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跑了這麼久,都還沒有休息過,所以現在他們是口乾舌燥,肚子還餓,可是玉靈公主沒有說停,齊空明也就不想先說。

「我們停下來歇一歇吧。」玉靈公主似乎還是挺不住了,終於停了下來,手插著腰,喘著粗氣,還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水袋,將裡面的水從頭頂往下到了下來。

齊空明聞言也立刻停了下來,站著,閉眼,喘氣,深呼吸,調整著自己。

過了一會兒,熱血沸騰的血液終於恢復了原本的流動速度,心跳也恢復了原本的樣子,喝過水,吃過乾糧,擦過一身的熱汗,二人終於恢復了體力,但是腿上肌肉的一絲絲疼痛感還是在跟他們說,你們已經跑了很久,不要再跑了。

可是,時間不等人,玉靈公主看著齊空明,點了點頭,起步先跑。

齊空明深吸了一口氣,看玉靈公主跑了幾秒,自己也立刻出發,二人就又在這草原上飛奔了起來。

他們是修鍊者,就算是不煉體,有著靈力,他們照樣可以跑許久。

剛才跑了那麼久,齊空明是單純用身體,用體能,玉靈公主可不行,她還是用上了靈力。

所以,接下來的路程,玉靈公主就沒有一初始跑的這麼快,努力讓自己的身體適應著這個節奏。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此時已經是深夜,連天上的星星都有些暗淡,而齊空明與玉靈公主還在飛奔著,還沒有到達雪山。

就在玉靈公主以為他們真的跑錯路了,一陣清涼讓她興奮了起來。

沒錯就是這個方向!玉靈公主跑得越發的快,齊空明跟在身後,他也感覺到了,這一瞬間的清涼,不是涼風吹過的那種清涼,而是那種靠近冰塊的那種持續的清涼。

果然,他們又跑了一會兒,雖然此時是夜晚,但是他們還是可以感受到不斷下降的溫度。

雪山,顧名思義,就是一座滿是雪的山脈。

此刻已經接近了黎明,他們終於到達了雪山,並在雪山腳休息了起來。

玉靈公主沒有想到,大草原這麼大,要他們全速狂奔跑了將近一天的時間才到這*,估計很難兩天就到達戰魁谷了。

但是齊空明覺得他們在這大草原上還是挺幸運的,竟然沒有一隻妖獸來騷擾他們。

一堆篝火生在那裡,他們準備白天在出發,所以他們還有著一點時間休息,齊空明已經睡下,睡得特別快,這一天他也挺累的,身體還行,就是精神上有點跟不上。

玉靈公主看著熟睡的齊空明,微笑了一下,就盤坐著,修鍊起來,她不準備睡了。

齊空明醒了,一大清早被玉靈公主弄醒的,他睜開眼睛的那一刻多麼希望這天是黑的,那麼他就可以繼續睡了,然而不是,他也只能努力地爬了起來,收拾收拾自己,準備登山。

還好這雪山他們不用從山頂直接翻過去,他們只需從半山腰那裡繞過去就行了。

他們商量了一下計劃,沒有花多少時間,就出發了。

登山與在草原上飛奔不同,草原上平坦,而登山則山路曲折,布滿山石,且這雪山常年積雪,所以爬雪山甚是不易。

雪都漫在了齊空明與玉靈公主的大腿上,這雪還真的是深。

齊空明看了一眼入雲的山頂,心中感慨了一下,就繼續趕路,玉靈公主倒是挺適應的,畢竟她在靈姬神將墓中已經爬過了一次,爬這雪山雖說不是輕而易舉,但是也是挺容易的,齊空明有著強大的體能身體,沒有技術,身體湊,也能跟得上。

不過,登山所花的時間倒是比草原所花的時間少,他們此刻已經在山腰上,正從山腰那裡繞到山的背面,這一段路就更加的簡單了,沒有花多長的時間,他們便來到了雪山的另一面,已經能從這雪山看見那流淌在大地上的域河了。

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玉靈公主與齊空明親身體會著這句話,一路磕磕碰碰,總算是下了山,距離域河已經不遠了,然後只需乘著小船,順著域河河流而下,便可以看見戰魁谷的入口。

齊空明與玉靈公主迅速到達了域河邊,放出了從霍家人手裡奪得的小船,上船,玉靈公主又放進凹槽里一顆玄階魔晶,小船立即發動了起來,速度比他們在陸地上跑得還要快,而此刻的已快要傍晚了。

天空已經布滿星辰,齊空明他們還在這域河上漂流著,還沒有看見戰魁谷的入口,突然,他們看見了遠處有火光,隱隱約約還能看見有一座小山脈。

「戰魁谷!那山脈之中便是戰魁谷,看樣子,他們還沒有攻破戰魁谷的保護陣法。」玉靈公主望著那道火光說著,語氣中有點激動,他們還是趕上了。

「是有很多人來這戰魁谷嗎?」齊空明看著那火光說道。

「那是當然,戰魁谷里的那個東西,可是所有進這蒼靈山的人都想拿的東西。」玉靈公主解釋著,齊空明點了點頭。

「對了,我們偽裝一下,我怕遇上霍家的人。」玉靈公主說道,就立刻偽裝起了自己,齊空明聞言也開始偽裝自己。

他們先停在一旁,然後開始偽裝自己,齊空明甚至還用泥巴抹了抹自己的臉,本來在黑暗中已經很難認出來,現在的他就更難看出來是他本人了。

玉靈公主跑遠了,換了一身男子的衣物,將自己的秀髮藏在了一頂帽子中,徹底化身一個美少男,不得不說,玉靈公主的男子裝扮還是挺俊的。

然後玉靈公主收起了船與齊空明兩個人從陸地上接近著那處山脈。

過了一會兒,他們終於來到了那處火光所在之地,在這裡已經聚集了許多人,齊空明甚至還看見了三皇子的身影,倒是還沒有看見霍家人,齊空明還問了問玉靈公主要不要去跟三皇子一起,玉靈公主拒絕了,這讓齊空明心中奇怪了一會兒,然後就放下不想了,別人家的事,與他無關。

玉靈公主說不要引人注意,所以他們就尋了一片偏僻的樹林,跳到樹上,觀察著那些人,看樣子他們那些人是準備白天的時候再入谷,所以玉靈公主也就先睡下了,齊空明還在看著,至少要等到夜深了,確定了,齊空明才會睡,玉靈公主已經很累了,齊空明就想讓他們多睡會兒。

夜已深了,齊空明自己本身也有點乏了,看那些人是真的準備明天再入谷,齊空明也就不跟自己的生物鐘做對了,他也睡下了,這一夜風平浪靜,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一大清早,戰魁谷前,一群人聚集在了這裡,而這一群人都是炎華國八大家族和皇族的精英子弟,更有他們在強大宗門中請來的幫手。

這些精英子弟基本以三皇子為首,他是皇族,且實力在玄榜之上也是有目共睹,玄榜十一名,這可是許多聖宗弟子都無法達到的境界。

此時,三皇子正在與一些人討論著事情。

戰魁谷,戰魁神將墓所在之地,可以說戰魁神將的傳承是最為難得的一個傳承,連要進入這個地方都需要聚集一定的人力,才能從護谷大陣上打開一個缺口,這樣子才可以進入到戰魁谷里。

可是在平時,戰魁谷的防禦陣法是絕對打不開缺口的,但是,有一個特殊的時間,就是在今日,陣法會有一個虛弱期,在這個虛弱期內,聚集一定的人力便可以打開缺口。

此時,三皇子與這些人討論的便是此事,而齊空明他們此刻正混在人群中,隨時準備跟著這些人進入戰魁谷。

「喂,你說他們還要討論多久?」齊空明在人群中拉了一下玉靈公主,玉靈公主轉身看著他。

「快了,你沒看那大陣就快要虛弱了嗎?」 君主的神祕私寵 玉靈公主說著指向戰魁谷口,齊空明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去,戰魁谷口,防禦陣法的防護光罩此刻正一閃一閃的,光芒的亮度正在降低。

「陣法怎麼會顯露出來?」齊空明自言自語著,然後他就看見專門有一群人在那裡攻擊著防禦陣法,額,好吧。

突然,人群一陣喧囂,齊空明一轉身就發現玉靈公主不見了,齊空明連忙向四周望去,尋找著玉靈公主,忽然,一隻手拉住了他的手,將他從人群里向著人比較多的地方拉去,齊空明剛想掙扎,他便看見了拉他的人的真面目。

玉靈公主!

她拉我去哪?怎麼了?

齊空明心中頓時疑惑四起,不過,很快他就知道為什麼要靠近人群中人最多的地方,為什麼人群會喧囂起來。

他看見了一個新來的隊伍,隊伍中有個人他認識,羅沖!

霍家來人了。

要知道,八大家族裡,只有霍家跟皇家最不對付,其他家族就算是心裡不對付,他們也不會表達出來,但是霍家不是。

「呦,這不是三皇子嗎?」霍家隊伍中,一個人走了出來,態度囂張,衣服華麗,面容倒是還算可以。

霍家二少爺,霍天雄!

三皇子看了一眼霍天雄,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這麼一大清早,霍二少爺不在家裡享福,來這幹嘛?」三皇子看都不看霍天雄,不屑地說著,然後就繼續跟其他人討論著。

「來看看你唄,你研究,我就不打擾你了。」霍天雄笑了笑說道,一點都沒有在乎三皇子的語氣。

霍天雄也不想自找麻煩,便帶著他自己的人站到一邊,等著三皇子破陣。

「既然人都來了,不出點力,我想大家都會不舒服的。」三皇子看著霍天雄站在那裡,等著他們破陣,便走了過去,跟霍天雄說道。

「好啊,不過,你們可不能在我們出手的時候偷襲我們。」霍天雄想了想,又看了三皇子那邊隊伍一眼,說道。

「那是當然,我們不會這麼卑鄙。」三皇子說道,轉身便回了隊伍。

齊空明與玉靈公主待在三皇子帶領的隊伍最深處,沒什麼人注意,他們注意的是霍家人,這倒是給齊空明他們打了掩護。

齊空明與玉靈公主已經看到了剛才的那一幕,心裡也明白,恐怕還是要與霍家撞上了,不過玉靈公主說,這裡面的東西必須拿,那他就得跟在玉靈公主身邊。

終於,大陣徹底虛弱了下來,兩隻隊伍迅速攻擊著大陣的一處,雖然大陣虛弱了,但是它依然頑強,抵擋著兩群人的攻擊。

三皇子與一些人都沒有出手,他們等待著大陣被打開一個缺口。

忽然,頑強的大陣好像經受不住攻擊,一個缺口緩緩打開,齊空明與玉靈公主在這一刻都做好了準備,他們此時正在與其他人一樣攻擊著大陣,他們可以最先進入戰魁谷,提前做好隱蔽。

缺口越來越大,缺口在可以進入三四個人的時候停止了擴張,兩隻隊伍迅速動了起來,齊空明與玉靈公主混在了隊伍的第一線,進入了戰魁谷。

戰魁谷內外是兩個世界,戰魁谷內靈力充沛,靈藥更是遍地都有,這讓這些見過世面的家族子弟都有些瘋狂了,衝進來的家族子弟想都不想都在第一時間收取靈藥。

齊空明也想要拿靈藥來著,但是玉靈公主一把拉住了齊空明,兩個人迅速向戰魁谷更深處而去。

「那些靈藥不拿嗎?」齊空明看了一眼身後搶靈藥的人群,說道。

「這些靈藥不算什麼,後面有更好的,要拿也拿後面的。」玉靈公主說著,頭也不回地向著戰魁谷更深處衝去,齊空明想著,也是,剛入谷便有這麼多靈藥,後面肯定有更好的,想到了這些,齊空明便有點興奮了,迅速跟上了玉靈公主的腳步。

這個時候三皇子與一些人還有霍天雄也都進來了,這些都是兩隻隊伍的佼佼者,他們也是看都不看一眼地上的靈藥,向著戰魁谷更深處而去。

齊空明跟著玉靈公主飛奔著,看著四周的靈藥,心中簡直是在滴血,這可是他這輩子第一次見到過這麼多的靈藥。

二人不斷在谷中前行,空間越來越開闊,很快,他們便見到了一個湖泊阻擋在他們面前,而這個湖泊周圍生長的靈藥都是極為罕見的靈藥,這一刻玉靈公主都動容了,這些靈藥皇家寶庫里儲存量都是很少的。(當然齊空明現階段能碰上的靈藥都是五錢品質和五錢品質以下的稀有靈藥。同一品質的靈藥還分常見與稀有。)

不過,越是高級的靈藥,要收取的難度就越高,有些靈藥甚至得需要一些特殊器皿來收取,還好這裡沒有六錢和六錢以上的靈藥,那些靈藥都已經是成精了,恐怕齊空明打都打不過。

「快點收吧,不然後面的人跟上來了,恐怕就不好了。」玉靈公主說著,立即拿出了兩雙用蠶絲所做的手套,一雙遞給了齊空明,自己立刻開始收取靈藥,齊空明戴好手套也立刻加入其中。

時間飛速流逝著,齊空明他們領先的時間並不多,三皇子他們來得很快,一下子就看見了齊空明他們,不過霍家人倒是還沒有到。

「二位……」三皇子剛想問來著,看見玉靈公主的側臉,一下子就認出了是玉靈公主,立刻就不問了,其他人剛想上去搶奪玉靈公主的靈藥,三皇子立馬就阻止了他們。

「不用了,這兩個人是我的人,我們趕快收取靈藥,不然霍家人來了,好處可就少了。」三皇子說著,自己也立馬沖了上去,趕緊收取靈藥,其他人心中雖然帶著疑惑,但是三皇子都這麼說了,他們也就不去打擾齊空明他們。

玉靈公主也看見了三皇子,不過她知道,她的三哥認得出來她,所以她一點都不擔心三皇子會對他們出手,她擔心的是霍家人,可是這些靈藥都是稀有無比,又不得不收。

很快,霍家人也來到了此處,這一刻矛盾也就出來了,霍家與皇族甚至是其他家族一點都不對付,長輩之間還會客氣,但是小輩之間可就沒有那麼友好。

爭奪靈藥的戰鬥一觸即發,羅沖跟在霍家人的隊伍中,雖然看見了齊空明他們,但是齊空明與玉靈公主做了偽裝,羅沖一時之間還認不出他們,而且這裡的靈藥可比他們有吸引力多了。 「小子,把你手上的靈藥放下,那是我的!」一個霍家人惡狠狠地指著齊空明說道,齊空明表示很無奈,自己已經盡量躲著了,怎麼還是被霍家人找上了。

此時,湖泊前的珍貴靈藥基本上都被收取的差不多了,場面混亂了起來,基本上都在搶奪對方的靈藥。

齊空明直接無視了那個霍家人的話,將靈藥放入了空間戒指中就想離開,那個霍家人怒氣一下子就上涌了,媽的,敢無視我。

拳風呼嘯而過,一隻拳頭沖向齊空明,齊空明直接回了一拳,那個霍家人只感覺到自己的手骨猛然斷裂,慘叫了起來,頓時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那個霍家人跪在地上翻滾著,這一瞬間的疼痛讓他有點痛不欲生,齊空明早早就離開了這個地方,沒有引起他人的注意。

其他人也只是被吸引了一瞬間的目光,現在正在搶奪靈藥,這點傷都算是輕的,不過,倒是沒有死人,他們現在下手還是有點分寸。

但是,齊空明沒有想到的是一個人卻看見了這一幕,那就是羅沖。

羅沖原本是沒有注意到齊空明的,但是他發現了齊空明與玉靈公主好像與周圍都不一樣,三皇子和其他家族的人被霍家人打的時候,他們兩個人看都不看一眼,專心只在那收取靈藥,那獲取的靈藥數量恐怕是場上最多的,這讓羅沖很是眼紅。

不過,他看見剛才那一幕,陡然有種見過此人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人好像在哪裡見過?

齊空明走到玉靈公主身邊,與玉靈公主一起躲避著周圍人,他問道:「差不多可以走了。」

「我知道,不過這個情況恐怕我我們不能先走吧。」玉靈公主說著,齊空明想著,也是,這麼混亂的場面,他們要是先走,豈不是很突兀。

三皇子剛把一個霍家人打趴在地,現在只是前戲罷了,動手還是沒有下殺手,後面還有更好的東西,恐怕到時候三皇子與霍天雄就得翻臉了,畢竟好東西誰都想要。

不過,場面越來越混亂了,皇族與霍家人打得更是兇狠,三皇子怕再打下去,恐怕就殺急眼了,那場面恐怕就得失控了,三皇子立即走向霍天雄那裡。

霍天雄看著這個場面,明顯對自己比較不利,雖然他們霍家在八大家族裡算是最為頂尖的家族,但是也扛不住其他家族一起上吧,他心中也有想停止這場混戰的想法,等到了戰魁神將墓中,再做打算。

「霍二少爺,恐怕我們得出面制止一下了。」三皇子帶著其他家族的代表走了過來,說道,可是語氣中一點商量的意思都沒有。

「行。」形勢所迫,霍天雄不得不答應,雖然霍家人這次也來得不少,可是場面上明顯是他們霍家落了下風,對手既然有停戰的意思,他也就不去管面子上的問題了,他可不是紈絝子弟。

羅沖這邊,他看著齊空明還沒有覺得什麼,只是有點熟悉,但是看到了玉靈公主的面容,頓時就覺得,此人肯定在哪裡見過。

這個時候,當初那個帶領霍家人圍攻齊空明他們的為首之人走了過來,指著玉靈公主。

「您覺不覺得他很像一個人?」那個為首的人恭恭敬敬地問道,羅沖的身份可比他高貴多了,光一個武宗弟子就比他強了好幾倍。

「是像,就是那兩個逃走的那個女的,咦?」羅沖說著,越說他就越覺得就是那兩個人。

羅沖再仔細看了看齊空明。

對!就是他們,好啊,竟然敢在霍家人的眼皮子底下走動。

羅沖立刻走向霍天雄,此時霍天雄正準備與三皇子他們一起制止現在混亂的場面,看見羅沖走了過來,他便停下了腳步。

「霍二少爺,你看那兩個人,他們就是害死你哥哥的人。」羅沖指著齊空明與玉靈公主說道,霍天雄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殺意。

齊空明與玉靈公主此時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

「你確定?」霍天雄壓低著聲音說道,他們霍家現在可謂是精誠團結,兄弟之間並沒有那種勾心鬥角,反而之間的感情還是極好,這都是皇族與其他家族一手造成的局面,他們霍家可沒有空內鬥,稍有不慎,霍家便會在炎華國除名。

這個時候三皇子走了回來,問道:「霍二少爺,不一起制止嗎?」

霍天雄這一次理都沒有理三皇子,他從羅沖的眼裡看出了確定的意思,怒氣上涌,哪裡管得著什麼三皇子。

身影暴掠,霍天雄直接從三皇子身旁,飛速向著齊空明衝去,羅沖瞬間跟上,他對於齊空明還是很有戰意的。

三皇子一愣,這是怎麼了?他看著霍天雄極速接近著齊空明與玉靈公主,心中疑惑了。

那不成玉靈與霍天雄有什麼過節嗎?

不過,他沒有去制止,他想等局勢明朗了再說,皇族可不是霍家。

齊空明還在偷偷地收取靈藥的時候,忽然感覺有一股殺意朝著自己襲來,伏魔師對於自己的感覺絕對沒有懷疑,他瞬間望向四周,頓時看見了羅沖,還有霍天雄。

認出來了!

趕緊撤!

「走,被認出來了。」齊空明碰了碰玉靈公主,小聲說道,玉靈公主也立刻看到了霍天雄殺氣騰騰地沖了過來,身後還跟著個羅沖,轉身就準備與齊空明一起走,他們得趕緊走。

玉靈公主其實也想過跟三皇子求援,但是她與她三哥的感情並不好,她反而與她大哥感情最好,皇家奪太子位那點事可不是兄妹情可以抹平的,雖然她沒有幹什麼。

「是霍家的,給我攔住那兩個人!」霍天雄指著齊空明他們怒吼著,所有霍家子弟瞬間將目光轉向了齊空明他們,原本與他人爭奪靈藥的霍家人立刻就沖向了齊空明他們。

三皇子這一刻,內心閃過一絲掙扎,要不要幫助他的妹妹呢?

「三皇子,那兩個人我們要不要去幫?」三皇子身後一個背著劍的人走上前來問道,語氣平淡。

三皇子雖然說過齊空明他們是他的人,但是其他人根本就沒有見過齊空與玉靈公主這兩個人,所以他們也就在等著三皇子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