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紛紛將自身世界虛影凝聚而成的最強攻擊轟了出去!

木景尊者的巨劍猶如擎天巨柱,傾斜劈斬而來之時,就如同天柱將傾,不周山倒!

鈞天城主他們的攻擊便是要將這倒塌的天柱頂住!不讓它毀了這一方巨殿,破開一條通往後方的路!

他們出手之時,雙方身後的眾人也紛紛跟著出手!

「雷火爆!」

雷暴一聲厲喝,雷火道體所形成的雷域火界剎那飛出兩條雷龍火鳳,兩者糾纏著,龍鳳呈祥,化作一條能量狂暴的赤練光柱,攜帶著無比雄渾的力量轟向前方!

其他人也紛紛出手!

無數耀眼到刺眼的光芒從天空中划掠而過,將整個天穹都照得雪亮。

轟隆隆!

木景尊者轟出的攻擊和鈞天城主等人的攻擊相撞!

狂暴到恐怖的能量風暴瞬間掀起!

猶如世界末日一般的場景在空氣中肆虐著!

鏘鏘鏘!

銀色巨劍被眾多兵器架在空中。

木景尊者眸光一沉,他現在全靠體內的世界之力撐著自己,看見天空上的場景后,他驀然一抬手,又是一道磅礴雄渾的力量暴涌而出,剎那灌注入那銀色巨劍之中。

瞬間巨劍所散發出的氣息再度暴漲,直接一下將鈞天城主他們轟出的攻擊給崩開了!

木景尊者和鈞天城主他們比起來,最大的優勢就是他的力量完全來自於自己!只要不計代價,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升實力!

如果不是被體內的傷勢拖累,一個照面,他就可以屠光包括鈞天城主在內的所有人!

——冰靈寒鏡破裂,他們手上可再沒有能威脅得了木景尊者的神器了!

失去了冰靈寒鏡的鈞天城主,在不顧重傷,恢復了自身實力的木景尊者面前,根本不夠看!更別說妙音宮主這些人了!

轟隆隆!

狂暴的力量四處迸濺,在那恐怖的能量風暴衝擊下,鈞天城主他們同時被轟得向後吐血暴飛。

砰砰砰!

他們的身體從天空之中重重砸下,砸在那黑色的巨殿之上,震得那巨殿一陣陣的搖晃!

比精鋼鐵木還要堅韌強悍的黑色岩石自他們身下裂開一道道蛛網紋理,向著四周輻射而去。

他們身後,一群玄者,也被那恐怖的能量餘波給震飛!

有的直接在半空中沒了氣息。

轟隆隆!

將鈞天城主等人的攻擊全部崩飛之後,巨劍並沒有停止攻擊,而是繼續向前劈斬而去!

「快閃開!」鈞天城主等人爬起身,看見天空之上的巨劍轟擊而來,瞳孔頓時一陣緊縮,猛然一個騰身,從宮殿之中沖了出去。

下一秒,巨劍如同刀切豆腐一般,毫無阻礙的劈入巨殿之中,狂暴的勁氣飛射,剎那將巨殿劈成兩半!

轟隆隆!

龐大的殿堂被從中一劈兩半,轟隆隆的向兩邊倒地!

無形的劍氣疾射,木景尊者的身形倏然一閃,整個人順著被劈出的道路向前飛掠而去。

「殺!」他手中閃出一柄長劍,劍尖直指巨殿之後,陣心空地所在的方向,身形暴沖向前。

「殺!」四域盟的眾人緊跟在後!

陣心空地之上,龐大的赤金色陣法已經完成了近百分之九十!陣法吸收著四周死去玄者們的精血能量,以極快的速度在空地之上繪製著!

在木景尊者衝過來時,已經繪製過百分之九十五了!

「王八蛋!」

四域盟的眾人緊跟在木景尊者身後衝過來,看著空地上屍橫遍野的場景,面上都露出了些許憤怒的神色。

難怪陣法的繪製速度一下快了那麼多,逼得木景尊者不得不多次動用神道威能,加重傷勢!

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之前在這提供能量繪製陣法的玄者!

他們可是鈞天城自己人!

鈞天城主為了追求速成,竟然將他們全部擊殺,用他們的血肉精氣來加速陣法的繪製速度,真是豬狗不如!

「哼,這些人能為大人們做貢獻,那是死得其所!」隨後趕來的鈞天城主冷笑著道。

他看著空地之上,已經在一根一根閉合線條的赤金色陣法,面色欣喜的大笑道,「哈哈!陣法馬上就要完成了!大家一起攔住他們!只要大人們成功下界,這世界就是我們的天下了!」 妙音宮主等人慢他一步趕來,聞言看向空地之上的赤金陣法,見後者果然馬上就要完成,面色頓時驚喜不已!

本來他們都被木景尊者打得沒脾氣了,要不是九清太虛宮掌門賜予的那一絲真神之力護體,他們這會早被木景尊者給殺了!

這會看見陣法馬上就要完成了,心中一下就都振奮了起來。

如鈞天城主所說,只要九清太虛宮的人下界,雲景行再厲害也得玩完,何況他現在根本就是強弩之末,也就在他們面前逞逞威風!

想著眾人又再度打起了精神,沖向四域盟,準確的說是沖向木景尊者,阻止他靠近陣法中央的陣心。

眼見他們殺來,木景尊者面色赫然一沉,就要再出手。

旁邊的雲逸心中一急,急忙跨前一步,阻止道:「義父,他們是故意一再刺激你出手的!你體內的傷勢禁不起一再的消耗了!既然他們盯死了你,我們乾脆將計就計,義父你拖住他們,陣心我們去搶!」

雲逸的話頓時引來了眾人的附和。

鈞天城主他們盯死了木景尊者,是絕對不會讓後者靠近陣心的!

這種情況下,木景尊者一再的消耗也未必能接近得了陣心!

別的不說,以鈞天城主的無恥,說不定還能做出犧牲幾個玄尊境強者的命來阻攔木景尊者的事!

連那麼多鈞天城的玄者他都殺了!

他還有什麼事是做不了的!

他們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木景尊者身上!

讓木景尊者拖延住鈞天城主等人,他們去搶陣心,說不定成功的幾率還大一些!

木景尊者聽了也覺得可行,當下重重的點頭道,「好!我牽制住他們,你們去搶陣心……」

他說到這裡,頓了頓,冷聲道,「必要的時候,可以毀掉!」

這樣,就能徹底絕了九清太虛宮那些人的妄想!

他們休想得知他們雲家一點秘密!

他寧願留在這裡,一生一世不回雲家,也不會便宜了這些人!

「好!」雲逸等人點頭應下。

雖然大多數人都覺得毀掉陣心太可惜,畢竟這樣一來,他們可能就此絕了前往神界的路,永遠和神道強者無緣!

但是對比起九清太虛宮的人下界,被奴役被殺死的命運比起來,他們又覺得毀陣心不是那麼不可接受了!

「走!」雲逸一揮手,帶著一批超越玄帝境強者隨即撤離,朝著陣法中央的陣心衝去。

「我也去!」君沐月咬牙道。

她現在也是巔峰玄聖境的強者了,只差一步就能成為玄尊境強者。

「阿行,這個你收著,如果不能支持,就喝下去!」她將手中的一個小玉瓶塞給木景尊者。

裡面裝的是君雲卿給她的最後一滴生命之液,君沐月不知道這生命之液對木景尊者體內被千冰寒勁侵襲的情況有沒有用。

逆天小農民 但這個生命之液是專治廢體,令人脫胎換骨的。

雲逸被屍毒所傷,身體更是消耗一空,幾乎廢掉,最後靠著生命之液脫胎換骨!

君沐月想,如果雲景行的身體也被寒氣完全侵襲,這種情況下,是不是生命之液也能起到一絲作用!

她也是沒有辦法了。

君雲卿給她的東西不少,但能對木景尊者這個神道強者有用的,幾乎沒有!

唯一的就只有這個生命之液,她也是抱著最後試一試的想法!

如果不行……她會一起陪著他!

「嗯。」木景尊者慎重的將玉瓶收好,對她點了點頭,「你也要多小心。」

「嗯。」君沐月朝他笑了笑,眼眶微熱。

男人的容顏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太大的改變,只有鬢邊的霜白昭示著歲月的變遷。

君沐月看著他背對著太陽,對她沐光而笑的模樣,想起多年前她和他的初見。

他一身凌厲,目光犀利。

她一身鋒芒,眉眼張揚。

「大叔,多保重……等我……回來。」她噙著淚含笑道。

木景尊者一愣,周身凜冽,劍氣縱橫,狂肆凌厲的氣息微微柔和下來。

「嗯……」

兩人心中都存了死志,面對彼此的笑容說不出的溫暖,彷彿穿越經年的時光,回到了當年年少輕狂,愛逾生死的模樣。

此生,當為愛痴狂!

君沐月收回握著玉瓶的手,毅然離開,一步都沒有再回頭!

「殺!」

木景尊者也隨即回頭,眸光冰冷的看著衝過來要糾纏住他的鈞天城主等人。

手中長劍一揮,劍氣縱橫,氣勢磅礴,身形剎那躍起,如鬼魅一般直衝而上!

想要拖住他,就看誰拖住誰!

在他身形掠起之時,其他那些負責和他一起拖住鈞天城眾人的玄者也跟著吶喊著沖了上去。

轟隆隆!

木景尊者等人沖向鈞天城主等人時,雲逸等人也朝空地之上的赤金陣法沖了過去!

如飛蝗如雨的隕鐵星箭向他們疾射而來,雲逸面色一沉,喝道:「結陣!外圍的人負責阻擋,裡面的人負責攻擊光籠!」

一群人當即圍成一圈,外圍的眾人揮舞著兵器,玄光密集如網,將那些疾射而來的隕鐵星箭全部擊落!

不過這些隕鐵星箭的數量太多了,速度也太快太猛,很多人阻擋了一陣后,就覺得手腳一陣的發麻,被震得連連後退!

防禦圈不斷的縮小!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一陣陣慘叫聲,那些隕鐵星箭的射擊忽然少了大半!

不一會,君沐月帶著滿身的血腥和一群玄者出現在他們面前。

「那些人全部都解決了,全力攻擊陣法!」

君沐月曾經是東炎國的血槍侯,大小戰役她都經歷過,深知攻其要害的重要性!

她離開后並沒有跟著雲逸他們一起往這邊沖,而是直接帶了一批人去兩邊擊殺那些弓箭手!

一行人點頭,各自施展最強的攻擊轟向前方的光籠,後者被轟擊得搖搖欲墜,卻總是差一絲才能破開!

眼看赤金陣法之上那些線條已經閉合了大半,只剩下二三十根線條就能夠徹底完成,眾人心中俱都急得不行!

忽然,君沐月似想到什麼,連忙對眾人喝道:「你們離遠一點,再一起出手!」 君沐月的聲音響起,眾人聞言紛紛向後退了幾步,隨後再度同時出手。

轟隆隆!

他們手中脫出無數攻擊。

大量玄光拖曳著光尾從他們手中飛出,朝著前方的光籠衝去!

與此同時,君沐月驀然一揚手,一樣東西被她從掌心之中丟了出去!

卻是君雲卿之前在隕落星湖之時,拿給她護身的雙龍戒!

這雙龍戒是當初木景尊者認她當義女時,送給君雲卿的,裡面封存了三道木景尊者的領域之力,十分強悍,同時蘊含了木景尊者的一絲神念!還是木景尊者在四域盟權利的象徵。

君雲卿當時並不知道這雙龍戒所代表的含義,一直以為那是例行公事的見面禮,後面才知道雙龍戒的珍貴!

那裡面封存的三道領域之力,君雲卿一直都沒有動用,隕落星湖她去陰煞山脈之時,就交給君沐月防身備用!

後者一直沒用上,現在卻是正好用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