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話說了,十四歲的大姐大是一個小美女,所以當我第一眼瞧見她的時候着實是很震驚。而且說起來,誰也不能相信一個十二歲的小孩子能殺人,我便一直都在猶豫,想要試探她。可你別說,雖然只有十四歲,大姐大的思維卻比一般小孩成熟很多。我的跟蹤很容易就被她發覺了,一開始怕被人滅口,我什麼也不敢說,但是大姐大雖然爲人冷漠,卻很聰明,幾次敲擊就讓我這個口風不嚴的人道出了所有真相。?

然後,她居然直接讓我把那個人帶到她眼前來!?

我當時很猶豫,告訴了她這個找她的人是怎樣怎樣一個可怕的壞蛋。但是大姐大從那時候就已經隱約露出了現在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了,而且她不像現在這樣不愛多管閒事,那時候其實很嫉惡如仇,匡扶正義的,一定要我把人帶來。我沒辦法,真把那大哥帶去了神社。?

那一晚,是個弦月夜,天色森森地和死人臉般,風一吹,神社的樹影晃地和幾十雙催命的手一樣可怕,就算是大人也不敢進入神社。但是大姐大不如我這麼膽小,一個人就站在神社裏等人來。說起來,我的僱主看見大姐大的時候,一百個不相信是她殺的他大哥,還差點槍擊我,但是大姐大的槍法比他準多了。最後的結果,自然是大姐大收服了這個帶了幾十人來殺人的大壞蛋。?

怎麼殺的?其實比你們想的簡單很多。畢竟大姐大是捉鬼師,很多時候不需要自己來動手,她的異能又超強,隨便一點小法術就能招上百隻鬼折磨那些傢伙,想來最開始的變態大叔也是這麼被她整死的。?

而這件事情過後,大姐大就離開了那個神社,因爲有人看見了她用法術的樣子,並且還知道了她天煞孤星的身世。但是見識了大姐大風采的我怎麼能夠這麼隨便就讓她走掉呢?而大姐大似乎也很曉得我的本領,於是突然告訴我,她想和我一起合作。?

合作這件事情看過前文的讀者一定知道是什麼了。大姐大想要找到能夠化解她命運的人,而爲此她可以幫助我的客戶驅鬼,讓我也得到更多的報酬。?

從此,我們兩個便開始一直保持聯繫了,唯一有一年她想獨自去修煉,我們就有一年沒聯繫,再聯繫,她就變成了那個模樣……唉,想起來真是讓人捶胸頓足啊,當年風華絕代的美少女,怎麼就成了男人婆了。但是也足以說明,大姐大受到的傷害真的是很深。?

那麼,說起大姐大,這裏需要提一個對她很重要的人,那就是她的阿公鍾月軒。別聽她整天阿公阿公地叫,我曾經見過此人一次,模樣和年紀絕對超出你們的想象。而且聽聞現在還有爲了追他的女人滿世界地找他。我一直懷疑這位阿公欺騙大姐隱瞞了年齡,但是看他們家的家譜,他的資歷和大姐大的爺爺差不多,我又有點不理解。不過說起來,這種大家族,排個輩什麼的,有點意外情況也不能說不好理解的。?

但是這位阿公具體如何,因爲實在不好接觸到,我也就沒有辦法告訴大家更多的了。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大姐大從小到大,如果沒有這位阿公的照顧和幫助,很可能早就異化了。畢竟她的生活狀況真的一直都不能讓人樂觀。這位阿公是她人生路上很重要的庇護人。對了,這位阿公的人脈很廣的,大家認爲的不可能和他們家有關係的人,恐怕都是大姐大的阿公的老朋友哦。?

2)李家和夏家的過往一二三?

那麼,說完我們大姐大,本來按理是要談談李欽泉的。只是我們大姐大現在這麼恨他,我就不好多說了。但是我私下裏調查過李家的事情,這才發現李家對於宗族的長男的要求,那叫一個多啊,如果全部寫出來可以寫一部四十萬字的了。雖然他最終選擇拋棄大姐大,但是我想可能也是有點隱情什麼的,畢竟這個人從我看來倒不是那種花花公子。我想大姐大也應該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一直都對他很包容。否則以大姐大的性格,被人耍了拋棄了,肯定不會這麼簡單放過他。?

當然,不說他不代表不說別人,這裏要和大家偷偷說一個我打聽來的我自己很感興趣的消息。不是關於李欽泉的,而是關於李欽泉的老爹,現任李家宗主李佩龍的事情。?

說起來,這個人可是一個手腕非常厲害的人,否則也不能一個人把整個李家的宗家和分家的所有事情管理地有條有理了。李欽泉的媽媽是秦家的大小姐,長得漂亮,人也挺好,但是李佩龍年輕的時候最喜歡的人,卻不是這位太太,甚至到現在也是。?

這本來是人家的私事,我這麼挖開來了說真的是很不好,不過這也是我的職責嘛,況且想來大家也很想知道,那我只好多說點了。那麼講起他,就必然要牽扯到一個人,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吃驚,反正我知道的時候是很吃驚的。那就是夏凰靈。夏凰靈你們可能不知道是誰,但是如果大家仔細看名字就曉得了,她就是夏蘭山和凰鳳綾的女兒。?

知道凰鳳綾也是大姐大告訴我的,我就不多說了,這真是我搜集資料失敗的地方。但是找到李佩龍和夏凰靈的事情,就算是我的一大功勞啦。畢竟你們知道,李佩龍這個人實在是很神祕,難挖消息。?

那麼我們都知道,當年夏蘭山是一定要自己的子女都和李家人結婚的,這纔有了李家三姐妹成爲了夏家兒媳的故事。但是這些都不是夏蘭山覺得最完滿的,他最大的希望,其實是想要讓自己和凰鳳綾的寶貝小女兒嫁給李家宗主那個年少有爲的長男李佩龍的。這樣一來,兩家纔算是真正締結了不可分割的關係。?

而仔細說來,李佩龍此人,要纔有才,有貌也有貌,仔細說來和夏大小姐倒是門當戶對的,再加上李佩龍本人對貌美的夏小姐也是非常喜歡,本來也是一個如意郎君。可誰想,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夏小姐喜歡的是自己的大學同學,也就是夏川的父親,對李佩龍一直以禮相待,導致最終李佩龍一直都鬱鬱寡歡。?

但是你們以爲事情這麼結束就錯啦。夏小姐本人其實是個很有趣的人,又是一個很溫柔和直爽的人,爲了安慰無精打采的李大公子,她便說,實在不行,你看,我這裏有寶寶了,你太太也懷孕了,這樣,咱們指腹爲婚,再當一家人吧。聽了這個,可把李佩龍大哥樂壞了,雖然感傷,可是畢竟還能以後天天看見凰靈妹妹嘛。但是很遺憾,夏小姐許了個諾,卻居然生了個兒子,而李佩龍也生了個兒子,導致這件事情最終無疾而終,李佩龍大哥很是難以接受,然後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便總是板着臉,死氣沉沉的了。?

現在想想,或許夏小姐還是有點喜歡李佩龍的,因爲畢竟身爲凰家的血脈,生女兒的機率是非常大的,她應該也是真心不想讓李佩龍難過。誰想居然生了兒子,又去世太早了,這才留下了遺憾。?

看到這裏,大家一定和我一樣覺得很有趣,原來這段過去不算很苦情,原來李欽泉和夏川的父母們還有這種關係,而且長一輩的人也有這麼多的剪不斷理還亂的故事,可惜當年的那些人如今都已經不在了,再追究也只不過讓後人空想而已。?

3)夏蘭山的過去一二三?

夏蘭山是不得不提的人。爲什麼呢?雖然聽大姐說可能夏家全部的財產都是凰鳳綾公主殿下的。但是其實夏蘭山並不是一個一窮二白的人,而且根據我的資料來看,他起家的很多資產都是自己的。夏家最早要追溯到哪個朝代我不曉得,但是祖上的確積攢了大量的財富,並且夏家人有一點天賦,那就是很會經商。可靠資料顯示,夏蘭山還沒有結婚的時候已經自己獨立創建了夏氏集團。?

總之,這位先生是個能幹的人,年輕的時候是個非常厲害的鑽石王老五,而且相貌很俊美,身邊喜歡的女人很多,又會玩,遠比現在的樣子要風光多了。至於夏蘭山喜歡的女人,我現在不敢肯定是夏川的外婆,但是很顯然不會是前面的那位太太。因爲這位太太是用了點手段才和夏蘭山結婚的,聽聞夏老頭子那時候掉以輕心被灌了什麼東西,然後醒來後就曉得自己馬上要有兒子了,而女方很厲害地還真的給他生了三個兒子。[8][0](0)[小]〖說〗[網]?

怎麼說呢,雖然兒子對於有錢人來說是很重要的,但是作爲男人被人用藥迷了,一般恐怕都不會覺得這是很愉快的事情,所以也可以想象夏蘭山後面的日子有多窩火,因此想來大家也能夠理解,比起幾個兒子,夏蘭山其實更疼愛自己的女兒的原因了。畢竟這是夏蘭山自由戀愛的女人爲他生的孩子,而且從很多資料上顯示也能知道,雖然凰鳳綾死得早,但夏蘭山一直把這個女兒當成掌上明珠。?

既然是掌上明珠,那麼雖然女兒沒有按照自己的意願,居然和別人結婚生子了,但是夏蘭山還是很疼她的,而對於自己的外孫夏川,夏蘭山的關愛似乎也沒有斷過。因爲不管如何說,夏川還是繼承母方的特點多點,念在凰鳳綾的面子上,夏老頭也不至於虐待自己外孫。?

可爲什麼夏蘭山在夏川扶他的輪椅的時候會抖得那麼厲害呢?而且很多資料顯示,夏蘭山一度想要將夏川從家裏趕走,這也很讓人費解。難道真的是害怕凰鳳綾的遺囑曝光麼?還是因爲有更多不能告人的祕密呢??

對了對了,大家還記得大姐大才去夏家的時候遇見的那個差點變成殭屍的大媽麼?說起來,大姐現在還在讓我調查這件事情。?

李萬梅說可能是禾虹的報復,她利用降頭術控制了那個大嬸,但是大姐檢查過後表示,這不是一個降頭術能夠實現的。?

啊呀哎呀,這麼說來,這有點可怕了。難道說,在禾虹這個案子之外,還有其他的惡性勢力對着夏家虎視眈眈麼?我們一心全在禾虹身上,滿心想着解決了禾虹就萬事大吉了。但是其實我們正在錯過抓捕另一個可怕惡鬼的機會麼??

不過不管怎麼說,我現在是不想和夏家有太多的聯繫了。我總覺得這一家問題多多,疑點多多,就連夏蘭山的癱瘓都讓我覺得很蹊蹺。當然,我的瞎想大家聽聽就好了,真正的還是需要你們自己去看啦。?

不知不覺地,發覺我囉嗦了好久,也不懂得自己說了點什麼,大家別見怪。不過,說的可能也有點短,但如果你們還有想知道的,而大姐大又不肯告訴你們的,沒有關係,你們可以留言問我哈。我想,雖然總是大姐做主角,可我偶爾露個臉也不算過分嘛,總有那麼幾天我還是有空的,蒐集點資料,分享分享,也不收大家錢,全當答謝大家對大姐大還有我們的支持啦,大家說呢??

那麼感謝大家收看今天這個簡短的八卦屋的小道消息放送。下次有機會再給大家爆料哦! 劫後親密文 / 夏音羽專欄

正拿着秦秀敏和李欽泉出氣,突然夏川便醒了,這讓我脫離了一直叫我處於失控的焦慮,很快地放過了討厭的幾人。而讓三人進屋後,夏寒等人只忙扶着李欽泉又拉過秦藍,忙不迭地照顧起那三人來,而我不管太多,自己只忙問夏川的狀況。眼見夏川皺緊眉頭頗爲不舒服,喂他喝了水卻又咳嗽不已,我忙替他撫胸平氣:“慢點。”

??夏川咳嗽兩聲後睜開眼,見我在眼前,努力要露出笑來,卻因爲過於虛弱而顯得有點勉強,一時似乎又頭暈,只得閉着眼睛。我瞧了着急,忙扶抱住他,而他握住我的手,輕輕一搖頭表示他沒有事情。我見他這樣不知道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絲毫無法放心,忙叫兩個醫生再來看,但是夏川只輕輕一擺手,拉着我道:“剛纔怎麼發那麼大的脾氣……”

??聽見這個,我避而不答,只是怪道:“你倒也是,醒來乾的第一件事就是替人求情。”

??夏川聽見笑一下道:“我怕鍾小姐氣生大了……對身體不好。而且你本來心裏也不想牽連到其他的人。”

??聽了這個,我瞪着他,卻憋得半天說不出話。半晌我拿指頭用力戳了一下他的腦袋道:“你小子想死以後也提前告訴我一聲。我先成全了你,省得你搞得我手忙腳亂的。你看看,都是你害的,害我連人都沒殺成。還弄得我這麼好的一件衣服上全是血。”

??聽了我的話,看着我身上果然還穿着那件沾了他血的衣服,夏川顯得很是歉意:“下次買新的給你……”

??“得了,你下次別再搞得自己流個血和流產一樣的就好了。”

??“……”

??我的話很粗俗,夏川顯然被噎得不輕,但是雖然紅着臉但是他卻稍稍往後靠了些,瞧着我道:

??“知道了。對不起……這次麻煩你了。”

??我聽見這才滿意地點點頭。一時我見他精神還不是太好,便對着面色蒼白的他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他有點無力地點點頭

??“……還好。”

??“什麼叫還好?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

??“要和我說真話,知道麼?”

??“……一定要說真話的話……的確有點不很舒服。”

??夏川從來不拿自己身體開我的玩笑,況且想來經受過那麼多的病痛,他的忍耐力是很高的,此時他說不舒服顯然問題挺大了。於是聽完這個我急了:“你看看你,沒有那麼大能力盡給自己攬活。一天到晚沒頭蒼蠅一樣亂撞,自以爲自己聰明,其實就會給我幫倒忙,給我惹麻煩。還盡把自己往絕路逼。”

??我一拳頭敲在牀頭櫃上:“以後我的事情不要插手,你聽見沒有?!”

??這嗓門相當大,屋子裏頭人都看過來,我便大聲道:“看什麼看?!”

??話落,衆人又將頭轉了過去。夏川見我着急,忙道:“剛纔才說好不亂髮脾氣的……”

??這一說,我覺得自己詞窮了,本來按照暴躁脾氣又要罵人,可想着他爲我好,我忍了幾秒,嘆口氣,再次蹲下身,道:“好了好了,知道了,不發火了。”

??我就是這樣,一旦發火很難控制,可夏川百般的勸阻的確對我起到了效用,一時我平靜了點。

??“這裏……發生什麼事情了?”

??是了,鬼門打開的時候夏川是昏迷的,所以不怪他一臉茫然。我想了想,就將整個經過大致說了一遍,夏川聽完眼中一緊:“……那大家怎麼辦?豈非不是有很多鬼怪來襲?”

??“還管大家怎麼辦?你先關心你自己好了。在我看來我們沒事其他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這樣……總覺得不太好。”

??我能感覺到他在被子下的雙手不自覺地握緊了。他就是這樣,專門關心和自己無關的人的死活。

??“你就別管了。給我安心睡覺,好了就好了,沒好明天一早就送你去醫院。”

??“但是……”

??見夏川擔心的模樣,我無奈地道:“你真是死腦筋。就我一個人還能怎麼辦?況且我又不是慈善家,全天下死人都要我救?哦,我忘記告訴你了,我已經和你們夏家劃清了界限,秦藍和禾虹的案子我不管了。所以這事情更別來找我了。”

??“啊,已經不管了麼?”

??“是啊,不管了。你三舅媽欺人太甚,我受不了她的臭脾氣。”

??“……三舅媽又時候的確有些……”

??“不是有些,是完全地讓人討厭。別和我提她,一提我氣就上來。”

??“可是就這麼放着不管,到處都是鬼的話……我們也很危險不是麼?”

??“呵呵,這裏的話,有我在,你就放心好了。”

??話落,我蹲下身,和夏川保持平視,像要安撫他眼眸深處的掛慮一般道:“我保護你,誰都傷害不到你。”

??我也不曉得自己爲什麼突然這樣一幅炫耀和逞能的模樣,可不得不承認,我很爲夏川每次在言語上爲我辯護以及在行動上對我的保護產生了感激,並且對他的保護產生了喜歡和依賴,看着他如此地不顧自己,我很想全力以赴地陪在他身邊。我想,今後多和這個小子相處的話,會不會讓以後我的生活會比現在快樂多呢?況且看起來,這次劫難他都經歷下來了,並不是那麼輕易會因爲我而死掉的人,我或許可以多接近他點也說不定。

??當然,我剛纔的那些話含有幾分曖昧,聽見我的話的夏川蒼白的臉上不自覺地有些發紅。

??“嗯,謝謝……謝謝你,鍾小姐。”

??“光謝有什麼用?以後,你要聽我的,知道麼?”

??“啊。”

??“不許自己擅作主張,曉得麼?”

??“嗯。”

??“你一點異能都沒有,如果自作主張很容易出事,還給我引來麻煩,曉得吧?”

??“嗯。”

??他一直看着我,眼裏很是愧疚,因而沒有任何反駁地應下了我的要求。當然,或許我對他突然更近一步的親密也讓他那個沒什麼算計能力的腦子開始轉不動了,這才什麼都聽我的一般順從。然而,就這樣看來沒腦子的笨蛋一樣的他此時讓我很開心。見他紅臉半天,嘴抿得緊緊地,卻用一雙和哈巴狗一樣很乖的眼睛瞧着我,我突然覺得好玩而笑了起來。

??“好了,那就這樣。”

??摸了摸他被冷汗浸透的鬢髮,我輕聲道:“你看看你,唉。”

??夏川瞧着我,安慰一般地笑道:“以後……我不會這樣了讓你擔心了。”

??讓你擔心了。

??我聽了話噎在那裏,拍他一下,道:“誰擔心你。我只是被你搞得很焦慮而已。”

??夏川摸摸頭,趁着感覺好些的時候四處打量了打量,眼見夏家幾個人都在地上打地鋪,他問

??“啊……那個,大家都睡地上麼?”

??我才這裏安撫下他心裏的焦慮,眼見夏川又開始不安,我道:“怎麼了?這有什麼奇怪的?而且這裏只有一張牀,你讓我怎麼辦?我不是也睡地板麼?”

??“鍾小姐你睡地板麼?那冷不冷啊?”

??“不怕了。我連水裏都睡過,還怕什麼地板?”

??“水裏?”

??“哦,修煉的時候。”

??“哇……可是女生睡地板對身體不好。來,……我這裏被子有多,我蓋一條就夠了……”

??說完他很老實地爬起來要給我拿被子。此時的他身上只穿了單薄的睡衣,本來就不熱的身體一離開被窩就瑟瑟地發抖。就這樣,他還趴在牀頭捲起自己的被子要給我,我一時特別無奈地道

??“好了好了,你給我老實點行不?”

??一把將他給拽到牀上摁緊,我用膝蓋壓着他,惡狠狠地盯着他道:“別和一隻京巴兒一樣到處亂竄。我要是要被子,還需要你來?你給我乖乖地在這裏回血。”

??“回,回血……?”

??“哎呀,遊戲機沒玩過?就是讓你休息啦。”

??“……哈,好。”

??“真是沒幽默感。”

??無聊的對話這麼進行了好久,突然意識到我將膝蓋頂着夏川的動作有點太曖昧,我迅速地收回腿,道:“好了好了,睡覺。”

??“知道了……”

??“要是被我發現你再爬起來,我就把你雙手綁在牀頭。”

??“……我,那,洗手間也不能去麼?”

??“你是豬麼!當然可以!但是如果你再爲了其他的事情亂跑,我就把你綁了。”

??“……”

??“然後……強·暴你!”

??聽了我的話,夏川瞪大眼,隨即將自己縮到了被窩裏,顯得很是怕我,我這才滿意拍拍手。不過,如果我以爲事情就這樣結束了那真是太天真了,還沒喝口水呢,夏川四處打量的時候發現了某個在角落裏一直默默無聲的物體後,不自覺地開口:

??“……外,外公?!”? 對了,那個一直在角落裏做怨念狀的物體,就是那個老不死的夏蘭山了。

??夏川別說了,不管別人怎麼折磨他,他始終是不會去恨那個人的。因此,當一轉眼,瞥見夏蘭山正坐在輪椅上,用那雙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眼睛瞧着自己後,夏川大爲吃驚,慌慌張張地從牀上坐了起來。這一舉動太過迅速,惹得他自己因爲激動而咳嗽了好幾下,我見了以爲夏川是被那臭老頭給嚇着了,惱怒地對着安迪說:“去去去,把這死老頭給我挪開點,嚇着他了!!”

??安迪顯得很爲難:“鍾,鍾小姐,你這個要求有點太爲難我了……”

??“不不,不是!!”

??聽見我的話,夏川忙伸手向安迪,道:“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怎麼,外公一直坐在那裏?……”

??聽這話,安迪忙回答:“少爺,是的,老爺一直都在這裏。只是少爺剛纔沒看見。現在馬上要到睡覺時間了,我也忙着鋪牀沒告訴少爺。”

??“……”

??夏川聽完,對着我有些很侷促地道:“……讓我外公睡牀吧……他身體不好……我睡夠了。”

??這話不聽還好,一聽我火就噌地上來了,對着夏川道:“我肯讓他進來就不錯了,給牀睡門都沒有!”

??“……畢竟是外公嘛……”

??“你是病人。”

??“我現在感覺好很多了。”

??“不要廢話!你有受虐傾向嘛啊?他還曾經趕你出去誒。不然爲什麼這麼多少爺小姐,就你自己搬出去了?”

??“……但是……”

??“我不準。況且死老頭一年四季都癱着,早習慣了!坐着睡還能鍛鍊腰板呢。”

??“鍾小姐,我……我不困。我想去走走。”

??“走屁啊!這裏我做主,我說不準就不準!你給我老實地躺着,不然我趕他出去。剛纔你受重傷,休克知道麼?身邊除了我和安迪還有醫生,其他一個人都沒有。這些人全都和死了一樣,都完全不管你死活。還外公呢,我說要送你去醫院,你們家裏居然攔着不讓派車,真是用心險惡。”

??我也不顧忌,大聲地說着,好似要告訴全屋子的人聽一樣。夏寒夏風等人便有些愧疚地側開頭,夏洛顯得也有點尷尬,但是他同時顯得很吃驚:“聽說只是受了點傷,我們不知道有到這麼嚴重。”

??“我記得安迪告訴你們是受了重傷吧?而且等你們知道還來得及麼?當然,我也沒期望你們這些人會關心他半點。他死了你們纔開心不是?”

??“這是什麼話?哪裏會有人盼着別人死的?我們只是……只是不知道罷了。沒有人來通知我們瞧他。”

??不聽夏寒這話還好,一聽我更來火了:“通知?家裏有人生病了受傷了生命垂危你們居然還要管家給你們通知你們才曉得去看一眼麼?這是什麼狗屁家庭?什麼狗屁理論?”

??這話說得夏寒紅着臉憋得厲害,但是卻無法反駁。

??再想起一切的可惡的源頭,我幾步走到夏蘭山眼前,推開安迪,蹲下身對着夏蘭山道:“死老頭。本來清官難斷家務事,你們家我又不熟,我不想多管。但是就連我這個旁人都看不下去了!夏川受重傷,急要送去醫院,但是你的好媳婦不讓派車,如果不是他現在命大醒了,發生什麼意外誰都不知道!你整天管家管家管到哪裏去了?那幾個是你的血脈,夏川不是麼?!

??而且,你看看你,你那樣對他,可你這外孫對你多好,每次見到你都恭恭敬敬的。現在自己身體不好不舒服,還硬要給你讓牀睡,這打着燈籠上哪裏找去?可你想想你平時怎麼對他的?全家人都在欺負他,你卻視若罔聞。他今天差點死了也沒見你出現過,我真懷疑你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冷血!”

??安迪顯然覺得我的話很不妥,忙要攔着不讓我說了,但是我瞪他一眼道:“和你沒有關係,插手我就不客氣了!”

??“可鍾小姐……畢竟是我們老爺,請你稍微用語尊敬點。”

??“尊敬?呵呵,那是你老爺,不是我老爺,有錢就高人一等麼?全是屁話!”

??說完,我挑釁地瞧着夏老頭,想看看他有什麼反應,然而,夏老頭不知道是癱瘓過頭了,還是在思考什麼,聽完我的話居然一動不動地,只是一直用一種很難以理解的安靜的眼神看着我,我於是有點更火大,指着夏蘭山道:

??“臭老頭,看來你一點都沒有反省。但似乎我告訴你,不管誰有錢沒錢,但是我曉得自己的親人是比金錢還要珍貴的東西。你是很有錢沒有錯,但是你沒有良心知道麼?如果我是夏川,給你們一個降頭術,你們全家都不知道自己死多慘。但是他這麼孝順,看看,你多命好。”

??夏老頭還是沒有任何的回答,卻一直保持那種淡淡的眼神,讓我一度以爲他毫不將我的話放在心上,但是不及我再多說,夏川突然爬起身,幾乎要從牀上下來,我見了,道:“躺着,不許起來。”

??但是夏川不聽,我只好低嘖一聲,大步走到牀頭,命令道:“不許起來,你沒聽見麼?”

??見我走了過來,夏川馬上拽住我,道:“夠了,不要說了,鍾小姐。……”

??“怕什麼?”

??“我……事情沒你想的那麼嚴重,鍾小姐。”

??“沒我想的那麼嚴重?你是傻子麼?爲什麼老悶着不說?”

??“拜託了。鍾小姐,到此爲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