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普普通通的一尊靈皇境二重境界,就算是靈皇境三重境界在這看似尋常的一指面前也得暫避鋒芒!

因為,即便是在靈皇境三重境界強者序列之中,鬼木十三鷹的老大也一向是罕逢敵手!

而就在剛才,自己打出的攻擊氣勁,卻被一尊剛剛突破的靈皇境二重境界的少年輕鬆寫意般化解,鬼木十三鷹老大不由的心下大是驚駭。

驚駭過後,便是十足的怒火。

鬼木十三鷹老大感覺到了一股難以言語的屈辱!

「好小子,夠囂張!」

鬼木十三鷹老大冷冷地看著展牧風,靈皇境三重境界的威壓非常霸道地席捲過去,想要通過威壓不戰而屈人之兵,讓展牧風在他面前屈服。

「可笑!你算什麼東西!」

展牧風一聲冷哼,無謂地聳聳肩,一道震蕩波轟然散開,鬼木十三鷹老大靈皇境三重境界的威壓瞬間煙消雲散、蕩然無存。

這一下,包括鬼木十三鷹老大在內的鬼木十三鷹全體,全部都驚駭的難以言語了。

特別是最喜歡吹牛皮的鬼木十三鷹老幺,更是用手緊捂著嘴,不知道是被剛才自己說的大話閃了舌頭,還是害怕自己再多嘴會被暴揍一頓…

白貂看見突破靈皇境二重境界之後的展牧風修為如此強橫,卻是一臉無比的自豪,感覺自己的玩命付出總算沒有白費,唿地一聲,飛到了展牧風的身邊,眼角含淚,喜不自禁地說道:「主人,你突破啦,恭喜主人!」

展牧風臉帶微笑,伸手摸了摸白貂,笑道:「辛苦你了,小白,要是我再遲來一會兒,我可就要後悔一輩子了。記住,以後不許再做傻事!」

白貂重重地點頭,飛身到展牧風身前,落在展牧風肩膀之上,不再言語。

而鬼木十三鷹在經歷過最初的驚駭之後,幾乎是本能地動作,也或許是他們真正心靈相通到了一定的境界,鬼木十三鷹幾乎是同一時間就迅速動了起來,緊緊地將展牧風圍在了空中。

展牧風前後上下左右都被團團圍住。

但是,展牧風卻是絲毫不懼,依舊是一臉風輕雲淡,負手而立,無謂地看著鬼木十三鷹。

「貂兒,你剛才叫他什麼?主人?怎麼回事?」

鬼木十三鷹老大忽然意識到了什麼,臉色凝重地問道。

白貂還沒來得及說話,展牧風卻是先開口了。

展牧風掃視了一下鬼木十三鷹所佔的方位心裡也不由得暗暗咋舌。

當年,展牧風還在真武靈門的時候,就對陣法頗為熟悉,這些年雖然沒有過多的鑽研,但展牧風還是一眼就看了出來,這鬼木十三鷹看似佔位毫無章法亂做一團,實際上卻是極為嚴謹,每一個人的方位都是攻守兼備,進可聯手攻擊,退可結網防禦,端的是十分的厲害。

「難怪這鬼木十三鷹能夠將靈皇境五重境界的強者擊殺,原來還有這麼厲害的陣法,再加上他們十三兄弟心意相通,戰鬥力確實是非常之恐怖。」

但是,展牧風心裡雖然驚駭,臉上卻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無所謂的樣子,悠悠地說道:「貂兒以主人稱呼於我,不是已經說明了一切么。」

「說明了什麼?你最好說清楚,否則,我們鬼木十三鷹對你不客氣!」鬼木十三鷹老七陰冷地說道。

他的話一出,似乎就有一股陰冷的風刮過,讓人一陣毛骨悚然。

「這話說的就太好笑了,你們什麼時候對本少爺客氣過?難不成你們現在這樣圍著我,是想給我拜壽?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趕緊拜啊!」展牧風一拱手,冷然說道。

「可惡!找死!」鬼木十三鷹老大心中怒火更甚,氣機一動,就要動手。

展牧風一擺手,微微一笑,說道:「且慢!」

「怎麼?小子,你想認輸?沒那麼容易!我要弄死你!」鬼木十三鷹老幺還以為展牧風怕了,忽然之間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底氣,猛然說道。

「掌嘴!讓你口無遮攔!」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噼啊的一聲清脆響,鬼木十三鷹老幺臉上扎紮實實地挨了展牧風一巴掌。

「太疼了,太快了,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太可怕了…」

鬼木十三鷹老幺緊緊地捂著紅腫的左臉,滿眼恐懼的看著展牧風,生怕展牧風還要出手掌他的嘴。

很多人甚至都沒有看出展牧風是怎麼出手的。

鬼木十三鷹老大雖然大概看清了展牧風的出手,但是,卻沒有能力阻止,內心的驚駭,簡直難以言表。 老幺挨揍,讓鬼木十三鷹老大氣的臉上簡直就要滴出水來了——雖然蒙著臉看不見表情——但是,展牧風這清脆的巴掌,打得又豈止是鬼木十三鷹修為最弱的老幺的臉?

「小白,你先到我的空間戒指暫避一下,省的傷到你。」

展牧風可不管鬼木十三鷹老大是怎麼想的,一臉無所謂地回頭對白貂悠悠笑道。

白貂被展牧風的氣勢激起了好鬥之心,壯著膽子,第一次在展牧風面前微微搖了搖頭,滿是期待地請求道:「主人,就讓我和你一起並肩戰鬥吧,我真的不想一直當縮頭貂…」

展牧風微微一愣,沒想到白貂來了這麼一句,隨即哈哈大笑道:「好,很好,好一個不想當縮頭烏龜,哦,不,縮頭貂,就沖你這句話,准了!」

就在展牧風和白貂說話的間隙,鬼木十三鷹真正厲害的陣勢,攻擊發動了。

這攻擊,讓展牧風想起了當年在真武靈門時候,見識過的慕如武強與洪巨雄百萬大軍對決時的神力破軍弩大陣一般。

鬼木十三鷹組成的這一陣勢,展牧風並不知道陣名叫什麼。

但是,它的威力卻真正的跟神力破軍弩極為相似。

鬼木十三鷹十三個人佔據著十三個方位,縱橫飛嘯的氣勁卻是尋著空隙就匯聚在一起,凝聚成兩股一大一小、一強一弱的攻擊波,分襲展牧風和白貂。

展牧風還好,身形之敏捷迅速已經不是鬼木十三鷹能夠比擬。

但是,白貂的修為畢竟稍弱,甚至連鬼木十三鷹老幺都不如,任憑白貂全力反擊閃避,卻依舊好幾次陷入險境——而且還是在展牧風不斷掩護的情況之下。

要是只有展牧風一人,情況可能不同。

但是,現在一人一貂,卻是險象環生。

白貂雖然咬緊牙關,全力苦戰,但畢竟修為稍差,全身都已經被震的氣血翻騰。

貂毛都掉了一地。

照這等情況下去,即便是展牧風扛得住,白貂也肯定扛不住。

展牧風見勢,仰天長嘯:「既然爾等不知死活,那就讓爾等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皇級靈力!」

展牧風說話間,大封天卷靈力功法如同長江大河般向鬼木十三鷹席捲而去。

「一手遮天!」

「天地大同!」

「如意封天手!」

「盤龍吞天網!」

「混元碎天決!」

「亘古裂天拳!」

「九氣開天掌!」

「亢龍斬天劍!」

……

大封天卷霸氣凌厲的攻擊,一招接著一招,綿綿無盡,鬼木十三鷹頓時被逼的手忙腳亂。

而後,就在鬼木十三鷹十三兄弟還在震驚於大封天卷這等皇級靈力功法的霸道凌厲,反應一時沒跟上之時,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卻是十三隻帶著毀天滅地氣息的雷霆氣箭!

這是蘊含著一絲毀天滅地大雷神箭靈力的小雷罰靈力!

根本就不止是皇級靈力的氣息!

這是神級靈力功法的氣息!

但是,在深淵隱匿氣息的隱匿之下,鬼木十三鷹卻是絲毫髮現不了端倪。

震驚之下,鬼木十三鷹兄弟根本就沒來得及反應,這到底是不是皇級靈力的真正面目!

展牧風這悄無聲息地只用了一句話,就將鬼木十三鷹騙得團團轉,一時間竟然讓鬼木十三鷹都摸不著頭腦。

然後,借著這極短暫的一瞬,展牧風瞬間同時發動了對鬼木十三鷹所有人的進攻,完全是以暴制暴,以力證道的正面打法,絲毫無取巧。

果然是一個找到機會就挖坑的極品坑貨,連說一句話都帶著三個坑,信了會被坑死——不信也會被坑死…

「速速退開!」

鬼木十三鷹老大雖然也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但畢竟是身經百戰的老將,卻是識得眼前少年這硬碰硬靈力的厲害。

雖然,鬼木十三鷹老大自忖能夠接下這一攻勢,但是,他的十二個兄弟,估計就夠嗆了。

甚至,可以說,至少有半數以上會接不下來——即便是全力以赴——也很有可能接不下!

不得不說,鬼木十三鷹不愧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老大剛發出指令,鬼木十三鷹其餘十二人便迅捷無比地退了開去,十三人的動作幾乎是一致的整齊劃一,聯手將展牧風的攻勢接了下來,卸了下去。

但是,修為最弱的老幺依舊抵擋不住,噗的一聲,吐出一口大血,顯然是受了極重的內傷!體內靈氣已經紊亂!

也就是說,展牧風在面對鬼木十三鷹的聯手攻擊之下,以硬碰硬的方式,強硬地破解了對方的聯手攻勢!

而且,還讓鬼木十三鷹老幺受了重傷!

「想不到你小子還有兩下子!」

鬼木十三鷹老大冷冷地說道,看也不看老幺,右手輕描淡寫地揮出,一道人形真氣狂飆而去,湧入老幺的體內,幫他療傷。

「我豈止是有兩下子,還有好多下呢,你想不想再試試?」

展牧風無所謂地笑道,絲毫不在乎鬼木十三鷹老大的敵意。

「你剛才施展的真的只是皇級靈力?」

鬼木十三鷹老大忽然又問了句,神色之間滿是不信任的深情。

「難道你還想再見識見識?」展牧風嘻嘻笑道,絲毫不以為意。

其實,鬼木十三鷹老大之所以會有此一問,也是被展牧風剛才的舉動迷惑了。

因為,展牧風是在施展了大封天卷靈力之後,再次施展的小雷罰靈力,而且在深淵凈化泉的深淵隱匿之下,悄然發動了他真正的絕招——毀天滅地大雷神箭靈力功法!

而白貂,卻也是深得展牧風挖坑真傳,故意露了一手青木化氣術靈力,混淆視聽!

同時,借著渾水摸魚的機會,打出了它所能發出的最為凌厲的攻擊,為展牧風的出手做了最好的掩護。

也就是說,剛才一瞬之間,電光石火的交手中,混雜著王級、皇級、天級甚至神級靈力功法的氣息。

「哦,那就再試試看!」

鬼木十三鷹的老大伸手一抓,人形真氣倏地飛了回來,再看老幺,靈力波動明顯平穩了好多。

想不到,鬼木十三鷹的老大對療傷倒是有意想不到的見地!

「皇級靈力歸我們鬼木十三鷹兄弟,你得死!」鬼木十三鷹老大盯著展牧風看了許久,忽然說道。

話聲甫落,攻擊再一次展開。

只不過,這一次的攻擊,一反常態,不急不徐也並不猛烈,卻好像是一張捕魚的大網,在逐漸的收緊。

網的範圍越來越小。

展牧風和白貂就像是落入網中的魚,魚網越來越小,似乎馬上就要被網困死。

可惜,一張網撒下去,也得看是網的什麼魚!

展牧風眼神之中散過一絲不屑,身形飛起,帶著白貂就要破網而去。

可是,這一次,展牧風卻是過分的自信了,他疏忽了這網的真正實力!

就在展牧風即將要破網而出的時候,忽然之間,鬼木十三鷹十三兄弟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到了展牧風即將衝破的氣網結點。

一時之間,展牧風就像是撞到了一塊鐵板上——不,是比鐵板還要堅硬的東西上——即便是尋常鐵板,在展牧風勢如破竹的衝撞力撞擊之下,估計也得被撞的粉碎。

但是,偏偏就是這一道氣網,展牧風直直撞的渾身發疼,也沒有撞破出去,反倒是被鬼木十三鷹抓住了機會,一連串的攻擊打出,逼的展牧風措手不及!

報告皇上,王妃要和親 展牧風無奈,只得退回了網中央。

如此幾次,展牧風都是無功而返。

「怎麼樣?小小螻蟻,敢在我們鬼木十三鷹面前囂張!當年,靈皇境五重境界的強者,就是死在這種靈力網之下!給你個痛快話,交出皇級靈力,留你個全屍!」

鬼木十三鷹老大鄙夷地說道。 「原來如此!」

展牧風猛然間發現,鬼木十三鷹十三兄弟的手上忽然之間都多了一塊黑鷹石。

之所以說是黑鷹石,是因為他們手上的神秘靈石,那樣子,就是一隻打盹的黑鷹。

黑鷹石上,刻畫著密密麻麻不知名的文字曲線,裡面似乎還有靈力在波動。

顯然是某種陣法的陣眼石之類的東西。

想到這裡,展牧風微微一笑,神識忽然波動了幾下。

白貂原本微微焦急的神情立刻詭異地一笑。

這是他們之間秘密發明的坑人密碼——用神識波動來代替說話,坑蒙拐騙損人於無形!

這之後,展牧風和白貂在連續沖了幾次之後,依舊無法衝破靈力之網的包圍。

相反,似乎是著急,每一次不僅都是無功而返,展牧風和白貂還屢屢陷入險境!

形勢越來越危急!

特別是白貂,又多掉了一地的貂毛。

如此反覆數十次之後,展牧風和白貂似乎已經有些元氣不繼,竟然雙雙無精打采地返回了氣網中央。

氣網再一次縮小!

鬼木十三鷹十三雙帶著寒光的精目,冷冷地看著氣網中央的展牧風和白貂,眼神之中,猙獰和貪婪畢現。

「交出大封天卷皇級靈力功法,留你們全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