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這樣做的保密性和消耗有些大,一般不用。

“個體修煉與軀體轉化類分院……這就是校方考慮了近一個月才得出的結論嗎?”空幻好奇地擡頭看向愛麗絲。

這短時間,愛麗絲又先後被叫到校方辦公室,提供了一些空幻允許提供的信息。

這很大程度上減少了校方的思考困難。

“是的。”愛麗絲點頭:“本來,校方最初是想要用‘軀體轉化類’來劃分,那麼一些具備蛹化、或者具備大規模變身能力,且能夠能量化的種族都可以加入。可即便如此,學員的數量也只有63人,距離校方的要求不足。”

“而且這時候,普米加西亞人也摻和進來了。”

“普米加西亞?聖堂?”空幻皺眉。

“是的,校董方面有星空精靈的成員幫助,但同樣也有普米加西亞的人存在,畢竟他們都是高等種族。一般像貝爾學院這樣重要機構,不可能沒有高等種族的參與。”愛麗絲嘆了口氣,解釋到:“普米加西亞無法阻止新院的出現,就轉而尋求壓制朋族影響力的方法。”

“這個方法……我想想,其中增加了一個個體修煉……”

“等等!他們不會想送一個聖堂進來吧?”這裏爲數不多的幾個有些政治思維的人——楚玲,發出了驚呼。

“是啊,看來普米加西亞這次,是要下決心拋掉守舊牌子了嗎?”

“呵呵,那也是他們自找的。”

很多情況下,壟斷和獨一無二都是絕對優勢的代名詞,朋族出現前的聖堂就是這樣。

雖然當初星聯也發現了不少個體類文明,可在聖堂和普米加西亞明裏暗裏的運作,加之個體類文明的想法問題,最終星聯之中,也只有聖堂一個個體類文明種族。

可是,身處高位,就註定了不斷面對挑戰者。

無論是否接受,但現在的朋族在很多人眼中,就是那個挑戰者。

而一般而言,挑戰者都身處弱勢。

那麼,爲了要推翻高位上的壟斷者,挑戰者要確保自己不被幹掉的同時,又完成挑戰任務,一般都會選擇擴大自身勢力,尋求幫手。而朋族建立個體類修煉學校的舉動,在很多人看來,正是爲了實現‘擴大自身勢力,尋求幫手’的目的。

因此,聖堂急急忙忙地也開了一個學校。

小奶媽大劍聖 可是,就像很多時候,固有利益持有者都會顯得很保守一樣,聖堂並不希望增加太多的個體修煉者。即便他們無法達到聖堂和朋族一樣的水準,但卻會拉近雙方的距離,並依託龐大的基數威脅到他們。

那樣的話,本來是神與凡人的絕對控制關係,變成神與半神上下級關係,那對他們而言就威脅大了。

所以,聖堂的所謂修煉學校,更像是一個擺設。

於是,就出現了影響力超大的聖堂,與影響力在當時近乎於零的朋族,在修煉學校建設上,反而處於不分上下的形勢。

這種情況顯然不是聖堂所能接受的。

但是,他們更不願意接受星聯出現更多的修煉者,於是他們開始從各方面壓制朋族的成長,打壓朋族的影響力擴大。

例如強制要求朋族取消交易點;

例如限制朋族商團獲取完善商業地圖乃至入港限制;

例如不斷逼迫朋族表明一個態度,加入某個勢力或者絕對中立,從而縮小朋族的交流範圍等等……

而這一次,貝爾學校的問題也只是其中一例。

“貝爾學校可不是普通學院,它是星聯教育各族未來掌權者們的學校,同時也是星聯擴大在各族影響力的學校,而在學生時期在這個學校擁有幾十個人的影響力,未來就很有可能變成擁有幾十個文明的影響力,這是何等的重要!”

私人辦公室中,貝爾學校的普米加西亞人校董索門亞,正在向聖堂方面解釋自己的作爲。

“正因爲如此,一旦因爲朋族的學生而建立一個主院,那就代表着朋族至少會獲得在近百個文明中的影響力。”

“但也只不過近百而已,全星聯的文明何止千萬。”對面的聖堂長老似乎並不在意。

或許在這些活了幾千歲的,享受着普通人神一般地尊崇的聖堂長老的眼中,朋族就算實力不錯,也不過是一個初生的嬰兒。現在他們所做的,不過是在教訓一個小孩子,告訴他應該尊敬老人一般。

但壽命短暫的普通普米加西亞人校董,對付看的反而更清晰。

朋族表現出來的最高實力就已經與聖堂相差不多,可人家朋族就算記錄的歷史也才幾百年,相比起聖堂上萬年曆史的確是小孩。但這個小孩用幾百年,就發展出聖堂幾萬年纔有的實力,那再過幾百年呢?

你聖堂被壓過去沒啥,但現在朋族擺明了和星空精靈聯繫在一起,那卻是普米加西亞的死敵!

可有些話,他是不敢在這些聖堂長老面前提出的,只能旁敲側擊。

“長老,聖堂作爲星聯的高貴種族,卻一直堅持自我教育……這的確是增加了偉大聖堂成員的神祕感,卻缺少了真正的朋友……”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對方,斟酌着語句說道:“也許,偉大的聖堂也應該派遣一些弟子,在貝爾學院宣示聖堂的高貴與強大同時,也向世人展示我們親和的一面……這情感投資……”

“……”

對面的聖堂長老保持着沉默態度,面無表情地看着索門亞,又或者只是在思考。

對此,校董也只能無視滴下的汗漬,靜靜等待。

好半晌,彷彿打了個小盹的聖堂長老,這才重新直視通訊對面的普米加西亞校董:“長老會議基本同意你的要求,那個朋族有多少朋人前往?實力如何?”

“嗯,六名三歲左右的朋人,實力大概都在學徒與正式成員之間,此外還有黑骨人和……”

“那我們也會派遣六名聖堂學徒,其中三名普米加西亞學徒,三名直屬聖堂學徒。”

“多謝長老理解。”索門亞忍不住鬆了口氣。 “到了,這裏就是分院的駐地了。”愛麗絲站在古舊的門牌下,指着身後的建築羣說道:“考慮到其它類學院的情況,所以這裏港口區不遠,每天也有從港口到學院的校車,所以可以輕鬆地往返時空庭院和學院。”

“但是愛麗絲老師,你確定就是這裏?”音雅舉起了右手。

“確定啊。”愛麗絲再次確認了一下,點頭。

“可是……”

“好簡陋!”

“嗯!”衆人齊齊點頭。

偌大一個學院,雖然從愛麗絲那裏聽到現在這個‘個體與軀體轉化’的學院只有96個學員,但考慮到這段時間衆人所參觀的其它主院人口與規模的對比,這個分院就顯得太過狹小和簡陋了。

“你們說這個啊。”看來早有準備,愛麗絲領着衆人向入學辦公室走去的同時,也出言解釋:“那是因爲,這裏只是臨時的。”

“這麼說,新院的情況定了?”空幻很快反應過來。

“嗯,基本定下來了。”愛麗絲點頭:“不過,雖然建設起來會很快,但學院設計、院名、以及教材等等都需要時間,所以還需要這裏作爲臨時的學院,同時也可以依託這個學院,對整個分院學院的類別、所需環境、教材等等進行一個採集與總結之用。”

“時間呢?”

“兩個月。”

“不長。”空幻點頭。

下一刻,衆人就看到了入學辦公室門口那隻奇奇怪怪的生物。

空幻記憶中似乎遇見過類似的生物,長着雙臂的蛇,但是卻有不怎麼想的起來。而且對方顯然不會是雙月星本土生物,所以就算在雙月星生物中找得到對比,也會有很大的差別,因此,衆人果斷地望向愛麗絲,包括從頭到尾啥都沒做的愛依。

早已習慣的愛麗絲自覺上前。

“早啊,莫比斯同學。”她用的是衆人已經熟悉的星空精靈語。

“早嘶,愛麗絲助理,這麼說,朋人學弟們到了?”

雖然很好奇那張吐着蛇信的嘴是如何說出頻率變動很快,且需要多次變身的星空精靈語的,但空幻等人還是走到了對方的身前,並隨意地打了個招呼。唯一熱情的,大概就是抱着同樣問題,而對其感到好奇的莉雅公主。

可惜,在人前一副公主範兒的對方,完全沒有如空幻等人期待的一般表現出本性。

“早安,莫比斯學長。”她非常矜持地行了一禮。

這讓雖然以前也見過這類行爲,可通過最近這段時間的相處,也早就習慣這丫頭‘老孃、本公主’之類的彪悍女王動作的重寵等人,頓時跌破眼鏡(如果有的話)。

至於空幻,對這種客套行爲,倒是果斷予以無視。

“回神了,你難道沒聽過雙重性格嗎?”空幻在重寵眼前揮了揮手:“像這種女王之類的,一般都有這種性格吧。”廣域地圖炮

“哦,的確誒,嘿嘿。”重寵頓時偷笑。

但沒過半秒,她就反應過來,自己好像也是中槍人羣的其中之一。

“空!幻!”

“那個啥學長,我們快點辦理入學事宜吧!”空幻的星空精靈語。

神帝 “回去收拾你!”

作爲專業人員,這位學長的速度很快。

於是眨眼間,衆人就領着學生證明,然後暫時告別要前往教職員區的愛麗絲和愛依,以空幻爲頭領來到禮堂。不過,身旁無論是莉雅小公主還是重寵等人,顯然都是一副咱纔是領頭的樣子,結果幾人在門口擠成一團。

你們就不能消停點嗎?

當然,真正第一期入學的也就朋族和聖堂等少數人,這裏大部分學員都是已經有過至少半年學習的存在。只不過,貝爾學院教授的並非理論知識這些東西,那都是各個學員種族的內部教授,而學院的主要任務,是教會學生學習方法、認清世界局勢、提供社交平臺等等。

因此,貝爾學院的學生並無年級之分,只有入學長短和影響力高低之分而已。

但也同樣基於這樣的因數,能夠前往這裏入學的學生,大都是在本文明中學習過一段時間,同時對各種東西都有一定自我判斷能力。

簡而言之,就是,它們都是相對成熟的學員。

所以,像空幻他們這樣兩三歲就來入學的,那還真只能算是特例了。

“哇,人好多!”

進入入學大會的大型會議室,空幻幾人頓時被那人羣吸引。

但那不是最主要的。

“這,這裏是……”楚玲一臉驚歎:“動物園嗎?”

“……”

我們應該慶幸,這裏還沒人能聽懂朋語。

“你在想什麼!”手刀。

“嗚。”楚玲捂住了腦門。

“先找地方坐下吧,雖然怪了點,但這就是宇宙,可不是所有智慧文明都是人形生物。”收回手掌,空幻視線掃過整個禮堂,很快找到一片連在一起的空位,拉着幾人走了過去。

正如空幻所說,這裏是豐富多彩的宇宙。

所以,無論是楚玲不時瞄上幾眼的長着蝴蝶翅膀的生物,還是靈韻掃過的幾隻的長着長長耳朵的種族,亦或者雅度和重寵都感興趣的一些奇葩生物,乃至於遁甲牙兩眼放光地看着的鱗甲生物……大家見到了,都不應該大驚小怪。

也同樣因爲如此,雖然年齡很小,幾個朋人小孩出現在這裏也沒有引起任何騷動。

因爲,這裏比朋人小孩還矮小的種族多得是。

“這就是朋族嗎?”當然,也有認識朋族的。

“是啊,不過是些小孩子,長老竟然派我們過來,總感覺有些欺負人的錯覺誒。”長着一副皺巴巴的藍皮膚長腦袋的聖堂種族,看着遠處依次坐下還在打鬧的朋人,臉上浮現出高傲的表情。

但同時,空幻等人其實也發現了這些人。

“那就是聖堂,好難看。”莉雅公主作爲星空精靈,當然不會對種族的敵人說出多好的評語。

“是啊是啊,皮膚皺巴巴的,雖然同樣是藍色,可咱們的卻是散發着淡淡微光的典雅淡藍色滑嫩肌膚,而他們不過是些墨水……不,油漆刷出來的一樣,好難看。”音雅可愛地動了動鼻子,似乎在這朋族偉大方面很是執着。

“實力也好弱,其中三個勉強幽神級初期,剩下三個普米加西亞人也才靈魂級巔峯而已,而看細胞年齡,最小的都十九歲了吧,果然還是俺們朋人厲害。”重寵驕傲地停了停胸,說出了相對實際點的東西。

可惜,話題說着說着,還是慢慢變成了毫無意義的對普米加西亞和聖堂的批鬥會議。

這種變化讓空幻、土木林和遁甲牙三人相視無語。

不過看到這些算是空幻第一次真正見到的普米加西亞聖堂,他的興趣顯然不小。

聖堂這個種族雖然作爲上讓朋人感到不滿,但畢竟雙方是競爭者甚至敵人。

但這個種族單論身體素質的話,也的確無愧於個體類種族的稱呼。它們整個軀體的分佈不同於碳基生物,是硅基爲核心,單論身體的起點的話,甚至比朋人還要強一些,畢竟在能量發展上,碳基天生就比不上硅基。

同時,硅化結構中,雖然還是能算以細胞爲基礎,但細胞的結構完善度卻也超出了朋人。

這就表明,在純肉體方面,普通聖堂要比普通朋族原人還厲害。

這已經是很強大的一點了,畢竟朋族曾經通過星聯查閱過,單以朋族的身體素質在星聯記錄中也能排到前十。注意,是星聯接觸過的種族,而不是星聯現有的種族。所以單論軀體,聖堂顯然比朋族更適合發展能量結構。

不過,藉助靈神級的壓倒性實力,在幾名聖堂完全不會察覺的情況下,空幻也發現的些東西。

聖堂相比朋族最大的劣勢在於,他們沒有蛹化能力,這就導致雖然原人和聖堂同樣是四級大腦,可蛹化後,翼人瞬間將聖堂踩在腳下,天人那跟別提了。六級大腦,在宇宙中是無法直視的存在,也是朋族保持的祕密。

而大腦的等級,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意識和精神力的修煉提升速度。

因此,論及潛力,聖堂卻是遠不及朋族。

“所以,面對現在依託上萬年的積累,以及普米加西亞支持的聖堂,朋族還不是對手。但幾百年,幾千年後,這卻是要完全掉個個了。”空幻下了這樣的結論。

“不過那卻是幾百年後的事了不是嗎?”楚玲補充到。

“的確,所以現在的我們,還是需要藉助星空精靈的力量,來維持與聖堂之間的平衡。”說到這兒,空幻轉頭看了看莉雅公主:“不過話又說回來,對付如此強大的聖堂與普米加西亞組合,星空精靈是怎麼堅持到現在,還毫無頹勢的呢?”

“是誒,好奇好奇。”靈韻湊了上來。

替嫁王妃好調皮 至於楚玲,更是直接將莉雅拉了過來。

“那個啊。”此地人太多,莉雅沒法放開,動作典雅地看向衆人後,心中嚎叫着‘別拉老孃’,臉上卻矜持地微笑着,並彷彿思考片刻纔回答到:“聽陛下說,是依託全族的同心協力所致。”

重生柯南當偵探 “……”同心協力,騙鬼啊!

任何一個知道星空精靈現狀的人,都不會將同心協力這個詞丟給這個種族。

第二王庭、貴族議會和商盟的三角狀態,早不知持續了多少年了,星空精靈也就在面臨滅族危機時才能真正聯合。平時,三方除了對外表示自己是統一的文明體系外,其它時候看起來和三個國家毫無二致,該下絆子的絕對毫不猶豫地下絆子。

而在與普米加西亞的對抗中,它們不可能每時每刻都面對滅族危機吧。

“別問老孃,老孃當年也想知道,可母親陛下她說了,只能滿足三個條件才能讓我瞭解,因爲那關乎着星空精靈的未來!”莉雅公主心中這樣想到,她清楚這些無良的傢伙,在此時絕對會盯着自己的想法,所以也就通過‘想’來告訴他們了。

至於什麼隱私之類的,朋族這羣傢伙完全沒這概念。

“三個條件?”衆人頓時好奇。 “實力、權利、還有責任心什麼的,就這三個條件。”莉雅公主眼神飄忽地回答道,看來並不打算讓衆人瞭解到具體情況的她,甚至使用出了與衆人生活那麼久而鍛鍊的能力,開始封閉自己的大腦。

可惜,小公主在思維控制的能力上,或許已經能夠避免幽神的窺視,但對於靈神而言,還是太天真了啊。

所以……

‘老孃要崩潰了啊,你們一定聽到了吧混蛋!’這是她內心的想法。

衆人齊齊點頭,重寵等人更是做出一副不需在意的表情。

這下,小公主算是完全無力了。

“和你們在一起,真是一種折磨。”她這樣說着,甚至連表現給外人看的公主儀態也有些鬆動。

“這樣不好嗎,明明大家放開心靈的交流很好不是嗎?”音雅奇怪地詢問。

“那是因爲你從小就習慣了這一切,而我們,可是從一開始就存在着名爲‘隱私’的東西,雖然那的確很討厭就是了。”長久交流之下,莉雅也瞭解這個班級的成分,對於唯一算正常朋人小孩的音雅,她要溫和很多。

“哦?”音雅偏頭。

“算了,等你和宇宙各族交流次數多了就瞭解。”伸手揉了揉對方小腦袋,莉雅這樣說着。

隨後,她惡狠狠地看向重寵,

“放心,俺可不是強迫別人做不願意做的事的那種人。”

“懷疑。”莉雅公主果斷報以不信任的眼神,‘老孃和你們待在一起這麼久了,最不符合你所說那句話的就是你!’

“真傷心。”故作痛心的重寵,大大咧咧地抱起莉雅公主的肩膀說道:“不過別想岔開話題哦,明明是三個很簡單的條件不是嗎?”

她伸出三根手指。

“你看,實力,必須獲得能夠與聖堂對抗的實力。這對普通人而言或許困難重重,可俺們是誰?俺們可是朋族。不過些許聖堂而已,俺一個人就能橫掃千軍!”她大手一揮,盡顯梟雄氣質。

“……”小公主嘴角抽筋中,大話不是這麼說的!

“至於權利,等到你有了俺們的支持,然後再好好學習點管理能力,女皇怎麼說也得給你個實際點的星域作爲管理地是吧?到時候你只要聽俺們的話好好學習用人就好了,那權利不就來了麼!”

“……”好像有點道理,不對!老孃爲什麼要聽你這死蟲子的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