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方樂,剛上樓層就接到君君電話:“方經理,地下車庫爆水管,要求保潔全體阿姨到地下車庫刮水。”

方樂拿出手機:“喂樑主管,把樓層上阿姨全部通知到地下車庫刮水,拿地刮帶小桶以及垃圾鏟。”

“好的,經理!”樑主管說完就通知阿姨們全部下車庫。

方樂捲起褲腿,來到地下車庫,只見汪洋一遍。

工程部的在搶修水管。客服,管家,保潔,在全力將水刮到下水道,然後進入沉井,啓動水泵往外抽。

通過幾個小時的奮戰,地下車庫基本搞定,這次金總赤着腳親臨現場參戰。

當時方樂說:“金總,我非常感動,象你這樣的領導,沒有帶不好的部隊。”

“方經理你過獎了,幹物業就是這樣,別無選擇。”金總笑了笑:

“你通知下你們的人員,等下我請你們吃個便飯。”

方樂一想也可以阿姨們也幹到了加班時間,吃餐飯也合理,方樂沒有推遲:

“好的,謝謝金總。”方樂笑着說。

吃飯的地方就在海灣花園對面的小餐館,一共二桌飯,大家都站在一起吃,人很多,也很熱鬧,吃的很開心。

金總很會辦事,花了三四百元錢,把這麼多人感動得熱淚盈眶,都說金總好。

方樂都被她感動得要爲金總兩肋插刀。

……

方樂吃的非常飽,小菜好吃,要是大菜海鮮之類的他肯定吃不飽。

忽然,方樂想起了今天王寒要送飯,他馬上打電話給王寒,結果沒人接,怎麼回事?

他迅速來到地下車庫,見到王寒就坐在地下車庫辦公室門口。

看到這種場景,方樂內心升起一種心痛的感覺,淚水在眼眶裏打轉。

王寒見到方樂:“老牛,你到什麼地方去了,怎麼這麼長時間也不回,哎!我手機也沒帶,怪我粗心。”王寒責怪自己,接着說:

“你看,我帶給你什麼好吃的。”王寒把飯盒打開。

一股帶着椰汁香味的雞湯味冒了出來,滲透到方樂的鼻孔:“好香啊!”

“今天是什麼日子,搞這個吃。”方樂不解地問道。

“你猜猜。”王寒在賣關子。

“我不知道!”方樂很懞。

“你這個傻牛,只幹活,不知窗外事,今天是你的生日。”

方樂這下驚呆了,內心的喜悅與感激湧上心頭:

“虎妹感謝你!”方樂擁抱了一下王寒,隨即鬆手,方樂知道這是公共場所。

“虎妹,剛纔我買了點蛋糕吃了,因爲你沒來。你看我晚上回家吃,我現在就喝點湯。”方樂撤了個善良的慌,他怕王寒不高興責怪他。

“是我不好,搞晚了,因爲雞不燉到位不好吃。那只有這樣,硬撐把胃撐壞了也不好。”

王寒走了,方樂恨自己對不住王寒。他要給自己扇二個耳光。

“啪啪!”方樂真的給了自己二個耳光。

這時樑主管進來了:“經理誰在扇耳光子,也沒看到人,我以爲是嫂子。”

方樂紅着臉,不好意思地說:“剛纔有兩個蚊子在臉上,打蚊子。”

“哦!是這樣,怪不得響聲那麼大!”樑雪華如釋重負。

“不是這樣,哎!與你說不清楚。”方樂無法解釋。

今天方經理怎麼啦,講話怪怪地,顛三倒四,語無論次。

方樂心裏很難受,他不能用語言來表達,他是一頭蠢牛,不!是蠢貨。

我怎能欺騙王寒呢,還造成她自責。吃了就是吃了,不!不!不能講。

王寒是一個氣包子,她一受氣病就加重。

方樂這一生,不能讓兒子生氣,也不能讓老婆生氣,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

…… 歲月易過,人易老,轉眼也就9月份了。

方樂今年不打算回家。過年就在湛江過。

反正一家人都在這裏,遺憾的是女兒沒辦法回家。

今天又到了星期天,方樂要帶王寒小雨,去海灣看軍艦。

也讓他們多增加點知識,王寒在家也沒去過什麼地方,今天帶她見見世面。

方樂與王寒小雨乘公交,到達觀海長廊,在這裏可以望到軍港。

天氣不錯,大晴天,能見度非常好,舉目望去,只見海灣對面有許多的軍艦。

一排排停靠在軍港。

“小雨,要是在家你就沒機會看軍艦了。”

方樂喝了一口礦泉水,繼續說:“你老爸這一生,也就這麼一次近距離看軍港。”

“你當三年兵都沒看過?”小雨好奇地問。

“沒有,老爸是陸軍,屬南京軍區野戰部隊。

老爸當時是一名機槍手,是班裏重要骨幹。

有一次在軍事訓練中,老爸戰鬥負傷。”

“怎麼,中槍了。”小雨驚訝地問。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 攝政王妃很難為 王寒有點不爽:“你老爸是在戰術訓練中,被一個老鄉用步槍刺刀,在腿上誤刺了一個窟窿。

後來在南京八一醫院縫了5針。”

“還是不能當兵,太吃苦。”小雨有點恐懼。

“你這孩子保家衛國是我們每一個公民的義務。

沒有人民子弟兵守衛邊疆,那來我們這和平環境和幸福生活。”方樂教訓了一頓小雨。

“我早就曉得了,在學校老師都給我們講過。”小雨不緊不慢地說。

“曉得就好。”

“老鄉!給我照張相片,留做紀念。”突然有個外地遊客躥了過來。

方樂很訝異:“你不知道這是軍事禁區,不準拍照?

你看這邊有個大門樓子,那是海軍陸戰部營房,旁邊就有一名軍人站崗。

剛纔我就看到這名軍人沒收了一個拍照遊客的手機。”

“謝謝大哥,我剛剛從家裏纔過來,搞不清情況,幸虧提示,不然要出洋相了。”這位兄弟說完就非快地跑了。

這個地方叫金沙灣,在不遠處有一座大橋,叫海灣大橋。

在海邊沿着沙灘往上走,就是海濱公園。

中間就是觀海長廊相連。長廊上有綠色的草皮,有蔥綠色的椰樹和棕櫚樹,海風一吹,那一幕幕南疆特有的異域風情,便展示於眼前。

……

我和王寒小雨來到沙灘,沙子又軟又細,把鞋子脫掉,赤着腳踩在上面非常舒服。

方樂找到一個太陽傘,與王寒並坐在傘下沙灘椅子上。

藍天,白雲,大海,沙灘,海浪,椰風,一幅幅美景盡收眼底,好不快哉!

他朝着小雨喊道“小雨!快過來,在這裏坐坐休息一會。”

太陽傘,沙灘椅是全免費的。

要是給錢,小雨是不會幹的。

小雨在沙灘上找石頭,他想找一找,黃臘石,他非常喜歡那又黃又亮的奇石。

在家方樂曾檢過一塊,所以他有點心血來潮,想在沙灘上發現意外。

這時,方樂指着一艘龐然大物的軍艦給王寒說:“這就是中國第一艘航母,是瓦良格號改裝的。”

“這麼大呀!那上面還有飛機。”王寒非常驚奇。

王寒總算大開眼界,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這樣壯觀的超級軍艦,就是方樂也是第一次。

方樂在當兵的時候,就有個願望,就是去南海艦隊看看。

四十年後的今天,終於得以實現。

方樂也很興奮,心想這要感謝總公司,許國艇,許懂事長。

不是他把方樂調到湛江,他也沒機會看海灣,看戰艦。

上個月,公司出錢還組織了全體員工,到特呈島一日遊。

話說許懂事長,許國艇。他老家河南人,祖祖輩輩貧下中農,家境貧窮。

老爺子有點思想,想發家,就把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就讓算命先生給起了個名字,名曰:許國艇。

釋意是這樣:艇,戰艦也,乃國家之重器,將來會成爲棟樑之才。

老爺之聽到之後,異常高興,連說:“好!好!好!”

這名人呢!就是重視起名,這不許總名字起得好。

所以,一個將軍,一個士兵,一輛破戰車,就能打下如此江山:

合順物業集團。

……

時間也不早了,要開中飯了,方樂從包裏拿出幾個塑料袋。

一個塑料袋裏裝着6根紅瞢,一個塑料袋裏裝3根玉米,再一個塑料袋裏就是3個茶葉蛋。

然後,就是一大杯茶。這都是王寒準備的,還有一個小杯是咖啡,她專門給方樂的。

小雨呢,他還買了火腿腸,牛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