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箏:「……」

感情這鍋還是我自己的啊?

「我和你為什麼解除婚約,你心裡沒點數?」

方舟安此時腦子不清楚,壓根不聽初箏說什麼:「姜初箏你怎麼這麼不守婦道?背著我和別的男人勾勾搭搭……」

這些天,只要想到這件事,方舟安就是一肚子火。

他就說之前要死要活纏著自己的人,怎麼就忽然就轉了性。

感情是有新目標了。

「……」

我……X!

誰先勾勾搭搭的?

就准你點燈,不許我放火?你咋這麼能呢?

方舟安越說越難聽,甚至要動手動腳。

初箏袖子一撩,把鐵門打開,拽著方舟安往沒光的地方去——大佬教你做人。



初箏打完人,神清氣爽的回來。

鄧阿姨站在門口張望:「哎,小姐,你去哪兒了?剛才我聽見有什麼叫聲,挺滲人的。」

「野貓吧。」初箏把袖子放下去,從容鎮定的進門。

野貓?

鄧阿姨奇怪的往外面看一會兒,沒發現什麼異常,趕緊把鐵門關上。

她追上初箏,避開跟在初箏後邊的機器人,走在另一邊:「方少爺呢?」

「走了。」

鄧阿姨看初箏神情平靜,沒什麼異常。

自從生日宴那天起,小姐對方少爺就怪怪的。

之前解除婚約,也不見小姐傷心……

真是越來越難懂了。

初箏抱著機器人回房間,鄧阿姨把正門關門,她忽的想起來,小姐沒說剛才出去幹什麼了啊?



方舟安被人發現,送到醫院,養好幾天才出醫院。

那天他喝多了,只記得自己好像去找初箏了,可具體的怎麼都想不起來。

被誰打的更是記不得了。

方舟安沒往初箏身上想,潛意識裡覺得初箏那小身板打不了人。

只是想到初箏身邊有人,方舟安就有種被人戴綠帽的不適感。

男人就是這樣的生物。

明明是自己先在外面亂來,現在還覺得是別人給自己戴綠帽。

還有的離了婚,有的男人還覺得前妻是自己的私有物,自己可以重新成家立業,前妻談個朋友,就有人搶自己的女人似的。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那麼大的臉。

方舟安沒上線這幾天,花落不盡只好自己玩兒。

花落不盡心情也不是很好,公會那邊,她感覺自己一點都插不上話。

夜聞瀟答應給自己的東西,一樣都沒給。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一步敗十億……

「花落,你看,那不是一步敗十億。」旁邊的同伴突然拉她一下。

花落不盡順著看過去,果然那邊有兩道人影。

正是她剛才在想的那兩個。

花落不盡立即拉著同伴隱身,她也沒敢過去,就藏在遠處看著。

初箏和秦洛往地圖另一邊走。

「你們說那個男生是不是被她包養的?」

「那麼好看,換我我也想啊。」

「就是不知道現實里也這麼好看。」

「要是捏臉的那就好玩兒了。」

花落不盡盯著秦洛的背景,皺著眉呢喃一聲:「奇怪……」

「花落,什麼奇怪?」

花落不盡搖頭:「沒什麼,可能是我看錯了。」

花落不盡和同伴分開,在地圖上溜達著找初箏和秦洛。

運氣不好,一次都沒找到。

不過花落不盡也不氣餒,堅持找了好幾天,撞見過兩人幾次。



失蹤幾天的夜聞瀟終於上線,不過神情有點不好,心不在焉的。

「聞瀟??」

花落不盡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怎麼了,心不在焉的?」

夜聞瀟回過神,壓下心底的煩躁:「沒事。」

「真的沒事嗎?」

「嗯。」

花落不盡坐到夜聞瀟身邊:「聞瀟,你覺不覺一步敗十億身邊那個男生有點奇怪?」

聽見這話,夜聞瀟眸子一眯:「哪裡奇怪?」

「他不像玩家。」花落不盡道:「我也說不上來,就是感覺有點奇怪,他那身衣服,遊戲里也沒見誰有過,也不是什麼時裝。」

夜聞瀟想想好像是這樣。

服裝雖然可以自己改變顏色,添加顏色。

但是款式都是統一,那個男生穿的可有點不一樣。

可秦洛很少出現,就算出現也是和初箏一起,夜聞瀟一時間也發現不了更多的異常。 -歡迎您的到來-

www.56shuku.org

第四八七章緊鑼密鼓,積蓄力量(中)

此時先前的疑huo不解,心魔化身早已全部瞭然。

這座小型位面中,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虛空生物,卻能夠和周圍的神明與魔神安然無事。

為什麼會在這極遙遠的虛空深處,會有惡魔和魔鬼,還有亡靈的出現。

有一頭領級的虛空生物約束,這數十萬虛空生物自然變得馴服無比。

那些邪惡生物,心魔化身知道八成是克里修斯他們偷偷潛入了黑暗三界,從中召集過來的舊部。

雖然那些惡魔和魔鬼,還有亡靈的數量不多,但大多的實力還是不錯的。心魔化身看出,基本都可以和四翼大天使相抗衡。有幾頭邪惡生物的力量,甚至差不多可以和六翼天使長比擬了。

那頭領級的虛空生物為難的,同時也那些出身黑暗三界的強者所為難的。

一般神明的神國,是絕不可能去接受惡魔和魔鬼,還有亡靈,更不要說神憎鬼厭的虛空生物了。但是如果拋棄這些追隨自己的部下,這些強者當然萬分不願意了。

不說其他的,這二十多萬的實力強大的虛空生物,還有幾百頭邪惡生物,就是一股令人不可忽視的力量。

心魔化身知道這些強者不捨得丟下部屬,微笑說道:「各位殿下不用擔心,無論是虛空生物,還是邪惡生物,我都會安置妥當,絕不會將它們拋棄的。」

「既然這樣,陳玄殿下,那我們就立刻動身吧。」那頭領級的虛空生物和周圍的幾位魔神一起鬆了口氣,路達爾上前一步,朝周圍的強者點點頭,說道:「我們立刻召集部屬,隨同陳玄殿下出吧。」

沒有多少時間,這座小型位面中,升起了無數的光流,宛若一群流星雨一般,劃破了黑暗的虛空,迅疾無匹地飛向了遠方。

原本以心魔化身的能力,可以將所有虛空生物,還有那些惡魔和魔鬼一起收入到自己體內的法陣空間內,然後與這十二位強者一路破開虛空,穿梭空間。

這座小型位面與hún沌四界的距離雖然遙遠,但全力施展之下,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仍然可以返回hún沌四界。

可是心魔化身沒想到,那頭領級虛空生物召集的這二十餘萬虛空生物中,有不少是極為罕見的裂空火焰獸。

這種怪物,許多神明與魔神就連聽聞都很少聽聞,甚至連游dang虛空的不少領級虛空生物,也從未見到過。

裂空火焰獸的體型並不巨大,只有尋常一匹戰馬大小,但是所擁有的能力,在所有虛空生物之中,卻足可以排在前幾位。

這種可怕的怪物,之所以能夠排進最強的虛空生物之列,主要是因為裂空火焰獸的天生全身表面,時刻有一層奇異的bo動覆蓋著,還能噴吐出灼熱無比,堪比巨龍的龍炎的火焰。

這種火焰,具有傷害到神明與魔神的威力。成百上千頭裂空火焰獸一起噴出,就是一位高等神力,也要退避三舍,忌憚不已。

而覆蓋在裂空火焰獸身軀外的那層bo動,威能更是強悍。這層bo動可以將裂空火焰獸周圍的虛空震dang開來,使得這種奇異的虛空生物隨時能夠進入空間亂流之中,神出鬼沒地出現在方圓數百里內,裂空火焰獸的名字,就是由此而來。

正因為有一層能夠震裂空間的bo動,也讓心魔化身無法將這些怪物收入體內,只有任由它們跟隨在後面。

好在正是裂空火焰獸擁有可以震裂空間的能力,所以在虛空中飛行的度,也是無比快疾。在那頭領級的虛空生物催促下,那十數萬頭裂空火焰獸使出了所有的氣力,總算勉強跟上了心魔化他們的度。

一群虛空生物緊隨在後,十幾位神明和魔神在前面疾飛而去,從遠處看去,似乎就像是這十幾位強者和心魔化身,正在被這些裂空火焰獸追擊著一般。

反正有一頭領級的虛空生物在,心魔化身和路達爾他們也不收斂行蹤,在虛空中就這麼招搖而過,一連在這虛空深處飛了許久,竟然也沒遇到什麼危險,更沒遭到虛空生物的圍攻。

不僅如此,半途中,碰到了幾股沒有領的虛空生物,在那位幻化成*人形的領召喚下,這幾股虛空生物竟然歸順了過來,加入了那些裂空火焰獸之中。

這一次,無疑是長途跋涉,本來知道了方位,不用半月就可以飛到的路程,因為後面那些虛空生物沒有能力破開空間做長距離的穿梭,一直用了兩個多月,心魔化身才對hún沌四界感應清晰了起來。

這個時候,那位領級的虛空生物一路召喚,心魔化身的身後,已經形成了一支龐大的虛空生物軍團,數量足足突破了百萬。

心魔化身和路達爾他們,在距離hún沌四界數百萬的空域減緩了度。

實際上,這一路奔bo,除了那位虛空生物領之外,其餘這些力量虛弱的強者,都已經筋疲力盡到了極點,幾乎壓榨出了自己最後一絲神力。

如果不是為了臉面,不願讓這位黑神祗太過小瞧,才咬牙死撐著,所有強者哪裡還能連續在虛空中飛上兩個多月,早就癱軟如泥,不能動彈了。

「各位殿下,前面就是我的hún沌四界。」

心魔化身虛立在空中,微笑說道:「這座hún沌四界,共分為四層。最下面的那一層叫做凡塵界,數萬里大小,居住的都是從主物質面遷入的凡人。需要信仰之力的殿下,可以在其中傳播教義,收割信仰。」

「第二層則是轉生界。 末世之保護小師姑 我通過一些方法,隔絕了冥河之力的牽引。所有信徒死後,將會轉生到這一界,其中強大一些的,可以在其中成為神衛。」

心魔化身望著前方,接著說道:「而那第三層,是我的部下所在。一般情況下,這一層*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都是封閉著,不過現在不同了。要完全恢復各位殿下的力量,就著落在這一層中的一件神器內了。」

如何恢復力量,什麼時候能夠擁有往日的神威,是這十二位強者最為關心的事。就是那位虛空生物的領,一樣也不例外。

吞噬大量虛空生物,固然可以迅恢復力量,但在那個宇宙中,與路達爾他們交流了數千年,這位領自然不願再走虛空生物增長力量的老路了。

只有神祗,才可以不斷成長。從一名凡人,一直到擁有無邊神力的主神巔峰,甚至是所有神祗強者都無法想象的至高之神。這種成長,只有神明才能做到。

虛空生物就算再如何強大,相當於主神高階的力量,已經是到了極限了。這頭領,從未聽說過有哪一位領級的虛空生物,能夠將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主神巔峰的。

這頭領,現在想要做的,就是和路達爾他們那樣,參詳法則,吸收信仰之力,從而將自己慢慢蛻變成為一位神明。

這十二位強者現在一聽到心魔化身說起那hún沌四界的第三層中,一件神器關係到恢復自己的力量,立馬精神一振,都豎起了耳朵。

不過心魔化身似乎根本沒有見到這些強者眼中希翼的目光一般,笑著說道:「各位殿下,hún沌四界的最高層,就是神明居住的地方了,我將之命為諸神界。還有數百萬里的路程,大家一連兩個多月不停飛躍虛空,神力耗損不小,我們這就進入吧。」

一邊的路達爾和克里修斯相互看了一眼,想要再說什麼,最終卻按捺了下來。

心魔化身剛要催動法力,忽然見到遠處hún沌四界內,傳來一陣陣強勁之極的力量bo動。

這些bo動中,不僅有艾薇兒和阿芙妮,以及菲爾公主的神力,還有大批五sè神將的氣息在內。

「隆」周圍的空間微微震dang,hún沌四界宛若一座巨大的噴泉,無數道光芒從中jī涌而出,朝著心魔化身這邊疾奔而來。

只是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心魔化身和那十二位強者前方十幾萬里處,十幾萬五sè神將已經列成了數個戰陣,嚴整以待了。

盤古神舟從戰陣的後方,慢慢升起,艾薇兒那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驚喜地說道:「陳玄,你已經接回你所說的朋友了么?你們先回到神國吧,我來攔截追擊你們的那些虛空生物。」

心魔化身微微一怔,哈哈大笑了起來,伸手朝那位虛空生物領一指,說道:「艾薇兒,我們後面的這些虛空生物,都是這位殿下的部屬,不會攻擊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