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談笑風生,往前而行。

舞音一直保持著淡淡笑容,然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美目中卻有道精光一閃而過。

啪!輕輕按下古盅的按鈕,旋即舞音帶著淺淺的微笑跟了上去。

那是一組早已編輯好的訊息,有且只有四個字——

任務開始!

「原來是這樣。」林風笑道。

「對啊。我和音也算不打不相識。」林戰颯然道,「那你呢老弟,這幾個月可有收穫?」

「大的收穫沒有,小的收穫倒有些。」林風眼眸輕爍,略感可惜。儘管自己如願進入遠古禁地,但土系的遠古禁地對自己而言,如同雞肋。好在擊殺丘昃,點亮土命星盤。也算不虛此行。

「別著急,慢慢來。三年時間長的很。」林戰安慰道。

「好。」林風笑了笑,「哥你呢,除未來大嫂外,似乎…收穫不錯?」

「那當然,這次可謂賺的盆滿缽溢!」林戰目光炯亮,興奮握住雙拳。「雖然試煉殿闖了幾次都功虧一簣,但累積了不少得分,加上古遺迹的那些分數……」林戰得意的按下左手的『古盅』,頓時顯示出一個數字。

880000。

林風微微一怔。

「88萬?」心之暗忖,林風有點發愣。

一直來。自己對得分都未太在意,因為沒有一個比較,故而無從得知自己的得分是高是低。

「88萬很高么,大哥?」林風好奇道。

「那當然!」林戰昂起頭顱,自豪道,「接近100萬的得分,排行榜我最起碼能進入前一千位,甚至前三百名都可能!」林風眼眸微爍,想想卻也是,對大哥而言,這個排名已經很不錯。

畢竟,此次參賽光星域級巔峰武者,恐怕都不止千人。

大哥能進入前一千位,足見實力。

「得分還是小事。」林戰挑了挑眉,嘿嘿笑道,「你可知我在古遺迹中得到什麼?」未等林風開口,林戰便已是迫不及待的大手一揚,瞬時間,一道橙色光芒完全綻亮,帶著分迫人氣息。

那是一個六角菱形的奇特寶物,橙色光芒中,隱隱間蘊含著金光燦燦,宛如一頭怒蛟。

「好強的力量氣息,剛棱有角。」林風雙眸微閃,從林戰手中接過,仔細看了看,「這應該就是大哥你提及的地階橙色先天星寶,如我所料沒錯的話,應該是件攻擊性寶物。」

「對。」林戰洒然而笑,「正是和音遇見后,我們一起所奪。老弟你不知道,還有七個武者和我們爭,多虧音幫忙,我才能下先手為強,奪得這件珍貴的地階先天寶物『蛟輪』。」

「只可惜就這一件,音怎麼都不肯收。」林戰眉頭輕簇,「說什麼和她並不相稱,非要給我。」

「但我知道她其實也很想尋一件地階的先天寶物。」

「所以,這些日子我和音一直闖蕩古遺迹,看看還有沒有這個機緣。」

林風徐徐點了點頭。

先天寶物,論能力遠勝後天寶物。

更何況是地階的,作為一個武者,誰不想擁有?

雖說有天階先天寶物的存在,但那僅僅只是傳說,誰都未曾見過。無數聖級強者,都只是擁有地階先天寶物而已,自己這未來大嫂『舞音』,能忍痛將一件地階橙色的先天寶物讓給大哥,足件其心地確實不錯。

「對了,老弟。」林戰面露猶豫之色,躊躇不決,倏地壓低聲音道,「你能否幫大哥一個忙?」

「什麼忙?」林風輕訝。

「是這樣的。」林戰略顯尷尬,小聲道,「你也知道,雖然時間還很多,但先天寶物這種事得看機緣,萬一……」林戰連道,「我的意思是…萬一我們最終沒能找到第二件先天寶物,到時出去你能不能借大哥點錢?」

「借錢?」林風一怔,倏地恍然。

原來,兜了個圈子,大哥想到時買件先天寶物給舞音。

「我知道這要求可能…有些過了,不過老弟,大哥一定會把錢還你!」林戰正色道。

購買先天寶物,很費錢。

尤其是地階的寶物,更是有價無市。

林風啞然失笑,卻是從未見林戰這般模樣,一直來頗是洒脫,大大咧咧的大哥,竟會有這般鐵漢柔情一面。情之一字,確實能讓人改變甚大,按大哥的性格,換做以前怎麼都不會向自己提出這等要求。

笑了笑,望著林戰期待的眼神,林風搖了搖頭。

「不,不行么……」林戰露出失望的神色,喃道,「也是,要買地階橙級的先天寶物,少說也要幾十萬星晶。」

先天寶物,因為稀少,所以價格異常昂貴。

每高一個品階,價格都以十倍翻升,最重要的是,有錢也未必買得到。

畢竟,這是聖者都有需求的寶物。

「大哥你誤會了。」林風莞爾而笑,「不是不行,我的意思是…不需要。」

「不需要?」林戰有點茫然不解。正疑惑間,倏地見到林風手中一道橘黃色光芒閃動,洋溢著濃郁的土之氣息,頓時間林戰瞪大眼睛,張大嘴巴完全合不攏。

相當雄厚的能量!

而且,是『黃』色!

那是一件小巧玲瓏的女式輕鎧,樣式精美婉轉,美不勝收。

「黃,黃級星甲?」林戰愣住了,望向林風。

「對,地階黃級的先天寶物『熒黃鎧』。」林風淡然一笑,這件熒黃鎧,正是自己在遠古禁地中所取得的第一件先天寶物。望著林戰獃獃的樣子,林風不禁笑道,「大哥,還不拿去取悅未來大嫂?」

「這,這……」林戰有點說不出話來,喃道,「這太貴重了。」

地階先天寶物,橙色價格在10-100萬星晶之間。

而黃色,直接翻升十倍!

「拿去,大哥,我不缺錢。」林風硬塞到林戰手中,淡笑道,「這件『熒黃鎧』原本我想送給羽墨,不過既然大哥你有用就拿去,算是我給未來大嫂的見面禮。」

林戰咧嘴苦笑道,「哪有做弟弟給見面禮的規矩?」倏地一頓,林戰連是搖頭推卻,「不行,這是你給羽墨的禮物,我不能奪人所好。」

「舞音走的應該是武神一道,這件熒黃鎧對她更有用一些,羽墨…還是比較喜歡煉器。」林風微然一笑,見林戰依然態度堅決,無奈又是取出一件星寶,瞬時間,綠色光芒耀眼綻亮,林戰大眼瞪小眼,驚呆的說不出話來。

開玩笑!

又一件?!

之前是地階黃級的先天寶物,現在是綠級?

「喏,我還有。」林風聳聳肩,「所以收下,大哥。」

完全窒息。

林戰嘴角抽了抽,駭然的望著林風,「老弟,這不會就是你說的……小收穫?」

「怎麼會。」林風笑著搖搖頭,「這怎麼能算收穫,最多只能說是一點『小禮物』。」

「小,小禮物?」林戰腦袋已經有點紊亂。

「嗯,還有一件。」林風神色平靜,淡然而笑,自己在遠古禁地之前只得到那件熒黃鎧,然而後化身『丘昃』,又找到兩件先天寶物,不過這些對自己來說確實沒什麼大用處,甚至連『回魂果』的價值都比不了。

「我靠!」林戰終於按捺不住,暴了句粗口。

瞪大眼睛望著林風,完全懵了。

這都不算『小收穫』?

那什麼才算!

…(未完待續。。) 林風,這幾個月到底做了什麼?

林戰目瞪口呆的望著林風,說不出半句話來。

等等!

林戰倏地反應過來,一把抓過林風左手手腕,按下古盅按鈕,頓時間——

「啪!」一個清晰的數字落入眼眸,望著那震駭的分數,林戰張大嘴巴,連下巴都快掉落下來,使勁眨了眨眼睛,確認自己沒眼花,半天才是開口,驚道:「2709000?!」

是他得分的足足三倍!

接近三百萬的得分,簡直匪夷所思!

「我的媽呀。」

「老弟…你這也太嚇人。」

「這分數也太高了!」

嘴角抽動,想起剛才他還在洋洋得意自己八十八萬的得分,林戰便感一陣臉紅。

近三百萬的得分,若非他親眼所見,怎麼都不敢相信。

這怎麼得到的?

「糊裡糊塗就這麼多了。」望著林戰看著自己的眼神,林風無奈一笑。說實話,自己確實連這得分怎麼長的都是一無所知,上一次看還是『0』分,隔了幾個月看便有這麼多。

「糊裡糊塗?」林戰震驚異常,苦笑道,「你開玩笑的,老弟。」

「不,是真的。」林風點點頭,「分數很高么,大哥?」

「很高?豈止很高!」林戰用一種看著怪物的眼神望著林風,重重點頭:「近三百萬!前些日子我見過華一刀,他的得分也就130萬,那可是我們釋羅郡星域級十大強者之一!」

華一刀,只有130萬的得分?

自己的分數,豈非他一倍?

林風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總算有點了解。

似乎……

還真的挺高的。

「2709000。起碼都能位列三甲,在我看來甚至有超出五成可能……」林戰雙眸璘亮,正色道,「位居首位!」按常理來說,這個得分確實足以坐上首位,然林戰並不知。這一屆除林風外,還有一個更可怕的天才!

千戀皇。

如今,得分已是遠遠超出300萬!

相當震駭!

375萬!

朱雀境,完全沸騰。

千戀皇的得分,一路飆漲,簡直恐怖到極致。

林風的得分才剛剛拉近,卻又在瞬間被遠遠拋離。此刻在朱雀境內,千戀皇的名字已是一炮而紅,更勝林風一籌。畢竟煉器師大賽過去好幾個月,如今朱雀挑戰賽才是正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