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書姥姥都是看得微微訝然:「竟然創出了本命紋圖?」

本命紋圖,其實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存在。可以說,本命紋圖其實是該紋師內心的表相。像夢詩的【火鳳燎原】,可說她內心如鳳凰般高傲。

本命紋圖結成時,往往會發出一種特殊的波動,那大概只有同樣具備本命紋圖的紋師才能感受得到。那是一種與心神相連的感覺,看著該紋圖就像是看著紋師的本身,兩者無法分離。

惡魔禁制愛:蜜寵甜妻 但也因此,本命紋圖被破后,所造成的損傷同樣不是一般紋圖能夠相比。若是一般的紋圖被擊破,也只是消散於天地,化回能量流溢於天地間。但本命紋圖一旦被擊破,紋師往往都會受到同樣的創傷,輕則心神受損、重則精神錯亂,就此身死!

而坐在石台上的一眾大佬們都看向千書姥姥,畢竟這學員是萬書學院的,他們都不好意思開口:「千書姥姥,這該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自然是如常啊。」千書姥姥彷佛早已把這情況預見:「這些初入一紋境的菜鳥,能夠擁有本命紋圖的都是少數。在這種時間的壓力下,發揮出色表現而創出本命紋圖最正常不過。」

「所以老身所限制的,只是那些早已創出本命紋圖的娃娃。不說別的,若北方那個娃兒直接祭出本命紋圖,那些人還有得玩嗎?」

她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令眾人也都默然無語。只是誰知道她是否早已窺視一切?

其實千書姥姥內心可樂開花了。

這情況,她其實有所預料過,但早已抱著私心的把那些創出本命紋圖的以規條為因的否定他們的資格。但現在汪君的弟子竟然在只有一紋境創出紋圖!

正如曾經雲府外門卓觀說過,越是早期創出本命紋圖,在紋師的路後面便越好走。每個能在一紋境創出本命紋圖的,都會是紋師中最強大的存在。

千書姥姥抱著私心,自然讓夏語冰與江柔、夢詩一爭高下。甚至她已經打算把夏語冰列入未來學院重點訓練的對象!這一刻,在千書姥姥的眼中,夏語冰的重要性更是超越了蕭雪、霍鋒這兩個在萬書學院排名一二的天驕! 第三百五十七章──凜寒刀

儘管紋者數量更多,是這世界里的主戰力。但紋術的攻擊力之高、範圍之廣,以及替紋者刻紋入宮,都註定了紋師才是最重要的主流。

像李白這種有紋師天賦、卻走紋者之路的人,一百個也沒有一個。

就在夏語冰完成後,江柔也已經睜開雙眸,帶著點點星芒的紋線在她身周翻飛。

她修練的是群星學府的秘傳功法【聚星訣】,同是一門五階功法。

其功法不在五行之內,乃汲取夜空群星之內於己身,化為己用。

【聚星訣】是一門相當強大的功法,修行的極致時,只是運轉功法,便能引動星光降臨。不在五行,卻又超脫五行。

她面上儘是自信之色,紋線不斷的翻飛構築。

哪怕偶爾失敗,她面上的自信之色越發濃郁。

隨著時間過去,只剩下約半個小時。

八名參賽學員中,包括夏語冰、玄休在內,四名學員已經成功創出紋圖。只有江柔還有兩名學員在不斷構築著紋圖。只是當中有著差別。

江柔面上儘是自信之色,彷佛沒有擔心過自己的失敗。

相反兩名學員已經滿頭大汗,面漲得通紅。

顯然對於創出紋圖,已經有著無計可施之感。

畢竟紋圖創造不易。

多少強大紋圖都是經過無數歲月的浸淫而成。

要在短短四個小時內創出紋圖,哪怕對級別沒有要求,也不是那般容易的事。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異類──夢詩。

自打從開始時,夢詩便一直閉目冥想,沒有張開過眼來,也沒有紋線凝結成形過。 從荒島開始吧 有些人甚至都擔心她是不是睡著了……

那些本被夢詩在選拔戰那九千多個紋圖震懾得不敢吭聲的天驕,如李不凡、雪醒復等人,面上一個個露出看戲的表情。雲府外門,本就一盤散沙。像徐焰、金千機這些只是異類,又像左狂瀾、黃秋葉、安缺等人在禁忌森林一戰中打出友情的,同樣只是少數。

更多的如同李不凡、已被逐出外門的胡孔、北方的雪醒復等等,哪個不是各懷鬼胎。畢竟每個人最後的目標,都是雲府七徒。而雲府收徒,每次只收一人。

一將功成,總帶萬骨枯。

不管怎樣,他們之間絕對不介意看對方的笑話。

時間剩下不到十五分鐘。

江柔的光罩也是應聲而碎,顯然她也已經成功創出紋圖。

剩下的只有那兩名無法創出紋圖的學員,及仍然閉目假寐的夢詩。

江柔亭亭玉立,身上淡黃色的輕紗隨風飄揚,看著夢詩的光罩,面上露出不屑之色。果然到了這些比較紋術天賦的比試,便原形畢露了嗎?

時間只剩下五分鐘!

就連徐焰也是看得皺眉:「那小妮子莫不真的睡著了?」

金千機呵呵一笑,用意味深長的目光看著徐焰:「擔心了?」

徐焰怒了:「笑什麼,揍你啊!」

「呵呵呵。」仍然是那般挑釁的笑聲。

…………

彷佛感受到眾人的目光。

夢詩的雙眸微微睜開,身周一片火浪,充斥光球內!

紋線如同一波又一波的火浪,不斷的相互糾纏交錯!

轟!

不到眨眼的時間,光球盡碎。

這一幕看到無數人嘴巴都張開,合不攏來。

這……

既然一次創紋成功!?

「不。」千書姥姥作為紋術的大家,自然看出端倪。她面上也是略帶複雜之色:「她大概早已在腦海中嘗試過無數次的失敗,最後才一次成功。她對紋術的了解已經到了髮指,哪怕在識海中模擬創紋,也不會有任何的差錯。」

「得此天才,北方數百年不墜!」

坐在石台上的大佬們面上都露出凝重之色。

他們需要內鬥,但南北雙方才是真正的戰場。夢詩是北方的天才,而且現在已是鋒芒畢露。可以想象在百年後,此女踏入百紋境、千紋境,又像是另一個萬千紅般,成為震懾南方的存在!

…………

「時間到!」御天神書般千書姥姥收回。

兩名學員失魂落魄,相視一眼,又彷佛從彼此間找到慰藉。

八名參賽學員中,兩名學員到了最後仍然無法創出紋圖,顯然已經落敗,失去資格。

「從創出紋圖的次序,先展出紋圖吧。」千書姥姥顯然也是有點私心,想要快點看看夏語冰的本命紋圖。本命紋圖,越早創出越好。只有那些實力平平、未來有限的紋師,才會隨便找一兩個已經被創出的紋圖當作自己的本命紋圖。

夏語冰聞言,知道是自己展示的時候。

她走上前兩步,深呼吸一口氣。

若是自創出本命紋圖,紋圖與自身有著強烈的共鳴。

哪怕創出還不久,卻有著一種奇妙的熟悉感。

一道冰寒的感覺自夏語冰身前半尺距離冒起,紋線如同一道道冰線交纏。就種冰寒的感覺,就連夢詩也是眉頭微皺。她修練的是火屬性之最【焚天功】,對於與其對立的冰屬性自然不太感冒。

在看台上的某處,一道中年男子身影看得虎目含淚。只是很快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他強行仰首,沒有人察覺到他的淚痕。

當看到夏語冰的本命紋圖后,令他情難自已。

那是刀。

雖然看上去只有一個輪廓,但其刀身上的鋒芒,與風寒功的冰屬性相輔相成,令人單單看一眼便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夏家的刀。

夏家聞名天下的【燃葉刀】無法被紋師的夏語冰繼承,但誰說她心內沒有夏家的刀?

夏語冰面上冷意凜然:「這是我的本命紋圖──【凜寒刀】!」

千書姥姥見狀微微點頭,顯然很是滿意這個紋圖。以她境界,自然一眼便看出此紋圖的能耐與潛力。縱是如此,還是得應酬一下觀眾特地到場。只見她向著史奉微微點頭,史奉會意:「上人偶。」

幾名鐵血戰門的弟子捧著人偶走上演武場,顯然也是摻有秘銀的高檔次貨色。

「把紋圖轟擊在人偶上,以測試威力。」

「是。」夏語冰待鐵血戰門的弟子讓開后,把身前的凜寒刀狠狠的轟在人偶上!

嗡……

藍影泛過,如刀落無痕。

人偶自肩膀的位置,斜斜的被劈斬下一刀。

其刀痕上,清晰可見的瀰漫著濃郁的寒霜。 第三百五十八章──三生門

就連台上的花笑笑都看得暗暗點頭:「很不錯的紋技。速度很快,而且攻擊過後,帶著冰霜屬性,兼具遲緩、凍結的效果。若成長起來,會是威力很強的紋圖。」

他們都是紋術的大宗師,看得自然不是現在的小小威力,而是該紋圖的成長潛力。雖然眼前的凜寒刀看似毫不起眼,而且只是單體攻擊。但誰知道以後隨著夏語冰的成長,紋圖又會有怎麼樣的變化?

千書姥姥雖然想要強自著鎮定,但面上仍然不自禁的笑逐顏開,滿臉的皺紋都舒展起來,看得一個個大佬們都不禁反了反白眼。

再裝啊……再裝啊……

「好,下一位。」千書姥姥沒有過多的評價,而是讓下一位展示紋圖。

緊接夏語冰創出紋圖的,正是極道寺的玄休。

玄休雖然不像其門主不語修練了閉口禪,但仍然是一個不喜說話的少年。他只是低聲說了句:「失禮。」便開始施展他創出的紋圖。只見紋線自他身周浮現,不斷的纏繞編織。

紋線是圍繞著他四周不斷的縱橫交錯!

最後,紋圖構築而成,看上去就像有三道古樸大氣的石門,圍繞著玄休不斷的旋轉飛舞,襯托當中頗具禪意的玄休默然而立,一種來自千年佛門古樸的味道清晰可見!

「防禦紋圖──【三生門】。」玄休沒有過多解釋,只是說出其類別及名字。

「喔?竟然是防禦紋圖。」坐在台上的大佬們都有點詫然,一般而言,年輕人都是愛好威風出風頭。所以著重的都是攻擊方面,像玄休這等年紀卻竟然潛心研究防禦紋圖都是少見。

史奉見狀,便開口道:「老夫來試試。」

只見他右手抬起,食指輕輕屈指一彈。

一個只有半個拳頭大小的氣勁破風,向玄休那身周威風無比的【三生門】射去。

呯。

作為主辦方的史奉自然是很遵守規矩,他這射出的氣勁,被其中一道棕色的古門紋圖擋住后,雙雙消失不見。他微微動容:「很不錯的紋圖,三道紋圖看似三連一體,實則卻又是三道的防線。每一道至少能擋住同境界的一擊。若老夫沒有推測錯,此紋圖甚至能伴隨著紋師而動。」

玄休微微點頭,也沒有否認。

要知道一般紋師慣用的紋圖【壁牢】,都只是一個單純如牆壁般的死物,只會固定的停留在一個地方。而低境界的紋師,便如同找掩護的躲在後面,再慢吞吞的把自己的殺招划畫出來。

而玄休的這個【三生門】,卻並不是如此。本來的防護力已是不俗,能擋同境界的殺著一招,更具三扇門,也就是能擋三次的攻擊。更珍貴的是能追隨著紋師的移動,這等防禦紋圖莫說低階紋圖,就連高階的紋術中都是相當罕見!

「極道寺得此高徒,他日定然光耀南方!」

雖說夏語冰創出本命紋圖威力不弱,但真論紋圖的珍貴及高低,【三生門】確實比夏語冰的【凜寒刀】高上一籌。

夏語冰面上仍然平靜,對她而言,這次參賽並創出本命紋圖,已是一場大勝。真正的勝負於她而言已不是那般重要,況且……她可是深知還有那兩個怪物……

…………

另外的兩名紋師,都先後把自己創出的紋圖展示出來。

但縱使再不甘,相比起夏語冰、玄休。二人都是相差甚遠。玄休的【三生門】,更是連台上的那些僅次於最強大存在級別的強者,都為之感慨!

眼下,只剩下江柔與夢詩。

江柔傾國之容露出淡然的微笑,聲音輕綿綿好聽之極:「請觀江柔的紋圖──【星鎖】。」也不見她有什麼動作,紋線已經憑空浮現,凝結成形。

只是這紋圖凝結速度極快,只是轉瞬間,不知何時他們才發現到身前的人偶被一圈圈泛著星芒的細線緊緊纏繞著!

「好快的紋圖。」千書姥姥露出驚容,若說玄休創出的防禦紋圖,眼前的【星鎖】,便算是一種牽制的手段。江柔很滿意他們的反應,淡然道:「【星鎖】紋圖只汲取極小的天地之力,相反以紋師的紋力為主,因此削減了展示的時間。」

「纏住敵人的時間,按敵人修為與紋師自身的實力對比。哪怕在同境界,也能纏住半秒時間。」

摘星老怪更是得意的大笑起來:「好!不愧是寶貝小師妹!那禿驢的什麼鬼門也不是妳的對手了!」

同在石台上的不語只是微微看了他一眼,卻沒有說什麼。

玄休的三生門厲害,但江柔的星鎖更厲害。

因為其簡單。

逆襲豪門:反派男神是女生 至簡,則至強。

這也是多年前,為何人們對【雲隱紋】的創出感到如此震驚。

雲隱紋,真正說起來不過數筆以來便能夠刻劃完成。但它能夠做到的時隱藏紋圖效果,卻是前所未見。用如此簡單的數筆,便能做出前人未能做到之事。這才是真正的至強。

眼前的【星鎖】雖然遠遠不及【雲隱】的那個境界,但卻深得其精髓。 農家嬌醫有點田 只是不到數秒的時間便能夠展示紋圖並瞬間鎖定敵人。這對紋師而言將會是一個很強大的紋圖。

若是江柔願望把此紋術公開,群星學府定會在短時間內被推至一個高峰。

就在無數人為之驚嘆的時間,只有卓觀暗自搖了搖頭。

或許卓觀這個動作只是很輕微,但到了一個級別的紋師,其識海精神力之強大,常人難以想象。其心神已是長期關注方圓,就像領域一樣。千書姥姥本就對摘星老怪這等狂妄的態度看不過眼,此時發現雲府外門的導師竟然有不認同的意思,馬上捕捉到機會:「雲府外門的導師,是否有不同的意見?」

卓觀愕然無語,沒想到他這麼一個下意識的動作都被發現了。

就連其他同境界如花笑笑也沒空長時間去留意所有人,卻被千書姥姥抓到了。既是如此,卓觀也沒有故意否認:「只是有些不認同而已。」

「喔?」摘星老怪暗喜,這雲府外門不知是否的愣頭青竟然送上門,可是一個踏著雲府名字而上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