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妖族內,他已然沒有一個心腹。

而這地宮寶城,他最後的三寸立足之地,也遭遇了最爲恐怖的摧毀。

“我姚風縱然粉身碎骨,也要你姚萱給我墊背!”

姚風怒吼着,彷彿瘋了,帶着手下的四尊九變武士,朝着姚萱出手。

“呵呵……”

姚萱看到姚風已然喪失神智,冷笑一聲,魔笛之音再度變換,剎那間,從這暗幽古林之外,響徹起了一道極其恐怖的妖獸怒吼。

姚風一時間失神。

一尊巨大無比的人猿妖獸,猛地從外面奔掠而來,其體型彷彿小山一般。

除了人猿妖獸,還有恐怖至極的巨大體型的妖狐,妖狼,妖蟒等,對姚風的部隊,頃刻間實現了反向包圍。

看到這一幕,妖風知道今日恐怕是無力迴天了。

臨死前,他決定拼死一博,瘋狂的朝着姚萱轟擊而去,由於他畢竟是九變武者,且姚萱一人之力對抗戰陣,很是疲憊,頓時欺身而入數米。

眼看姚風就要把姚萱一把抓破,一旦他破壞了姚萱此刻的魔笛樂音,受到魔音影響生不如死的戰陣士兵,頃刻間就會恢復清醒,那一刻足以憑藉恐怖人海優勢,將姚萱等人撕裂成塵埃齏粉。

只是讓姚風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一臉狂喜,下一刻彷彿就能破壞這種魔笛狀態時,姚萱微微一笑,身邊的三個帶刀侍衛,剎那間盤膝而坐在她身邊,盡皆擡起手掌放置於姚萱肩膀上,頓時恐怖的三道玄力灌注進她的身體。

轟的一下,無比恐怖的氣勢威壓,從姚萱身上如同漣漪氣浪一般的狂轟而去。

此刻。

姚萱修爲氣息竟然再次攀升,直接到了九變層次,配合上半妖族至寶妖后魔笛,將一直演奏的這曲悽慘魔音,威力加大了三倍之多。

衝到跟前的妖風一剎那失神落魄,狼狽跪下。

與此同時,魔笛召喚而來的十頭恐怖妖獸,紛紛從外而內的圍剿着姚風的部隊,每一個呼吸都有大量武者如同螻蟻般的被踩死滅殺。

姚萱在最中央吹奏着魔笛之音,控制全場。

……

看到這一幕,林邪不禁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今這局勢,地妖族可謂是一片空虛。

正是寶藏庫無人看管的時機。

林邪喜上眉梢,隱匿身形,朝着地妖族摸了過去,但走了一會他發現自己完全是小心過頭了,因爲地妖族和姚萱等人打的不可開交,正陷入互相紅了眼的生死廝殺,注意力根本集中不到外界。

也就是說,林邪就算大搖大擺的經過,他們也覺察不到。

發現這個,林邪迅速出擊,尋找一會,邊到了一處高大的寶庫之前,這庫上有着大鎖,極其堅固。

若是平時,將這鐵鎖打開需要三十息時間,但這短短三十息,足以讓的地妖族所有高手盡數來此。

現在不一樣,林邪放心大膽的在這裏開鎖。

守衛都走了,他這是光明正大的撬鎖。

很快。

林邪開了鎖,走進寶庫。

映入眼簾的是成百上千中品玄靈石,還有着鎧甲,兵器,一些丹藥,尤其是有着武學祕籍。

林邪好奇打開那武學祕籍,一看竟然都是半妖族的武學,這些太多他都不能修煉。

唯獨有一樣武學,讓的他眼裏冒出神光。

竟然是煉體祕籍!

除了這些外,林邪還發現了一小池子半妖靈血,而且這些血液濃度很高,品質極其上乘。

最後,林邪發現了一塊紅色小令牌,晶瑩剔透遍佈血色,在黑暗中閃爍着驚人的光芒。

這令牌林邪拿起來端詳了一會,沒發現出個所以然,但旁邊有着一些小字,他看了看,神色微微一驚,這竟然是本命妖牌。

吸收半妖靈血,修煉半妖族煉體祕籍的時候,使用此物,可以將自身體質提升,最終讓的這令牌化在半妖靈血裏,可以讓自身血脈進化。

沒有這樣東西,其一是靈血吸收效率太慢,其二是轉化濃度不高。

十成半妖靈血的血脈,對戰三成乃至二成的微薄血脈武者,簡直是吊打。

林邪看了看這些寶藏,個人是驚喜萬分。

正要把這些東西全部裝進儲物戒帶走時,他突然發現,在這放置武學祕籍的角落裏,有着一本枯黃色的小書,好奇之下,他翻開這書籍,見得裏面是關於地妖湖的探索經歷。

原來。

姚風把族羣建立在暗古幽林裏的地妖湖旁,並非是無的放矢。

實則,他也發現了體修傳承的神祕通道,有着最特殊的其中一條,可能是潛藏在湖水之下。

這些年來,他始終沒有放棄對於湖底世界的探索。

在他的探索筆記裏,這湖水下面世界壓力很大,本身就是一個極其適合煉體的地方,而疑似的入口有三處,這三處各自的特點以及表象特徵,以及他曾經試過但失敗的幾種方法,赫然都有記載。

當然,自然沒有少,他瞞着整個地妖族,對大家說這水下世界有着一方古代妖魔,這種事傳開以後,除了他也沒有人把注意力放在這上面,從而導致他幾乎是獨享這特殊入口了。

雖然,這麼多年他都未曾找到入口,但能將其佔據,他覺得要想進去那個體修傳承的神祕入口,可能只是時間問題。

林邪看完筆記,對水下世界初步有所瞭解。

判斷了一下姚風和姚萱那邊的戰場,應該已經進入中期血腥廝殺,正是激戰最酣暢淋漓的時候……

林邪鬼魅一笑,嘴角抿起一絲笑容,將的這寶庫內的所有寶物席捲一空。

尤其是。

他在這裏發現了一枚特殊的儲物手鐲,不僅空間極其之大,內部幾乎佔地百丈,更是具有一絲加快修煉速度的神奇功能。

有了這個新的儲物鐲,林邪乾脆用上,以前舊的統統淘汰。

一來二去,林邪現在可謂是一夜暴富。

帶上所有的東西,他將這大門封鎖,再度把那鎖子鎖上,在他刻意的玄力澆築修復下,這鎖子的堅固性再次提高,以前需要三十息,現在需要五十息。

做完這一切後,林邪深藏功與名,淡然離去。

……

一柱香後,一道渾身浴血的人影,轟擊出一片極其恐怖的血色烈焰後,整個飛渡而來,直接到了寶庫之前。

在他離開之前,聽到四道聲音極其悲慘的話語。

“姚風太子,我們相信你被陷害了!更想不到的是,那太子妃居然背叛了你,做了姚俊的女人!這賤人真是辜負了你對她的好!”

“你今天不能死在這,你得出去,把寶庫東西帶走,找個安全的地方再度休養下來。隊伍一定是可以重新拉起來的!”

那四位九變的武者,個個渾身浴血,悲慘萬分,看着妖風也是一身鮮血,便是痛苦莫名。

這姚萱,還真是趕盡殺絕了啊!

臨走前,姚風看了一眼這場上,只見的那十頭體型巨大的妖獸,單方面將地妖族的武者進行屠殺,姚萱在最中間,那三名一品帶刀侍衛的玄力輸送之下,堅持着吹奏魔笛。

這魔笛之音極其恐怖,在音波控制下,成百上千的地妖族武者,全部不能逃跑,盡皆處於腦海世界天崩地潰的狀態下,與十頭力量恐怖的巨形妖獸作戰,幾乎是呈現單方面的屠殺。

血流成河的樣子,成爲噩夢,讓的姚風無法忘懷,在四名九變武者把他護送出來後,他回身一眼,看到那四名九變戰士被十頭巨型妖獸拉扯進了戰圈中,進行碾壓吊打,想要擊殺也只是時間問題。

兩行血淚從姚風的眼裏流了出來。

學園島戰記 他深吸一口氣,心裏懷着無邊恨意,來到了寶庫之前,他有太多的仇恨要報,而在打開寶庫時,他發現似乎有哪裏不對的地方。

足足三十息的時間過去了,這寶庫的大門之鎖仍然沒有打開。 三十息,這樣的開鎖時間,讓的姚風從憤怒到震驚到無語,眉頭皺起,他不可思議的輕咦了一聲:“這鎖什麼時候加固到這樣的程度了?”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的姚風一陣無語。

旋即,他非常緊張。

畢竟。

四尊九變的武者,不一定能抵擋很長時間,他如果在打開鎖之前,姚萱控制着十頭巨型妖獸前來抓捕他,他將直接被捕。

瞬間,姚風額頭有着汗水大滴大滴的滾落。

很快,時間到了四十九息……姚風直接無語,當時間到了五十息時,遠處天邊已經傳來破空聲,恐怖的玄氣流將整個天虛都是一陣震顫,大地劇烈的震動,彷彿是大地震一般,時而響起讓的卑微生靈心驚肉跳的腳步聲。

那腳步聲,仿若巨人所留,每一步都讓的大地震顫,整個天虛界面彷彿如同玻璃一般即將破碎。

姚風心中有着恐懼,他倒吸了一口涼氣,只希望能在姚萱他們到來前,把寶庫裏的東西全部帶走,然後亡命天涯,遠走高飛,找個地方隱匿落腳,再擇他日東山再起……

但是當他打開大鎖時,整個人徹徹底底的呆住了。

他這麼多年在地宮寶城四處探索積攢的,以及他在半妖城太子位置時的積累,全部都不見了,彷彿蒸發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這是誰幹的,這是誰幹的!!”

姚風彷彿瘋了。

猛地回首,那天邊有着大笑聲傳來。

“姚風,逃跑是沒有用的,交出半妖玉璽……”

這一刻,姚風心如死灰,連反抗的念頭都沒有了,既然失去了這一場遊戲的底牌,已然沒有了最後的一點點希望……

“這就是皇權鬥爭啊!”嘆了一口氣,姚風心如死灰,但眼眸裏卻是有着極其深刻的仇恨之色,等到姚萱他們即將到來時,他欺身而上,把半妖玉璽向着姚萱扔了過去。

後者正興高采烈的抓住之時,下一刻猛地發現玉手被人抓住了,擡頭看到姚風一臉殘忍笑意的抓着自己,彷彿預料到此人要做什麼,她連連憤怒的罵道:“快滾開!”

轟的一聲,天空之中,姚風的身體已然是猛地爆炸開來,強大到摧枯拉朽毀滅一切生靈的九變自爆,產生了一片片的漣漪氣浪,整個天虛界面再次顫抖不止!

姚萱重傷之際,把黃包袱拉在手裏,喃喃道:“拿回半妖玉璽就好!”

在她身邊的那十頭巨型妖獸看到之前大發神威的姚萱,此時居然重傷了,尤其是此女腰上的牧笛滾落到了地面,那三位護法此女的一品帶刀侍衛,渾身浴血,徹底的倒下。

九變武者在近距離的自爆,這種威力太過恐怖,這三人實力很強,但修爲不高,防禦力脆弱,在九變武者這種自爆下,一瞬息間便是隕落當場,可謂是神魂俱滅。

十頭巨型妖獸看向姚萱的眼裏,是想要挫骨揚灰的仇恨,此刻看見此女淪落,便是一衝而上。

黑暗角落裏,林邪冷冰冰的看着這一切,當看到姚萱即將被妖獸撕碎時,突然間衝出,拉着此女便是離開了包圍圈。

在離開前,他順手撿了牧笛放入儲物手鐲。

此刻出現了極其詭異的一幕,林邪抱着姚萱在前面衝,九頭恐怖的巨大體型妖獸以小山般的姿態,搖搖晃晃的快速衝來,那狂暴的玄力隨意一拍便是狂風暴雨。

林邪抱着姚萱,體型都太小,在那巨大妖獸面前,彷彿兩個小不點,每當巨大妖獸發出狂轟濫炸,他都抱着這女人快速的躲避。

眼看林邪一次又一次躲開攻擊,十頭妖獸瞬間憤怒了,更加瘋狂的發出攻擊。

在不斷的躲避中,林邪滿是無奈,但他實在打不過這恐怖的十頭巨大妖獸啊,在這些妖獸面前,他可能連打破防禦都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