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自己想撤時空間一道扭曲,曹浩西夜已經出現在了帝國廣場上空。

不過,令唐春十分疑惑的就是曹浩西夜出現的居然只是一尊雕像。並不是活生生的**。

這是個什麼狀況?

唐春腦子有些短路了,難道是曹浩西夜故弄玄虛?好像又不像,難道活人不想當反倒願意以**的雕像面目出現?

「它並不是雕像,而是由金剛木融煉成的傀儡身。這傢伙居然把肉身融於金剛木中,木就是肉,肉就是木。這種金剛木堅硬異常,絲毫不下於黃階兵器。

你就是直接用兵器也砍不死他。這是一種取巧的淬鍊肉身的法門,屬於魔道的一種偏門手法。

一般人都不願意去修鍊,因為,煉成后雖說身體硬了,但肉身卻是沒有了。這**的金剛木身體誰會喜歡?

曹浩西夜能下此決心,那此人絕地是個狠礪之輩,不好相與。」撼岳說道。

「曹浩西夜,我是你少主。見到少主還不見禮,難道你忘了那隻鳥巢下的諾言嗎?你只是我家一員戰將罷了。」唐春淡淡哼道。

「哈哈哈……」曹浩西夜笑得前俯後仰,良久才停了下來,冷冷盯住唐春,道,「江山也並不是你們家一家獨佔的,這人皇位置也得是咱們輪流坐。

昔年人皇託孤,不過,人皇也算是狗屁不是。既然託孤居然一點好處沒給咱們曹家王府。

還說要等到你真正成長起來,達到脫凡境界時才能開啟王朝寶藏。

到時,會分給我們曹家一成的。我呸!全是騙人的,這根本就是人皇下的手段。

到時,你唐春強大了,還有我曹浩西夜屁事。而且,憑什麼這寶藏要留下給你們唐家。

而且,大東王朝的江山也不是你們唐春永遠能佔據的。我曹家也是大東王朝旺族,我們也有實力坐上這人皇之位。

你那狗屁不是人皇祖宗想暗算我。我曹浩西夜也不是傻子。」

「所以,你當時在鳥巢下邊故意的設了個局想騙取我的信任。到時,等我達到脫凡境界時就可以騙了我們唐家寶藏不成?」唐春冷笑道。

「騙,怎麼叫騙,那寶藏是屬於整個大東王朝的。憑什麼只能是你們唐家的。我只是拿回我們該拿的東西。」曹浩西夜哼道。

「好一個忘恩負義的奴才,你說人皇託孤時沒給你好東西,怎麼有這可能。

如果你沒好東西怎麼能創建天地會,而且,你怎麼可能順利逃出到達四大島域。

而且,你怎麼可能能修鍊到半仙境界?還有……」唐春好一頓罵。那是痛快啊。「而且,我想,真令的大東王朝令牌應該還在你手中。你給我的只是高階贗品罷了,我講得可對。」

「哈哈哈。這點你倒是講錯了。我給你的絕對是人皇給的。只不過嘛。那只是半塊。沒有我手中的半塊你想得到寶藏也是絕不可能。所以。咱們合作就是了。到時,七三分成。不然,你將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曹浩西夜陰笑道。

「放屁。這大東王朝令本來就是我們唐家的。你憑什麼還要七三開。

你個舔不知恥的老傢伙。本少主今天就要教訓你一頓,讓你知道唐家人是不好忽悠的。」唐春一聲冷笑,織天針化成一片幾十畝許大,閃著煞光罡氣的彩虹抽了過去。

不過,曹浩西夜在冷笑。根本就無視織天針,老傢伙很託大,站在原地沒動。只是往前一豎挑起一面巨大的冰牆。

不過,就在這時候。就在曹浩西夜得瑟之際。唐春身影突然一晃整個人就不見了。

心裡一愕之後那是趕緊閃挪,不過,太晚了。

唐春的瞬移雖說距離現在僅有五百里,但是,曹浩西夜可是沒這種能力。也不過剛好退到二百里之處。滿天劍光形成衝天劍陣煞氣而來。

煞劍陣光中有龍吟虎哮之聲,有窮奇龍騰,有鶯鳥撲擊,有江河咆哮,有山嶽震蕩,大江翻騰,龍爭虎鬥,雷光電閃……一時間,劍光布滿了整個三百里空間。

猶如世界末日來臨似的,就是躲在帝國學院內層防護圈內的導師學子們全都一臉駭然,幾欲尿尿。

「太恐怖了,這還是人能發出來的嗎?」

「呵呵,唐一哥早不是人了,他是帝國學院的神。」

「一哥神威!」

滋啦幾聲微響,八十一劍的劍陣威力終於閃顯了出來。第一重幾十道劍光直接擊裂曹浩西夜的護身罡光外帶護甲。

第二重徹底擊碎,第三重劍光直接劈擊在了曹浩西夜肉身之上。當然不能講是肉身,只能講是金剛木之身

啊……

曹浩西夜猛退到了幾百里之外時發現衣袍全部被劃成了破布條,而且,身上深達骨頭的劍槽縱橫交錯。白骨森森的在劍痕中若隱若現。

雖說他的身體是金剛木融煉成的,但是,破入皮層裡面時還是有白骨跟血肉的。

只不過這種白骨跟血肉是質變了的身體罷了。

唐春也相當的遺撼。

「太可惜了,要不是曹浩西夜是金剛木之身,你這幾十道劍光就能直接毀了他的肉身。現在你看到金剛傀儡神功的厲害了吧?這肉身的確超級的強大。」撼岳這老傢伙在扼腕嘆息。

「嗯,弟子可是仙劍大陣。總計四十五道驚天劍斬。而且,後邊還演義出了九十道劍斬。居然只劃出血槽來。半仙的防護的確強悍。」唐春道。

「小兒,我要扒你皮抽你筋喝你血!」曹浩西夜狂暴了起來,整個身體瞬間漲大,猶如一匹高達百丈的蠻犀一般。只不過皮肉顯得僵硬而無活氣。

「這傢伙到地海估計是把蠻犀族祖先的血脈給融合了,所以,能變化為蠻犀之身進行攻擊。就像是你能變化成龍身進行攻擊一樣。相對來講,人的肉身是不如血脈能力高的凶獸神獸的肉身強度的。」撼岳說道。

「正好了,青龍對蠻犀,咱們再斗一場。」唐春一聲冷笑,隨著功境拔高到了金級脫凡境顛峰,根本就不怵半仙境強者了。

身子一道扭曲,青色光罡如沸騰的海洋一般籠罩住了周遭百里方圓範圍。(未完待續。。) 感謝『醒夢者大俠』的新年紅包,狗哥謝啦!

嗷!

一道恐怖的龍吟之聲傳來。青雲翻騰,整個空中如浪潮一般的一層層翻騰開了。其中露出一隻青色巨龍。長達二百丈,粗若大水桶。

身上青色鱗甲片片都有巴掌之粗大,鱗甲輝映著烈陽,猶如片片青斬之刀片一般閃著可怕的光芒。

曹浩西夜一愣,冷笑道:「老子的真靈之血,你這一點幻化手段騙騙小孩子還成,中看不中用。」

「是么?」唐春一聲冷笑,撼岳秘傳的龍族秘技『龍騰一斬天地狂』。

這是萬勝海青龍宮的不傳之秘。而當年撼岳就是直系青龍一族也沒資格學習這種只有青龍宮宮主才能學習的秘技。

不過,當年正好青龍宮宮主的兒子受重傷非得撼岳之丹才能救治。因此,撼岳暗中得來的報酬就是這套不傳之龍技。

巨大的龍尾豎起如朝天巨柱一般豎立在了青色煙雲當中,那龍尾在瞬間吸光了青霧。

龍尾一扁,化成一片朝天巨刀驚起滿天狂潮砍向了曹浩西夜。

曹浩西夜居然直接翹起蠻犀的兩隻象牙般的長牙往上一提挑向了青龍刀。

一道灰色氣團過去,兩樣硬物相撞在了一起。

呯呯呯……

青龍斬不斷的往下斬去,道道青光如煙花一般的飛濺著。而曹浩西夜的『象牙』不斷扭曲變幻著各種兵具抵抗著青龍之斬。

青龍斬雖說犀利,但曹浩西夜幻化成蠻犀之身後金剛木的硬度給他發揮得淋漓盡致。

青龍刀斬上去居然只斬出一點點淺淺的刀痕來。根本就傷及不了根本。

就是剛才給唐春的仙劍之陣重傷出來的血槽也在這傢伙的超級修復能力下修復得差不多了。

「你剛初練,威力不夠。而且,曹浩西夜融入蠻犀真血后金剛木之身更為強悍。你無法攻破,得另外想輒。」撼岳也有些急了。

「木,蟲蛀也,老子就用蟲啃了木怎麼樣?」唐春心裡一聲大喝,往外一按。瘋狂刀斬,一時壓得曹浩西夜不得不被動應戰。

不過,唐春也給曹浩西夜一象牙挑得洞穿了大腿,鮮血直濺幾里之地。而就在這一瞬間。就在曹浩西夜得意的狂笑之際。

青眉這隻母蝶帶著蟲族軍團在青色巨浪之中悄然而出。不久就趴貼在了曹浩西夜化身的蠻犀身上。

還真給唐春蒙對了。蟲蛀木,木怕蟲。這吞天妹仔蝶的啃食能力簡直就是恐怖。因為,這些傢伙連仙石都能在瞬間啃光光。

嗡然一聲,唐春攻擊力度更大。曹浩西夜在冷笑。老傢伙又用象牙刺穿了唐春的廳胸脯。

「小子。下一把老夫要挑穿你的心臟。死吧!」曹浩西夜瘋狂的大笑著。不過。正當他飛出兩隻象牙化為長達十丈的牙槍準備挑過去時。

身子突然一震,曹浩西夜一看,頓時臉色相當的難看。

剛才在激戰中一時疏忽沒發現。現在發現時發現金剛木身體居然給一些不知名的蟲子啃食掉也一半。連整個大腿都給啃光光了。

啊……

曹浩西夜瘋子般的一聲慘叫。雙手拍出幾朵火團想燒死妹仔蝶。不過,此蝶哪是那般容易燒死的。而唐春強大的神識鎖定了曹浩西夜,而天香兒那香毒無聲無息的早就瀰漫了周遭百里範圍空間之中。

在蟲子兇悍的啃食中,雖說給曹浩西夜滅殺了幾千隻,但是,蟲族大軍太多了,不下十幾萬。而曹浩西夜的動作慢慢的遲緩了下來,他自己在瘋狂之中並沒感覺。這是因為他中了天香兒的酥羅散。

這種毒一中就全身鬆軟,有氣無力。酥羅散可是從勾欄草中提煉出來的,天下奇香,極難解除。

曹浩西夜眼神有些泛散了,老傢伙終於明白過來了——尼瑪,貌似中毒了!

不過,唐春的八念神陽鼎已經漲大罩住了百里空間範圍。而且,一個倒扣把已經處於半瘋狂狀況中的曹浩西夜扣入了鼎中。八隻熾熱的手臂交織成滿天的天網封禁了周遭一切。

曹浩西夜在八念神陽鼎中瘋狂的撞擊著,攻擊著。

不過,在唐春跟天香兒合力摧入仙力於鼎中之後。曹浩西夜一切都為成了徒勞。

一天一夜,曹浩西夜力氣耗盡。而八念神陽鼎摧動仙火之力不斷的燃燒著。煉化著。再加上吞天妹仔蝶的啃食,不久,曹浩西夜的金剛木之身七瘡八孔慘不忍睹。

「曹浩西夜,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僅有一條路,投降,真心切意拜少主。不然的話,就是形神俱滅永世不得超生。」天香兒兇巴巴的說道,自己成了婢女,能拉個墊背的心裡也平衡些。

而且,這個墊背的實力跟自己以前同一個層次,能成功的話心裡舒坦著啊。

「放屁,我曹浩西夜在大東王朝貴為王爺,給一個黃口小兒當奴才,我呸!」曹浩西夜突然狂笑,身上紫色光華突然升騰而起。

不久,紫光之中出現一塊令牌——大東王朝令。

而唐春的小花果福地大帝神廟前插著的大東王朝令也有心靈感應似的顫慄了一下。一股子喜悅的意念傳入了唐春心裡。

曹浩西夜的半塊大東王朝令居然化為一口巨鍋一下子就罩住了自己。

而且,此巨鍋色呈紫色。好像一個超級防護罩子似的一下子把八念神陽鼎噴出的火全部隔絕在外。

唐春摧動仙力以及南明離火陣想煉化掉大東王朝令,無奈的就是此半塊已經給曹浩西夜融煉為自己所有之物。八念神陽鼎的火居然無法融煉製這巨鍋令牌。

唐春又用了一些法門,但是。都沒用。

「沒用了,大東王朝令也不曉得是用什麼材質煉製成的。估計品級不低。

而且,可能還擁一些特殊的功能。所以,就是仙鼎也無法煉化。

還有一個原因,你的實力還是不夠。一旦你能進入地仙境那時的仙力就更旺了。也許還有辦法煉化。」撼岳說道。

「短時間內我是無法煉化大東王朝令形成的巨鍋,但是,我相信。

慢慢來,我一時煉化不了他他也出不來。老子就在鍋的外邊布下仙劍之陣。

只要他冒頭就斬殺。這邊用南明離火仙陣慢慢熬煉,終究有一天會煉化的。

我才不信他能扛到永遠。」唐春冷笑道。

「曹浩西夜現在已是瓮中之鱉,遲早會給你煉化掉的。只要防護得當。他是跑不掉的。」撼岳笑道。嘆了口氣道,「你的實力增長真是令人驚嘆,短短的時間內功境居然直追半仙了。」

「師尊,你可是忘了我擁有大帝神廟時間比例。實際上我已經修鍊了幾十年了。」唐春說道。

「也是。我倒把這一茬給忘了。看起來你並沒有多高的天份。關鍵的問題是時間比例造就了你在外人面前的驚人天份。使之你成為外人眼中的一代天才。」撼岳笑道。

「呵呵。我從來沒認為自己是天才。只不過運氣好了一點罷了。」唐春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