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同時攻來,力求一擊斃敵。

退?

這是不可能的。

皇帝沖了上去。

右拳轟向龍王的拳頭,左腳踢向傅風雪的膝蓋。

有人說,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皇帝認為,天下武功,唯霸道不破。

他要用絕對的凌駕於對手的強悍實力把他們打趴下,無視他們的任何攻擊。

轟——

拳對拳,腳對腳。

皇帝的腳踢向傅風雪,彷彿踢進了棉花堆裡面。可是,棉花絮里也藏了不少針,扎的他難受之極。

他剛猛的拳頭和龍王的拳頭對轟在一起,一股巨大的反力推來,證明龍王有著野獸般的軀體和深不可測的實力。

勁風呼嘯,空氣再一次被撕裂,嘶啦嘶啦的聲音再次響起來,幾乎有些刺耳。

哐—–

哐—–

哐——

皇帝連退三步。

然後喉嚨一甜,一股鮮血狂噴而出。

龍共虎,應聲裂!

(PS:在燕京參加一個會。當然,我知道這不是理由。所以,接下來我會努力保持兩章的更新。另外,天才暫時還結束不了。我在蹲廁所的時候認真的想了想,還有不少坑沒有埋啊。你們蹲廁所無聊的時候,也幫忙想想還有什麼坑沒埋吧。然後發到書評區的『坑貼』裡面。

天才是老柳的,也是你們的。我們一起為之努力吧!) 而就在大量魑魅魍魎的包圍之下,楚天的身影消失在了惡鬼的包圍之下,羅法天尊也是感覺到楚天的氣息已經消失不見了,正在他準備收回自己的心神之後。

突然一股不詳的氣息籠罩了全場,即便是以他的修為都是感覺到了全身寒毛豎起,羅法天尊難以置信的看向了楚天的方向,此時楚天的身影再次的出現。

只不過現在後者的狀態實在是有些恐怖,全身漆黑無比,而且身上還遍布奇怪的文字,而且那雙墨黑色的眼神彷彿能夠將人拖入無盡的黑暗一般。

「這,這是道屍,你,你……」羅法天尊在愣神了片刻之後立刻醒悟了過來。

之後即便是強大如同後者這般,在楚天現如今的狀態面前,只有亡命逃竄的份,羅法天尊很清楚留在此地恐怕只有死路一條,正是因為明白楚天如今這幅樣子代表的意義,他才會如此的恐懼。

但是讓羅法天尊不解的是,道屍應該是不可能有自己的意識才對,而且先前楚天並不是這般模樣,這短短的一瞬間到底都發生了什麼事情,這般諸多的思緒夾雜在羅法天尊的腦海之中。

但是很快他就感覺那般恐怖的壓迫感就在自己的身後,那具道屍正在注視著自己。

「該死啊!」

羅法天尊一掌落在自己的身上,之後他的速度更上一層樓,瞬間化為了殘影消失在了更遠處,而此時被楚天目光所窺視的整個冰谷化為了黑暗。

所有的弟子和羅宋教的長老,在楚天的目光下,他們的身體正在被黑暗所吞噬,最後再黑暗之中化為無形。

而就在此時太古神殿之內,楚天的身外化身猛地睜開了雙眼,楚天躺在地上發出歇斯底里的哀嚎聲,他感覺自己的意識彷彿要被撕成碎片一般,只不過是短時間讓自己的意識回到本尊之上,他便感覺自己的意識要被吞噬了一般。

在察覺到羅法天尊逃走了之後,楚天立刻讓自己的意識回歸到了身外化身之上,但是即便是如此那般的痛楚依舊深深影響著楚天。

在這樣的太古神殿之內,楚天不知道自己昏厥了多長的時間,但是等他蘇醒過來的時候,依舊昏昏沉沉的,意識就沒有完成的恢復。

楚天隨後讓自己的身外化身離開了太古神殿,當楚天再次出現在冰川之上的時候,他震撼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切,在楚天的面前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深坑。

原本羅宋教的冰谷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楚天的目光看了一眼自己的本尊,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本尊,而且是一瞬間就做到的事情。

「道屍?」楚天喃喃自語了起來,對於這個詞他也是第一次聽聞,但是當時羅法天尊彷彿是看出了自己這個本尊的狀態,而且正是因為了解這一切,所以他才會在第一時間選擇逃亡吧。

「看來這件事之後要好好調查一番,看來在太古神殿之內應該是沉睡了有一段時間了,以後還是不要輕易使用本尊的力量為妙。」楚天心中暗自道。

之前那股痛不欲生可是讓楚天差點再次進入了鬼門關,要不是自己反應的夠快,恐怕意識直接會在本尊上被碾壓魂飛魄散。

楚天讓自己的本尊回到太古神殿之後,隨即迅速的離開了此地,面前的這一幕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而唯一讓楚天感覺有些可惜的便是那羅法天尊逃走了。

但是對於楚天來說這已經足夠了,如今的羅宋教已經徹底的被自己毀掉了,楚天能夠感覺到冥冥之中壓迫在自己身上的枷鎖已經被抹除了,自己所發的宏願已經完成。

楚天已經隨時能夠突破傳說境,但為了謹慎起見,楚天還是沒有貿然的突破,畢竟在突破的時機說不定會有什麼人埋伏著,到時候只會讓正在度雷劫的自己措手不及。

所以楚天決定先回到萬法仙門之內,而且他現如今已經感覺相當疲憊了,就這樣在昏昏沉沉的意識下,楚天回到了萬法仙門之內,而之後發生什麼事情他也都完全不清楚,就這樣昏厥了過去。

這之後,楚天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昏迷了多長的時間,等他清醒過來的時候,他這才發現一群宗門的長老都在他的身旁,察覺到楚天清醒過來之後,眾人的目光也是落在了楚天的身後。

「楚天,你也太過亂來了,竟然神魂的力量接近枯竭,要不是有韓雲師兄在這裡的話,恐怕你這條命就保不住了。」盱眙看著楚天開口道。

楚天也是回想了起來,當時自己的意志越來越昏沉,原來是神魂之力快到枯竭的跡象,這確實是相當危險的情況,要是神魂之力徹底枯竭的話,那麼時間久了自然便會魂飛魄散。

楚天猜測恐怕之所以神魂之力會消耗如此之大,應該和自己的本尊有著必不可分的關聯。

「韓雲師兄,多謝你的出手相救了。」楚天開口道。

「大家都是師兄弟,這點事情就不用在意了,不過不管怎麼樣,下次還是不要施展這種手段為妙,這次你之所以能夠幸免於難也算是運氣了。」韓雲告誡道。

「楚天,那羅宋教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嗎?」元良此時已經忍不住湊身向前開口詢問道,而此時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是落在楚天的身上,希望能夠得到一個求證。

楚天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長的時間,但是看啦羅宋教的消息已經傳到宗門之內了,恐怕如今整個星光神州的所有人都已經知曉了羅宋教被毀滅的消息。

而他們想要知道的自然是羅宋教那凄慘的場景的原因是否在自己,畢竟那可是讓整個羅宋教從根本上意義的消失,那龐大的深淵只是看一眼都足以震撼人心。

楚天點了點頭,不過他並沒有多說詳細的事情,畢竟道屍的事情連楚天自己都沒有弄清楚,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這個變化也許並不是什麼好事,那邊恐怖的力量就宛如是詛咒一般。

而眾長老顯然也並沒有追問楚天如何做到的這件事,他們只是感慨楚天的實力罷了,而元良顯然是最為興奮的其中一人。

「如今既然你發下的宏願也已經完成了,是準備要突破到傳說境了嗎?」顏路開口道。

而這話也是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在雷劫境大圓滿都已經有如此實力的楚天,如若能夠成為傳說境的修士,那麼顯然對於他們萬法仙門將是一大助力,原本的楚天受困於宏願無法成功突破,但是如今的宏願已經完成了,自然就不需要那麼多的顧忌。

楚天點了點頭,並沒有否定顏路的話語,他之所以這麼著急毀滅羅宋教,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的原因,唯有成為傳說境的修士,接下來他才能夠在之後的未來格局中,站穩腳跟。

「如若是這樣的話,我倒是能夠推薦一個好去處。」顏路開口道。

聽到這話楚天微微一愣,不過確實渡劫之地要好好選擇才行,要是在宗門之內渡劫的話,雖然說有師兄弟的守護,但是畢竟雷劫會對於宗門造成極大的影響。

所以渡劫之地也必須要好好的選擇才行,顏路的話語顯然是有絕佳的渡劫之地可以供楚天選擇。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有勞師兄了。」楚天沒有拒絕道。

「那我一同前往,充當護法吧。」庚金開口道。

韓雲點了點頭,庚金和顏路兩人的實力加在一起,恐怕等閑之輩已經無法輕易的打攪楚天的突破,而韓雲則是準備留下來守住宗門,後者的觀星術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 第1386章、這才是真正的裝逼!

一個柔中帶剛,一個霸道無雙。

兩人同時使力,就連皇帝都難以招架。

他的身體連續後退幾大步,然後口嘴溢血,模樣凄慘。

敗了?

天下無敵的皇帝也會落敗?

原本大家對這一刻充滿期待。可是,當它真正來臨時,幾乎每個人都難以相信。

「皇帝輸了?」紅衭問道。

「——萬能的主,感謝你的仁慈。你從來都不曾讓你虔誠的子民失望。」耶穌又忙著在胸口划十字。

秦洛卻發現了情況不對,快步往戰場中央跑過去。

可是,還沒等到他跑到,傅風雪高高屹立的身體就突然間向後倒地。

哐——

他的身體砸在堅硬的石頭上,發齣劇烈的響聲。

然後,他一動不動,狀若死屍。

他的雙手骨頭早就碎了,剛才用腳進攻,一隻腿骨又斷裂了。體力衰竭,單腳難支,終於再也堅持不住了。

「只有一次機會。」這就是他對龍王說這句話的原因。因為他非常清楚,自己是很難再組織第二次進攻的。如果這次不能抓住機會獲得戰果,那麼他們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龍王站在離他不到三米的位置,他明明看到傅風雪堅持不住即將倒地,可是,他卻沒有趕出去攙扶。

他走的是『爆拳』的路子,就是將身體裡面的力氣全部使出來,一擊必殺。而皇帝和他的路子是相同的。爆拳對爆拳,那股子內勁兒的衝擊和肆虐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他雖然沒有傅風雪傷得那麼重,但是他現在五臟移位,氣血沸騰,身體都跟散了架似的。

他不能動。一動,身體緊繃的那股勁兒就要泄掉。

一旦泄掉,他和傅風雪就再也沒辦法站起來了。

所以,他要強撐著。任躁動不安的內腑歸位,任身體氣血平息。

傅風雪倒下,接下來是屬於他的戰鬥。

秦洛跑到傅風雪面前,伸手一探脈博,細不可聞。

他想也不想,立即從袖子里抽出銀針。這個時候也顧忌不了消毒不衛生這樣的問題,他手持銀針,《太乙神針》觀音手立即施出,一股柔和卻磅礴的力氣立即通過銀針進入傅風雪的身體。

他的身體已經掏空了,現在呈現在人前的只是一個空殼。皇帝太強大了,強大到讓他沒辦法有所保留,只能拼盡最後一絲力氣。

而且,這種渡力還不能過快過猛,避免讓他乾癟受損的經脈受到衝擊。

觀音手表面溫和,內里霸道,極其適合來救治傅風雪。

只是切了一下脈博,秦洛便已經想好了針對傅風雪的治療方案。

術業有專攻,在醫學領域,秦洛確實比其它人更有天賦一些。

果然,經過秦洛用自身精氣的滋補,傅風雪的臉色終於恢復了一絲血色。雖然極淡,但這代表已經把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如果秦洛不及時治療的話,傅風雪的身體會越來越衰弱,然後眼睛睜不開,再也醒不來——

其實,死亡並不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情。

「痛快。」皇帝笑了。

狂笑!

一邊笑,嘴裡還在一邊嘔血。

可見,龍王和傅風雪的上下夾擊給他帶來了多麼大的傷害。

「痛快。」皇帝大聲吼道。「傅風雪,你已經站不起來了嗎?」

傅風雪沒有應答。他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說話的力氣。能勉強的睜開眼睛還是因為秦洛借力的原因。

「現在,你的對手是我。」龍王沉聲說道。經過短暫時間的休養,他的身體終於恢復了正常,一些小小的不適被他強行壓了下來。

「可惜。」皇帝說道。不知道是可惜傅風雪沒辦法站起來了,還是可惜他的對手只有龍王了。

「現在,輪到你來進攻了。」龍王說道。

他不是不想進攻。誰願意把主動攻擊的權利拱手讓人?

搶敵於先,就有可能贏得最終的勝利。

他是沒辦法進攻。

內腑不夠平,氣血不夠穩,與其主動攻擊自爆其短,不如站在原地等他攻來。

至少,他又能為自己爭取一點點兒的休息時間。

「好。很好。」皇帝狂叫著說道。「那你就再接我一拳試試。」

「吼—–」

皇帝一聲大吼,他身上的白色襯衣紐扣顆顆爆掉,薄薄的衣片破碎,被風一吹,便四處飛散。

他赤裸著上半身,身上肌肉勻稱而結實,卻並不如那些健美教練一般的誇張。皮膚紅潤白皙,幾乎沒有任何傷疤。

這個男人,就算脫光衣服還是那麼的英俊帥氣。

你都不好意思用高富帥這樣的字眼來形容他,他是『武者皇帝』,是『白馬王子』。

他的身體啟動起來,迅如閃電,落地無聲。

他的左手手臂高高的抬起,目標直指龍王的身體重要部位。

隨著距離的接近,隨著力道的加持,那手臂竟然開始逐漸變粗。手臂上的肌肉顫抖個不停,就像是無法盛載這樣的力道要爆裂開來一般。

「去死吧。」皇帝大聲吼道。

龍王也沒有坐以待斃。

他知道,如果皇帝和傅風雪是招式和內勁兒的比拼的話,那麼和自己就是純粹的『力』拼。

他是個野蠻人,皇帝顯然比他還要野蠻。

他的拳頭蘊含的力道能夠打穿一塊大石,更何況是人之肉身?

他也動了。

雙手握拳,咯咯的響聲傳來。

在感覺到拳頭髮燙,幾乎快要燃燒起來時,然後雙拳一起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