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楓眼中剛閃過一絲不屑,還沒來得及出言嘲諷玄清和,忽然一點寒光飛速而至,順著眼帘刺入瞳孔之中,黑白分明的眼球立刻被刺爆,原本還正常的世界一下變得鮮血淋漓。疼痛難耐的千葉楓,立刻發出尖利的哀嚎,肥壯的身軀在地面上翻滾。

「就是現在」班扎吉神情肅穆,口中念動密宗的咒語。一點金芒從班扎吉的額頭升騰,一閃而逝,班扎吉手中的大轉經筒綻放出金色的華光。班扎吉躬身側步,張口發出一聲怒嘯,全身的肌肉塊塊隆起,大轉經筒金光閃閃,帶著呼嘯唔鳴,一步突刺撞在三頭六臂娜迦的身上。

轟巨力迸發的班扎吉,直接把三頭六臂的娜迦撞退,空出大段的距離。等在一旁的紫影自然沒有浪費這個機會,兩腳三步衝過去,伸手從地上拿起生死輪。

嗡隨著紫影拿起生死輪,正在和玄齊對轟的山崎龍二立刻發出一聲怒嘯。憤怒至極的山崎龍二很想得到生死輪,但卻被玄齊限制,一時間無法移動半步。只能於瞪眼,無可奈何的看著紫影把生死輪放進懷中。

在地面上翻滾的三頭六臂娜迦,忽然間又變成一灘黑水。班扎吉立刻凝神戒備,沒有了松紋古劍的玄清和,立刻伸出右手的食指與中指,凝氣成兵在手指上凝出三尺青峰。紫影往後退了兩步,周身的超能旋轉,即將進入隱形狀態

那團黑水忽然一分為三,雙眼陰冷的伊藤俊波,揮動龍爪手找上玄清和。悶聲不吭的佐助大光找上班扎吉,肥碩的拳頭上黑色的鱗片閃光,他居然用拳頭硬抗大轉經筒。

沒有成為傀偶前,伊藤俊波與佐助大光本就有不弱於玄清和跟班扎吉的實力,現在他們成了龍化傀偶,戰鬥力自然也隨之增強。一時間佔到上風。

獨眼的千葉楓露出滿口鋒利的獠牙,唔鳴呼嘯著找上紫影。剛才的爆炸差一點點就炸瞎千葉楓的雙眼,好在她最後時刻較為機警,腦袋微微偏動必讓過臉頰,鋒利的劍刃打在高聳的鼻樑上,才沒把她的另一隻眼睛打瞎。

虛空中最後一絲衣衫消失,剛剛還站在那裡的大活人,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撲了個空的千葉楓,立刻張口發出悠長的怒嘯。雙眼瞪圓,鼻頭聳動,試圖從蛛絲馬跡里找到紫影的身影。經過一番眺望她忽然露出一絲特別怪異的微笑。

固固拉著巴彥竭力的往戰場外圍走,相對普通人固固也是個超能者,有著比普通人強悍的身體素質,拉著擔架快步如飛的衝出停車場,轉過拐角,固固以為自己已經逃脫危險,卻沒意識到危險正悄然來臨。

這個世界上總是有那麼多的陰錯陽差,隱身匿行的紫影,恰好走的也是這一條路。命運奇特的怪手,又把這一切都融合在一起。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炎帝經的秘密到底是什麼,讓糾結的吳俊傑感覺心裡奇癢難耐,但是深知家族規定的他,知道父親跟他講了這麼多,已經是違反了家族的規定,這時的他也不再堅持,看著他父親走進房子里。

下午三點整,吳俊傑駕駛著車子,載著江韓燕前往燕京市婦幼保健所。

儘管吳俊傑不是婦科醫生,但是因為有炎帝經的存在,他對兩個孩子的生長情況是非常的清楚,但是因為他母親執意要讓江韓燕和鄭曉雨兩人定期接受產檢,讓他只能無奈地接受這個決定,每個月都定期陪同他的兩個女人去婦幼保健所做檢查。

「江女士!看你的檢查報告書,過去你是在滬海人民醫院做的產檢,從報告書里的記錄顯示,您的孩子目前非常的健康,不過根據我們剛才把您檢查的結果來看,因為您的年齡已經過了懷孕的最佳時期,再加上您之前曾經受過驚嚇,根據這份彩超的檢查結果顯示,您孩子的心臟很可能有問題。」

江韓燕懷孕五個月以後,吳俊傑為了孩子的健康,幾乎每星期都會為她做個檢查,並且用炎帝經的內勁,滋養她體內的嬰兒,她體內的孩子絕對要比普通的孩子健康百倍,就算不用進行產檢,孩子也能夠健健康康的來到這個世界。

孩子對於江韓燕而言,就是她的一切,就是她的生命,有道是越是關心就越亂,當她聽到醫生的話時,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緊張地對那名醫生確認道:「醫生!您說什麼?我的孩子心臟有問題,這怎麼可能?我先生每個星期都會幫我的孩子…」

江韓燕說到這裡,意識到吳俊傑做的事情,涉及到家族中的辛秘,當即止住話題,再次卻醫生確認道:「醫生!您確定我的孩子心臟真的有問題嗎?」

那名醫生見江韓燕不信的樣子。隨即一臉嚴謹地對江韓燕回答道:「江女士!您可要懷疑我的人品,但是絕對不能懷疑我的醫德,懷疑我對病人負責人的態度,這是您的彩超檢查結果。如果您不相信的話,儘管去其他醫院再做個檢查。」

江韓燕並沒有懷疑眼前這名醫生說的話,因為這名醫生說的許多情況,跟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實在是極為的巧合,就像她曾經受過驚嚇的那件事情,回想起來至今都還記憶猶新,在這時她最關心地就是肚子里的孩子。隨即抱歉地對那名醫生說道:「歐陽醫生!我並沒有懷疑您的醫術,正如您說的那樣,我在懷孕二十一周的時候,曾經受過驚嚇,不過事後我馬上到滬海那邊的醫院做過檢查,當時的檢查結果很正常,孩子也非常健康,所以您剛才說孩子心臟有問題著實是嚇到我了。」

「江女士!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嬰兒的生長需要一定的周期,當時您剛剛收到驚嚇,自然是檢查不出問題來。現在您的孩子已經二十八周了,身體里的器官幾乎都已經成形,問題自然就出來了。」歐陽醫生聽到江韓燕的話,臉上露出滿意的表情,嚴謹地把問題的關鍵向江韓燕做了一個介紹。

江韓燕聽到醫生的話,變得馬上是心亂如麻,這個時候她很想到外面去找吳俊傑,但是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一臉焦急地對醫生詢問道:「歐陽醫生!我孩子的問題有辦法解決嗎?」

「江女士!您是我見到的那麼多孕婦當中,無疑是運氣最好的一位。您的孩子除了心臟之外,其他器官都發育的非常好,所以才會提早發現這個問題,一旦再晚兩周發現這個問題,到時候就算佛祖也救不了您的孩子。」歐陽醫生見江韓燕一臉緊張的神情,故作玄虛地對江韓燕說道。

江韓燕聽到歐陽醫生的話。高懸的心總算是稍微放了下來,急急忙忙地對歐陽醫生詢問道:「歐陽醫生!寶寶的病真的能夠解決嗎?」

「是的!江女士!孩子的心臟發育比正常嬰兒的緩慢,我們醫院剛剛引進一種進口的藥物,是國外醫療部門專門研究出來,治療嬰兒心臟發育不良的疾病,效果非常顯著,使用了這種藥物之後,能夠促進嬰兒心臟的發育進度,讓嬰兒的心臟恢復正常的發育,您從今天開始只要每周到我們醫院掛兩天的點滴,一個月後,我保證您的孩子能夠健健康康的出世。」

江韓燕聽到歐陽醫生的話,臉上馬上露出欣喜的表情,迫不及待地對歐陽醫生說道:「歐陽醫生!那我今天就開始治療,您看行嗎?」

歐陽醫生聞言,隨即開出一張治療單據,交給坐在面前的江韓燕,同時不忘對江韓燕交待道:「沒問題!您今天就可以開始治療,這樣吧!我給您開一張收費單據,您到一樓收費大廳把藥品的錢先交了,然後到注射室去打點滴。」

江韓燕接過治療單據,從椅子前站了起來,伸手扶著自己的腰部,笑著對歐陽醫生感謝道:「歐陽醫生!謝謝您了,我現在就下去交錢。」

江韓燕拿著繳費單據走出醫生辦公室,見坐在走廊的吳俊傑,隨即把單據交給吳俊傑,並對其埋怨道:「老公!你看看這次的彩超檢查結果,都說你不是婦產醫生,你偏不信,如果不是媽堅持讓我每月到婦產檢查,指不定就出了大事了。」

自從江韓燕和鄭曉雨懷孕之後,吳俊傑完全是小心呵護,深怕孩子有什麼閃失,孩子是否健康,他完全是了如指掌,所以此時當他聽到江韓燕的埋怨時,無疑是感覺到莫名其妙,從江韓燕的手中接過彩超檢查報告單,認真一看,臉色馬上為之一變,一臉認真地對江韓燕問道:「燕子!你確定這份彩超檢查報告單是屬於你的嗎?」

江韓燕聽到吳俊傑的詢問,感覺到有些莫名其妙,不滿地回答道:「老公!難道你覺得我會那一張別人的彩超檢查報告書來忽悠你嗎?這就是我的檢查報告書,醫生說寶寶的心臟發育比較遲緩,需要注射一種藥劑,加強寶寶心臟的發展速度,這是繳費通知單,你趕緊去樓下把錢交了,待會還要到注射室去掛點滴呢。」

吳俊傑如果沒有修鍊炎帝經,那絕對是不可能了解自己孩子的情況,修鍊了炎帝經的他,對自己的孩子的情況是非常的了解,用一句囂張的話來說,他的孩子絕對要比尋常人家的孩子更加健康,別說心臟病,就算平日里的感冒發燒,他孩子都不會輕易染上,更別說心臟發育比別的孩子差了。

在這時吳俊傑一臉陰沉地對江韓燕吩咐道:「燕子!你把醫生開的繳費通知單給我,我看看他到底給你開了什麼葯?打算怎麼幫我們的孩子治療?」

江韓燕看到吳俊傑一臉陰沉的樣子,感到非常的不解,但還是把繳費單據遞給吳俊傑,並問道:「老公!怎麼了?難道歐陽醫生的檢查結果有問題?應該不會啊!他從我在滬海的產檢報告書中,非常輕易地就看出我曾經受過驚嚇,由此可見歐陽醫生的醫術應該非常的高明啊!難道你是見別人的醫術比你高,所以嫉妒歐陽醫生。」

「燕子!你瞎說什麼?你覺得我是那種善於嫉妒的人嗎?」吳俊傑接過江韓燕遞給他的繳費單據,看了一眼上面所寫的藥物,最終目光在一種名叫硫酸鎂的藥物上停留下來。

硫酸鎂可抑制中樞神經系統,鬆弛骨骼肌,具有鎮靜、抗痙攣以及減低顱內壓等作用,其注射液和肌肉注射主要用於抗驚厥,不過卻會引起血管擴張,導致血壓下降,如果是受驚服用這種藥物自然是沒問題,但是懷孕的時候,則是禁止服用這種藥物,藥物其對腸管產生的刺激作用,可反射性引起盆腔器官充血和增強子宮的收縮,導致流產。

那個所謂的歐陽醫生,先是用他人的彩超報告單來忽悠江韓燕,之後則用江韓燕在滬海受到驚嚇的事情來獲得江韓燕的信任,最後則在江韓燕的藥物當中加入硫酸鎂這種藥物,其用意完全是顯而易見。

在這刻吳俊傑的臉色變得極度的難看,對江韓燕問道:「燕子!那個歐陽醫生在那裡?像這種醫術高明的醫生,我這個同行,說什麼也要去拜訪他一次。」

江韓燕跟了吳俊傑已經快一年的時間,對於吳俊傑的性格她是非常的了解,當她看到吳俊傑的臉孔時,馬上就意識到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情,隨即指了指自己身後的辦公室門口,對吳俊傑問道:「老公!這間就是歐陽醫生的辦公室,是不是歐陽醫生開的藥物有問題?」rs

,請收藏。 山崎龍二雙眼赤紅,雙手舞動再次撞在四羊大尊上,忽然長著龍頭的腦袋,張口發出人聲:「蠢貨,快些投降,我還能饒你一命……」

另一邊三頭六臂的娜迦往前沖著,硬抗管乘龍的風刃,而後揚起粗大的尾巴,抽打向雲小虎。身體內沒有多少超能的雲小虎,身體外那一圈的金鐘異常黯淡,曾經能無敵五分鐘的金鐘罩,現在都不能凝型,殘缺不全的掛在上面。

轟碩大的尾巴抽在雲小虎的身軀上,殘破的金鐘立刻破碎,清晰的骨骼碎裂聲響徹,壯碩的雲小虎被這一尾巴抽飛。

「不要啊」怒火盈胸的管乘龍,這一刻雙眼火紅,身軀外青色的超能顫動,管乘龍身軀騰空沖了起來,超能爆發連著身軀凝成一個巨大的風刃,帶著唔鳴,刷的一聲斬在三頭六臂娜迦的脖頸上。

堅硬的黑鱗擋住管乘龍的風刃,最前面的娜迦手中還握著一把十字標,正要往前拋擲時,半空中的管乘龍口角流出一縷鮮血,雙眼瞪圓赤紅,口中怒吼:「爆」

原本就壯碩的身軀,忽然間膨脹起來。忍著無盡的苦痛,管乘龍把周圍的風能都吸納到身軀中。健碩的身軀迅速膨脹起來,而後在半空中嘭的一聲爆開

四散的血肉,飛濺的骨骼,都成了咆哮的武器,壓縮又爆開的風能,震破娜迦的腦袋,三個頭顱被炸變形兩個,最前面的那個消失的無影無蹤。

雖然黑色的鱗片有著不凡的防禦力,但卻扛不住這般的震蕩傷害。隨著管乘龍自爆,炸壞對方的三個腦袋,高大神駿的娜迦也軟在地上成了條死蛇。

「原來是這樣?」正在與娜迦搏鬥的銅頭,雙眼中閃過一絲瞭然。因為娜迦有三個頭,六條手臂,等於是三百六十度沒有死角。再加上全身堅實的黑鱗,銅頭根本就破不開娜迦的防禦力,而管乘龍的方法卻給銅頭啟迪。

肌膚黝黑上身**的銅頭,有著肌肉發達的雙腿,三合一的娜迦身高大約有四米,連著尾巴足有六米長。銅頭雙腿用力,很輕易就跳了起來。開始他捏碎的白玉佛祖造像,也是一塊類似靈石的法器,裡面不光有靈石的靈氣,還有信徒們的信仰之力。

銅頭吸收造像內的靈氣與信仰之力,身軀如鋼似鐵,而且力大無窮。完全無視三頭六臂娜迦的攻擊,不管是太刀劈砍,還是十字標激射,撞在黝黑色的皮膚上,不過擦出一串火花。兩個砂鍋大的拳頭揚起,對著娜迦最前面的一個腦袋就轟。

嘭的一聲,劇烈的對撞。銅頭雖然用出了全部的力道,但卻沒能傷到三頭六臂的娜迦,對方搖晃著腦袋,嘴角上閃動著一絲的嘲諷

為什麼不可以?銅頭驚詫了,他已經用盡了全力做到極致,見這般還不能傷到娜迦,雙眼中閃過一道冷芒。腳步微分站在地上,雙眼之中閃著寒芒,兩個砂鍋大的拳頭輪番的砸在胸膛上。轟轟轟轟……好像是一面被擂動的戰鼓。

隨著拳頭不斷的呼嘯,銅頭的嘴角一縷血絲浮現。法器造像的靈氣再次被激發,銅頭又大一圈,變成一個身高兩米的黑巨人。爆炸的肌肉下面有著一條條猙獰的血管。銅頭喘著粗氣,再一次跳起來兩個砂鍋大的拳頭掄起,這次沒有用蠻力,而是用上拳法中的暗勁。

銅頭是武僧,不光有著出神入化的橫練功夫,還有著很深的拳法造詣。看似巨力呼嘯的兩拳,打在娜迦的腦袋上,沒有石破天驚的效果,軟綿綿的好似在按摩。

實際真是如此嗎?銅頭這一招用出來的是暗勁,與華夏國術隔山打牛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拳頭輕飄飄的打在娜迦的腦袋上,暗勁猛然間迸發出來,三頭六臂娜迦腦袋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毫髮無傷,其實裡面早就變成肉醬。

疼痛襲來另外兩個腦袋感同身受,發出尖銳的悲呼。出於生存本能想要逃避,但卻已經晚了。打的興起的銅頭,又是兩拳砸在另外兩個腦袋上,暗勁噴涌,龐然的娜迦晃悠悠的躺在地上,又成了一條死蛇。

「對著它們的太陽穴狠揍,打不死也要震暈他」找到方法的銅頭,立刻跑了起來,趁著身上的靈氣沒消散前,他要儘可能的殺傷三頭六臂的娜迦。

山崎龍二苦苦支撐,隨著銅頭爆發又影響勝利的天平。長著龍頭的龍二又張開碩大的嘴巴,發出一連串低沉的怪鳴。

正在奔跑的獨眼千葉楓,獨眼中閃過狠毒。四野蒼茫,空空蕩蕩,依然找不到紫影。聽著山崎龍二的催促,急怒之下千葉楓沖向拉著擔架正在狂奔的固固。

在超能者的戰鬥中一直有個不成文的規矩,不會向傷者或者不具備戰鬥力的人員動手。全身被黑鱗包裹的千葉楓,雖還有些智商,但變成傀偶后做起事情卻沒了底線。

迅捷的好似一道橫風般,千葉楓衝到固固身邊,滿是黑鱗的爪子往前一伸,抓住了固固還算粗壯的手臂,龍爪手微微用力,咔啪一聲清脆,千葉楓弄斷固固的手臂。

啊疼痛的固固發出一聲低沉的悲呼,額頭上堆滿豆大的汗珠,左邊手臂粉碎性骨折。固固正要掙扎,帶有鱗片的手掌又摸向他右邊的手臂,咔啪疼的固固暈了過去。

千葉楓站在擔架旁,雙手往下一探,拎著固固與巴彥的腳踝,把兩個人的都拎起來。雙臂高舉左右搖晃,同時獨眼放射冷光,雖然沒有開口,但意圖卻很明顯。

一直遁逃的紫影,看到兇狠的,牙齒不由的咬緊,默默的從背後拉出兩柄透明匕首,悄無聲息的衝到千葉楓的身後,全身的超能匯聚在一起,紫影反握匕首,對著千葉楓的後背狠狠的刺去。

「吼」機敏的千葉楓有著敏銳的觸覺,感受到了危險,巨力噴涌隨手一揮,倒懸的固固好似鞭子般被輪起來,敲抽打在虛空中恰好撞在紫影的身軀上

戰鬥經驗近乎與零的紫影被固固砸出來,不光隱匿的超能散去,還發出一聲驚呼,手腳無措的往後倒飛,一下暴露出自己的蹤影。

千葉楓鬆開雙手,腳掌一沓身軀往前猛衝,鋒利的龍爪手扣在紫影的脖頸上,微微用力,殷紅色的鮮血往外噴涌。千葉楓伸手從紫影懷中找到生死輪,立刻亢奮的發出一串抑揚頓挫的怪叫。

次聲波在空氣中傳播,原本情緒還有些低落的山崎龍二,立刻又亢奮起來。胸腹猛然間鼓脹,張口對著玄齊又噴吐出一道龍息,趁著玄齊後退的間隙,山崎龍二慢慢往富士山頂退去。

三頭六臂娜迦也緩緩往山頂上退卻,原本七個娜迦,現在還剩下三個,銅頭用蠻力弄死兩個,管乘龍自爆炸死了一個,還剩下一個不是完整體。

玄齊粗粗的喘著氣,剛才那一番交戰消耗過大,正面硬抗好似牲口般的山崎龍二,玄齊累的有些脫力。剛站直腰身還未來得及開口,一道黑影從後面竄來,獨眼的千葉楓與佐助大光、伊藤俊波融合在一起,千葉楓的手中還握著生死輪。

玄清和手上的氣兵散去,臉上掛著一絲震驚說:「壞了他們拿到了生死輪。」說罷望向玄齊問:「怎麼辦?」

玄齊還未開口,老黿先張開了嘴:「葯丹煉成了……」玄齊就感覺手腕上一沉,多出一顆顆四四方方,帶有餘溫的丹藥。

還不容玄齊開口,老黿又先喊出了聲:「你們怎麼能讓他們得到生死輪?難道是要幫著黑龍破碎虛空?」

玄齊很想說點什麼,最終卻什麼都沒說,千言萬語化為一聲長嘆,把手中的藥丸揚起:「剛出爐的狂暴藥劑,剛才不是我不想拿出來,而是沒煉製好。

二十個超能者,現在只剩下了十三個,米國運氣不錯,三個都活蹦亂跳。華夏超能大隊只剩下一個雲小虎,千葉楓既然得到生死輪,那麼巴彥、固固、紫影都凶多吉少。

冰熊氣喘吁吁,沙俄的倖存者還剩下三個。銅頭的雙眼中帶著悲憫,十八羅漢也只剩下三個,其餘的十五個都魂歸地獄。

銅頭捏著還帶有溫度的狂暴藥劑,忽然望著玄齊說:「能再給我兩個嗎?」說著望向狂暴藥劑:「我總覺得這個藥劑連接著我的宿命。」

寶寶孃的都市田園 玄齊很想拒絕,但看著銅頭黑白分明的眼睛,忽然心中升騰出一絲不忍,又拿出兩顆放在銅頭手上。當一個人已經萌生了死志,這時不管說什麼都沒用。倒不如讓他帶著尊嚴死去。

藥劑分發下去后,玄齊的臉趨於平靜,伸手指著富士山說:「有些事情必須要有些人做,黑龍湖中的黑龍就要醒來,他有可能會讓島國陸沉,不管是為了別人還是為了自己,我們都要阻止他」

玄齊說完默默轉身,一個人拎著四羊大尊,往富士山頂走去。玄清和義無反顧的跟在孫子身後,再後面是雲小虎。迎著初升的太陽,每個人的背影都帶著一絲悲壯。

〖 。

吳俊傑對自己孩子的情況完全是了如指掌,當他聽到江韓燕介紹的情況,已經能夠完全肯定這個歐陽醫生有問題,他聽到江韓燕的詢問,並沒有馬上告訴江韓燕真相,而是推開辦公室的門,看到裡面坐著的那位中年的醫生,隨即問道:「醫生!請問你是歐陽醫生嗎?」

歐陽醫生聽到吳俊傑的詢問,抬起頭看著站在面前的吳俊傑,滿臉疑惑地對吳俊傑詢問道:「我就是歐陽廣生,不知道你有什麼事情嗎?」

吳俊傑聽到歐陽廣生的回答,目光死死地盯著坐在面前的歐陽廣生,面無表情地對歐陽廣生問道:「歐陽醫生!我是江韓燕的家屬,剛才你說我們的寶寶心臟發育不正常,不知道是真的嗎?」

歐陽廣生聽到吳俊傑的詢問,瞪大了眼睛,心一下子緊縮了起來,不過他很快就強裝出一副鎮定的樣子,不滿地對吳俊傑回答道:「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懷疑我的醫術嗎?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儘管可以到其他醫院去做檢查。」

雖然歐陽廣生很快就保持鎮定,但是他眼中的慌張卻沒能逃過吳俊傑的眼睛,這讓吳俊傑更加的肯定自己的猜想,一臉陰沉地對歐陽廣生質問道:「歐陽醫生!剛才忘了跟你做個自我介紹,我名叫吳俊傑,原來是滬海人民醫院腫瘤科的主任,因為家庭的原因,才回到燕京來,雖然我不是婦產科的醫生,但是對婦產科的事情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我的妻子雖然曾經受到驚嚇,但是她現在是個懷孕了六個多月的孕婦,硫酸鎂雖然可以抑制中樞神經系統,鬆弛骨骼肌,具有鎮靜的作用,但是這是針對普通人而言,這種藥物孕婦一旦服用了。藥性對腸管會產生的刺激作用,可反射性引起盆腔器官充血和增強子宮的收縮,導致流產,你身為婦產科的醫生。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歐陽廣生聽到吳俊傑的質問,臉上馬上露出驚恐的神色,頓時驚得嘴巴圓圓的,像條正在吸水的魚,緊張地回答道:「你說什麼,我是專業的婦產科醫生,絕對不可能出現這種常識性的錯誤。」

吳俊傑看到對方慌張的表情。心裡更加的認定對方心裡有鬼,一臉冷笑著把繳費通知單放在對方的桌子上,表情冷漠地問道:「歐陽醫生!這張繳費通知單上寫的藥物,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解釋嗎?」

歐陽廣生看到吳俊傑放在他面前的那張繳費通知單,心裡咯噔了一下,強裝出一副鎮定的樣子,拿起面前的繳費通知單,心虛地自言自語道:「不會吧!我怎麼可能會犯這種地級錯誤。我看看!」

「還真的有這回事,該死!我怎麼會開出這種藥物來,這完全是一個不應該發生的事情。」歐陽廣生說到這裡。試圖將繳費通知單給銷毀,同時不忘對吳俊傑感謝道:「吳先生!謝謝您,要不是您及時提醒,我險些犯了一個重大的醫療錯誤。」

吳俊傑見對方拿起繳費通知單,馬上就猜出對方的意圖,突然伸手從對方的手中搶過繳費通知單,冷笑地對歐陽廣生詢問道:「歐陽醫生!如果不是我也是一名醫生,你險些就要了我的孩子的命,難道你想用一句謝謝就把你所犯的錯誤給掩蓋了嗎?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交待?」

歐陽廣生聽到吳俊傑的話,臉色馬上垮了下來。拉攏著臉,對吳俊傑懇求道:「吳先生!,我知道這是個絕對不能饒恕的錯誤,要不您看這樣行嗎?我給您三千塊錢的補償,另外您夫人將來生產的時候,如果在我們醫院生產的話。我讓醫院減免你們的醫療費用。」

看到歐陽廣生裝傻充愣的樣子,吳俊傑冷冷的一笑,語氣冷冷地對歐陽廣生回答道:「歐陽醫生!你覺得我們像是缺錢的人嗎?你是一個聰明人,你應該知道我說的交待指的是什麼。」

「吳先生!我真的讓你給搞糊塗了,我知道這個錯誤確實是非常嚴重,不過我也拿出了應該有的態度來了,如果您閑錢少的話,我可以再給您三千,加起來六千,您看行嗎?」歐陽廣生聽到吳俊傑的話,馬上露出一臉不解的表情,為難地對吳俊傑說道。

吳俊傑看到對方揣著明白裝糊塗,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語氣低沉地對歐陽廣生說道:「歐陽醫生!你是一個明白人,知道我所指的交待是什麼?何必跟我裝糊塗呢?」

「吳先生!我知道我工作上的疏忽險些釀成大禍,做為你妻子的產檢醫生,我已經拿出了足夠的誠意,既然您不願意私了的話,我也無話可說,但是您所說的裝糊塗,我實在是沒搞明白。」歐陽廣生聽到吳俊傑的話,眼中閃過一道慌亂的眼神,但是很快又恢復了鎮定,滿臉不解地對吳俊傑詢問道。

想到有人竟然試圖殺死他的孩子,此時的吳俊傑就好像是一隻護犢的雄獅,目光如利劍般盯著裝傻充愣的歐陽廣生,語氣極為冷漠地對歐陽廣生說道:「歐陽醫生!你是真的不懂,還是裝不懂,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從進來到現在,都從未介紹過自己,而且我妻子的產檢證上,父親那一欄並未填寫掉,你是怎麼知道我姓吳?」

「另外在為我妻子選擇產檢醫生之前,我認真看過你們醫院所有醫生的簡歷,你是這家醫院裡最優秀的醫生之一,擁有著極為豐富的臨床經驗,像你這種專業的醫生,怎麼可能會犯下這種低級的錯誤?」

吳俊傑的話都像是一把鉛錘在他的心上敲擊了一下,讓歐陽廣生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堵得他感覺呼吸都困難起來,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正如吳俊傑剖析的那樣,他是婦幼保健所里的一名資深的醫生,無論在什麼時候他也不可能犯下這種低級的錯誤,這時的他甚至非常後悔,自己為什麼會鬼使神差地答應那個人的要求。

看到吳俊傑眼中射出的那道猶如利劍般的目光,讓他覺得有萬千斤壓在他胸口,腦袋裡有什麼東西爆裂了,碎斷了。

「吳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說什麼?至於我為什麼會知道您的姓,那是您妻子剛才告訴我的。」rs 櫻花散漫飄落,繽紛凋零。洋洋洒洒的像粉紅色的雪花,絢爛中帶著一絲凄美。本該是賞櫻花,品清酒,遊山玩水的好時節,富士山頂卻成了殺戮之地。

山崎龍二的五官因為亢奮而凝結在一起,得到生死輪意味著掌握喚醒黑龍大人的法門。在別人眼中要人性命的死氣,在龍族體內卻成了讓他振奮的強心劑。

望著後面跟著的玄齊等人,山崎龍二的眼中閃過一絲不耐煩,張口發出一聲怒嘯,鋒利爪子割開了胸腔從裡面拉出三滴赤黑色的心血,往外一彈,彈在三個三頭六臂的娜迦的身軀上,三個娜迦全都陷入狂暴,緩緩轉身用血肉之軀擺成一面肉牆。

玄齊張開嘴巴正要往嘴巴里丟狂暴藥劑時,忽然聽到銅頭說:「先等等,他們留給我們,你們去對付山崎龍二……」

「恩?」玄齊臉上帶著三分詫異,超能聯隊被打殘,天竺、米國、沙俄都只剩下三個超能者,三個打一個三頭六臂的娜迦,而且還是狂暴的娜迦,這並沒有多少勝算。

拿著殘破盾牌的米國隊長,眨著蔚藍色的眼睛,鄭重其事對玄齊說:「趕時間,別墨跡。他們就交給我們吧」

玄齊從米國隊長眼中看到他萌生的死志,這是一群最可愛的人,明知道留下會死,但卻義無反顧,他們要用自己的生命拖延敵人,換取玄齊擊殺山崎龍二的時間。冷冰冰的血液好不容易沸騰,就不會再冷下去。玄齊深深的看了九個超能者一眼,帶著雲小虎、班扎吉和玄清和往富士山頂跑。

這是一場十三對十三的生死搏殺,只有強者才能活下去的遊戲。米國隊長望著對面的三頭六臂娜迦,不由自主的舉起殘破的盾牌,理所當然說:「我們選中間那個。」

銅頭雙眼黑的發亮,玉佛造像的靈力正在一點點退散,黑壯的銅頭身軀正一點點縮小。聽聞米國隊長選中間的娜迦,銅頭從懷中拿出兩顆狂暴藥劑,仍在嘴巴里吞咽,於澀說:「我們打左邊的這個。」

右邊的留給冰熊,粗礦的沙俄壯漢,這一刻學會了取巧,他不再拎著粗大的冰柱,而是雙手在虛空中伸展,隨著水元素不斷的彙集,一柄寒光閃閃,且鋒利無比的冰槍在虛空中凝結,長滿肌肉的腦袋這才明白,以點破面,銳利無比的冰槍破壞力要比厚重無比的冰柱強得多。

米國隊長也拿出狂暴藥劑,迎著朝陽打量方方正正的藥劑,低聲自語:「很奇怪的東西,雖然感受不到任何的高科技,但也許就是外星文明留下的基因成品。」說著還放在鼻頭上嗅了嗅。

雷神和鷹眼頭把狂暴藥劑吞咽而下,雷神轉動碩大的鎚頭,引來天空上雷暴轟鳴,碗口粗的紅色閃電蜿蜒而下,呼嘯著炸向娜迦的腦袋。

鷹眼神情平靜,精氣神高度集中在一起,眼睛中閃著銳利的華光,伸手拉著長弓直接拉成滿月,鋒利的長箭上閃著烏墨色的氣旋。瞄向娜迦最前面腦袋上的眼睛,精氣神匯聚在一起后鷹眼鬆開了弓弦。

嗡一聲劇烈的顫動,虛空內的空氣彷彿被抽空。彪射的長箭彷彿射破虛空,從這邊消失在那邊出現,娜迦對危險有著先天性的敏銳,腦袋往上一提避讓過要害。鋒利的長箭恰好射在鱗片與鱗片的間隙,鋒利的箭頭破開堅實的鱗片釘在臉頰上。

三位一體的娜迦立刻發出悲慘的唔鳴,原本就很迅捷的速度,頃刻間又快三分。疼痛讓弱者退縮,讓強者瘋狂。只剩下戰鬥本能的娜迦,在疼痛的刺激中變得異常瘋狂。

米國隊長望著衝來的娜迦,不但沒有退縮,雙眼中反而閃過亢奮,輕聲低喃:「來吧來吧小寶貝兒。」說著把狂暴藥劑拋進嘴巴里。依靠燃燒生命力,激發戰鬥潛力的藥丸,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人變態般的強大。

有些火辣的藥丸方方正正,從口腔中往下咽,擠過粗大的喉結,順著食道往下落,一股火熱的能量從胃袋蔓延,順著血液奔騰流進心臟,原本就有力收縮的心臟,這一刻好像是個大泵,把一切的鮮血都壓縮到毛細血管。

米國隊長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力量在身軀內瀰漫,肌肉變得緊繃,力量前所未有的強大,米國隊長張口發出一聲怒嘯,雙眼逐漸圓瞪。全身超能如同潮水般噴涌,兩條大腿邁動,腦袋縮在盾牌的後面,好像是一輛重型坦克般,米國隊長對著娜迦用出盾擊。

龐然的娜迦身軀轉動,尾巴高高揚起,對著米國隊長抽打而去。啪肥碩的尾巴抽打在盾牌上,轟隆隆,虛空中聲波震鳴好似有雷暴炸響。

米國隊長感受到如山的力量,張口發出一聲怒嘯,全身的血液高速的流動,手臂上的盾牌狠狠往前推,狂暴藥劑的力量迸發而出。米國隊長被震的往後退三步,原本往前沖的娜迦也停下來。

「打」雷神金色的鬍子都蜷曲起來,手中的鎚子連續四個旋轉,天空上一道水缸粗的紫色閃電往下墜落,筆直的打向最前面的娜迦頭。

被震退的娜迦也感覺到危險降臨,三合一的身軀雖然布滿鱗片,抗擊打能力看似很強,其實也是外強中於。常規打擊無所畏懼,真遇到這水缸般粗厚的紫色雷電,也夠他們喝一壺的。所以娜迦尾巴立刻一甩,借著後退之力,再次往後退卻。

唰一道黑色的長箭,忽然之間出現,划著奇怪的拋物線,帶著洞穿一切的狠利,哆的一聲射在娜迦的尾巴上。鋒利無比的箭頭刺開鱗片,穿透肌肉,好似顆釘子般釘在地面上阻擋娜迦逃竄的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