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薰兒一愣,這才從龍十兒天地星辰箭的攻擊中回過神,那把箭,真的很讓人驚愣。

帶着徐容容快速朝昏迷中被捆着的人羣走去,中年男子的神識好像發現了身後的變化,轉頭看去,正好看到公孫薰兒和徐容容。

公孫薰兒知道躲不開了,對徐容容說道。

“快救他們!”

隨後揮舞着長劍攻向中年男子。

男子查探到公孫薰兒的修爲,臉上一橫。

“憑你小小的元寂中期修爲就像擋住我!哼,不自量力!”

手中的大刀猛然揮動,“鐺”的一聲,公孫薰兒被男子狂霸的能量彈開,往後兩個翻滾,這纔將男子的能量卸到腳下。

可是她腳下的岩石已經發出了裂痕。

知道薰兒不是中年男子的對手,龍十兒空中幾個翻滾,來到薰兒身前,關心的問道。

“薰兒,怎麼樣?沒事吧!”

公孫薰兒搖了搖頭,龍十兒這才放心的召出了鬥龍劍,鬥龍劍還是往常那般大小,雪白的刀身,金黃的刀柄。

龍十兒單手領着鬥龍劍,雙眼發狠的看着中年男子,若是他身子後的背景是完完全全的黑色,他,就是來自冥界是死神!

男子看到龍十兒終於捨得動用能量,滔天戰意在心中油然而生,臉色帶着笑容,這是找到對手的喜悅。

不過龍十兒卻是深深的厭惡這種表情,若是全盛時期的自己,他在自己面前,只是小角色。

想想,一頭鹿對一頭老虎發動攻擊,這不是諷刺又是什麼?

“啊!”男子動了,他興奮的大叫着,朝龍十兒跑來。

他跑動的步伐中,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現實,公孫薰兒看到了“一步千里”的氣勢!

跑動的過程中,中年男子猛然躍起,高舉手中的達到,居高臨下的朝龍十兒猛砍而去。

龍十兒平靜的面對着這勇猛的一招,注視着前方,用身體的感知預算着男子的速度、力度!

在男子吼着將大刀看向龍十兒的天靈蓋時,龍十兒動了,僅僅動了半邊身體。

他用更加宏大的聲音吼了一聲“嗷!”

龍十兒的怒吼中,男子錯覺般的聽到了龍吟的味道,凝空的身體有些發愣。

龍十兒怒吼的同時,手中握着的鬥龍劍猛然揮動,強大的能量瞬間席捲整個山洞。

山洞因爲龍十兒狂暴的能量而顫抖着,可是也只是發生在一瞬間。

“錚!”這是金屬相撞的聲音。

鬥龍劍與大刀撞到一起,在一瞬間的時間裏發生了劇烈撞擊。

中年男子被龍十兒蘊含在鬥龍劍中的能量瞬間擊中,以更快的速度撞飛出去!

“轟!”的一聲,中年男子撞在山洞邊上的岩石上,然後掉到了地上。

男子難受的噴出一大口鮮血。“撲哧”

他看看手中的大刀,自己花重價打造的寶貝,在這次的撞擊中變成兩截,不被龍十兒的鬥龍劍撞碎已經是他的幸運了。

龍十兒最後的能量全部耗光,甚至透支!也不好受,後退了整整七步有餘。

一口鮮血從嘴中流出,接着白眼一翻,往後倒去。

不遠處正給衆人解繩子的徐容容一個箭步來到龍十兒身邊,將龍十兒接到了懷中,關切的問道。

“老公!你怎麼樣了?老公!”

公孫薰兒也很擔心龍十兒的安危,這一刻的他特別冷靜,以大局爲重,她握着長劍來到重傷的中年男子邊上。

中年男子正想逃,公孫薰兒長劍直指他的喉嚨。

中年男子瞬間停下腳步,看着自己再往前一分都要刺進自己喉嚨的長劍,咕嚕咕嚕嚥了兩口口水,對公孫薰兒舉起了雙手。

龍十兒因爲能量耗盡體力透支而暫時昏厥,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睡在一個靠着寶石而照亮的屋子裏。

自己周圍站着不少人,徐容容、公孫薰兒、啊力、米兒姐、明兒、還有自己的兄弟小雷和鴿子。

公孫薰兒第一個發現龍十兒醒來,高興的問道。

“你醒了?你餓麼?來,我來餵你喝點兒粥!”

焦土黎明 看到大家都在,龍十兒也露出了笑容,總算是逃過了一劫,雖然現在自己的體力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但龍十兒還是很享受被人照顧的日子。

微笑着喝着公孫薰兒給自己喂的粥,一幫子人朝自己圍了過來。

“你終於醒了!”

“是啊,都快昏迷兩天了!”

龍十兒看着阿雷和鴿子,這兩個已經很久沒見了的兄弟,龍十兒朝兩人拱手。

“兩位兄弟,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鴿子重重的在龍十兒肩上拍了一掌。

“你小子!”

龍十兒剛喝進嘴裏的粥全數吐了出來,趕緊在一旁難受的咳嗽了起來。

公孫薰兒不悅的表情立馬轉移到鴿子身上,鴿子偷笑的表情凝固在臉色,歉意的對公孫薰兒說道。

“嫂子,我不是故意的!”

“哈哈……”

龍十兒雖然在咳嗽,但也將這樣的畫面看在了眼裏,忍不住笑了出來。

龍十兒在徐容容和公孫薰兒這兩人一左一右的服侍下起牀,穿衣,龍十兒一臉的幸福。

啊力、小雷和鴿子三人則是一臉的羨慕,米兒姐微笑着看着龍誰人他們,倒是明兒羨慕的對米兒姐說道。

“娘,以後我也要像叔叔一樣娶兩個媳婦!”

三妻四妾在這裏並不是什麼尷尬的事情,所以黃米兒微笑着蹲下身子對明兒說道。

“好!只要你好好修煉,以後有實力了,你想娶誰就去誰!”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只要你有足夠的實力,尋常人難以做到的事兒你就可以做到。

龍十兒跟大家問了一下最近的情況,在徐容容的口中得知。

巨獸那邊沒有成功的得手,上虎村兇手的親信全都被它殺死,遺留的東西也已經送到了密室,至於那名兇手,由於它的有着特俗的速度,就讓他給逃了。

不過,這次那人遭到了重創,想來這段時間那人應該會安分了。

還有就是那天在山洞中抓到的中年男子,龍十兒說道。

“先帶我去見見他!” “嗯!”徐容容點頭。

這裏是客棧下的密室,應龍十兒之前的要求,讓大家暫時避到這裏。

密室的建造真的很好,看到密室內被寶石照得猶如白日,龍十兒終於再次想起曉樂這個獸族。

建造好密室之後,它就主動回乾坤圈去了,這麼長時間過去了,自己也沒能想起自己對它還有一個承諾,待會兒見了那人就去接曉樂吧!

在龍十兒思索這曉樂的事情時,幾人已經來到了密室中的牢房,這是龍十兒特製的,龍十兒敢說,和京城的天牢相比,除了比它小了很多以外,安全絕對不在它之下,只要自己願意,進來的人沒有自己的允許無論如何都出不去。

當然,如果對方是仙人的話就得例外了,不過,這世界哪來那麼多仙人!

因爲現在鬥龍門並沒有多少人,龍十兒一眼便看到了被鎖鏈鎖住的中年人。

他的頭髮亂蓬蓬的,除此之外倒也沒什麼變化,就是看上去有些頹廢,不過讓龍十兒驚訝的是,他竟然沒有在自己昏迷的時候被動用私刑。

龍十兒有些詫異,照龍十兒想來,要是誰心情不好,都可以說要來問問這人,然後在這人身上泄氣。

龍十兒不由得仔細的將隨行的衆人打量個遍,看大家的樣子,除了米兒姐和明兒以外誰都有可能會這麼做啊!

發現龍十兒的一樣,阿雷好奇的問道。

“龍哥,你看啥呢?”

“小雷我問問你,我昏迷的時候你們都很開心嗎?”

龍十兒問題纔剛說出口,就迎來的衆女一個大白眼,還是小雷老實的說道。

“沒有啊,龍哥被人打成這樣,我們真的很生氣的。”

“操!老子那只是能量耗盡好不好,誰敢打我?”

“嗯嗯,也是也是!”

阿雷趕緊點頭。

龍十兒不想和他說話,轉而對啊力問道。

“我昏迷的時候誰生氣了?”

啊力看看米兒姐,龍十兒非常驚訝的指着黃米兒。“米兒姐?”

啊力又看看公孫薰兒,龍十兒有些釋然的問道。

“是薰兒老婆?”

啊力又看向徐容容,龍誰人順着他的眼神看去,看到徐容容狠狠的瞪着啊力,頓時龍十兒就明瞭。

“容容老婆也生氣了?”

啊力這時候又朝鴿子看去,龍十兒大叫。

“我操,不會吧,鴿子也生氣了?”

啊力卻是搖了搖頭。

“龍哥,我想可能是你理解錯了,大家都沒有生氣!”

“滾!”

龍十兒大罵,拍了一下啊力的頭。

啊力則是有些冤枉的嘀咕道。

“大家本來就沒有生氣嘛,只是着急嘛!”

龍十兒看到啊力和小雷都不配合自己,轉而將目標轉移到鴿子身上,鴿子卻是擡着頭就像沒看到龍十兒似的往前走去。

龍十兒冷着臉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