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他並不是怪物嗎?他也是可以活得很好的?

「我要變強!姐姐……我不要再被人欺負!不要再被人叫怪物!」他手指扣在地上,抓出深深的痕迹,一字一句,無比堅定的道。

君雲卿笑了:「好!我幫你!」

不過要幫小牧不是那麼簡單的,後者的體質遠不是那麼簡單的一回事。

他的身體無時無刻不再吞噬著四周的靈氣,同時還吞噬了君雲卿的一些玄力。

君雲卿可是高階玄侯,她的一小部分玄力不亞於一名高階玄師的全部玄力,而小牧只是一個普通人,他吞噬了那麼多力量,自身卻沒有一點感覺!

這些力量去哪了?

君雲卿特意控制著自己的玄力送給小牧吞噬,在跟著那股吞噬之力遊走后,她發現那些力量在他體內遊走一圈后全部進入了他的丹田,隨後消失不見。

那裡似乎有一個無底洞,源源不斷的吞噬著進入小牧體內的力量!

如果不解決這個無底洞,小牧這輩子都別想修鍊!只要運轉功法,吸收的靈氣就會全部被吞噬。

小牧自己也說,他每天都會努力打坐修鍊,體內卻從來沒有產生過一絲玄力。

蹙著眉,君雲卿提著裝死挺屍的皮皮離開小院,剛出院門,敖盛的聲音就在她腦海中響了起來:「媽呀,有生之年竟然看到了一個吞靈煞體!好在他這會能力還弱,丫頭,你下次再來這裡,可千萬別帶上我了!」

要不是身處吞噬靈氣的範圍內,它被壓制著沒辦法出聲,早就催促著君雲卿快走了!

身為靈魂體,吞靈煞體這種吞吐天地靈氣的體質就是它的剋星!要不是對方年紀還小,散發出的吞噬力還弱,它早就被扯出青蓮鳴音琴外被吃掉了!

想著敖盛就心有餘悸。

芥末總裁 吞靈煞體?君雲卿腳下一頓,問道:「小牧那種體質叫吞靈煞體?道體的一種?」

敖盛搖頭:「它可比道體恐怖多了,千百年也不見得能出現一個,屬於天地靈體!」

它說著頓了頓,「在我的傳承記憶中,天地靈體擁有無人能及的威能,別的我不知道,但是吞靈煞體我的記憶中正好有記載。」

「我們龍族前輩曾經見過一名吞靈煞體含怒出手,當時他體內的吞噬之力爆發開,方圓萬里沃土都變成了死地,所有的生機靈氣全部被吞噬斷絕,隕落的生靈不知其數,圍攻他的數百名強者全部身死,無一倖免!」

「那些強者裡面最低都是玄王境,最強的甚至有一名中階玄帝!我那名龍族前輩是高階玄帝,又正在吞噬之力覆蓋的外圍,僥倖逃過一劫,回去休養了數年,才恢復過來。」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離雁然是女的,她當然也不願意去背火重明。

當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少公子的身上。

少公子心裡苦啊!

但他卻不敢說出來。

「好吧,那我來背火重明!」

少公子一副委屈的模樣,將火重明背在身上。

想他堂堂神族的後裔公子,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下人活,今天卻不得不做,也是憋屈。

三人一路無話,朝著登神台的方向疾馳。

此刻,距離登神台很近的地方,火神臉上劃過陰險的喜悅。

他的這抹陰險的笑容,正好被旁邊的空無欲捕捉到了。

「火無情,你笑的這麼陰險,莫不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吧?」

空無欲問道。

「無欲兄弟,你這話說的可真是難聽啊!

我好歹也是第二席天罡神將,要做什麼事情,還需要見不得人嗎?

實話告訴你吧,我把畢方身上的火焰收了回來。

就是用來阻擋陽神的那種火焰。」

火無情咧嘴笑道。

「哦?就是那種淡藍色的火焰吧?」

空無欲也記得這種火焰,在他看來也是一種很麻煩的火焰。

「不錯,那是我突破境界領悟的一種極強的火焰。

我令它結合了殭屍之力,所以這火焰只要傷到敵人,那麼這個敵人就會轉化成我的傀儡!」

火神非常得意的說道。

「看來你也是個天才,居然能把殭屍之力也融合在火焰之中。」

空無欲贊道。

殭屍之力與火焰之力一向排斥。

能讓二者相融合,也說明火神不是一般的天才。

「不過,你實在不應該把火重明的火焰也收掉。

既然已經決定把火重明送給龍皇,你就應該將這件事情做到底。

現在你收回力量,只怕會讓那個龍皇心裡不舒服。」

空無欲說道。

「哼,那個龍皇心裡舒不舒服,關我屁事?

難道他心裡不舒服還敢過來與我為敵不成?

如果他真敢來,我倒佩服他是個人物。

就怕他明明吃了虧,也只能縮在家裡不敢放屁!」

火神十分不屑,壓根不把龍皇放在眼裡。

「好了,咱們不要再提那些螻蟻的事情,繼續趕路吧,我估計再有一個小時,我們就能到達登神台了。」

空無欲揮揮手,示意繼續趕路。

「對了空無欲,我聽說你會瞬間移動的術法,既然有這麼方便的術法,我們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在這裡趕路呢?

你直接帶我瞬移到登神台附近不好嗎?」

火神不太想浪費時間在趕路上,便提議讓空無欲用瞬移術帶他過去。

「火無情,看來你是真的什麼都不懂啊!」

空無欲嘆了口氣,覺得這個新來的天罡神將,真的有夠愚蠢。

「什麼意思?」

火神一臉的疑惑。

「天罡術法是我們所有天罡神將的底牌。

怎麼可能輕易在別人的面前展示?

雖然我們都是為主宰效忠的。

可我們同時也是競爭關係。

如果被你知道我的天罡術的弱點,那我以後怎麼去爭首席的位置?」

空無欲一副看傻叉的樣子對火神解釋。

「什麼?你、你還想爭首席天罡神將的位置?」

火神詫異不已,他以為空無欲只是安於第三席天罡神將的位置。

原來,人家的野心比他想像當中還要大。

「不想當首席的天罡神將不是好天罡神將!」

空無欲說出這樣一句充滿了哲學的話語來。

火神聽后,大受震驚。

「看不出來,無欲兄弟居然有這樣的志向,讓人佩服。

我想問問,現在你與首席天罡神將有多少差距?

是否已經具備了爭搶首席的條件?

如果需要我幫忙的話,我火神在所不辭!」

「天罡神將的席位之戰,每百年一次,由主宰主持。

上一個百年,我在台上連一招都沒有撐下來,就被首席天罡神將震落擂台!

我與他的差距,只怕如這巨石對這大山一般!」

空無欲對任何人都表情淡漠,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可一提到首席天罡神將,他臉上的淡漠與自信就會自動失去。

自從來到天道神宮,他已經找首席天罡神將挑戰了不下五次。

每一次都是被一招打落擂台,近乎於秒殺。

若非他志比天高,只怕他早已經被首席天罡神將打擊的失去了對生活的信心了。

「這麼強的嗎?

你可是會瞬間移動啊?

難道他的天罡術比你的空間術法更厲害?」

火神終於臉上露出了一個名為驚恐的表情。

「這就是為什麼只有他才能穩坐首席天罡神將的位置,他可以說是天道主宰之下,真正的無人能敵!」

「陽神之流,只在九天之地出名,到了天道神宮裡,連給首席天罡神將提鞋都不配!」

空無欲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

「別說給首席天罡神將提鞋了,陽神連給我提鞋都不配!」

火神苦笑一聲。

現在他終於明白,他雖然一路開著外掛才有了這樣的成就。

但比起真正的強者,他依舊還差的太遠。

連空無欲在首席天罡神將面都如同巨石比大山,更別提其他人了。

「反正你需要記住一點,自己的天罡術法,千萬不要在任何人面前輕易展示出來。

那是我們的底牌,不到萬不得已,盡量別用!」

空無欲認真的提醒。

火神卻是再度苦笑。

他的天罡術是祖火領域,早就被空無欲看的清清楚楚。

自己的底細都被曝光,以後還怎麼超越空無欲?

……

林天佑一路上釋放自己的神識,尋找路上是否會出現五行火屬性的靈材。

火重明的情況越來越糟糕。

他怕時間一久,火重明真的會毀掉。

但一路上他們什麼都沒有遇到,連一隻野獸也不見。

空蕩蕩的,好像是來到了死域一般。

他繼續前行。

咻!

卻在這時,從前方跳過來了一道人影。

直接落在了林天佑的前面。

「我說這位朋友,你一直用神識觀察這裡,是在挑釁我們嗎?」

來人是一個身穿青色袍子的中年人。

他的頭髮很長,眼眸透著兇狠之光。

林天佑的神識一直在尋找附近的靈材,並沒有把神識掃在附近的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