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真萬確,今早我剛剛得到的消息,那裏昨晚確實發生了大火,無論如何,你們還是儘快去看看吧,我來告訴你們位置!”邁奇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兩個人的樣子似乎比自己更着急。

“不用了,我們知道在哪裏,迪蘭,我們快走!”蕾伊娜稍整理下衣裝,便拉着迪蘭的手衝出門去……雖然邁奇不知道他們是何時知曉那裏的,但此時見到兩個人已經奔赴那裏,他也可以安心的處理其他事情了。 迪蘭兩人在得到那個悲性的消息後,急忙馬不停蹄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羅莉安所居住的大院子,當然,那裏已然是一片不可入視的樣子了。

看到眼前悲慘的景象時,他們的心就像是被冰包裹一樣,涼透至心。整個院子周圍的土地被烈火燒得一片焦黑,小菜園和娛樂設施也都被燒得不成模樣,房屋構件更是坍塌過半,這不由得讓他們爲羅莉安和那些孩子們擔心起來,但願他們不會出事纔好。

“怎,怎麼會這樣……”蕾伊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時的她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緒,眼眶早已經溼潤了。

見到眼前女孩傷心的樣子,迪蘭怎好生讓她一個人在那裏哭泣呢,迪蘭帶着一份關心之情輕輕的將手臂搭在了蕾伊娜的一個肩頭上,將她那可愛的身軀慢慢的靠了靠,安慰道:“別傷心了,畢竟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忘了麼,我們兩個這次可是代表準騎士的身份來的,在弄清楚情況之前,我們可不能這麼悲觀啊!”

迪蘭的話讓蕾伊娜暫時停止了抽泣,並用兩隻手擦了擦眉間的淚水,眨着紅潤的眼眸,衝着迪蘭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一名穿着普通農民服飾的男子從他們身後跑了過來,急問道:“你們是準騎士部門的人麼?”看着眼前這名衛檢樸實的男子,迪蘭在心裏猜測他應該是白羽村的村民。

“恩,我們是剛剛在沃利那裏接到消息的!還請您將您知道的詳細事情告訴我們!”迪蘭答道。

“原來是這樣,其實具體的起火原因我們也尚且不知,在看到東面金光閃閃被濃煙包裹的樣子之後,我們這些在村子裏的人才發覺原來是羅莉安女士的房屋發生了火災,之後我們就慌忙趕過來救火,唉,如你們所見,房子已經被燒了個精光啊!真可惜……”男子在說話的同時有些自責的味道,要是他們能在早點發現,說不定還能挽救這所房子。

“那,那孩子們和羅莉安老師呢?他們怎麼樣了?”蕾伊娜忽然焦急問道,在她心裏,孩子們和老師的安危纔是最重要的。

“天神保佑,雖然發生了這麼的火災,但大家都平安無事,當我們趕到這裏的時候,老師和孩子們都已經逃了出來,好像是被什麼人所救了,他們現在正在白羽村的村長家休息。”

“那可真是太謝謝那個人了,!”聽到大家都平安這幾個字後,蕾伊娜這才放下心來。

而迪蘭此時心中卻已經有了疑惑,在他看來,火災的起因是由於羅莉安老師所犯的錯誤這種可能性應該是最小的,她這幾年一直照顧着這些孩子,從來沒有出過差錯,所以迪蘭開始懷疑這場火災的來源。

“我現在要回村在找一些人手來幫忙在這裏做一下清理的工作,至於火災的現場,想必身爲準騎士的你們一定是要調查一番吧,現場我們可都是沒有破壞的。”這位白羽村的村民似乎很瞭解準騎士似的,他在向迪蘭兩人交代完便準備離開了。

“迪蘭,我想盡快趕去白羽村看看那些孩子,就讓我跟着這位大叔一起去吧!”蕾伊娜似乎在向迪蘭申請着,可以看出她是真的非常擔心那些孩子們,迪蘭心想:這裏畢竟有可能存在着一些奇怪的地方,不如讓蕾伊娜現在,自己先做一番調查在趕去。

“恩,你先去吧,我就暫時留着這裏看看具體情況!”急切的心讓蕾伊娜都忘記與迪蘭道別了,急忙隨着那位大叔趕往去白羽村。與此同時,迪蘭也在心裏默默下誓,要把這個火災弄個水落石出,隨即,便走進了那發黑的房屋殘骸之中。

……

在白羽村的一間房屋裏,羅莉安正坐在一把木椅上,而她正在招呼着來看望她的客人──伯登市長。

“今早,我剛剛接到報告,就急急忙忙趕了過來,不過,幸好你們都沒事。”伯登市長滿是親切的說道,他的身旁同樣跟着他的管家伊格爾,他將手中的果籃放在桌子上,還有一些其他的慰問品。

“還特地勞煩您在百忙之中趕到這裏來,市長,真是抱歉……”羅莉安沒有想到市長會親自來慰問她,所以顯得有些激動。

“沒什麼,這也是我身爲沃利市長所應盡的職責啊,而且,雖然不知道是何人所爲,總之這種行徑絕不能饒恕,竟然滅絕人性地把你與孩子的天堂家園給燒燬了,簡直令人惋惜和氣憤啊。”伯登的情緒也稍有些變化,可能他也很憎恨這次火災事件吧。

“不……只要孩子們得救了,我已經感覺很欣慰了,唯一遺憾的是,就是那個將我們救走的人……”

“救你們的人啊……”伯登的眼睛忽然變大了下,他是這才知曉,原來羅莉安是被其他人所救的。

“是啊!那個人連名字都沒有留下,直接就離開了……他是個很厲害的魔法師。”羅莉安依然緊記着那個銀髮青年。

伯登稍稍的嘆了口氣,“總之你們沒事便好了……其實我來,也是正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一下。”伯登向羅莉安走進了一些,說話的語調也變慢了。

羅莉安在腦子中細考了一下,但是在不知市長要商量什麼,便問道:“什麼事呢?”

“既然現在你所住的房子已經毀了,從今以後你有什麼打算?房子重建需要一段時間,而且需要花費的金幣也不少吧。”

伯登的話沒有錯,羅莉安深知自己和孩子們現在的處境,“老實說,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啊,我這裏雖然還有一點積蓄,但要重建房屋話根本……”羅莉安打住了她自己的話,這也正是她現在最擔心、傷痛的地方。

“果然如此嗎……要不這樣吧,你聽聽我個人的建議如何?”伯登市長似乎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他像是已經想到了爲羅莉安解決眼前難竟的方法。

羅莉安的眼中忽然閃出異樣的光芒,微微的擡起頭看着伯登。

“其實是這樣的,在王都城裏也有我家族的別墅,我平時只是偶爾去住一下,所以到目前爲止,那裏一直都是閒置着的……可以的話,你就和孩子們搬到我那別墅住一段時間如何?”

“哎?”對於羅莉安來說,伯登市長的這些話可是雪中送來的火炭啊,這不得不讓她驚異了一下。

“當然,羅莉安女士你也不必爲房租這類無關痛癢的事情和我客氣,直到重建的事有眉目爲止,隨便你們在那裏住多久都沒問題的,你要是覺得過意不去……那不妨就幫我看管房子吧,當然,我會付報酬的。”都說伯登市長很善良愛民,今日一見羅莉安也深深感到這份真情,但她還是不願接受這份施捨。

像這樣的事擺在普通人身上,估計會什麼都不考慮的直接答應了吧,但羅莉安並沒有,就算要接受別人的好心,她也不能什麼都不做就接受,羅莉安是個自小到大從未貪過別人一分的人,她平常也是這麼教育那些孩子們的。

而且,白羽村的村民爲她準備的這件房屋尚且能住,就算是他們落難而來,羅莉安也向村長交下了一些金幣,正常來說,一個婦女帶着這些孩子們,稍微有點愛心的人怎麼會去收他們的錢呢,但村長如不收她的錢,她就不會接受村民們對她的幫助,村長實在是沒有辦法纔將金幣暫且收下,等一切安頓了之後在說。

“真的很感謝您的幫助,市長,不過實在是發生了太多事情,所以我現在很難一下子給您答覆……”羅莉安最終還是沒有答應,畢竟她已經欠了村民們一些,不能在讓市長這邊也抱有恩惠。

聽到羅莉安並沒有答應去他的那所房子時,伯登顯得有些失望,甚至還參雜着一絲沒有表現出來的激怒,他緊緊的閉上雙眼,無奈說道:“這也難怪……那你就先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們這就告辭了,如果你考慮好了,可以隨時和我聯繫,伊格爾,我們走吧!”

其實,羅莉安並不是之因爲怕被施捨太多而擔心,對她而言,那所被燒燬的房子裏,有着許多美好的回憶,她和他孩子們一起打掃小菜園,和孩子們一起玩耍在院子裏,每天看着孩子們帶着笑臉進進出出,如果她離開了這個地方,她就總覺得這些美妙的回憶也會隨之消失掉似的,所以她也已經暗自下了決心,一定要讓孩子再次過回那樣的生活。

就在伯登市長離開不久後,蕾伊娜也來到了羅莉安暫時所居住的地方,在照比之前小的多的院子裏,蕾伊娜看到這些孩子們時又不禁的流出了眼淚,此時,蕾伊娜就像是他們的親姐姐一樣,孩子們都一擁衝她而來,大家抱在了一起,能夠看到這些孩子都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蕾伊娜自己也感到好奇,明明只是有一面之緣的孩子們,爲什麼此時的感情會如此深呢?

桑尼也忘記了之前那件事,和其他孩子一樣在蕾伊娜的懷中擁抱着,良久過後,蕾伊娜才脫離開孩子們,走向屋子裏,去看看羅莉安老師。

在見到羅莉安後,蕾伊娜像剛剛那些孩子們一樣,一下子便湊到了她的跟前,詢問着如何如何,有沒有受傷之類的話,不過一切都好,沒有什麼能比親眼看到孩子們和羅莉安老師更能讓自己安心的了。 “羅莉安老師,您對這場大火的印象,是意外麼?”此時蕾伊娜已經坐在房間中,和羅莉安兩人圍桌而談,蕾伊娜一直記着迪蘭的話,畢竟他們現在也是準騎士的身份,所以如果能多少了解一點當時的情況,說不定會對這次火災有新的進展。

“我只是覺得在着火之前,屋外的情況確實有點古怪,我似乎聽見了點奇怪的聲音,但像是錯覺,但緊接着外面就着起了大火,我當時一心想着孩子們,所以也就沒有去房外看。”羅莉安努力着回想起當時的景象,但一想起房屋已經化爲灰燼,她的眼中又閃爍着不定。

在沉默了片刻後,羅莉安再次強調道:“我們那所房子裏幾乎是沒有什麼錢財的,而且在印象中也完全沒和別人結怨……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現在也是一頭霧水,但應該和那個人沒有關係吧。”

羅莉安的話引起了蕾伊娜的注意,“羅莉安老師,你說的那個人?是誰啊?”

對於自己和孩子們的救命恩人,羅莉安時無論如何都不會忘記的,“說起來,我和孩子們還都沒有好好謝謝他呢,其實,就在我們將要逃出被大火包圍的屋子的時候,天花板上的樑柱全部都脫落了下來,擋住了通往門口的路,但就在那個時候,有人忽然用魔法打破了門,衝了進來,把我和孩子們救了出去,如果不是那個人出現的話,我想我和孩子們已經葬身火海之中了。”

“還、還是這麼一回事啊,那個人是白羽村的村民嗎?”蕾伊娜也吃了一驚,但她卻不認爲這只是個巧合,不管怎麼說,半夜三更出現在孤兒院附近,怎麼想也有點太過蹊蹺了吧。

“那個人把我們救出來之後,就去村子裏叫人過來,連名字都沒有留下就離開了,我也問了白羽村的村民,不過似乎沒人知道那個人是誰。”這也是讓羅莉安奇怪的地方,明明幫了別人的大忙,但表現卻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但一想起那個銀髮青年的樣子,也許他真的是一方好人才是。

“那,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呢?”蕾伊娜好奇的問。

羅莉安回想了一下那個青年的樣子回道:“是個穿着魔法師外套的青年,看他的年齡應該沒有過25歲,而且,還有一頭耀眼的銀髮。”

“銀色的頭髮?”羅莉安驚奇的確認了一下,她之所以會起疑,是因爲在貝爾格德王國帶了這麼久,是從來沒有見過銀色頭髮的人,而且在整個大陸上,銀色頭髮的人可以說是少之又少。

“嗯,雖然看樣子還很年輕,而且他的魔法還很高深,但那深邃的眼神和久熟的面孔能讓人感到他飽經滄桑,看起來並不像是壞人。”聽了羅莉安這句描述後,蕾伊娜在心裏反覆思考着,她總覺得羅莉安描述的這個人她會有種很熟悉的感覺,但怎麼也想不起來。

“聽起來的確不是普通人,但他救了人這點的確是事實,應該是他不喜歡和人交往吧,所以纔沒有留下姓名,火災的事應該和他沒有關係。”對於這個人的事,蕾伊娜在心裏告訴自己先不再這裏下決定。

……

留在被燒燬房屋殘骸那的迪蘭,已經開始深入裏面檢查是否還有遺留下來的罪證,此時也已經來了不少白羽村的人幫忙收拾周圍現場,迪蘭爲了防止他們破壞現場所以制止了他們接近房屋範圍10米以內。

經過幾分鐘的勘察,迪蘭已經對整個火災現場有了初步瞭解,有幾個比較可疑的地方,迪蘭也都記了下來:

門的殘骸倒在地上,門鎖的部分壞得很特別,因爲整個門只有鎖周圍被燒過的痕跡最少,感覺就像是起火前就已經被破壞了,牆角的石壁也已經完全崩塌,而且還有着古怪的味道。

房子周圍裝有食物、牛奶的木桶也都被燒得面目全非,花壇裏的泥土在周圍的地面上撒得滿處都是,種植的蔬菜、水果被連根拔起且四處散落,院子裏的木桌也被人給破壞了,可以看出這周圍的一切都是他人所爲,像是要把這裏整個毀掉似的。

而且,關於起火點,迪蘭幾乎可以斷定不是屋子內了,在屋外的可能性很高,因爲牆外明顯有一處地面的燒焦程度比其它地方都要厲害,既然火勢是由屋外向屋內逐漸蔓延的,加上彌散在周圍那種奇怪的味道,迪蘭覺得那和油有着相似的味道,想必一定是一種可燃性很高的油,這也就是說一定是有人故意在周圍放火,想要毀掉這個地方。

這些便是迪蘭對整個事件的理解,在經過嘉琳的幾次訓練後,迪蘭也能在一個案件前面獨當一面了。檢查完後,迪蘭對那些村民大叔點了點頭,示意他們可以收拾了,同時,迪蘭則站在庭院一旁思考可能縱火的嫌疑人。

“請問是……迪蘭麼?”忽然,一個極爲熟悉的聲音傳了出來,迪蘭向聲音來源往去,原來是來人是科莉。

“科莉……你來了……”看科莉的樣子就知道,她已經知道了羅莉安老師這裏發生意外的事情,她呆呆的望着早已變成廢墟的房屋,眼中漸漸的浸滿了淚水。

科莉依舊穿的是科南學院的制服,但相比那個帶着微笑的科莉,今天的她卻讓人看着非常不同,此時的她就像是被悲傷包裹住一樣,聽不進任何話語。

但在科莉心裏,她卻很想找個人訴一下心裏所積累的話,來解放她心中的痛苦。“爲什麼……是誰……竟然做出這種事……這地方充滿了多少無可替代的珍貴回憶……”科莉朝着迪蘭走了幾步,神情有些不定的自言自語着。

看着科莉這個樣子,迪蘭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能讓她心情好些,只得默默的注視着她。

忽然,科莉的目光神色變得異常凝重充滿星微的怒火,她將雙手用力的抓住了迪蘭垂下的雙臂,“迪蘭,你是準騎士,你一定可以查到這究竟是誰幹的吧!”那突然轉變的氣勢讓迪蘭有些措手不及,此時此刻,科莉可沒有去想那麼多,她之所以會有這個舉動實爲她的心確實很傷心。

迪蘭稍稍的顫了下眉,看着科莉失望無助的眼神,這樣的眼神,他是絕對不允許自己的朋友露出的。

拍了拍她的雙手,揚起臉上的嘴角,迪蘭向科莉溫柔的微笑了一下,“科莉,你現在的心情我非常理解,就連我這個剛認識他們不久的人,都覺得非常難受何況和他們相處以久的你呢,但至少現在我們要冷靜先來,不管怎麼說,羅莉安老師和孩子們都平安無事,這不正是不幸中的大幸嗎,對於這次縱火的人,我一定會查清楚的,你放心吧,科莉!”

幾句入心的話語讓科莉的心裏發生了巨大改變,正如眼前這個男孩所說,自己的確是失去了最不應該失去的冷靜。

科莉鬆開了迪蘭臂膀,沉沉的低下了頭,低聲的道了一句:“謝謝你,迪蘭……聽了你的話,我想我確實有點……。”說完,科莉便如黎明般的擡起了頭,她直視着迪蘭的眼睛,迪蘭可以看出,她剛剛失望的眼神已經消散大半,他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其實,就在今天早上上課的時候,校長突然跑過來對我說這裏發生了意外,我當時整個人都傻了,在來到這個地方看到如此景狀後我更是快要崩潰了,失去冷靜的我跑去河邊哭了好一陣子,走回來的時候纔看到了迪蘭你。”雖然科莉的臉上還有一絲擔憂,但她的樣子已經回到了那個屬於這個氣質的女孩的樣子了。

“原來是這樣,正巧,蕾伊娜她聽說羅莉安老師在白羽村的時候,心急忙慌的就直接趕了過去,不如我們現在也趕去那裏吧!一起去看看孩子們和老師!”

之後,科莉便隨着迪蘭一起趕往白羽村羅莉安所在的客房,科莉在看見孩子們和羅莉安都無大礙的時候,她激動的表現要比蕾伊娜來的時候強烈的多,她想孩子一樣撲入了羅莉安的懷中,撒嬌的哭了起來,看來他們兩個的感情也很深了呢。

迪蘭將他在廢墟之中調查的結果告訴了羅莉安,可能是有人故意縱火的可能性非常大,但羅莉安無論怎麼想,也找不到可能引起這次事件的人,迪蘭和蕾伊娜都保留了他們各自心中的一點看法,因爲當着孩子們和羅莉安的面確實不好說出來,看到大家都相安無事,迪蘭那顆懸着的心也終於落下了,在問候完羅莉安,迪蘭便和蕾伊娜返回了沃利市,當然,科莉也跟着他們,因爲他也很在意這件事情。

來到了準騎士部門,迪蘭將今天調查出的大概向邁奇報告了上去,邁奇聽着迪蘭的調查結果,更是對他刮目相看,沒想到一個20不到的孩子,竟然已經有了這樣的推理能力,心中不由得有了一個私念:那就是如果他一直能在沃利市部門效勞,那該有多好啊。

在經過簡單的分析後,四人坐在桌前,而邁奇也最先想到了一個最有可能成爲嫌疑人的“人”,話題說到這裏的時候,其他三人都在心裏琢磨着可能是誰呢…… 經過簡單的整理後,邁奇說出了他的意見:“經過一些推斷,我們大致可以把這次火災定爲故意縱火事件了,但羅莉安女士平時爲人甚佳,從沒有在外面結過什麼仇怨,隨意對於嫌疑人這一方面我們雖然此時比並沒有頭緒,但正因爲這樣,我才忽然想起前一陣發生的事情,你們還記得麼?”

邁奇有意的將視線轉向他們三人,三人沒有第一時間想出是誰。

“就是你們在港口處碰到的‘黑鳥幫’,我之所以會想到這裏,也算是伯登市長給我的一個提醒吧,聽說他們在上次和你們發生爭執之後,還口口聲聲說要鬧出點事件,讓整個沃利市不得安寧,是這樣吧!”

迪蘭等人回想起那時的情形,在他們離開時確實說過幾句類似的話,但他們真的會這麼做麼?三人都帶着迷茫的眼神,但仔細想想,確實現在黑鳥幫的嫌疑是最大的。

……

在港口處一個看起來破舊的大倉庫裏,正坐着幾名黑鳥幫的小混混,他們圍坐在地上,在他們面前正站着一個年齡不超過10歲的小男孩,眼淚汪汪的在那裏大哭着。

幾個小混混完全沒有理會小孩的哭聲,繼續撞杯喝着小酒,同時還衝着小男孩做鬼臉,嚇唬他,當然他們並不是想謀害這個小男孩,這羣小混混的嗜好各種各樣,這也是他們所好其中之一,沒事抓個小孩子來嚇唬玩,最後再把他放了,真是無聊透頂。

“喂喂,小子,別XX哭了,以後記着離港口這個地方遠點,省着又被我們抓來咯!”其中一個混混用手指輕輕撥了撥小男孩在臉蛋,嚇得小男孩的哭聲瞬間大了好幾倍。

“你再哭一聲給我試試!”另一個小混混也突然提起了嗓門,他的聲音在整個倉庫中迴應了好幾遍,因爲他從背後掏出了一個類似小刀子的東西,對準了小男孩,小男孩看見刀子後,欲流下來的眼淚和鼻涕也瞬間收了回去,臉部間也進行着不規則的顫抖,臉色更是像蛋清一樣白。

有一個混混走上前來,在小男孩的頭髮上撫摸了一下,陰笑道:“剛剛的哭聲震的我們耳朵好疼啊,看來不給你嚐嚐苦頭也不行了,不如就打一百下屁股吧?哈?”說話的混混從剛剛那個拿着小刀子的混混手裏奪過了刀子,在小男孩的面前晃來晃去,每晃一下,小男孩的臉不由得隨着刀子的晃動方向一偏,眼睛更是不敢直視這些人。

就在幾名小混混正沉浸在欺負這個弱小男孩的時候,倉庫的門口忽然傳來了一個男性青年的聲音,“竟然對一個手無寸鐵的小孩子使用暴力,真沒有想到你們已經落魄到這種地步了,還真是丟臉呢。”

“什,什麼?是誰在門口說話?”在其中一個混混發問的同時,其他的人也將視線轉移到了倉庫門口。

“哼!你們的記性還真是不好啊,難得回來一趟,居然連我的聲音都不記得了……”咚的一聲,倉庫門被人打開了,映着陽光,從門外走進來了一個紅髮男子,他背後揹着那個只屬於他的寬刃長劍,角尺長靴,臉帶輕容,幾分英雄氣概從倉庫門迫然而出,而這個男子正是迪蘭他們所認識的──赤一。

“赤,赤一大哥?”

“你、你怎麼來了……”小混混們在見到來者是赤一後,一個個都擰着眉,寒着臉,神色異常的凝重。

“雷斯!你過來。”赤一走到小男孩身旁,道了一句。

“是,是,是……”那個叫做雷斯的混混回答的有些顫抖,他正是剛剛那個在小男孩面前晃刀子的人,搖搖晃晃的一點點蹭到了赤一跟前,“啊!”隨着赤一嘴間的一絲彎曲,那名叫做雷斯的混混被赤一一拳打至倉庫的牆邊,身體在牆體上留滯了一秒後才緩緩落下。

雷斯僅被赤一一拳便被打的站不起來了,他扶着胸口,喘息聲粗粗可聞。

“我不在的日子裏,你們幾個……都幹了些什麼?調戲婦女、虐待小孩……也太目無法紀了吧?恩?”赤一望向了其中一個混混說道,看來他可能是這裏的老大。

然而,這個混混卻很有骨氣,並沒有被赤一剛剛的表現所嚇倒,而是剛毅的反駁起赤一來,“羅、羅嗦!像你這種已經離隊的傢伙怎麼有資格對我們指手畫腳……”可惜的是這個混混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如閃影一般的赤一瞬間衝到面前來,同樣是一記重拳,將其打至另一邊的牆壁。

“你剛剛說了什麼?你再說一遍!”赤一看着那個被打倒的混混,視線一動不動的問道。

沒有得到回答,因爲這一拳似乎比剛剛那拳要重很多,那個混混喉頭一甜,嘴角一下吐出了幾口鮮血,見識不太妙,站在赤一身後的另一名混混立刻便驚慌了起來,他連忙走到了小男孩身後,懇請着對赤一說:“大、大哥,饒了我們吧!這小孩……你看,我這就放了他!”

小男孩當然已經被眼前的狀況嚇傻了,難道這個紅髮大哥哥是來救自己的麼?此時的小男孩已經停止了流淚,因爲身旁這位揹着巨劍的大哥哥確實給了他一股可靠的安全感。

赤一用掂了掂兩下男孩子的後背,對他和氣的說道:“你應該能找到自己的家吧,那就快些回家吧,要是又有這樣的人找上你,你就說你認識赤一就行了!”赤一將兩排牙齒用力一合,在男孩子面前得意的笑了一下,男孩聽後似乎就像壯膽了一般,他緊閉了一下雙眼把眼淚擠幹。

赤一將小男孩摟向自己這邊,除了兩旁被赤一教訓過的混混,中間站着這些似乎都不敢與赤一對敵,他們的表情也變得無比恭敬,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裏等着赤一發落。

見到這些傢伙如此老實,赤一便苦笑了一聲,“哼!早這樣不就好了麼?不過我來可不只是爲了這個孩子的事,”說到這裏,赤一還故意早都那些混混們跟前,用凌厲的眼神看着他們,怔道:“我還有一件事要好好和你們問個清楚,看看這幫蠢貨到底是不是犯人,給我洗好脖子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