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時前後,一輛馬車停在了郡主府的門前。

「可算是回到了楚都。還是楚都好,連空氣都是香的,哪裏像是喀城,呼口氣都能吃一嘴的沙子。」

歐陽沉沉急不可待,從車上跳了下來。

趕了幾天的車,一路有驚無險,就是不知道,張家兄弟倆趕到楚都了沒。

還有那個口箱子,有沒有安全送到楚都?

鳳白泠笑着下了馬車,走進了郡主府,半刻鐘后,她再出現時,手裏已經的多了口箱子。

「還真的送到了?」

歐陽沉沉咋舌。

「我辦事,你放心,我們先去趟杏林春,再想法子交接任務。」

鳳白泠和歐陽沉沉都是第一次出雇傭兵任務,不免有些生疏。

聽張家兄弟倆的意思,傍晚前後,在楚都城門口附近,會有人來收箱子。

趁著時間還早,鳳白泠還是打算冒險一試,找蘇妄看看這口箱子。

算算日子,今日午後,蘇妄會到杏林春盤賬。

鳳白泠和歐陽沉沉回城后,風晚就前去順親王府復命,倒也沒有留意鳳白泠手中多了口箱子。

杏林春內,蘇妄打量著那口箱子,用動手擺弄了下鎖具。

「箱子上的鎖,太複雜了,蘇妄無能,讓郡主失望了。」

蘇妄足足擺弄了一個時辰,都沒有半點法子。

「你不用放在心上。戶部的事解決了吧,以後要是獨孤鶩再找你,你就拒絕了,你可是要考狀元的人,哪能浪費時間在那些小事上。」

鳳白泠心下明白,這天機鎖眼下是無人能解了。

可這麼一來,也讓鳳白泠更加好奇,暗市到底要把這箱子交給什麼人?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得去城門口交接了。不過,我們怎麼過去?楚都可不是喀城,我們易容都容易露出馬腳來。」

鳳白泠擔心道。

可這箱子也不能托給其他人,還只能由她們親自運送,否則一旦丟了,可就前功盡棄了。

歐陽沉沉瞅瞅鳳白泠,撓了撓頭。

「其實我有個法子,但是你得給我一些酒。就是你上次讓陸音給我的那種酒,喝了之後,我準保把箱子給你送到對方手裏。」

傍晚前後,楚都城門口。

有個男子正在城門口等候。

「都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了,怎麼暗市的人還沒來?」 第726章

「董……董事長?」

「什麼?」蕭馨然瞪著眼睛問道。

這時,陳北冥笑呵呵的說道:「要不要聽聽你們凱蒂集團總部董事會是怎麼說的?」

言罷,陳北冥拿出遙控器,放大了音量。

「萊娜女士,你現在可以說話了。」陳北冥大聲道。

此時,這名萊娜女士馬上開口,說著蹩腳的國語:「大家好,我是凱蒂集團董事長萊娜,經過董事會臨時會議決定,撤除姜炎在大夏區的所有職務,由新任總裁接手。」

「姜炎,董事會對你非常失望!」

「你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在凱蒂是絕對不允許的!你被開除了!現在!」

轟!

一瞬間!姜炎如同晴天霹靂一般!楞在了原地!

此刻他甚至覺得自己的傷都不痛了,看著電視屏幕上的董事長,姜炎眼淚都掉了出來:「董事長,我……我不是……我錯了!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求求你了!」

「董事長!」

「董……」

姜炎話沒說完,屏幕一黑!對方已經掛斷了!

陳北冥笑著站起身,來到目瞪口呆的姜炎面前,低聲開口道:「這是你的合同,不好意思啊,現在已經作廢了,等到新總裁來了,我們會跟他簽署新的合同。」

「至於你的傷,之前不是給你五百萬的支票么?我覺得你現在的傷,都有些對不起五百萬,炎君,再打!」

「是!」

炎君踏步上前!直接一腳將輪椅上的姜炎踹飛了出去!

緊接著,拽著姜炎的一條腿,朝著外面走去。

此刻,整個會議室都在回蕩姜炎的慘叫和哀嚎!

「陳先生!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放過我!」

「啊!!!!」

會議室內,鴉雀無聲……

陳北冥冷冷的看著蕭馨然,此刻的蕭馨然已經是目瞪口呆。

「蕭馨然,萬隆集團把蕭氏都從你手裡騙走了,你到現在還相信他們,就你這個德行,我怎麼可能把蕭氏給你呢?」

「你到現在還不明白么?沒有你奶奶,沒有你父親,你就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你從小就被他們保護的很好,所以才讓你蠢到以為自己什麼都能做好。」

蕭馨然傻在原地,現在幾百名員工,都在看著她,有的目光驚訝!有的捂著嘴巴偷笑……

蕭馨然覺得這一刻還不如自己死了!

陳北冥嘴角上揚,他很知道蕭馨然在意什麼,所以他每一刀,都往她心窩子裡面扎!

在所有員工面前貶低她,羞辱她,絕對比殺了她還要難受!

片刻之後,蕭馨然已經蹲在地上,全身抽搐,精神已然崩潰!

陳北冥微微一笑:「行了,這裡沒人會同情你,下面咱們該說說賭注的事情了。」 凱琳精神一震,俏臉上露出最嫵媚的笑容。

「先生,想要回本,可以兌換更多的籌碼。」

「這樣一把就回來了。」

林晨臉色微微有些漲紅,深吸口氣,認真地點點頭。

「一語驚醒夢中人,你說的太有道理了!」

「去,再給我兌換五十萬的籌碼。」

「五十萬怎麼夠?要來就來大的,一百萬吧?」

凱琳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晨。

「林晨,可不能上她的當,換的多輸得多。」

楚然一眼就看出這女人不懷好意,絕對是在拱火,當即提醒一句。

「換的多才有機會贏回來。」

林晨似乎已經輸紅了眼,直接把銀行卡遞了過去。

「哎呀,你怎麼這麼傻啊!」

「賭場就是在套你的錢啊。」

「你真當冤大頭給他們宰啊。」

楚然氣得跺腳,林晨平時不是這樣啊,今天是怎麼了?

「我之前就說了,我會把拍賣青銅劍的錢贏過來。」

林晨笑了笑。

「你!」

楚然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很快,凱琳扭動着腰肢走來,把一托盤的籌碼遞給林晨。

「帥哥,我看好你呦。」

她眨了眨美眸,拋出一個魅惑的眼神。

林晨挑了挑眉頭,當即來到賭桌跟前。

還是比大小。

還是看都不看,直接抓起一把籌碼就扔。

很快幾輪過去了,一百萬已經變成了三十萬。

縮水了將近七十萬!

不知不覺間,他周圍已經圍了一圈人,顯然都是看林晨笑話的。

更有不少輸的眼紅的傢伙,見林晨十分鐘輸掉了七十萬,心裏頓時平衡不少。

凱琳得意地笑了起來。

她現在已經可以確定了,這小子壓根就不會賭,贏不贏全靠運氣。

不誇張的說,這就是給賭場送錢的啊!

「再來!」

「三十萬,梭哈!」

林晨此時狀態有些不對勁,看上去已經輸紅了眼。

他將面前那花花綠綠的籌碼,一股腦推出去。

這波操作頓時氣得楚然銀牙咬了起來。

「林晨,你瘋了嗎?!」

「我沒瘋,我要贏,我要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