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玉很輕鬆,完全沒在乎場地難選的問題。

時間就這麼一點一點悄悄的過去

越來越多的人發覺了問題所在,從一開始為這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盛會感到震驚,到後來變成了看笑話。

「惡魔人公會考核要搞砸咯!」

不久之後,到處是一片唱衰之聲,以至於越演越烈,到了影響參賽者的地步!

「惡魔人公會考核都要搞砸了,我們還是別參加了」

這種聲音一出,頓時形成連鎖反應,讓察覺到這一點的冷玉眉頭大皺。

眼下,時間已經進入三月。

還有兩個月考核就要開始

但唱衰的聲音出現之後,使得參賽者熱情大消。

「會長,我們要不要發出公告,穩定人心?」

林通現在很煩,有了冷玉的方法之後,再多的人數也不是問題,所以他自然希望參賽人員越多越好,可現在,唱衰的聲音出現,導致一些人不想參加了,自然,便讓林通這位剛剛上陣,準備大幹一番的星級考核部部長沮喪無比。

「林通!你不能被外界這些聲音擾亂心境,這是意志不堅定的表現!哪怕沒人參加你也不能露出沮喪的表情!而是要堅持將考核工作做好!」

見到林通整日悶悶不樂,一臉沮喪,冷玉難得嚴厲地批評了一番林通。

「是!會長!」

被冷玉這麼一說,林通猛然驚醒,眼中重新爆發出堅定的光彩,隨後挺直了腰杆子給冷玉行了一個禮。

「好!」

見到林通恢復了往日的神采,冷玉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說道:「惡魔人考核考量的是意志!那些人光憑一點聲音就不想參加,便是明顯的意志不堅定,便是明顯的不合格!我們沒必要發表什麼澄清通告和聲明!」

說完之後,冷玉便揮退了林通。

就這樣,惡魔人公會啥公告也不發,澄清聲明也不發,導致唱衰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而因為唱衰的聲音退去的人也越來越多!

從HD調查團那邊發過來的調查報告,便可以直觀的看出人數變化,從一開始的有七千萬人,到現在唱衰的聲音一出,瞬減四千萬!

「冷會長,你們這是在幹什麼?現在外面一片唱衰的聲音,你們怎麼不發個通告澄清一下?」

DDK銀行行長般忍忍不住了,連忙打電話到冷玉這邊來詢問,因為,眼下他DDK的成員都有一部分人因為唱衰的聲音,表示自己不想參加了,這使得般忍眉頭大皺,直接給冷玉打了個電話。

豪門奪子:非常關係 接到電話的冷玉沉吟了一會兒后,笑著問道:「你們那也有人放棄了?」

般忍沒有說話,而是默認了。

見狀,冷玉揉了揉太陽穴后緩緩說道:「沒必要澄清,因為那些不想參加的人都是不合格者」

聞言,般忍一愣。

「什麼意思?」

想了想,冷玉嘆了口氣說道:「本著保密原則,我是不該向你透露一點風聲的,但我覺得你應該不會說出去,我就對你直說了吧!」

頓了頓,冷玉嚴肅的說道:「惡魔人公會考核,最看重意志!因為區區唱衰的聲音便放棄獲得成為覺醒者資格的人,是嚴重的意志不堅定的表現!隨波逐流的他們,已經喪失了資格!」

說完之後,冷玉便直接掛斷了電話,而電話這頭的般忍則張大了嘴巴。

「他的意思是說,考核已經開始了嗎?」

般忍皺眉,覺得冷玉的這種作法有失偏頗,畢竟,那些隨波逐流的人都是被人誤導了,被人蒙蔽了,要是沒被誤導,沒被蒙蔽他們肯定會堅定自己的意志!

想到這裡,般忍決定打電話過去給冷玉再說說。

嘟嘟嘟

電話響起

冷玉皺著眉頭再一次接通了般忍的電話:「你還有什麼事情?」

「我覺得你的作法有失偏頗,那些隨波逐流的人之所以人會放棄是因為被人誤導了,如果你發出通告,澄清事實他們就不會被誤導了!」

般忍扳著臉,義正言辭的說完之後,冷玉聽了卻笑了。

「這個問題,我覺得你找一個已經放棄了的,和一個沒放棄的人問一下就知道了」

說完之後,冷玉再次掛斷了電話。

見狀,般忍愣了一會,隨後皺眉。

「我到要看看到底有什麼不同」

般忍想了想,一咬牙便吩咐助手叫來了兩個人。

這兩個人都是普通人,也都是DDK銀行的工作人員,一個決定參加,另一個卻決定放棄。

第一個進來的是決定繼續參加的,當般忍問他為什麼要繼續參加時,此人愣了。

「成為覺醒者這麼好的事情,我為什麼不參加?」

聞言,般忍皺眉,再問道:「現在外界都在傳惡魔人公會要辦砸,你不知道嗎?」

「知道啊?」此人疑惑道:「這又有什麼,惡魔人公會又沒說不辦了」

聞言,般忍一愣,對啊?雖然現在外面一片唱衰之聲,可惡魔人公會又沒說不辦了,既然沒說不辦了,那為什麼不繼續參加?

想了想,般忍再次問道:「你不在乎那些唱衰的聲音嗎?」

「管我鳥事!」

此人大大咧咧一揮手,隨後便意識道自己說錯話了,眼前這位可是自己頂頭上司的上司,他可惹不得,想了想,此人便低頭道:「行行長,不不好意思,我說話有些粗魯了!」

完了之後,此人帶著憨厚地笑容有些拘謹的看著般忍,生怕般忍生氣。

但他不知道的是,當般忍聽到他的話后,已經陷入了獃滯之中。

「沒事、你下去吧!」

般忍揮了揮手,便讓此人渾身一松,帶著笑臉退了下去。

接著,般忍叫來了另外一人,此人決定不參加,當般忍問起他為什麼不參加時。此人愣了。

「惡魔人公會都要辦砸了,我還參加幹什麼?」

聞言,般人眉頭一皺:「你怎麼能這樣呢?惡魔人公會又沒說不辦,成為覺醒者這麼好的事情,你都不想想?」

「那有什麼?他們都要辦砸了都」

此人弱弱的說道

聞言,般忍心中突地生出一股無名怒火。

「你是豬嗎?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咋這麼沒主見呢?」

說完之後,般忍自己都愣了,望著被自己罵的不知所措,惶恐不安的手下。

般忍感覺有些恨鐵不成剛!

「成為覺醒者對你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你可要想清楚了!」

般忍很認真的對此人說道

「好,好吧…」

聽到般忍的話,此人猶豫了好一會兒后,才有些不情願的應了一聲,見到他這副猶猶豫豫的樣子,般忍心中的無名怒火更盛了!

「你下去吧!」

般忍已經不想在和這人多費口舌了。

揮退此人之後,般忍坐在座位上左思右想,越想心裡越煩躁,便再次打了一通電話到了冷玉這邊。

「又咋了?」

冷玉有些不滿,這般忍都一連打了三通電話過來,不嫌煩人啊?

「剛才我照你說的,找了兩個人問了」

般忍有些煩悶的說道

「哦?你找人問了?」

冷玉突然來了興趣,只見他笑著問道:「有啥收穫?」

聞言,般忍氣餒的說道:「那頭榆木的豬!我都快被氣死了!」

說著,般忍便將詳細情況都說給了冷玉聽。

冷玉聽完之後,略帶深沉的說道:「我惡魔人公會有一位名叫贏正的帥小伙,他的話或許能解答你的疑惑。」

「什麼話?」

般忍撐著額頭好奇地問道。

「覺醒者是覺醒了的人」

覺醒者和普通人沒什麼不同,只不過他們都是覺醒了的人,而那些普通人沒有覺醒…

聽到冷玉的話,般忍忍不住吐槽:「你這不是廢話嘛!覺醒者當然是覺醒了的人…」

話落,冷玉還沒說啥,般忍便突然愣住了。

因為,冷玉這話中的覺醒有兩層意思,覺醒者不光是力量上的覺醒,還包含著另外一層含義…

在冷玉和般忍通話之時

元央市外,第一次考核時的那片峽谷,峽谷下方,湖心島上,被冷玉留在這裡的小武和小舞兩姐弟,在此刻帶著一臉笑容,衝出了大峽谷,自由自在的飛上了高天。

但就在這兩姐弟飛上高天的那一剎那,他們沒有發現,遠處飛來了一隊黑衣人!

「這個地方,這兩人….」

領頭的一名男子望了一眼大峽谷,和在遠處自由飛翔的兩人,陷入了沉思。

「頭領,這裡是惡魔人公會上次考核的地方,有消息說上次惡魔人公會留下了兩人在這裡閉關,看來眼前這兩人便是了」

聽到手下的話,領頭男子眼中精光爆射!

在他抬頭了那一剎那,可以見到他的相貌非常的冷酷!

他是,殺無戒!

沒想到,他居然親自從變朝趕來了! 元央市

在元央市南邊,有一片荒漠之地,在荒漠之地中,有一個大峽谷裂縫,上次,惡魔人公會考核第三關便在這裡舉行,通過者,四十八人!

而在大峽谷裂縫下,還有一片廣袤的森林,在森林的中央又有一片湖泊,湖泊的中央則是存有一個湖心島。

上一屆的考核,因為小武犯錯,害的他姐姐異變,差點身死,惹惱了冷玉,冷玉便罰他們在這裡閉關,除非覺醒成功,否則不準出來。

而在三月的初的一天

他們倆出來了!

「會長!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倆姐弟興奮的在天上漂飛,與小武一樣,身為姐姐的小舞覺醒成功之後,蛻變成了一名思維類覺醒者!

兩個多月過去

雖然,多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但當兩姐弟飛上高天的那一剎那,卻感覺哪怕受了再多的苦難,也值得!

可就在他倆高興當頭,他倆沒有發現,在他們的遠處,飛來了一隊黑衣人,一行十九人,領頭者面容冷酷,嘴角猙獰。

他是,豪俠級覺醒者,殺無戒!

背影男要他隱藏好自己,派手下來就好了,但殺無戒卻覺得沒什麼大不了,便親自來了!

經過手下的提醒,殺無戒瞬間明悟此刻正在高天之上,自由翱翔的倆人的身份!

惡魔人公會成員!

「抓了!」

淡漠的聲音落下,殺無戒左右衝出兩人,瞬間便沖向了小武倆姐弟!

而沉浸在成為覺醒者的興奮之中的倆姐弟卻根本沒有發現來人…

「嗯!?」

雖然,倆姐弟沒有發現,但遠在元央市,飛元山,惡魔人公會五層靜修的大龍王卻察覺到了!

「鼠輩!竟敢無視我的警告!」

大龍王眼中閃過一絲厲色,隨後身形一閃,直接從惡魔人公會五層衝出,趕往了小武倆姐弟的身邊!

惡魔人公會四層,冷玉此時正和遠在西方大陸的般忍通話,當大龍王瞬間衝出之時,便立刻引起了冷玉的警覺!

「有情況!」

大龍王親自出手,讓冷玉瞬間警覺,匆忙與電話那頭的般忍說了一句之後,便急忙掛了電話,跟著沖了出去!

大峽谷這邊

當殺無戒一聲令下,左右衝出兩人之後,便在天空之上小武和小舞兩姐弟還沒反應來的情況下,就那麼突兀的現身在了兩人的身邊,隨後一把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