他玄力消耗一空。

不過那謝倫好似沒有這種手段,與兩頭水狼糾纏在一起,雖然能夠一拳將水狼轟散,不過下一刻卻再度凝聚在一起,照這種情況下去,檀明也無須再出手。

有鋼鐵一般的身體又如何?

檀明展現出文府第一人的強大實力,有著壓倒性的實力!(未完待續。) ?而謝倫在接下來的時間之中,不得不出手應付水狼,雖然現在還不知水狼的威力如何,但是他卻不敢觸及。

而謝倫也不是沒有想過辦法,有著不弱聲勢的玄決都是施展,能夠將水狼瞬間擊散,但是卻依然凝聚在一起。

「這手段用來拖住敵人還是不錯!」姬欣點頭,對於檀明的這個玄決,雖然看似沒有太大威力,但是在某些時候也能夠有顯著的效果。

傅然點頭,這個玄決若是落在符師手中,有著不小的幫助,至少能夠拖延時間以便畫符。

而檀明想要以這個玄決取勝謝倫的話,還是不可能,被謝倫擊散多次,這兩頭水狼也縮小了一大圈,而檀明也沒有抓住這個機會對謝倫出手,有著魂玄境實力的他無需如此。

他的目的很簡單,想要以這個玄決將謝倫的玄力盡量消耗,那麼接下來的戰鬥也簡單了許多。

對於檀明的如意算盤,謝倫自然是知曉,但是卻沒有絲毫辦法,心中有著憋屈,以他的實力就算無法傷到檀明,至少也能夠讓其手段盡出,但是現在的處境與他想象中有很大的差別。

「不行,玄力消耗太過恐怖,沒有辦法了。」

一拳再度將撲來的水狼轟散,謝倫雙眸一凝,今日他必須讓檀明付出點什麼才行,即便是付出慘重的代價也必須如此,若是當檀明保持巔峰狀態,那麼明日將無人能夠阻擋。

他這次選擇劉岩和歸西,一旦檀明再次坐上府主的位置,必定對藍湖城謝家打壓,這是他不願看到的結果。

想到此處,謝倫狠狠一咬牙,竟然轉身向檀明衝去,不再理會那兩頭水狼,讓不少人都是疑惑,唯有那曹磊眉頭一挑。

「是打算用那個東西了么!」

吼!

水狼仰天一吼,直追謝倫,而這個時候,檀明雖然不明白謝倫打算做什麼,但是也顯然不可能讓對方就這樣靠近他,雙手在身前旋轉。

水流再次出現,而這一次的水流沒有扭曲纏繞,而向兩旁延伸而去,對衝來的謝倫形成夾擊之勢。

「給我出來!」

距離檀明不過數丈的時候,感覺到身後撲來的勁風,謝倫探出一隻手,五指微屈,向腹部戳去。

噗!

鮮血飛濺,謝倫的整個手都伸進腹部之中,原本漆黑的身體也開始恢復正常,猛然向外一拉,一條黑色鎖鏈從腹部衝出。

嘩嘩!

黑色鎖鏈連接著謝倫的身體,一段卻向他身後激射而出,將兩頭撲來的水狼抽飛,這一次並沒有擊散。

「那鎖鏈在吸血!」

周維驚呼一聲,旋即傅然等人這才注意到,鎖鏈上的血跡正在滲入,直至消失。

當下皆是倒吸涼氣,這是什麼東西?是玄決還是玄器?竟然吸食人血。

再看看把兩頭被抽飛的水狼,此刻正躺在地面上,原本透明的身體化為漆黑之色,紋絲不動。

「這是…….」

檀明也是一驚,他在這鎖鏈之上感覺到了一股危險,能夠威脅到他性命的危險,當下失聲道:「難道這是血蟒之骨?」

檀明的聲音傳開,引起其他人驚呼,這血蟒乃是一種十分罕見的玄獸,成年的血蟒乃是五階玄獸,依靠吸食血液而存活,極為擅長隱藏,身體可大可小,據說一頭噬血后的血蟒可達十餘丈,而許久未進食的血脈卻只有半丈長短。

而之所以血蟒有著不小是名聲,主要還是這血脈體內有著神獸吞天蟒的血脈,天生擁有神通能力,便是從體內衝出黑色鎖鏈,一旦被這鎖鏈擊傷,便會身中劇毒。

而血蟒的天賦神通便稱之為血蟒之骨。

「好眼力,不錯,這正是血蟒之骨,這乃是當初意外獵殺了一頭未成年的血蟒,開膛破腹之後才發現這血蟒的天賦神通居然在一塊肋骨之上。後來我便將這塊肋骨移植到我自己身上,使得我擁有了這天賦神通。」謝倫面色蒼白,毫無血色,可見動用這東西對他來說也有不小的負擔和傷害。

嗖嗖嗖!

情迷冷情總裁 突然,鎖鏈回抽向檀明拍去,勁道之大居然有著破風聲,讓人不敢小覷。

檀明雙手合十,那原本包圍謝倫的水狼徒然逆沖而上,將那拍來的鎖鏈抵禦。見此,謝倫毫不意外,心意一動,鎖鏈之上又延伸出一條條細小的鎖鏈,細小的鎖鏈上還有更加細小的鎖鏈,好似無窮無盡。

唰!

一道黑影閃過,那檀明將速度提升到極致,霎那間便來到謝倫身前,嘴角掠起。

「雖然這血蟒之骨十分厲害,但是只要不觸及便無礙,而且現在的你已經沒有了那鋼鐵肉身了吧!」

謝倫一驚,檀明不但避開了他的攻擊,反而還臨身,讓他瞬間落入必敗之局。

「可惜你錯了!」

眼看檀明的手掌即將落在胸膛的時候,謝倫的面色突然一變,笑意湧現,讓檀明頓時不安,奈何這個距離根本不給他任何機會。

嘩嘩!

又是一條鎖鏈從破體而出,在謝倫的胸口留下一個血洞。

「糟了!」

據說凡是被血蟒之骨傷到,必是身中劇毒,讓檀明大駭,連忙後退,可惜卻已經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