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剛才就是忙琳琳的事情去了。現在是把琳琳的問題解決了,現在安迪這邊該怎麼辦。葉濤想趕緊掛斷電話找個理由。就是想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理由。

……

「出來玩一下。陪我。我今天心情不好。」安迪聲音很小的說道。聽到安迪說心情不好。本來葉濤想拒絕安迪的邀請?但是現在聽到安迪心情不好。這個時候不管安迪心裡有點過意不去。

……

葉濤趕緊問。安迪發生了什麼事情?聽你說話不對勁。安迪給葉濤說:「見面了再說吧。」。

……

其實安迪就是突然心裡有點不舒服,葉濤這兩天根本就沒有回復自己。她發的微信也沒有回復。想這今天晚上找個時間,和理由好好修理一下葉濤。怕葉濤聽出來她的語氣不好。不來。安迪故意說心情不好。沒想到葉濤居然說過來,,.

,,,,,,,,,,,……

……

…… 五大家族族比結束,五年一次的比試,這次在陸凡的勝利下告終。

這個結果,顯然讓五大家族的人,都十分的不滿意。讓一個外姓人奪得了五年之戰的第一,說出去都有些丟五大家族的臉面。

好在陸凡的表現,可以說是接近完美。丹法技壓群雄,法決也絲毫不差。就連法器,都強橫無比,真的很難想象他不是五大家族的子弟。

土家,木家,金家,水家在比試結束后的第二天,便匆匆離去。

他們四家實在是不願意在這裡多呆了。金土兩家都還算是有些收穫。至少金一鳴與土晃,都得了傳承法決。

唯有木家最是鬱悶,本來已經在第二輪設計好一切的木子齊,最終落了個失敗且一無所獲的下場。這也算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故此,木子齊對水明空與陸凡都恨的牙痒痒。臨走時,還撂下了狠話,幾年後丹神會上再戰,他誓要將水明空與陸凡都比下去。

為此,陸凡只是笑笑。幾年後,他還在不在丹聖國都不知道了。

火家,火丹書倒是也帶著火龍祝與火龍慶提前離去,只剩下三長老與陸凡繼續留在這裡,等候接受國主的獎賞。

陸凡看著火龍祝離去的背影,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他真的想拉住火龍祝不讓他走,此時火龍祝回到火家,說不定立馬就要流放出丹聖國。

如果是那樣,他與靈瑤就錯失了一個絕好的機會。

陸凡真心希望火龍祝能多抗幾天,至少等到他把這邊事情弄完,將聖靈補天樹的樹汁弄到手,然後一起回火家!

但現實總是事與願違,火龍祝提前回去面對自己的命運,陸凡也不知道該怎麼阻止。

只好臨走之時,與火丹書多說了兩句,讓火丹書稍點東西給靈瑤。

火丹書自然是滿口應下,接過陸凡給他的丹瓶,神神秘秘的問道:「是不是你煉的武者丹藥?你還挺浪漫的么。」

陸凡笑著點頭。他當然不會告訴火丹書,裡面其實是他煉製的百靈仙丹,以及一枚戒指。

他故意裝在了普普通通的丹瓶裡面,免得火丹書自己偷偷摸走了。

讓火丹書自己猜測這是武者丹藥最好,這樣一來,火丹書對這丹瓶裡面的東西也就完全沒有興趣了。

百靈仙丹,自然是給靈瑤吃的。

這顆丹藥,估計能在短時間內,幫靈瑤提升不少力量。

而裡面的戒指,則是三長老給他的那枚。

藥材,丹方,丹藥一一不缺。這些東西,靈瑤用得上就用,用不上也要先放在她那裡。

陸凡這也是在提前做好準備,倘若他要是出了什麼意外。

這些東西,也可以讓靈瑤帶回武安國,交給他的家裡。

這也是為什麼陸凡要將十三留在虛空外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他要將小黑留在靈瑤身邊的原因。

真正最危險的一步,陸凡還是認為自己來扛比較好。

他其實從來都不對任何事情抱有絕對的信心。他小時候的經歷告訴過他,要想做成一件事情,很多時候,都是要經歷磨難的。

努力做到最好,永不言敗,永不放棄,但也要做最壞的準備,這便是他的行事風格。

真正的強者,從來不是一味只知道傻乾的莽夫。

只有看的到前途是多麼的艱難,了解要戰勝這困難需要付出多少血與淚的代價,然後還堅定信心戰勝困難的人,才是勇者。

面向黑暗,心繫光明,一往無前,有勇有謀,雖死無憾!

兩日後,雲中域,花開彼岸。

一片盛開的五色雲彩花朵之中,虹霞遍布,星光閃耀,日月輪轉。

陸凡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這個地方,也不知道這個地方到底是如何形成,他只是跟在丹聖國主的身後,快速的飛行。身影在雲霞之中穿梭。

三長老並沒有跟著他們過來,此時三長老應該還在丹聖國的大殿處,接受賞賜。

按照陸凡的想法,三長老此時肯定就在滿臉笑容的點貨,看著一車又一車的稀罕物,笑歪了嘴。

實際的情況,與陸凡想象的也差不多。只是三長老沒有笑歪嘴,而是激動的全身顫抖,面容抽搐而已。

陸凡這邊就顯得輕鬆多了,他也不知道丹聖國主要將他帶到哪去,只是一路靜靜的向前飛行。

也不知飛了多久,丹聖國主終於停了下來。

他身上的光芒緩緩收斂,很快露出了真容,那副七八歲小男孩的模樣。

陸凡在丹聖國主身後停下,腳踩在如棉花般的雲朵上,遠遠向前望去。

面前赫然是是一片巨大的空間凹陷,所有的雲朵皆如瀑布般向下落去。宛如雲中飛瀑。

丹聖國主指著雲海瀑佈道:「這就是通往丹聖國七重天的通道。陸凡,你贏了五大家族的族比,按照規矩。我得賞你一株來自七重天的藥材。如果是其他人吧,我就會隨便拿一株給他就是了。但是今天,我卻想讓你自己去七重天挑一株。挑到哪個就是哪個。一切全憑你自己的眼光。」

陸凡笑道:「多謝陛下了。」

丹聖國主輕笑道:「不用這麼早感謝我。等到你去了七重天就明白了,你很有可能一株藥材都得不到。」

陸凡道:「那也是我自己的本事不夠,陛下無需多慮。」

「是嗎?」

丹聖國主轉頭笑看著陸凡的眼睛,似乎想從陸凡的眼眸之中看出些什麼。

須臾,丹聖國主只看了陸凡眼中大淡定,並沒有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緩緩收回目光。

陸凡看向雲海瀑佈道:「只需要從這裡跳下去就好了嗎?」

丹聖國主忽的笑出聲道:「跳下去?你會成為虛空中的一片殘渣。七重天可不是這麼去的。」

丹聖國主伸出自己的右手,伸手一招。

驀地,面前的雲海瀑布開始發出轟然巨響。陸凡怔怔的看著面前的雲海瀑布開始一點一點旋轉。

那奔騰的雲海,如若千軍萬馬,緩緩扭轉過來。

「無上法決,天地倒轉!」

陸凡驚聲道。

丹聖國主笑道:「眼力倒是不錯。」 雲層翻滾,隱隱有雷聲從中響起。

雷鳴電閃,忽的一片驚雷劈在雲層上。旋即,雲中開始閃現雷霆之光。

陸凡靜靜的看著雲海瀑布變成雷雲瀑布。

原本向下奔騰的雲層,此時已然是往上衝去。

日月星辰如今已在腳下閃爍,陸凡能感覺到四周的天地之力,似乎都被完全調轉。

在不破壞天地之力的情況下,強行扭轉了天地的一切。這等修為,陸凡只能仰視。

隨著雲海瀑布徹底變成了通天之路,丹聖國主這才收回了手,道:「走吧。我帶你去七重天!」

說完,丹聖國主緩緩向著雲海飛去,陸凡跟在他的身後,此時已然將全身的力量遍布在體表,以防萬一。

四周雲層不斷擴散再收縮,循環往複不止。

丹聖國主站在了雲海上,腳下雷霆驟然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站好!」

丹聖國主輕聲道。

陸凡緩緩落下,腳掌剛剛接觸到雲層,頓時便感覺到一股強大,瘋狂的雷霆之力湧入了他的體內,全身的經脈骨骼霎時發出一片咔嚓聲響。

丹聖國主輕瞥了面色漲紅的陸凡一眼,笑道:「雷霆鍛氣,不要亂動。這種感覺很快就會過去的!」

陸凡強忍住了釋放出元氣的想法,任由雷霆在他全身亂竄。

很快,陸凡便真的感覺到一縷縷精純的雷霆之力,沒入了他的罡氣之中。

同時,陸凡能感覺到四周浩然的雷霆之道。

他彷彿身處天地最正氣浩然的力量之中,感受著煌煌天威。

頓時,陸凡真有種在這裡坐下,靜悟雷霆之道的想法。

眼眸變得迷離,身軀上雷霆光芒閃耀,隨著丹聖國主一路向天空而去。

「咦?」

丹聖國主感受到了陸凡正在悟道的氣息,發出一聲驚疑。

陸凡的表現,實在讓他驚訝。他本以為陸凡最多就是引幾分雷霆之力如體,鍛造元氣。

沒想到,陸凡竟然開始悟起雷霆之道來。

丹聖國主饒有興趣的多看了陸凡幾眼,心中暗暗道:「這個小子,悟性真不是一般的好,肉身也不錯,扛得住如此多的雷霆之力,居然還沒有吸收飽和。」

雲海自動帶著陸凡與丹聖國主往上,此時的天空,驟然出現了一片巨大的黑洞。

黑洞的中心,是扭曲的力量,而不是平靜的虛空。

不多時,丹聖國主與陸凡便來到了黑洞前。

丹聖國主瞬間放出一股力量罩住了他們兩人。

驀地,進入了黑洞之中。

在身軀沒入黑洞中的一瞬間,陸凡便感覺到腳下的雷霆之力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數股強橫的空間之力。

拉扯,扭曲,反轉,撕裂。

如果不是丹聖國主放出的那一片薄薄且透明的氣罩,陸凡能感覺到這些力量會瞬間將他的身軀撕成碎片。

陸凡看著四周不斷崩碎又癒合的空間之力,出聲問道:「這是守護七重天的陣法嗎?」

丹聖國主笑道:「陣法?不,這是空間斷層,你也可以理解為是丹聖國碎裂之處!」

陸凡完全沒聽明白,皺眉道:「什麼是丹聖國碎裂之處?」

丹聖國主輕輕揮手,立即外面的躁動的空間之力緩緩分開。

登時,陸凡看到了一道遮天牆壁,出現在空間之力的後面。

那是怎樣一道符文遍布的牆壁,上面清晰的符印,閃爍著濃郁的太極光芒,陰陽魚不斷流轉。

乾坤之力,乾坤陣法,隨便看任何一處,都是強大無比的符文。陸凡只是用眼睛看,都感覺到自己的心神都在顫抖。

裡面的蘊含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恐怕隨便拿出任何一點來,都可以輕鬆的殺死他!

而在視線盡頭,牆壁最上方,則有著一道清晰的裂痕,彷彿天空斷開成了兩半,露出了外面的無盡虛空。

陸凡喃喃道:「裂開?難道說,丹塔從七重天開始,就是裂開的?」

丹聖國主笑著道:「沒錯。恭喜你看到了丹聖國最大的秘密。丹聖國立國之本的丹塔,並不是完好無損的存在。從第七層開始,丹塔便碎裂成了兩半。只剩下很小的一部分還連在一起,但按照我的推算,不用百年,便會徹底分開。到那時,丹聖國就沒有七八重天了,就像沒有九重天一樣!」

陸凡驚愕道:「沒有九重天?不是說九重天就是通往混沌的所在嗎?」

丹聖國主放聲笑了起來道:「愚夫所見而已。這天下還沒聽說過有誰找到可以穩定通往混沌的門戶。如果我丹聖國真有這樣的門戶,早就被外來的強者踏破了門檻。」

陸凡道:「所以才要閉國不是嗎?」

丹聖國主笑容微微收斂,道:「看來你對混沌很有興趣啊,也許你該問問你的師門長輩。我記得,曾經真正能隨意進出混沌的門派,就是你們九霄門。」

陸凡回道:「從沒有去過的地方,總會有興趣。」

丹聖國主道:「不,你不是那種喜歡冒險的人。你是極其有目的,且只盯著一個目標前進的人。你跟我,是同樣的人!」

這般說著,四周的躁動的空間之力又重新襲來,擋住了兩人的視線。

也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四周躁動的空間驟然消失。

下一刻,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崩碎的一片。

沒錯,就是崩碎。入目所見的世界,全然是一座座漂浮在虛空中的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