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推薦好友作品,韓娛之我只愛少時,喜歡少時的讀者不妨去看看。 中組部是位於西安街上一座不掛牌的三合院,八層高樓要和周邊具有商業意義的樓宇比起來無疑就顯得不太引人注目了,採用了霍尼韋爾集成系統的智能樓宇管理系統使得這座由北樓主樓和東西附樓的三合院更具有現代氣息,和原來在靈鏡衚衕邊上的老辦公樓就更不可同日而語了。

這裡距離國家發改委也不算遠,不過自己卻需要來走一趟程序上,也就是說雖然文件早已經下發,自己成為發改委班子中一員,但是也需要中組部領導帶著自己一起出席了委裡邊的幹部會議之後,自己才能真正算是進入了角色,趙國棟瞅了一眼這座自己也曾經常來的大樓里,來往的人們並不多,但是就是這樣一座院落決定著無數人的政治命運和前途。

來到這裡趙國棟顯得比價隨便,戈靜的辦公室他很熟悉,和戈靜的秘書打了電話聯絡上之後,趙國棟就和委裡邊辦公廳一位楊姓副秘書長一起到了戈靜辦公室旁邊的會客室里等候著,大概是戈靜還有一些事務尚未處理完。

幾分鐘之後戈靜就出現了,很高興的招呼著趙國棟,詢問了一下近況,然後就示意可以按照程序走了。

從中組部裡邊到發改委那邊沒有花多少時間,戈靜與趙國棟一道在委黨組副書記、副主任傅泉的陪同下步入會場,而委黨組書記、主任曾權軍則早已在會場背後的休息室里迎著戈靜,很熱情的一陣寒暄,然後戈靜也把趙國棟正式引見給了在這裡的委黨組成員們。

幹部會議進行得很短暫,幹部四局局長代表中央宣布了關於趙國棟、魏興喜等人的任命,然後趙國棟和魏興喜也分別做了簡短髮言,最後是曾權軍作強調,戈靜最後作了重要講話。

一切都是這樣中規中矩,既沒有想象中的那樣風光無限,也沒有預料中的激動萬分,趙國棟發現自己的心境這一刻似乎平靜得比自己從花林縣委書記調任西江區委書記還要平靜,竟然沒有半點的波瀾掀起。

難道是自己因為前期的興奮過度而進入衰減期?趙國棟捫心自問,似乎還真有點那種味道,雖然比起自己從懷慶市長到能源部規劃發展司司長司長的滋味兒要好一些,但是的確沒有那種風華意氣的感覺,完全沒有。

戈靜走得很急,會議一結束,只是和曾權軍作了簡單交流就離開了委裡邊,只丟下孤零零的趙國棟一個人。

「國棟,初來乍到,是不是很有感觸啊?」水霧裊裊的在兩人之間升起,擺放在兩人之間的橡木桌几很寬大,也正是因為桌几的寬大,似乎就拉遠了雙方的距離,曾權軍斜靠在沙發上,沉靜的問道。

趙國棟擔任自己副手的可能性在錢副總理提出來時曾權軍就已經在考慮了,不過他首先考慮的是這種可能性有多大,陳錦才和現在已經調到商務部擔任黨組副書記、副部長的何曉凡在委裡邊都是資深副主任,而這一次提拔起來的兩位副主任魏興喜也算是老同志,對委裡邊工作也相當熟悉,但是眼前這一位呢?

「嗯,感觸很深,意外,震撼,驚喜,另外更多的就是惶恐。」趙國棟很簡短的語言配合著有些誇張的表情來形容自己內心情緒,他曾經想過自己在曾權軍面前該如何表現,是老成持重,還是嚴肅認真?是故作低調還是不卑不亢?最後的決定是保持原樣,把自己的個性稍稍內斂一些,僅此而已,是怎麼樣就怎麼樣,既沒有必要做作什麼,也沒有必要拔高什麼。

意外?震撼?驚喜?惶恐?曾權軍琢磨著趙國棟話語中的含義,意外未必,趙國棟這等人物,背後有戈靜這樣的強援,消息不會閉塞,震撼也許有一點兒,畢竟發改委副主任比起滇南省委組織部長來說,從曝光度和台階來說面對的世界要廣闊得多,驚喜,可能是實話,那麼惶恐呢?

這個詞兒倒是用得挺詭譎,他會惶恐么?

如果是換了另外一個省的組織部長調任發改委副主任,那麼他說他是很惶恐,也許曾權軍覺得會是真話,畢竟從組織部門出來突然調任發改委,只怕就算是他原來從事的是經濟工作,只怕也要有個適應期,一番惶恐心思難免,但是眼前這個人,他會有惶恐的感覺么?

曾權軍認為對方不會。

「怎麼這麼說?」曾權軍的語氣很平靜,中間也有點好奇的味道。

趙國棟揣摩著對方的態度,自己進發改委未必是對方內心所願,只是情勢比人強,有些事情卻是由不得人,但那是也可以確定曾權軍在對自己進入發改委也沒有太大抵觸,屬於那種順水不推舟的那一類,靜觀其變。

「有點意外,震撼中有驚喜,想到所要承擔的責任和面對的工作有點誠惶誠恐,怕自己辜負領導期望。」趙國棟話語里也是很坦率。

曾權軍睜著眼睛就這麼看著趙國棟,良久才噗嗤一聲笑出聲來,一邊搖頭一邊笑:「國棟啊國棟,我覺得不應該啊,蟬聯全國經濟增速冠軍,打造全國有名的新能源之都,環保產業基地,如此高瞻遠矚,對於經濟發展的節奏掌握得如此之好,難道說你就這麼對自己沒有信心?」

趙國棟心裡微微一動,臉上浮起一抹誠摯的微笑,「權軍主任,我這是老實話,說句有點狂妄的話,你就是讓我去干哪個副省級城市的市委書記我心裡也能有譜兒有底,也有這份自信,但是你要讓我來擔任這個副主任,我是心中真沒底。」

曾權軍微微點頭,他當然也知道應東流曾經希望趙國棟能回安都擔任市委書記,只是考慮到條件的確不太成熟,加上來自各方面的因素也在推關京山上位,所以這位原本很有可能到安都市擔任市委書記的經濟奇迹創造者才會轉而到了發改委,當然並不是說安都市委書記就比發改委副主任要更重要,只是在某些位置的權衡下各自顯現出來的輕重有所區別罷了。

「國棟,你也無須妄自菲薄,中央既然把你推到這個位置上,對你的能力也是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的,你在寧陵的表現足以讓大家認同你的能力,我想中央把你送到我們委裡邊來,也是希望像你這樣年輕而富有朝氣和衝勁兒的幹部給委裡邊帶來一泓清泉,一份活力,讓大家能夠跳出窠臼來,創造性的開展工作,說實話,我可是很期待你的到來能給委裡邊帶來一些新變化喔。」曾權軍微笑著看著對方道。

在曾權軍目光下趙國棟顯得很鎮靜自然,看得出來對方很有一股子舉重若輕的氣質,這應該是在一種長期巨大壓力下養成的負重習慣,清冽冷靜的目光和若有所思的面部神情,無一不證明此人能在這個年輕走到這個位置上絕非偶然。

「權軍主任,我會在您的指導帶領下虛心學習,認真履職,儘快進入狀態,力爭在最短時間內讓自己熟悉情況和工作,這一點請權軍主任放心。」趙國棟也明白該自己表個決心了。

「嗯,國棟,你的能力和眼界毋庸置疑,也許欠缺的就是一些經驗,我相信你能很快適應,委裡邊這一次調整不算小,錦才主任退了,曉凡主任到了商務部,他們分管的工作也就需要人儘快接手,委裡邊打算下午重新研究一下工作分工,因為你是初來乍到,所以我也想聽取一下你的意見,看看你對下一步你的工作有什麼想法?」曾權軍不動聲色的問道。

趙國棟微微一怔,聽取自己對工作的想法?這工作分工都沒有明確,自己怎麼來談?而且對方言語中也明顯表露出了要對委裡邊的工作進行一次全面的調整,這個時候卻來問自己,自己難道還能想做哪方面的工作就能作哪方面工作?

但是對方既然問及自己,趙國棟也知道對方肯定也有他自己的想法,這個時候矯情的推三阻四,反而可能會給對方留下一個不太好的印象。

「權軍主任,照理說我新來,對委裡邊的工作也還不太熟悉,我也不該發表什麼意見,不過既然您問到我,我想我就說說,我服從委裡邊的決定,無論分管哪項工作,但是我個人對我們國家高新科技和產業的產學研相結合比較感興趣,希望能夠在這方面做一些有益的工作,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在這方面多做些工作。」趙國棟沉吟了一下,抬起目光道。

高新技術產業司是原來陳錦才分管的工作,從發改委的總體工作來看,這一項工作雖然很值得關注,但是對於發改委總體來說分量並不算重。 美國夢?

對林蔚然來說這個詞兒並不新鮮,因為在大學時代他幾乎認為所謂金融就是美國人鼓搗出來的東西。同宿舍的一個浙江哥們勵志成為中國的索羅斯,隔壁寢室的一個眼鏡男則是推崇巴菲特,每日每夜聽他們胡侃論道,林蔚然耳聞目染了不少關於美國金融市場上的經典案例。

臨近畢業,對他們那一期的畢業生來說能夠到美國去工作就是他們的美國夢,如果有美國大型投行伸出橄欖枝,那就彷彿是來自天堂的邀請。

但林蔚然知道,天堂不代表輕鬆和愜意,如果不努力不奮發,那在哪個國家都一樣。

「美國夢?」

林蔚然輕聲呢喃,只覺得不可思議。在他看來,朴振榮就算是再沒有經營能力,四十多歲的年紀也擺在那,如此不切實際的做夢,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

李秀滿輕笑著感慨:「林製作不是韓國人,年紀也小了點,應該不明白美國對韓國人的影響,也不清楚那個年代美國音樂對韓國音樂的影響。」

林蔚然眨了眨眼,他的確是不了解。但這些問題都不重要,李秀滿說他破壞了s.m的計劃,他想要知道是什麼計劃。

「您說我破壞了什麼?」

「s.m原本打算在這個月讓少女時代開始恢復曝光,下個月重新回到三大電視台的歌謠節目做聖誕特別舞台,來年一月正式復出。但因為林製作在那次酒會上的舉動,今年的計劃都要取消了。」

李秀滿緩緩回答:「因為她們的定位就是韓國第一女團,如果註定做不到第一,那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看著李秀滿那帶著不知道是自信還是底氣的神情,林蔚然感覺不到半點狂妄。這男人的野心是不是狂想不是他此時應該顧慮的問題,知道了irls的這首no-irls登陸美國市場?」

聽著自己的話,林蔚然都覺得這是胡言亂語。但他面前的李秀滿居然點了點頭,說出了一段讓他不敢相信,卻又不得不承認很有根據的解釋。

「不知道林製作對rain有沒有研究,據我所知廣告公司對這些圈內的當紅藝人都有一份研究報告,以確定他們適合何種情況的代言跟形象。其實rain的形象完全就是靠新聞媒體捧出來的,他紅,是因為所有的記者都說他紅,所以大家也都承認他紅。

從浪漫滿屋登頂之後rain在亞洲範圍內的影響力就已經達到了他個人的巔峰,雖然之後每年他都會回國拍攝一部電視劇,但他的活動重心已經在向海外轉移,其中最重要的據點就是美國。

即便他隨後的幾部電視劇收視不佳,但大家卻依舊覺得他紅,因為他是當時韓國唯一從偶像歌手成功轉型演員的男性藝人,形象具有代表性,而且當時的韓國娛樂圈也沒有男子solo歌手能夠跟他抗衡。

娛樂圈中的人說傳媒是無冕之王,這話沒錯,因為眾口鑠金。當人們接觸到的每個傳平台都給予某個藝人巨星待遇,久而久之,這位藝人便在大眾眼中有了巨星的形象。

李秀滿繼續說:「林製作對朴振榮的了解不夠,因為沒有那個必要,但s.irls的mv都帶著點美國味,先不說我和他的個人關係,只要是圈內人,都知道他對美國的渴望。

s.m對少女時代的定位是韓國第一,但如今卻已經有人站在了那個第一的位置上,競爭已不可避免。

林蔚然依然疑惑:「您說我破壞的是……」

李秀滿回答:「我能想到的,朴振榮也能想到,在韓國能一舉把手下團體推到頂峰的經紀公司只有irls去了美國,韓國本土的市場也能保住。因為女團市場是他開啟的,但卻沒人能把它延續下去。

只是現在不一樣了,林製作的動作已經足以讓朴振榮猶豫,『虛擬偶像』面對的是上百萬韓國粉絲,如果有了你的支持,他不敢保證自己的預測能夠實現。所以他的夢現在快醒了,是林製作你把他叫醒的。」

但現在不同,因為憑空出現了一個林蔚然,『虛擬偶像』面對的主要群體就是粉絲,如果有了他的大力支持,少女時代在朴振榮眼中便具備了取irls而代之的可能性。計劃可以改變,美國可以不去,朴振榮畢竟是個社長,多少也懂些經營。

因為自己的舉動可能會為少女時代招惹來強勢的對手,s.m對這支團隊的定位是韓國第一,如果註定做不到便沒有存在的必要。倒不是說少女時代會突然解散,看看s.m旗下05年推出的女子組合天上智喜,她們現在的情況就跟自生自滅差不到哪去。

計劃可以改變,s.m是一家大公司,旗下的組合也並單單隻有一個少女時代。在不久前推出的新人男團shinee此刻正嗷嗷待哺,如果s.m得出的結論是少女時代不能達到企劃所期望的價值,那她們未必不會是下一個天上智喜。

意識到這些,林蔚然舌根發苦,表面上卻是依舊沒有絲毫動容。

「我能做些什麼?」

李秀滿並不意外,因為那次酒會上的突然指定,林蔚然和s.m之間已經達成了在少女時代身上的利益共識。她們消失了對誰都沒有好處,紅了則是皆大歡喜。能把人們綁在一起的除了感情就是利益,現如今,林蔚然是值得信任的合伙人了。

他笑著說:「幫朴振榮繼續做夢。」

林蔚然沉吟片刻,點頭接受:「我知道了。」

他站起身,也沒說跟李秀滿告辭,徑直走出了會議室。

房門重新關上,說了這麼多話,李秀滿好像有些累了。他望著會議室那頭幕布上的畫面,卻沒有把已經定格的mv重新播放的想法。

即便對林蔚然很有想法,念及手下的女孩們,金延平還是吹了吹風:「按照目前的情況,林代表是我們的最佳合作夥伴。」

李秀滿輕笑著搖了搖頭:「最佳合作夥伴永遠都是有錢沒腦子的傻子,好一點的就是類似朴振榮那樣把執念放在虛無縹緲上的夢想家。林蔚然不是最好的合作者,因為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金延平泛起疑惑:「怎麼說?」

李秀滿很坦白:「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選少女時代,是看出了什麼還是相信我們的能力?對他來說這是一次很大的賭博,他要給趙先生看自己的能力,也要向圈內人證明自己。這麼冒險的事,不像是他這種人能做出來的。」

沉吟片刻,李秀滿問:「聽說允兒和他接觸最多?」

金延平點頭確認:「是。」

李秀滿做下決定:「影視部那邊一直是英敏在管,你多注意一下,如果發現了什麼第一時間通知我。對女藝人戀愛這種事在該來的時候來便是良緣,其他時候都是惡緣。」

金延平自然接受李秀滿的決定,因為這位即是他老師又是他上司的男人,是他一直學習的目標。

關掉投影儀,經過林蔚然剛剛的座位,金延平突然發問:「老師,您覺得林代表是什麼人?」

沉吟片刻,李秀滿輕輕搖了搖頭,緊接著卻回答:「我看不透,但看他行事沒什麼特別的個人風格。不過這卻是最好的風格,因為我能猜到朴振榮的下一步,卻猜不到他的下一步。」

正在賓士車內閉目苦思的林蔚然並不知道,此時此刻,趙先生已經成為了他身上一張最神秘的面紗,而他本人則已經掌握了最好的風格。 高技術產業司?曾權軍心中微徽一動,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趙國棟會對高技術產業感興趣。

原來的六位副主囦任里,除了一個副主囦任兼著國囦務囦院醫改辦主囦任職務,主要負責醫囦療體囦制改囦革工作外,其他幾位卦主囦任·手中都有著相當繁雜的工作。

像黨組副書囦記、副主囦任傅泉分管著經濟體囦制綜合改囦革、經濟運行、產業協調、法規、外事、人事以及機囦關黨囦委和老乾等後勤工作,副主囦任童立國分管國囦民經濟、、社囦會發展、財金、物資儲備以及環保和氣候工作這一塊,還要協助自己分管全局的發展規劃工作,都不輕囦松。

童立國一直覺得工作壓力很大,甚至也向自己建議過,認為新來的趙國棟人年輕精力充沛,正好可以多加加擔子,意外之意也是想把環保和氣候工作這一塊交出來。

另外一名副主囦任石德建也不輕囦松,他不但分管基礎產業、固定產投資、就業和收入分配這三項可以說是委裡邊責任最大、任務最為繁重的工作,而且還監囦管著重大項日稽查這一塊,按照中仧紀囦委和監察鄯前提出的政策精神要求,重大項目稽查這一塊不宜由分管基礎產業和固定資產投!這一塊的領囦導來兼管,所以這一次也要解決這個問題,把重大項目稽查這項工作要交由其他人來負責。

陳錦才條來分管高技術產業、外利囦用和對外投資以及貿易流通和價囦格這一塊,也是一塊相當繁重龐雜的工作,尤其是價囦格這一塊工作相當敏感,隨時面對普羅大眾,身處風口浪尖,急需要一個經驗老到有一定威望的老同志未承擔,真要把這項工作交給趙國棟,曾權軍也有些不放心。

而已經到了商囦務郜工作的何曉凡一直分管著包括振興東北、西部開發、農業經濟等在內的地方經濟這一塊,這一塊工作是一個整體,相當重要,曾權軍也一直在考慮由誰來分管,他原來以為趙國棟既然是長期在安原和溴南工作,肯定會對中西郜地區的地方經濟發展更感興趣,是不是可以考慮把這一塊工作交給他,但是對方現在卻提出了想要負責高技術產業工作這一塊,的確讓他感到有些意外。

趙國棟的這個想法一下子就打亂囦了曾權軍的設想,由於一下子調整了兩個副主囦任,加上童立國一直稱工作壓力太大,希望把環保和氣候這一塊工作交出來,曾權軍就一直在琢磨著一塊該怎麼來靈活調配安排工作。

思索了一下,曾權軍覺得這一次只怕真的需要大動一下了。

地區經濟和農村經濟這一塊相當重要,曾權軍實際上也沒有完全拿定主意由誰來分管,在他看來魏興喜對業囦務更為熟悉,由他來扛起這一塊的工作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趙國棟如果真的有意高技術產業這一塊,那倒是可以考慮把利囦用外交和對外投!$、貿易流通這一塊工作都交給他,這三項工作加起來份量不算重,但是對於一個剛剛接囦觸發改委工作的年輕人來說,曾權軍也覺得比較合適了。

只是擺在面前還有價囦格這一塊的工作以及環保和氣候這一塊,隨著中國國囦家實力不斷增強,在國際上話語權越來越大,要求中國承擔起大國責任的呼聲也在日輯高漲,而反映在發玫委這邊最主要的一項工作就是節約生源、環境保護和應對氣候變化、節能減排這一塊的工作推動,同時現在國囦民經濟中通貨膨囦脹壓力也相當大,普通民眾對價囦格敏感指數也是越來越強烈,這兩大塊工作可以說都是燙手山芋,誰摸囦著淮都不會輕囦松,筲權軍現在也不放心交給趙國棟這個初來乍到者。

真是有些頭疼,價囦格和環保、氣候還有重大項目稽查這三塊工作交給誰來?重大項目稽查這一塊工作倒是可以交給紀檢組囦織長許躍波,但是其他兩項工作呢?傅泉顯然不可能,他現在壓力很大,那石德建?只怕也不太現實,三大塊工作就能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一直抱怨著為什麼不能設一兩個主囦任助理,哪怕是分管一兩項工作,也能幫忙舒緩一下工作壓力。

那就只有魏興喜了,可是魏興喜和趙國棟一樣才接手,雖然原來也是黨組成員、秘囦書長,但是那主要是負責協調,而非實質性的分管,這大不一樣,把地方經濟這一塊交給他筲權軍也覺得自己已經算是在給他加重擔了,驟然加擔子太重,也不利於工作的開展。

一連串紛亂的思緒只是從曾權軍腦海中一掠而過,看起來就

像是曾權軍稍稍一愣怔之後就笑了起來,「國棟,你想要多在高技術產業上做工作是好事,但是高技術產業僅僅是我們委裡邊相當小的一塊工作,原來錦才主囦任分管高技術產業這一塊時,還要分管經濟貿易以及利囦用外交和對外投資這兩項工作,總不能你只分管高技術產業這一塊工作,是不是?還有沒有其他的想法呢?」

趙國棟沉吟了一下,似乎是在揣摩曾權軍的真囦實心思,「權軍主囦任,我畢竟初來,對於委裡邊很多具體工作都還不太了解,我還是那句老話,堅決服囦從組囦織安排,權軍主囦任認為我更適合哪一項工作,我就跟著學習來負責,不侍的地方我會多向權軍主囦任和其他幾位主囦任學習請教,絕不拖後腿。」

曾權軍輕輕吁了一口氣,趙國棟這是在以退為進,試探自己「這也正常,畢竟他才來,委裡邊工作不熟悉,自己的想法意圖他也還不清楚,能讓他勉為其難的說願意分管高技術產業這一塊工作已經相當難得了,再逼他就顯得自己這個當主囦任的有些為難人了。

一女二三男事 「那好,你再好好考慮一下,下午,委裡邊要開一次黨組會囦議「屆時大家都要談一談自己對今年工作的想法,這一次咱們委裡邊調整比較到,加上一些同志也覺得有些工作還有可供調整的需要,所以也打算本著有利於工作的原則,借著這一次機合一次調整到位,下午開囦會時候我們再來仔細研究一下,趁著中午時間,你也琢磨一下,好不好?」曾權軍思索了一下才道。

從曾權軍辦公室出來,趙國棟覺得自己頓時輕囦鬆了不少。

倒不是說曾權軍拎他帶來了多大壓力,而是曾權軍提出的問題給了他很大壓力,他對發改工作了程度很多的都還是停留於表層面,那一項工作的具體職責和任務是什麼,又有什麼樣的特殊要求,他都還停留奮模模糊糊似懂非懂的狀態,尤其是發改委裡邊龐雜的各種規章制囦度政策精神,他作為一個剛剛從地方上來的干囦部,肯定需要相當長一段時間來熟悉適應,這讓趙國棟意識到發改委裡邊的這碗飯不好端。

見自己老闆從主囦任辦公室出來,臉上還殘留著深思的表情,這一場談話可不算短,足足有一個多小時,這會兒都已經是快十二點了,可歐陽錦華卻不敢離開,一見趙國棟出來,趕緊迎上前去。

「趙主囦任,我帶您去看看您的辦公窒吧,委辦里都替您清理打整好了,您看看還有什麼需要添置的提出來,我好馬上和委辦聯囦系,儘快幫您添置好。」歐陽錦華迎上前去接過趙國棟手中的工作筆記本和筆,小心翼翼的道。

「唔,媚吧,都快十二點了,歐陽,中午飯一般在哪裡解決?」趙

國棟一邊跟著歐陽錦華的腳步,一邊隨口問道。

「委裡邊有大食堂,也有可供接待客人的工作宴,味道都還不錯。」歐陽錦華介面道:「劉姐如果中午不回家做飯,趙主囦任您可ka就在這裡就餐,你的辦公室套間里有休息間,午休你可以就在裡邊對付一下」

歐陽錦華說得沒錯,趙國棟對自己的辦公室很滿意,休息間不大,但是帶有獨囦立衛生間,一張有點類似於放大版的行軍床,嶄新的床囦上周斌,樸實耐用,一個小茶几上還有一盞檯燈,旁邊一個兩層的小書架,估計能擱上二三十本日常用書,安排得的確相當周到。

辦公室也不算大,旁邊還有一間面積相若的會客室,布置得大方得體,歐陽錦華的辦公室就在走廊的另一面,遙遙相對,既能隨時接到頜導的召喚,又不至於距離太近。

採光也不錯,綠色盆栽少了點,另外辦公桌後邊的書櫥有些空,趙國棟隨意的翻閱了一下,都是一些經濟年鑒,大概是等待自己的私人書籍進入這裡來吧這裡填滿吧。

趙國棟四處環顧了一下,才坐到了書案背後的椅子里,點點頭,「很好,歐陽,布置得不錯,我很喜歡這裡。」

這是歐陽錦華從新老闆那裡獲得的第一句嘉獎。 「今年第四季度的營收情況趨於良好……」

「換裝系統的製作已經基本完畢,目前測試未發現任何問題……」

「製作組的作家團隊已經完成建設,以三個月為模板的劇情設計正在進行當中……」

「百分之二方面對我們把單曲做為音源發售,所獲得利潤聯合進行慈善活動的提議很感興趣……」

新韓廣告會議室,聽著下屬們的報告,林蔚然習慣性的擺出一張平靜面龐。很多計劃只要推上軌道就不必在親力親為,但項目進度和某些關鍵細節仍然容不得半點馬虎。林蔚然不需要為公司的真正持有者趙先生負責,卻要為了自己和這些水面下的合伙人負責。

會議簡報結束,布置了下階段的事業計劃,林蔚然宣布散會。

「哥,等一下。」

朴正昌自動留下,其他管理對這種情況也已經見怪不怪。除了羨慕朴正昌和林蔚然之間的私人關係外,朴正昌的個人能力也得到了他們的認可。

房門輕輕關上,朴正昌坐在林蔚然下手,笑著發問:「什麼事兒?」

林蔚然握著雙手放在桌上,身子前傾,認真問道:「哥,你的夢想是什麼?」

被他這副嚇了一跳,朴正昌下意識反問:「出什麼事兒了?」

「沒有。」

「那你這是怎麼了?」

「問下你的夢想,有這麼奇怪嗎?」

朴正昌很不自在的聳了聳肩膀,輕聲回答:「不是奇怪……就是有些不自在。喂,我都多大了,還什麼夢想……」

夢想,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羞於啟齒的名詞。

林蔚然和朴正昌一樣,在問出這個問題之前,他也感覺很是彆扭。這個詞兒讓他有點肉麻,甚至僅僅是去想都會讓他覺得不自在。

但他還是堅持:「真的沒有?」

朴正昌嗤笑一聲,用一副我知道了的表情說:「是不是你女朋友之類的問你這個?咱們男人還是別說夢想了,說是希望吧。我希望有很多錢,然後買一處風景好的房子,之後想做什麼做什麼。」

對朴正昌來說夢想是希望,希望的是錢。

這不是林蔚然想要的答案。

「哥,有份後續曲計劃你幫我起草一下,有關把『虛擬偶像』第一季主題曲從單曲變成專輯的事。」

話題轉換的太快,朴正昌明顯沒反應過來:「什麼?單曲變成專輯?喂,這麼大的計劃我一個人……」

像真的?

像真的自然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