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兩人兩次都在傲天手中吃虧,這就更讓眾人為之震驚,

高台上,眾人也是面面相覷,樓易強,韓空兩人的名聲,這些「大人物」也有所耳聞,但是現在,這兩位卻是必須聯手方能在傲天手下保持不敗,這也讓他們心中多出了許多驚訝,

能被玄天學院高層看重,能讓玄天學院出面力保傲家,原本在眾人看來,根本就是玄天學院小題大做,但是現在他們明白,傲天此人,值得玄天學院如此付出,

他,值這個價,

更有一些人,心中起了挖牆角的心思,看看能不能將傲天引進自己的門派,當然,也有一些勢力認為傲天潛力太大,將來必定構成威脅,必須除掉,

比武場上的眾人心思各異,而傲天卻是陷入了苦戰之中,

樓易強和韓空二人的實力本就強橫,雖然他們受了一定程度的傷勢,但是卻也不能因此否定他們的戰力,

而他們二人聯手,那等戰鬥力更是恐怖異常,因此,從一開始,傲天就沒有佔過絲毫上風,

只見樓易強二人左右配合,一個攻往傲天左側,一個攻往傲天右側,

而傲天也是在二人的攻擊下節節敗退,要不是二人受了傷,實力無法發揮出十層,估計傲天就已經敗下陣來了,

突然,傲天踢出了一個旋風腿,強風刮的樓易強和韓空不得不後退數步,

而傲天則藉此空擋,腳尖猛蹬地面,整個人向後暴退而去,逃出了二人的攻擊範圍,

樓易強二人退後數步,站定后並沒有立即向傲天發起攻擊,反而眼中帶著一絲罕見的凝重,

一般人在自己二人的攻擊下早就敗下陣來了,然而傲天卻能一直堅持著,並時不時做出反攻,這也讓二人明白,傲天的難纏比自己想象的還要恐怖,

「不要和他近戰了,他的肉身強度極為恐怖,近戰下恐怕很難打敗他,」樓易強對著身邊的韓空凝重的說道,

「不錯,我們施展武學之力,將其一舉擊潰,」韓空點了點頭,而後語氣中略帶興奮的說道,

韓空話音剛落,二人便是同時凝結出一道道玄奧的手印,伴隨著手印的凝結,比武台上的天地玄氣竟是隱隱有著暴動的跡象,

顯然,二人是不打算與傲天拖下去了,打算將傲天一舉擊潰,

傲天見狀,自然明白二人想要施展武學了,這讓傲天的心不禁微微懸起,他明白,接下來的戰鬥可能才是真正的重頭戲,同時也是最為危險的,

不過,在傲天的字典里卻沒有怕這個字,因此,他也是不斷揮動著雙手,凝結著一道道充滿毀滅氣息的印法,

同時,傲天的一雙瞳孔似乎在剎那間化為了深不見底的黑洞,與其對視一眼的人,都忍不住為之心悸,

而樓易強二人也明顯的感覺到,從傲天身上散發出的危險氣息比之前強了十倍不止,

雖然此刻的傲天給他們的感覺有些詭異,不過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所以,樓易強二人便是以更快的速度凝結著一道道繁雜的手印,

突然,兩聲暴喝分別從樓易強和韓空的口中傳了出來:

「震山拳,」

「崩天印,」

話音還未散去,在空中便是陡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土黃色拳頭,拳頭如山嶽般大小,一拳下去似乎能震碎一座小山,

而在巨拳旁邊則有著一塊巴掌大小的印,印上布滿了玄奧繁雜的符文,符文散發著崩滅萬物的氣息,

印雖小,但是威力卻頗為強橫,似乎連蒼天都抵擋不住,

「這兩道武學都已經到達高級上品的層次,傲天恐怕很難抵擋啊,」高台上,小黑有些擔心的說道,

大長老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淡淡的說道:

「事到如今,已經回不了頭了,只能期望那小傢伙有讓我們震驚的底牌了,」

小黑望著身前的大長老,臉上有些疑惑,到了現在,大長老依舊是一副萬事皆在掌握的模樣,這讓小黑不禁有些震驚,

難道即便是樓易強二人使出絕招,依然奈何不得傲天,

(最後一天了,沒訂閱的朋友趕緊訂閱啊,,,九曲鞠躬拜謝,,,) 「湮神指,」

伴隨著傲天的一聲暴喝,頓時,一道毀滅巨指便是在傲天上空浮現而出,

巨指遙對著巨拳和印,在空中散發著一股驚人的威壓,

「去,」

就在這時,樓易強和韓空同時暴喝出聲,頓時,巨拳和印便是攜帶著滔天氣勢向著巨指撞擊而去,

而毀滅巨指也是不甘示弱,竟是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向著巨拳和印轟擊而去,

「傲天學長太自大了吧,莫非他真的以為憑藉一人之力能夠同時抵擋住樓易強學長和韓空學長的攻擊,」

「話也不能這麼說,傲天學長在兩人的聯手下可沒露絲毫敗績,也許他真的有以一敵二的能力,」

「這……這不太可能吧,」

「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台下眾人議論紛紛,對於傲天硬撼樓易強和韓空的攻擊表示懷疑,當然,也有一些人對傲天有些盲目的自信,

但是不管眾人心中是怎麼想,三道武學終究是猛的碰撞在了一起,

「轟」

宛若山洪暴發,火山噴發的爆響聲震的眾人的耳朵不停地發出嗡鳴之聲,

在三道武學的撞擊點處,猛的暴發處驚人的氣勁,震的比武台露出了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就連周圍的空氣,都是被這股恐怖的氣勁給生生震爆,

氣勁呈環形擴散而開,樓易強和韓空二人都不禁被震的連連後退,虎口生疼,

而傲天卻宛若萬年古松一般屹立不動,恐怖氣勁在即將轟擊到傲天身上之時,便會直接消失不見,那場面極為詭異,

但是眾人不知道的是,此刻在傲天丹田中的噬天印正不斷旋轉著,一道道吞噬之力不斷地從噬天印中散發而出,瀰漫在傲天周身,

也因此,每當有氣勁即將轟擊到傲天身上時,便會直接如石沉大海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眾人目瞪口呆的望著傲天那屹立不動的身形,心中著實震撼不已,那股氣勁到底有多麼恐怖,他們也能預知一二,

畢竟,那股氣勁是三道極為恐怖的武學碰撞所發出的,威力定然極為強橫,

什麼,你不相信,沒看見內院排行榜第一第二都抵擋不住這股氣勁嗎,然而,傲天卻能將其抵擋,這自然讓眾人難以置信,

莫非,傲天的實力真的要比樓易強和韓空聯手還要恐怖,

就在這時,比武台邊緣的樓易強和韓空二人同時捂著心口,臉上充滿驚恐的吼道:

「不,這不可能,不可能,」

眾人滿是不解,不知道二人怎麼了,隨後,便是順著二人的視線移向了空中,頓時,再次被震撼了一把,

原本三道武學碰撞,樓易強的巨拳和韓空的神印合力是壓了毀滅巨指一籌的,

但是,現在巨拳和神印中所蘊含的能量都是以一種詭異的方式消失不見,而毀滅巨指中所蘊含的力量卻是不減反增,此消彼長之下,兩道武學的優勢已然蕩然無存,

而且伴隨著時間的流逝,最後恐怕還要敗下陣來,

這也難怪樓易強二人會面露驚恐,換做是誰,恐怕都會感到難以置信,

傲天見狀,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勝券在握的笑容,雙眼中的吞噬之意顯得更加深邃了起來,

其實從一開始,傲天就知道,僅憑自己的力量根本沒有辦法打敗樓易強二人,即便自己有著化天勁這等詭異的能量,

畢竟,化天勁雖詭異,但卻還沒有真正成長起來,自己想憑此取得勝利,可以說是幾乎不可能,

因此,在最後一刻,傲天便動用了噬天印的力量,

噬天印乃是天地神物,威力自然不同凡響,即便現在傲天還無法發揮這件天地神物十分之一的力量,但是用來對付樓易強二人卻是綽綽有餘,

當然,傲天動用噬天印的力量卻也用的非常隱蔽,並沒有將噬天印暴露人前,否則的話,恐怕就是玄天學院也未必保的下自己,

畢竟,噬天印的誘惑力足以讓人瘋狂,

言歸正傳,在傲天動用了噬天印的力量之後,樓易強二人是真正的兵敗如山倒,不一會兒,便已經面色蒼白,眼神暗淡了起來,

顯然,傲天給予了他們很大的壓力,

高台之上,眾人看的都是一臉莫名,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因此,個個都是低頭小聲交談著,在議論比武台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就連小黑這個玄天學院的首席護法也看不出絲毫端倪,最終只能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大長老,

大長老微微皺眉,盯著台上看了良久,而後雙眼微閉,靠在了椅子上,喃喃道:

「吞噬之力,能擁有這股力量的可不多見啊……」

在場之人,修為最高的當屬大長老了,因此,他倒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但是卻也不知道傲天會擁有噬天印這等神物,

一來,噬天印這等神物只屬於傳說,就連大長老也沒見過,所以,他壓根就沒往這方面上想,

二來,雖然吞噬之力是當今最為詭異的一種力量之一,但是也不就只有噬天印才具備,其他一些法寶,甚至一些稀有玄獸,同樣具備吞噬之力,

只是吞噬之力熟強熟弱的問題罷了,

因此,大長老只當做傲天得到一件罕見的法寶,所以可以動用一些吞噬之力,

他卻是沒有想到,傲天動用的會是吞噬之力中最純粹、最恐怖的噬天印的力量,

「破,」

就在眾人一副迷惑不解之時,傲天發出一聲暴喝,

頓時,巨拳和神印應聲破裂,而樓易強和韓空二人也彷彿是遭到一股無形的重擊一般,整個人倒飛而出,眨眼間摔下了比武台,昏迷了過去,

看著昏迷在比武台下的兩人,整個比武場瞬間寂靜了下來,變得落針可聞,隨後,便是爆發出了驚天的嘩然之音,

「傲天學長竟然真的勝了,太恐怖了,」

「是啊,傲天學長這個後起之秀太牛逼了,竟然真的取得了這屆龍虎爭鬥的王者位置,」

「以傲天學長的實力,恐怕都要凌駕於風雲四公子之上了,」

「是啊,傲天學長的實力已經直追老一輩的人了……」

(祝大家五一快樂,玩的快樂,) 高台之上的那些大人物也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要知道,樓易強和韓空可不是普通的阿貓阿狗。這兩人,絕對是風雲國年輕一輩的頂尖存在。

然而,現在這兩人竟然在聯手下還是敗在了傲天手裡,而且敗的那麼徹底。這自然讓眾人心中有些難以置信。

眾人中,大長老修為最高,經歷的風雨也是最多。因此,他很快便回過了神來,嘴角浮現起了一抹笑意,宣佈道:

「傲天、樓易強、韓空三人之間的混戰以傲天的勝利而告終!而本屆龍虎爭鬥的王者就是傲天!」

比武場上的眾人雖然已經知道傲天就是最後的勝利者了,但是聽到大長老宣布出來后,依然是免不了為之震動。

畢竟,傲天這次的戰績實在是太輝煌了。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傲天的戰績超過了歷屆龍虎爭鬥的王者!

奉子再婚:前夫,你休想! 畢竟,歷屆龍虎爭鬥到最後,都是以抽籤的形式一對一的打,如此一來自然公平公正。

但是這一屆,卻是一片混戰。而傲天更是從內院排行榜上第一,第二的聯手下取得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