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比較緊張的氛圍,現在完全是變成了一觸即發。

陳啓擇的親兵都站出來了。

手裏拿着武器,完全的防禦和進攻的樣子。

鄰國那邊自然是不甘示弱。

疤痕大喝一聲,然後那些精兵也迅速的拿出武器。

兩邊對峙起來。

“這就是貴國來做客的禮儀?強買強賣?”我說。

拳頭捏緊了,情緒才堪堪的壓抑住。

可鄰國王子笑的依舊無害和溫和,讓那張平凡無奇的臉上,看起來似乎都多了點顏色。

“既然這是貴國的待客之道,那便不怪我們用同樣的方式來對待,畢竟禮尚往來,這是公認的道理。” 這話說的振振有詞的,倒是讓我這邊準備好的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好一個“禮尚往來”。

“王爺意下如何?”

他的關注點依舊是在裴佑晟的身上。

不管是說話還是做事,都能看的出來足夠的尊敬。

他的尊敬可不是口頭說說的,而是真正的敬佩。

因此,對着裴佑晟說話的時候,跟對其他的人不一樣。

帶着更多的耐心和詢問。

這纔是真正的詢問。

可是裴佑晟也笑了笑。

他的笑聲跟鄰國王子可不同。

這樣的笑聲是低低沉沉的,從喉嚨裏蔓延出來的。

帶着很多讓人捉摸不透的意思。

嗓音淡淡的,聽不出來有任何的情緒,而是說:“若是真的需要的話,你覺得我會通過交換的手段來拿到?”

“況且,你覺得我需要這個東西,欽王?”

裴佑晟的聲音不高不低的。

他從來都是卓然的。

似乎是生來骨子裏就帶着這樣的氣勢,從未見過他給任何人低過頭。

氣勢不算是迫人,但是這話的意思卻很清楚。

我千算萬算,唯獨沒想到,他竟然會拒絕。

鄰國王子既然這麼說了,那藥定然不會是作假的。

那麼名貴的能夠起死回生的藥,他竟然不要?

鄰國王子不解。

問:“聽聞攝政王的真愛並不是眼前的長公主,那爲何呢,難道是真心的要娶爲平妻?”

他不解的問題,直接的問了出來。

“真心,平妻?”

在聽到這話的時候,裴佑晟笑的聲音更大了。

只是這笑聲裏帶着幾分的嘲弄。

甚至我都聽的出來。

“不是嗎?”

“那是因爲什麼?”

鄰國王子不懂。

他身邊的疤痕幾乎是怒了。

手裏的彎刀舉起來,重重的落下。

本來就很重的刀身,砸到了地上。

刀尖沒入了地面裏。

有四分之一的刀身都插在了其中。

可見這殺傷力到底是多麼的大,而這邊的戰鬥力又是多麼的強。

“本王平生最厭惡的是被威脅。”

裴佑晟啓脣說道。

每個字都沉冷的,比任何的武器都更要的攝人。

他的嗓音低濃。

所有人中,唯獨他是最清閒的。

坐在那邊,還端起茶杯,拿着杯蓋浮走了上邊的茶葉,對着鄰國王子那邊遙遙示意,然後慢里斯條的喝了一口。

好像這根本就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只是普通的事情而已。

疤痕氣的在喘粗氣。

看不慣這樣的姿態,咬牙切齒的說道:“主子,這樣的還留着幹什麼,既然是不同意的話,那就都殺了。”

“殺了之後吞併了這邊不就得了嗎,何必跟這幫人嘰嘰歪歪的浪費時間。”

疤痕說話更加的直接。

並且脾氣也不是很好。

疤痕說話還是有幾分分量的。

他說完之後,他們那邊的精兵就開始行動了。

全都嚴嚴實實的擋起來,然後隨時準備開始血洗帝都。

這哪裏是來講和的,這分明是來開戰的。

有個受了驚嚇的奴僕,慌亂的手腳並用的準備爬走了。

卻是被當做第一個活靶子。

被一刀給刺死了。

刀身貫穿了他的身體,甚至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出來,就徹底的沒了聲息。

我心臟陡然的一僵,手只來得及擡起,蓋住了十三妹的眼睛。

十三妹小小的身體窩在我的懷裏,除了小聲的喘息,一動都不敢動。

“怎麼?”

裴佑晟突然是笑了。

然後打了個響指。

他的人更是迅速精銳。

手起刀落,鄰國那邊先是被斬了三個。

那刀子都是削鐵如泥,更不要說去殺個人了。

鄰國王子從剛纔的散漫和隨意,才變成了現在的一本正經的。

在疤痕動怒,準備開戰的時候,咳嗽了幾聲,按住了疤痕準備動手的手。

揮手讓他的人都散開了。

這邊纔算是告一段落。

只是戰爭算是暫時的消停了,其他的事情卻沒有完。

別看這鄰國王子的身體像是病秧子,可是這腦子卻轉的比誰都快。

剛纔的場面沒找回來,現在自然是要找回點場子來,心裏才舒服些。

鄰國王子的身體好像是不堪負重。

重新的坐下來。

看向上邊。

似乎後知後覺的才記起來,這邊還有國君。

“皇上的身體似乎是很不好,我這次前來還帶來了我們那邊最爲出色的御醫,是神醫的關門弟子,醫術也是了得。”

“若是皇上需要的話,現在就可以問診。”

“這病症看着可是熟悉,只是一時間想不起來了。”

“瞧瞧我這腦子,最近可真是不夠用的。”

半真半假的感慨。

可是視線卻不算是多麼的單純,直接的看向陳啓擇,似乎是帶着幾分的探究和打量。

“不需要。”

被陳啓擇拒絕了之後,他也不覺得尷尬。

招手讓他那邊的人提前上場。

一個女人穿着大紅色的衣裙,裹住了胸部,長長的裙襬翩躚。

手裏拿着的卻是長刀。

刀子是開過鋒的,手腕反轉,這女子的手腕力氣也是很大。

沒揮舞擺出來的刀,都帶着一股的殺戮的氣息。

重生之絕代商嬌 鄰國王子似乎是很欣賞,看着中間說:“這本來是剛纔就應該上來的節目,被耽擱了,不過也不要緊,緩和一些氣氛還是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