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到門口,一隻守門的鳳凰就發出人語警告,陳青表現的很氣憤開了口,「我已經在別的大廳打滿十場,來這裡只是被幽冥神族領來而已。」

「這不關我們的事情,規則已經註定,想出來就必須打滿十場,而且帶你來的人也不是幽暗神族,只是偽裝了而已。你已經不是第一個被騙來之人,此事我自會上報,有人會處理,回去吧。」

說完之後那隻鳳凰閉上了眼睛,可陳青知道,只要自己一邁步前進,立刻會遭到致命的雷霆一擊。尤其領自己來的還不是幽暗神系成員,讓他更是大吃一驚,立刻徹底明白,自己上當了!

「打滿十場是吧?那老子就打滿十場。」

陳青咬牙切齒的說完,轉身進入大殿之內,不過沒著急挑選對手,而是盤腿坐下,開始聯繫神國中的手下,一道命令發出后,他嘴角露著陰險的笑容,接著就是等待。

這一等就是大半年,陳青除了吞葯就是吞葯,不跟任何人交流,同時也知道,打一場的保護期是三年,連續挑戰其他人的話,每戰勝一個對手加一年,也就是說那個敵對陣營排名第一的妖族真的很厲害,最起碼敢連著挑戰別人。

「主子,準備好了。」

當樂鬼的話語傳入腦中,陳青站起了身,直接走到敵對陣營前百位的近前看了眼,見全都有保護期,立刻又換了個屏幕,隨便挑選了一個沒有保護期的對手。

戰場之上,跟上次一樣,陳青這邊出現了連綿不絕的傳送門,當那個對手撕裂空間跑過來查看敵情,立刻嚇了一大跳,臉上露出絕望的神色。

陳青沒搭理他,而是靜靜的等待,當一個身穿裙式盔甲,手拿三叉戟的小姑娘邁步走出,他笑了。

「夫君,我的部隊已經準備好,讓我幫你掃滅一切敵人吧!」

來的正是海神薇兒,她如今還未恢復神靈的實力,卻已經是陳青的屬神,自身實力雖不怎麼樣,可架不住手下驕兵悍將太多,霸氣的說完,自己的神國之門也打開了,浩浩蕩蕩的海族士兵開赴了出來,那是薇兒最精銳的護衛軍。各種防禦型的神器被薇兒就扔了出來。

「你這是欺負人……」

陳青的對手哀嚎出聲,陳青和薇兒的組合實在是嚇壞了他,陳青嘲諷的看過去。這就叫欺負人?等開戰了就知道什麼是真的欺負人了。

開戰之後,仍是陳青的惡鬼和樹巨人擔任主攻。當然,最大的主力還是生命樹的藤蔓,海族的精銳戰士也只能是跟其他人一樣,充當了恐嚇敵人的存在,只是陳青怕萬一遇上可以抗衡生命樹的強敵。

這個敵人被樹巨人碾壓而過,生命樹藤蔓更是摧枯拉朽式的攻向那些傳送門,不過傳送門太多,誰也分不清哪個是那神靈的,但凡遇到就是毀滅,打掉那神靈的傳送門只是時間問題。

「夫君,看到我父皇沒有?」

陳青甚至和薇兒有時間聊天,不過薇兒的問題讓陳青無法回答,他還真沒注意那些海族的神靈。

「抱歉了,一來剮神台我就忙著戰鬥,沒時間去找你父皇。」

「算了,海族神靈被神族嚴令不許怯戰,直到戰死最後一人為止,如今還都在敵方陣營,他們終究是回不來了!」

說道這裡時,薇兒的神情黯淡,周燦只能是將她摟到懷中輕聲安慰。

「讓我的人參戰吧,我要用敵人的鮮血,祭奠那些人的亡靈。」

「好吧,多小心。」

面對薇兒的請求,陳青只能是點頭同意,立刻下令樹巨人和生命樹暫緩攻擊,密密麻麻的海族戰士高喊著口號就沿著讓出來的通道沖了過去,與敵人展開了慘烈廝殺。

見到竟然有了喘息之機,對面的神靈立刻組織反攻,爭取時間讓更多的兵力傳送過來,可一切都是徒勞的,陳青只是下令暫緩攻擊,可沒說不攻擊,配合著海族部隊一路清剿,沒多少天就攻擊到了密集的傳送門區域。一些剛出來的戰士遭到屠殺,傳送門接著被成片的擊碎,如海嘯般橫掃一切。

這時候陳青這邊已經用不著在傳送過來兵力,可神國大門晃動,花瓊芳怒氣沖沖的走了出來。

「夫君,邪神宗遭到攻擊,主峰狂邪山差點被從內部突破,還好毀掉了他們的傳送裝置,你的神國傳送門也被移到了大白水母體內,才使我們反敗為贏,可死傷很大!」

這話讓陳青一驚,這才意識到神族把自己騙進這裡為了什麼,就是為了當自己抽調玩精銳兵力后,突襲邪神宗,毀掉自己的神國大門,甚至攻進神國。還好的是那座大門已經移到了大白水母體內,若不然可就麻煩了。

「啟動妖族傳送裝置的是邪神宗的一個內門弟子,我已經開始讓惡鬼篩查所有弟子的記憶,以免再有敵人的姦細混進來。」

花瓊芳彙報完,看了眼戰場就返回了神國,陳青心中憋得那股火卻無從發泄,只能提著刀在那亂轉,催促部隊加快攻擊速度,他要儘快打滿十場離開這裡。

第二場順利結束,當陳青被送回大廳之內,正盯著大屏幕挑選對手時,不成想另外一邊一個妖族邁步走來。雖然雙方邊界分明,時常也有人串門,不過大多都沒善意,而是在挑選對手。而且這妖族似乎在這裡很有名氣,人類陣營這邊的神靈都不願意觸霉頭,紛紛上路,露出了正在看大屏幕的陳青。

「你就是陳青?」

淡淡的話語傳來,卻透著一股深入骨髓的威嚴,說話之人絕對身居高位,習慣了用蔑視的語氣對人說話。

陳青是誰,他更是也久居高位,如今實力提升,還真沒多少人被他看在眼裡。慢慢的轉過身,同樣用蔑視的口吻發了話。

「你丫誰啊?」

「噗……」

周圍立刻有人類神靈笑噴了,在這世間,還真沒幾個人敢對這位妖族這麼說話,就算是敵人,這妖族也算個可敬的敵人,從來都是堂堂正正的擊敗對手。

陳青的語氣沒有惹怒對方,那傢伙再次淡淡的開了口。

「神族讓我擊殺你,我會在你勝利九場之後挑戰你,所以抱歉了。」

說完這傢伙就盤腿坐下,接著淡淡一笑開始自我介紹,「我叫妖孽。」

「嘶……」

這次就連陳青也倒吸一口冷氣,妖魔陣營排名第一的正是名為妖孽,可自己就算連勝九場,保護期只會增加,他憑什麼自信可以挑戰自己,難道神族為了殺自己,還強行改變規則?

「朋友,你慘了!只要連續獲勝五場,就能有一次強制挑戰對手的機會。」

有人解答出來陳青的疑惑,弄得他一咧嘴,臉上沒表露什麼,立刻隨便挑選了一個沒保護期的對手,傳送到了比賽場地。

剛剛結束一場大戰的部隊並沒有解散,而是隨時候命,準備再次出征,陳青的神國大門一打開,他們就蜂擁而出。

那些沒有保護期的神靈,絕大多數都是再熬日子,等著被強制分配對手,畢竟這裡要比挑戰神族能多活很久。這次陳青又是以摧枯拉朽的方式解決了對手,獲得了第三場勝利。

可他的運氣似乎到此為止,剛剛出現在外界,就看到妖孽和一個海族靜靜的坐在那等自己,一見他出現那海族就站起了身。

「抱歉,為了海族,我必須挑戰你。」

「等……」

陳青的話音還沒落,就再次出現在了比賽場地,懊惱的一跺腳,先通知薇兒跑了出來,正好海族二皇子也過來查看敵情。

「小妹!」

「二哥!」

薇兒和那海族男子同時驚呼出聲,接著就是抱頭痛哭,接著海族二皇子猛的一扶薇兒肩膀。

「你怎麼在這裡?」

說完又兇狠的瞪著陳青,「你對我妹妹幹了什麼。」

陳青露出苦笑,這竟然是自己的二舅子,不等他說話薇兒就急著向陳青質問出聲。

「夫君,你為何挑戰我二哥。」

夫君倆字讓海族二皇子一愣,又是急問出聲,「小妹,你怎麼會嫁給一個人類,你可是海神啊!」

「二哥,你常年在外不知道,這是父皇的決定,而且我已經預言到會跟他糾纏一生,海族的生死存亡也要靠他。如今大哥分裂出去了一半海族自立為王,另外一半我已經帶領著加入了邪神宗夫君的陣營。可為什麼偏偏你們倆要決一勝負。」

海族二皇子徹底傻眼了,失魂落魄的看看陳青又看看薇兒,笑容比周燦還苦澀,已經變成慘笑。

「我被神族騙了!」

一句話道出無盡心酸,接著就下令部隊不許在外出,薇兒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哀嚎出聲。

「二哥……」

「都是二哥的錯,後果就該我來承擔。」

「二哥,不要啊……」

面對薇兒的哀嚎,海族二皇子紅著眼睛看向陳青,嘶吼出聲,「妹夫,照顧好他!」

話音一落,他就消失不見,薇兒過不去,一下就癱倒在地嚎啕大哭。

「哎……你們看著她。」

陳青嘆息一聲撕裂了空間,來到對方地盤,立刻看到海族二皇子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發獃,再次嘆息一聲,走到近前拿出瓶酒遞了過去。 海族二皇子接過酒瓶,打開瓶蓋就是仰頭一口喝盡,接著狠狠的摔碎了酒瓶,空洞的話語從嘴裡發出。∽↗

「你回去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陳青還能說什麼,他已經無話可說,若不是神族騙了在上界消息不靈通的二皇子,他怎麼會浪費一次機會強制挑戰自己。

「那妖孽有份嗎?」

陳青的問話讓二皇子一呆,接著臉上露出仇恨之色,不用在說什麼了,那看起來有個好名聲的妖孽絕對有份。

「我會送他下去陪你。」

這話讓二皇子笑了,而且笑的暢快淋漓,「好,有你這就句話就行,我在下面等他。好了,回去陪我妹妹吧,我不想讓她太過傷心。」

陳青重重的一點頭,接著返回自己陣營,看著被眾人安慰的薇兒不知道該說什麼。見到他回來了,薇兒一擦眼淚開了口。

「我二哥和大哥關係很好,為了不奪太子之位遠遁他鄉,咱們不得不防,還請夫君大局為重繼續派兵。」

陳青一呆,這就是皇室家族成員的思維,親情是親情,可涉及到皇權,一切都可以捨棄。既然薇兒提醒了,陳青點頭照做,反正跟那二皇子也沒什麼交情,害人之心不可有,可防人之心不可無。

時間匆匆流逝,在第五天沒見到對方繼續派兵,陳青也就停止了增兵的行為,已經可以確定,二皇子是不打算打下去。

當第十天來臨,他悲壯的站起身,用一把刀刺穿了自己的心臟,悲鳴聲響起,曾經的天之驕子,就因為神族的蒙蔽,隕落!

在薇兒撕心裂肺的哭喊聲中,陳青的兵力被送回神國之內,看到薇兒傷心欲絕的樣子,陳青也眼眶發紅,一出現在大廳,立刻大步走到妖孽對面,接著就飛起一腳,踹在了他的臉上。

大廳里禁武,誰都無法傷害誰,這等於是**裸的侮辱,可這還沒完,陳青收回腿,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取出來一個東西,啪的一聲就糊在了妖孽的臉上,很像某種排泄物。

可就是這樣,妖孽還是沒動怒,揮衣袖掃去臉上的污物開了口。

「沒想到他竟然會自殺!」

除了這個結果,陳青絕不可能這麼快就贏得勝利,他冷笑著說道,「別特么等第十場了,第五場咱們就分個高下,你難道是想我兵力耗損太多才敢動手嗎?」

「呵呵,我喜歡跟我同級別的人動手,若不然勝之不武,你還是稍安勿躁,到時候再跟我巔峰一戰吧。」

妖孽的話語倒說得有點大義凌然,陳青冷哼一聲,「你忘了一件事,我只要再贏一場,也能強制挑戰敵人,下一場你跑不了。」

話音一落,妖孽臉色大變,可陳青卻沒有看到,一說完他就再次挑戰了一個對手消失不見。

「嗚……嗚嗚……」

海螺的號角聲顯得比其他號角更加悲涼,薇兒執意要靠海族的力量替陳青贏一場,不讓他在耗損樹巨人,還有足夠兵力防禦邪神宗,等待下場關鍵的戰鬥。

海族成了此戰主力,似乎是無窮無盡的殺向地方陣營,也成了陳青遇到的最血腥和慘烈的戰鬥,薇兒愣是用人海戰術一步一步的推進,直奔對方那些神國傳送門。

敵人知道傳送門被毀,他們將是全部死亡的下場,也是拼了命,不計耗損的開始反撲。可最終還是敵不過數量龐大的海族,當主力部隊被拼的的耗盡,迎接二線部隊的結果只能是屠殺。隨著一座座神國傳送門被毀滅,整個軍隊連同神國內的生靈,更是跟著陪葬。

一直關注戰鬥的陳青一言不發,卻對薇兒生出了感激,薇兒為了幫自己,這次可是損失慘重,可下一戰不能輸,他輸不起,不能拉著所有人陪葬。

戰鬥結束,陳青原本打算是一出現在外界就挑戰妖孽,可那貨竟然先開了口。

「等一下,我有話說。」

陳青的眉頭一皺,「我沒什麼話跟你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咱們大可不必如此,還是相安無事較好。」

妖孽突然冒出的這句讓陳青愣住了,這傢伙可是最初就囂張的要取自己性命,如今怎麼卻慫了!

事有蹊蹺!

陳青一皺眉,接著他笑了,感覺到這打贏九場並擊殺戰神的妖孽就是色厲內荏,那戰神可不是好惹的,妖孽拚死了他,自身絕不可能損失會小,很有可能已經沒有多少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