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在這層層石塊之中,爆射出了一縷火光,這些在王毅四周旋轉的怪石便像是飛逝的利箭一般,向著王毅急沖而來,密密麻麻、鋪天蓋地、浩浩蕩蕩、氣貫長虹、勢不可擋。

「不好!」

王毅看見這一幕也是暗自一驚,臉色大變,立馬在體外凝聚出了一層靈力,不僅如此,左臂的銀色盾印便是閃爍出了一抹刺眼的光芒,緊隨其後,便是一副金色巨盾幻化而出,擋在了王毅的身前。

「轟轟轟轟轟???」

不絕如帶的撞擊聲爆發而出,大氣之中更是震蕩出了道道氣浪。

「啾啾啾???」

「糟糕,倒是忘了這怪石竟能四面進攻!」

王毅此刻神情凝重之極,緊握住了手中的殺劍,連忙向著自己橫衝而來的怪石,突刺而去,只聽得見轟轟轟的爆裂聲。

「這些怪石就算爆裂化作了石粉也還會重新組合,根本就是沒完沒了,要是我靈力耗光那定死於亂石之中,這該如何時好?」

「哼,我倒要看看你怎麼破這一關!」那站在百米之外,匿藏了身影的鄭子武咧嘴一笑,神情冷漠道。

「對了,剛剛那一道火光閃爍,想必這些怪石之中定有蹊蹺,就是不知土行之術受不受限制?」

王毅滿臉的疑惑之情,嘴中更是默念起了口訣,瞬時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王毅遁入了地中,向著前方疾馳而去,他這越走越是心驚,他感到那些怪石散出的威壓越來越大,好像全身上下背負著數萬斤的石頭一般,沉重不已,難以在繼續前行。

王毅牙關緊咬,緊握著殺劍一劍朝自己的上方刺去,隨後便是通過劍縫看了看。

「那是???」

王毅看見一個由數塊怪石組成的一個龜殼浮在半空之中,通體散發著火紅的光芒,極為耀眼,不僅如此,依稀可見,道道火光像是漣漪一般向著四面八方震蕩而去,四周的怪石也是隨之緩緩而動,極為詭異。

「原來是這龜殼散發出的力量,看來想要走出這裡,必須要毀掉這由怪石拼接成的龜殼才行!」

王毅知道了這石頭的真相,面露出一絲喜色,要不是前方威壓強大,難以前行,定會直接就從地底通過去了。

王毅再次運行起了土行之術,原路返回,緊隨其後,便是破土而出,凌空躍起,更是帶出了無數的塵土。

「沒想到,他竟還掌握了土行性質,呵呵,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鄭子武仍是咧嘴笑道,雙目之中閃過一絲陰霾。

「呼???離那龜殼越近,威壓就越大,石頭攻擊的力量則是更強,若是橫衝直撞,那定會死於非命,我到底應該怎樣去破解這一關?」

王毅依地而坐,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一些黃橙橙的丹藥,一口吞下,閉目恢復起了靈力,但是腦海之中卻仍在思考自己應該如何去做。

王毅一座便是一天,清晨時刻萬物皆是格外的靜謐。

這時王毅睜開了雙眼,爆射出了一縷堅毅之色,王毅伸出了雙手,緊緊地握住,看了看自身,隨後又看向那浮在空中的石頭,便揚起了一抹微笑。

「我修鍊的本就是上古神通之術,這碎身之法還沒煉到如鋼鐵一般堅硬,此刻的我最多也就是銅皮鐵骨罷了,這些石頭則是我再次突破的墊腳石,呵呵,我正求之不得,讓這些怪石來重塑我的身軀!」

王毅咧嘴笑道,隨後站了起來,將那殺劍收進了儲物戒之中,便再次大步一邁,向著這浮在空中的石頭疾馳而去。 鄒子川走動的身體突然呆住了,他不知道想說什麼,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任何安慰都是多餘多餘的,五個月過去了四十七天,剩下的日子已經越來越少了。

很顯然,三個多月的時間是無法生孩子了……

「子川,你知道我最大的夢想是什麼嗎?」真真輕輕的用手指梳理著滿頭的銀絲,金色的陽光穿過那銀色髮絲的縫隙,折射出一種五彩繽紛的顏色,彷彿夢境中一般。

「做一個女強人,能夠名垂青史。」

「不,不是!」真真搖了搖頭,目光有點空洞的看著碧波蕩漾的海面。

「嗯?」

「其實,我只想做一個女人,一個真正的女人,找一個好丈夫,每天做一點家務,做完家務就逛街美容……然後,回家接孩子放學,然後,做飯,再然後,為孩子洗澡……最後……陪著兒子睡覺,等著自己的丈夫回來……」

真真撲在沙灘椅上,低頭喃喃的念叨著,臉上充滿了嚮往之色,彷彿時空流轉,讓她成為了一個盡職盡責的媽媽,妻子。

看著卧在沙灘椅上的真真,鄒子川一陣漫長的沉默。

「真真,我有辦法讓你的生命延續下去。」終於,鄒子川低沉的聲音響起。

「沒用的,我的這種病,是無法治療的,我知道,這是血液的問題,哪怕是人類的科技在發展一千年,我的病也無法治療,因為,整個世界上,我的血型是獨一無二的。」真真揚起頭,朝鄒子川輕輕的一笑,那甜甜的笑容,看在鄒子川的眼裡卻顯得無比的凄婉。

「我知道,我說的是生命延續。」鄒子川一臉嚴肅道。

「呵呵,我知道,如同小黑那樣,那又能夠怎麼樣,我寧願死,也不想看著自己的認識的人一個一個的老去,我無法容忍那千萬年的孤獨,那種生命,對於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一段時間,一段壽命,其實就是一個社會的構成,如果我為了活下來,打破了人類壽命的平衡,那活著有什麼意義?」

「可是……」

「子川,我希望,我能夠和任何一個人類一樣,有嬰兒時代,有童年……而且,我希望能夠和我的丈夫白頭偕老,能夠手牽手的看著落日,或者就像現在一樣,當我滿頭白髮的時候,能夠有一個人陪伴在我的身邊看大海……」

「我可以給你換一具軀體。」鄒子川輕輕的撫摸著那頭銀色的白髮,無比的溫柔。

「軀體?!」真真眨了眨眼睛道:「子川,我需要的不是一具陌生的軀體,我很執著,上天既然不讓我活,我又何必強求,呵呵,子川,不用難過,我生孩子只是說,我已經沒有時間生孩子了……」

「不……不……會有辦法的,肯定會有辦法的。」

鄒子川感覺心理一陣莫名的焦躁,猛然一腳踢向海灘上面的沙礫,沙礫就像利箭一般射向樹林,打得樹葉沙沙作響,幾隻小斑斕殼蟲探頭探腦的望了一眼之後逃之夭夭了……

「呵呵,其實,我本是有機會的,可惜,你沒有給我。」真真突然微笑道。

「什麼機會?」鄒子川一愣。

「還記得那次在斑斕樹林裡面嗎?」

「那一次?」鄒子川皺眉問道。

「就是你脫光我的衣服那次。」真真臉上露出了一抹奇異的紅色,低頭羞澀道。

「我……」

「如果那時候,你讓我懷孕,我會生下一個孩子,生下孩子之後,我可以利用孩子的骨髓為我移植活性細胞。」

「你……我……」鄒子川頓時目瞪口呆。

「那是唯一的一次機會。」

「你為什麼不找個男人?」鄒子川感覺自己的聲音有點沙啞,心理有一股莫名的沉重。

「那是我唯一一次心動的機會,因為,我欣賞你那種霸氣,子川,其實,我更喜歡你不講理時候的那種霸氣,我想,我再也找不到那種感覺了。」真真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聲音無比的惆悵。

鄒子川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其實,這也是鄒子川一直思考的問題,現在的他,變得多愁善感起來,沒有了以前那種鋒芒畢露,顯然,這具身體還是對他有著很大的影響。

嚴格的說,自己已經不完全是以前的自己了,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正在一點一點的改變著他,從骨子裡面改變著他。

「好了,走把。」

「走吧。」

真真坐了起來,輕輕的掠了一下銀色的髮絲之後,優雅的站了起來,那臉上的微笑緩緩的消失,代之的是一股無上的權威,彷彿又回到了未來之星上面,變成了那個叱吒風雲的女人。

銀色水母號懸停在不遠處的一片草地上空,這裡是丘陵地帶,很那尋找到一個合適的天然港口,只能讓宇宙飛船利用反重力系統懸停在空中。

連續飛行了四天四夜,自始至終,鄒子川再也沒有說一句話,他一直都坐在主控光腦前面計算著一些複雜的公式,眉頭緊鎖著,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彷彿石雕一般……

「子川,想什麼?」

真真早就忍不住還是問了出來,對於她來說,她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鄒子川如此專註過了,他很熟悉鄒子川,只有遇到難題的時候,鄒子川才會用這種近乎於求道的專註來思考問題。

「我在想翹曲空間的工作原理。」鄒子川的眼睛盯在全息屏幕上面一動不動,十根手指頭飛速的在主控板上面跳躍著,數據流瘋狂的下泄著。

「翹曲空間……」

真真不禁一愣,她不明白鄒子川為什麼突然會關心這種並不成熟的空間科學。

「嗯,我遇到了一些難題,需要一段時間。」鄒子川點了點頭。

「哦……對了,你要去哪裡?」

「就近選一顆人類居住的星球把我放下就可以了,我需要回歸人類社會一段時間,你呢?」

「送你后,我就要回到未來之星了,你也知道,我終究是放不下,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不想浪費在那種毫無意義的休假上面。」真真一臉傷感道。

「嗯,我明白。」鄒子川點了點頭。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子川,你能夠陪我這麼多天,我很開心,這段時間,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我會永遠記住,記住我們曾經一起再沙灘漫步,一起攀登懸崖,一起再舷窗邊數星星,我會永遠記住,一直到我閉上眼睛……」

鄒子川沒有說話,輕輕的把真真拉到自己的懷裡,兩人依靠在一起,站在舷窗面前,面對那無窮無盡的夜空,彷彿時光在這一刻靜止了一般。

「子川,注意小黑,他已經組建了一支人類最為龐大的人工智慧艦隊。」真真把頭靠在鄒子川寬厚的胸膛上面輕輕道。

「多少?」

鄒子川身軀赫然一震,這是他第一次直接聽到有關於小黑的信息。

「據情報推測,應該在一百到三百萬之間。」

「三百萬!」鄒子川感覺自己的大腦就像會爆炸一般,相對於整個人類的戰艦數字來說,三百萬也許並不算多,但是,如果一支三百多萬的艦隊由一個人指揮,那絕對是一支無可匹敵的力量。

「是的,這是大約估計,最少也有一百萬艘以上,最關鍵的是,小黑已經擁有了完整的軍工系統,其建造潛力非常之大,我相信,如果他需要,可以在半年的時間打造一支千萬艘宇宙飛船的艦隊。」

「你如何得到這些信息的?」鄒子川把真真的身體扶正,一臉嚴肅的看著真真那張蒼白的臉。

「我曾經親自去過瑞德爾星球,現在,瑞德爾星球整個首都地下就是一個巨大的兵工廠,不過我去的時候,哪裡已經被廢棄了,我是通過一些廢棄的流水線判斷的數據。」

「我需要完整的情報,真真,這很重要!」鄒子川明亮的目光緊緊的盯住那雙清亮的眸子。

「我……實際上,未來之星的雄獅軍團已經多次和小黑的機械部隊發生了摩擦,有幾次甚至於短兵相接,造成了巨大的傷亡,我們從小黑艦隊的殘骸得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小黑的艦隊已經實現了人工智慧,沒有士兵,不過,他的技術還是建立在人類的科學技術之上,雖然有某一些地方做得更好,但是,大體上,小黑使用的科技還是人類的科技,甚至於,一些人類的先進科技小黑並沒有掌握,不過,從每一次的數據看,小黑的進步非常快,而且,他似乎掌握著一些很重要的渠道,他通過這些渠道獲得人類最先進的科學技術。」

「發現了具有自主意識的機械生命沒有?」

鄒子川的表情異常的嚴峻,人類最為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而他,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目前沒有,從我們繳獲的光腦看,小黑似乎設定了很多限制性程序,這些程序非常靈敏,如果光腦產生了自主意思,就會啟動宇宙飛船的自毀裝置。」

「如果光腦真的擁有了自主意識,自毀裝置終究會失效的。」鄒子川搖了搖頭道。

「這……小黑雖然只是一組有生命的數據,但是,他是由人類思維而變,並不是機械出現了自主意識,我相信,小黑會處理好這個問題,而且,我會有對付小黑的辦法。」真真臉上露出了一絲自信的笑容。

……

PS:累,最近碼字很累,估計是桃花季節,貪睡,求幾張月票打賞一下……(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咔咔咔???」

王毅四周的怪石正在緩緩浮動,不斷發出碎裂之聲,彷彿大氣經受不住這些怪石的旋轉一般,將要塌陷、碎裂開來一樣。

王毅雙目中的堅毅之色越發的濃烈,整個人都好像是一把鋒利的劍,鋒芒畢露、無所畏懼。

這些漂浮在空中的怪石,中央突然爆射出了一縷紅光,這紅光像是烈焰一般,熊熊燃燒,又像是鮮血一般,殷紅剔透。

「啾啾啾???」

瞬時間,這些怪石便像是萬箭齊發一般,齊齊爆射而來,浩浩蕩蕩、氣貫長虹、所向披靡。

王毅看見這一幕,眼中不起絲毫的波瀾,像是乾枯了數千年的枯井一般,冷漠而淡然。

「碎身之法!韌其身!」

王毅大聲喝道,便俯身趴下,像是水中游蛇一般,曲折遊盪、輕靈敏捷,整個身形就如同蛇一般能隨意扭曲,變換位置,兩條腿緊緊合閉在一起,不停的在擺動。

不僅如此,王毅渾身上下還散發著股股混茫的妖氣,地面之上顯現出了道道波紋,這時王毅爬行后留下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