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跑出三四步,一個人影就擋在了殺手大哥面前,看到這個年輕人,他知道,這就是林沐楓。

“你想怎麼樣?”

殺手大哥故作鎮定的問道。

林沐楓玩味的看了後者一樣,邪邪一笑:“不怎麼樣,就是想把你做個實驗。”

“刷……”

林沐楓的話剛剛說完整個人就消失在了原地,殺手大哥一陣愣神,正準備捕捉林沐楓的蹤跡時,背部一麻,整個人被一腳蹬飛了出去,吃了一嘴的泥土。

“小子,我殺了你!”

被人這麼侮辱,殺手大哥立刻瘋狂的撲向了林沐楓,他要把這小子捏成粉碎。

“哼。”

林沐楓冷笑一聲,在殺手大哥還沒有撲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快速的踢出一腳,後者連忙匆忙抵擋,可是已經晚了,林沐楓這一腳又快又狠,千鈞之力的腿勁狠狠踢在殺手大哥的腹部,疼得後者差點沒有直接暈過去。

“好了,差不多了。”

看着躺在地上的殺手大哥,林沐楓有些激動的掏出傀儡符對着躺在地上要死不活的殺手大哥甩去。

傀儡符化作一點微弱的光芒直接進入了後者的大腦裏,很快,後者過了半響後站起身,對着林沐楓恭恭敬敬的抱了個拳:“屬下福天拜見主人。”

還真管用啊,看到福天的樣子,林沐楓心裏一喜,立刻問道:“你還記得剛纔我怎麼對你的嗎?”

福天點頭道:“記得,這一切都是應該的,哪怕主人打死小的,小的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聽到福天的話,林沐楓都懷疑這傢伙是不是有受虐症了,不過想到傀儡符的威力也就釋然了,然後說道:“你就不用叫我主人了,我不習慣,直接叫我少主吧,還有,是誰派你來的?”

福天立刻說道:“少主,是福祝平派我來的,他們說少主殺了福家的少爺,所以要給少爺報仇。”

聽到福天的話,林沐楓纔想起上次在藍月山自己確實殺了個登徒子,那小子也確實稱自己爲福家的少爺,是祝陽城城主的兒子,不過他當時也沒有在意,誰叫後者敢調戲蘇傾魚,哪怕就是皇帝的老子來了也沒用。

“好了,你現在實力怎麼樣?”

豪門明珠 林沐楓疑惑的看了眼福天,他感覺後者應該是八品先期的實力,可是剛纔打鬥中他覺得後者太弱了,很可能是自己估計錯誤了。

“屬下目前是八品先期。”

聽到福天親口說自己是八品先期,林沐楓知道自己沒有猜錯,立刻好奇道:“八品先期?那怎麼那麼弱?我也不過在八品後期而已啊。”

福天聽後臉部一紅,然後說道:“啓稟少主,武者一個階段一個坎,九品的時候還不太明顯,可是到了八品以後,每個小階段的差距都是很大的。”

林沐楓聽後淡淡的點點頭,心裏一陣嘀咕,我當初一個人就砍了七個三品的妖族妖皇,也沒感覺那麼大差別,貌似就像殺雞一樣輕鬆。

“少主?”

看到林沐楓在發呆,福天立刻提醒道。

“啊?什麼事?”

林沐楓連忙回過神來問道。

福天抱拳道:“如果沒事屬下就告退了。”

林沐楓連忙伸手道:“等下,你在這裏隨便砍下一個人頭,然後把他毀容帶回去,就說我已經死了,能拖一段時間就儘量拖一拖。”

福天立刻明白了林沐楓的打算,佩服的點點頭:“是,保證完成任務。”

……

福天走後,藍月山再次恢復了寧靜,而半空中無數的螢火蟲依舊在飛舞着,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的如夢如幻。

“丫頭,看看螢火蟲吧,多漂亮。”

林沐楓隨意的靠在蘭若樹下,手心裏緊緊的握着水晶冰棺,半空中一些螢火蟲還會落下來停在冰棺上。

……

祝陽城,福家。

“哈哈哈!福天,你做得不錯,你要什麼獎勵直管說!”

福祝平靠在太師椅上,一臉笑意的看着站在下首的下屬,至於那個帶回來的人頭早已經不知道扔那裏去了。

“這些都是屬下應該做的,不敢要什麼獎勵。”

福天低着頭,表面恭敬的說道,只是心裏充滿了鄙夷,哼,還是少主英明,不像這個傻老頭,這麼容易騙。

“嗯,很好,等下你下去領十錠金子,就算我獎賞你的吧。”

福祝平當然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個福天已經背叛了他,而是高興的說道。

“是,多謝老爺。”

福天嘴角勾出一絲嘲諷,然後慢慢退下。

“好了,既然林沐楓已經死了,那接下來就是劉長水了。”

福祝平看了眼管家福來,後者會意的點點頭:“是老爺,可是劉長水畢竟也是朝廷官員,就這麼對付他不好吧?”

福祝平立刻不屑的一笑:“笨,我們先殺光劉家上下,然後在嫁禍給林沐楓,反正兩人都死了,到時候就說他們同歸於盡,而且先前林沐楓也做過滅人滿門的事,所以不會有人懷疑的。”

“老爺英明。” 晴空萬里,這日,林沐楓和往常一樣在藍月山打坐修煉。

“撲哧撲哧……”

一隻白色的鳥雀穩穩的落在蘭若樹旁邊,然後圍繞着林沐楓慢悠悠的走動起來。

聽到撲哧聲的時候林沐楓就已經睜開了雙眼,看到鳥雀腳底上綁着張紙條就猜到了這是什麼了。

飛信,類似前世的信鴿,專門用來傳信用的,畢竟靠魂陣師用傳音祕法來傳信這大陸還沒有幾個人有那個能力,除非是重大事件。

“終於來了。”

看着字條上面的字跡,寫的清清楚楚,楚帝的血已經弄到了,因爲這滴血很重要,秦元就讓副將樑匡親自護送,樑匡上次立了大功,回去後直接被秦元要去做了他的副將,讓後者高興的不得了。

信上說的很清楚,這飛鴿是在樑匡動身來藍月鎮後幾天才發出的,按照時間的推算,樑匡應該已經到了藍月鎮鎮外了,讓林沐楓親自去領取,如果是外人去的話樑匡是不會隨便交出的,哪怕就是有林沐楓的信物也不行,必須他本人親自到來。

飛鴿完成它的任務後張着翅膀飛去,林沐楓也迫不及待的往鎮外趕去,這可是能讓傾魚甦醒的血滴,他是又激動又緊張。

……

藍月鎮鎮外,一個武將帶着幾個兵士恭恭敬敬的站在鎮外,似乎在等着什麼。

當看到一個黑色人影時,領頭的武將滿臉笑容的走上前去,抱拳道:“林將軍!”

林沐楓隨意的擺了擺手:“好了,別什麼將軍將軍的叫了,我現在已經不是了,樑將軍,那東西帶來了嗎?”

看着林沐楓緊張的樣子,樑匡心裏一陣好笑,記得兩軍交戰的時候,那可是面對百萬大軍,那時也沒看到這年輕的將軍如此緊張:“哈哈,看你說的,要是沒帶來我敢來這裏嗎?”

樑匡說着小心翼翼的從懷裏掏出一個盒子,盒子裏是什麼東西他不知道,反正老將軍臨行前不停的吩咐他一定要小心翼翼,一定要親自交到林沐楓手上,如今任務完成了他也算是放心了。

“好了,我的任務也完成了,在下告辭了!”

看到林沐楓收起盒子的時候,樑匡也輕鬆的笑道,林沐楓聽後正要說話,突然旁邊的林子一陣晃動,接着,一批蒙面人走了出來,領頭的是一個體形彪悍的漢子,手持虎頭大刀,雙眼發着噬血的光芒,此時正貪婪的盯着林沐楓手裏的盒子。

“潘峯爺爺再次,還不快把東西留下來!”

彪悍漢子握着大刀往地上一插,身後的蒙面小弟也紛紛叫囂助威着。

東西?什麼東西?樑匡和林沐楓同時對望了一眼,雙方的眼神裏都露着一絲疑惑。

“媽的,別給爺爺裝傻,就是那小子手裏的盒子,裏面是一本三品武技,我說的對吧,識相的就把盒子留下來,爺心情好了就饒你們一命。”

看到林沐楓和樑匡一臉的茫然之色,潘峯不耐煩的說道,同時還高舉着虎頭刀耀武揚威的揮舞着。

“這盒子?三品武技?我看你腦子讓驢踢了吧,這麼大的盒子能放下一本武技嗎?”

聽到漢子的話,林沐楓氣急反笑,見過傻的,卻沒見過這麼傻的。

聽到林沐楓的話,漢子明顯也是一愣,仔細的看了眼林沐楓手裏的盒子,立刻知道後者說的沒錯,不過當着這麼多屬下的面被人說腦子讓驢踢了他也下不來臺,憤怒的吼道:“媽的,老子說有就是有,小子,快把盒子留下來!不然我剁了你!”

見潘峯還這麼不識趣,林沐楓也煩了,一個八品先期就敢怎麼猖狂,而且還無理取鬧硬說自己的盒子是三品武技,要知道,這盒子對他可是很重要的,就算給一品武技也不會換的。

“林將軍,讓我來吧,沒想到一個小小的山賊就敢這麼囂張,還敢正大光明的搶劫,今天要是不除他們,以後就會給更多的人帶來傷害。”

樑匡嫉惡如仇,一把拔出腰間的佩刀就衝了上去,林沐楓也不擔心,樑匡可是有着五品先期的實力,這些人根本就不夠他砍。

“小子,敢在你爺爺的地盤上這麼狂,找死!”

潘峯大怒,然後就握着虎頭刀和一羣小嘍嘍衝了下來,至於林沐楓和樑匡這次帶來的一些護衛就在旁邊站着看好戲。

“哼。”

樑匡冷着臉,佩刀在手中靈活的運用着,一羣劫匪在他手上連一招都走不過,基本都是被一刀斃命。

“媽的,五品先期!撤!”

潘峯這時算是看出了樑匡的實力,先前他看不出來,最多認爲後者比自己厲害一點,但是自己這邊人數佔優勢,只是沒想到兩者的差距會這麼大。

“走的了嗎?”

樑匡冷笑着撲了上去,單手輕鬆的擰住潘峯的衣領,然後往林沐楓身邊一扔,至於那些小嘍嘍早已經被他殺的一乾二淨,對於這些人渣,他是從不手軟。

“饒命,爺爺饒命,林爺爺饒命。”

潘峯戰戰慄慄的半跪在林沐楓身前,顫抖着說道。

見潘峯居然認得自己,林沐楓好奇的問道:“你認得我還敢出來找我麻煩?看你也是藍月鎮的人,難道沒聽過我林沐楓的事蹟?”

林沐楓一人屠進了張陳兩家的事早已經在藍月鎮傳開了,潘峯豈會不知,只是他苦着臉道:“主要是有人傳林公子手裏有本三品武技,小的一時貪婪成性,所以就……”

潘峯的話沒有說完林沐楓就已經猜到了,武技的誘惑力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抗的了的,特別是一本三品武技,不過隨後他笑道:“我不知道是誰在陷害我的,不過我覺得這害我的人八成是腦子有問題,就這麼到處宣傳我有三品武技,你覺得有幾個人會信?恐怕也就你這白癡纔信吧。”

聽到林沐楓的話潘峯腦子也清醒過來,聽後者這麼一說也是啊,楚國上下,高手隱士多不勝數,如果真有三品武技的話早在路上就被人搶了,怎麼還會輪到遠在藍月鎮的他來搶奪?這說明大部分人都是聰明人,知道有人在陷害林沐楓,唯獨他這個傻子傻乎乎的當真了。

看到潘峯明白過來,林沐楓笑眯着眼問道:“既然你得到了這個假消息,那一定知道是從那裏傳出來的了?”

潘峯立刻拼命的點頭道:“我知道,是從帝都傳出來的。”

帝都,住在帝都的人和林沐楓有仇的也只有一個人了,楚中原!

“虧這楚中原還是上襄王,卻想出這比豬還笨的計謀,可笑。”

林沐楓輕聲的說道,潘峯當然沒有聽到,而是膽戰心驚的說道:“林公子,該說的我都說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走?可以啊,你可以走。”

潘峯聽後大喜,沒想到就這麼輕鬆的逃過一劫,立刻起身就跑,只是還沒有跑出三步身子就停了下來,然後不甘的倒了下去,唯獨他脖間有個小石子被鮮血淹沒。

看着潘峯死去,林沐楓自言自語的說道:“我說過可以讓你走,但是你必死無疑,下輩子做個好人吧。”

“林將軍,我也告辭了,如果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可以飛信給我。”

對於潘峯的死樑匡沒有什麼意見,反正這樣的人渣死一千次都是活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