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魔吧!只要入魔你將獲得無上力量,你就能親手報仇!”

“入魔吧!!!”

“入魔吧!!!”

……………………

…………

一遍一遍詭異魔音流轉殷韻瑩心裏,原本一絲清明的意識,又一次沉淪。

夢邪命皺眉,一旁的虛無命,尺旭討論虛空兩位劍修高手比鬥,徒然看見夢邪命的異樣,兩人轉頭眼中絲絲精光流轉:

“夢兄,有什麼要兄弟幫忙的嗎?”虛無命一臉微笑。

“夢哥,我也能幫忙!”尺旭揮着手。

“哈哈!我是要幫忙的人嗎?”

夢邪命一臉沒事揮手,擡頭眼神看着遠處,瞳孔卻渙散,沒有焦距。對此虛無命,尺旭相視而笑,聳聳肩轉頭望着虛空。

“寶貝!寶貝!!寶貝!!!”夢邪命心裏暗恨光芒的呼喚,運轉夢幻邪力,流轉刻印符文,闖入殷韻瑩的心靈。

“聖夢!聖夢!!聖夢!!!………”

虛幻的文明圖卷,伴隨夢邪命一縷意識,闖進殷韻瑩心靈,這心靈是魔性無邊世界,滾滾魔影翻滾,陣陣陰森嘎嘎聲,讓人遍體生寒。

哪與世界格格不入的光明,讓無窮魔影嘶吼,兇狠瞪着夢邪命。

“吼!!!”

一聲魔嚎,號令無窮無盡魔影圍攻,圍攻夢邪命這一縷異類光芒。

“嗤嗤!!!”

一位位魔影燃燒氣化,但還是有魔影闖入文明圖卷,頓時圖卷浮現黑色斑點,越來越多的魔影闖入,文明圖卷斑點越多,甚至掩蓋光明的光芒。

但夢邪命不管不顧,一股腦望魔影深處衝去。

“寶貝!寶貝!韻瑩寶貝!!!”

夢邪命感覺殷韻瑩意識,越來越沉淪,彷彿隨時可能魔化。

“滾!!!”煩躁焦急的夢邪命,瘋狂張口吞噬無盡魔影,一縷縷魔性纏繞他的心靈,甚至他身體的臉上徒然一條條魔紋刻印,流露邪惡魔光。

“呼!”

夢邪命猛然張開黑色翅膀,震翅膀拋射闖入心靈中心。

唰!!!

轉眼間就看見猙獰魔化的殷韻瑩,一抹黯淡光芒掙扎阻擋魔化,但那一抹光芒卻向風雨中的火光,隨時熄滅湮滅。

封魔 “寶貝我來了!!!”見到那一抹光芒,夢邪命提高的心放下了,震翅靠近。

心靈抵抗越來越弱的殷韻瑩,徒然聽到她唯一關心的夫君聲音,黯淡的光芒又亮一絲,她睜開朦朧沉重眼睛,迷迷糊糊望着眼前的身影。

她笑了!

“夫…君!”

溫暖的懷抱,是那樣的舒坦,一縷縷光明力量流進她那一抹光芒,希望的聲音傳遍殷韻瑩的心靈。

“寶貝!我們是一體的,你是我的影子,我是你的身體,我們永遠不會分離,你的仇就是我的仇,告訴我吧!”

“你的仇人是誰?”

夢邪命抱緊他的寶貝,殷韻瑩,將自己身體的光明力量涌入她,點燃她光明的力量,讓以前埋藏的希望種子成長。

咔咔!!!

種子破殼而出的聲音響起,眨眼間希望的嫩芽伸出,隨後快速茁壯成長爲參天大樹。

“轟隆隆!!!”

希望光明的參天大樹出現,這魔性心靈世界翻天巨響,一片片空間扭曲,演化爲奇特的景象。

黝黑魔性被大樹轉化爲希望光明力量,天空上爲滾滾魔性,地面下位無盡光明,彷彿陰陽八卦似的兩極,一陰一陽,一正一負。

這奇特景象形成,殷韻瑩的魔化緩緩解除,一縷縷魔氣驅出心神,通體轉化爲光明希望的身影。

“寶貝!你的仇人是誰?”夢邪命輕撫殷韻瑩的秀髮,愛意溫柔。

殷韻瑩閉着眼睛,享受懷抱的溫暖與安心:“夫君我的仇人就是……聖雲帝國大皇子,也就是現在的人族天子——帝天!”

“夫君我要殺了他,爲族人報仇,但這……”殷韻瑩睜開眼睛,遲疑不定的眼神飄閃。

見此夢邪命咧嘴一笑:“擔心爲我添麻煩,你呀!真不瞭解你夫君,我是怕事的人嗎?”

“不就是一位天子嗎?殺了就殺了!有什麼可擔心的!”

夢邪命的語氣,彷彿殺天子就如同殺一隻雞,揮刀即可!

“對不起!我……”殷韻瑩歡喜說道。

夢邪命打斷他寶貝的話:“不要跟我說,對不起!寶貝,我這就去爲你報仇!你要好好休息,熟悉一下這變化的世界,與新的力量!”

“呵呵呵!知道了夫君!!!” 夢邪命眼神匯聚,綻放銳利精光,他臉上一縷縷魔紋,霎是邪異鬼魅。

一旁的虛無命,尺旭,眼角餘光注視着夢邪命的一切。

“轟隆隆!!!”

徒然虛空驚魂轟鳴,一陣陣凌厲劍風,席捲虛空大地。

夢邪命擡頭望去,虛空彷彿兩柄神劍對峙,絲絲劍意動盪虛空。

那兩人一人是,仙族劍血與未知族羣的獨劍。

劍血釋放仙韻劍意,眼神冰冷望着獨劍:“你打擾我了!”

“那極死九轉潛龍玉,我需要!”獨劍握劍,淡然冰冷。

“打擾我就該——死!”猛然劍血眼中劍意動盪,一縷劍光直逼獨劍。

獨劍也眼神釋放劍光,兩人的眼神對撞。

“嘭!!!”

兩人眼神劍意不相上下,徒然兩人身影爆進,拼殺一起!

“轟隆隆!!!”

叮叮劍碰撞清鳴聲不絕,一縷縷劍氣劍意肆虐。

“叮!!!”

兩人劍碰撞一起,眼神直逼彼此,看見對方那冰冷唯劍的心,兩人心裏不由浮現知己之心,心裏誕生一較高下之意。

兩人同時爆退十米,停懸虛空彼此認真注視。

“我仙族—劍血!生來學劍,愛劍,習劍,二十年載劍途—劍意動盪,爲心尊劍!”劍血擦劍,淡淡自我介紹。

獨劍冰冷的臉,嘴角淡笑:“我獨劍,爲劍而生,爲劍而死!劍中誕生,修劍二十年月——唯我獨劍!”

劍血眼神一震,背上七柄劍出鞘。

“呲吟!!!”

粼粼圍繞劍血綻放旋轉,然則獨劍也甩劍直指眼前之人。

“仙之劍道,劍之仙極——唯吾劍仙!!!”

劍血手中之劍,氤氳仙霞,周身盤旋寶劍釋放粼粼劍光。

“劍之唯我!——唯我獨劍!!!”

獨劍化身天地唯一擎天劍,另一邊劍血化身飄灑劍仙。

“轟隆隆!!!”

“轟隆隆!!!”

………………

…………

兩人的速度超越了空間,攻擊破碎了虛空,一片片空間被切割,坑坑窪窪劍印烙印虛空。

恐怖蕩然劍意粉碎空間,頓時兩人的攻擊形成空間黑洞,他們兩人在黑洞裏。

粼粼劍氣時不時濺射而出,有些倒黴蛋躲閃不及。

“啊!”“嘭!!!”

一抹劍氣絞碎倒黴蛋們,傍邊幸運者,一臉驚駭慌亂逃跑,恨不得逃遠遠的。

獨劍與劍血的攻擊,一縷縷劍氣完全切斷衆人前進的路,讓人無法靠近玉山,雖然他們都在有效收取距離,但施展手段就是不能收取。

所以衆人才不得不,爭相恐後靠近玉山。

徒然一縷縷劍氣落下,衆人猛然讓開。

“轟隆隆!!!”

“嘭!!!”

…………

……

衆人擡頭怒視虛空二人,心裏思考如何靠近玉山,但只見那一縷縷恐怖劍氣落下,衆人鬱結。

仙族聖女,傲仙芸嬌眸閃過一絲詫異,晶潤嬌脣輕語:

“年輕一代,竟然有人能在劍道與劍血一較高下!”

傲仙芸將目光移向玉山,徒然眼神一凝,停下前進的步伐,認認真真巡視,豁然淡然一笑,那一笑天地色變,仙韻呈祥:

“劍血!!我們離開!!!”

傲仙芸完美無瑕的身影,轉身離開,虛空留下淡淡幽香。

聽到傲仙芸的聲音,劍血徒然眼神一凝:

“獨劍!最後一擊教高下!”

獨劍聽到收劍玄妙舞動,兩人同時凝神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