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他們沒落的玄月宗,七星地靈丹對他們來說,乃是遙不可及的寶貝。

不要說他們玄月宗了,就算是曾經財大氣粗的赤羽劍派,他們的少宗主卓峰都沒能搞到一顆來服用。

而如今,鹿羽卻表示可以給大家搞到七星地靈丹!

可沒有人覺得鹿羽是在吹牛,他們的大師兄一直是十分嚴肅的在說著事實。這在之前已經得到了無數次的驗證。

如果能服用到七星地靈丹,那當真是三生有幸!

大家注意到鹿羽話中的一個信息。鹿羽居然還表示,乃是自己親手來煉製!

親手煉製,這就更不得了了。當真是讓眾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在天武大陸,煉丹師乃是一種非常崇高的職業。煉丹不像是習武修鍊,煉丹必須是要具備特殊的感應天賦,而具備這種獨特感應天賦的人,可以說是萬中無一。

煉丹師無比的稀缺,高級的煉丹師就更是鳳毛麟角的存在了。一些高級點的丹藥,又必須是高級煉丹師才能煉製出來,這就造成了高級丹藥的價值連城,並且是有價無市。

「大師兄,你居然還是一名令人尊敬的煉丹師!」

「煉丹師一共分作九個品級,聽說要煉製這種七星地靈丹,必須至少是三品煉丹師以上才行啊!我們整個青雲州,幾千年都沒出過一個三品煉丹師啊。」

「大師兄,你……居然具有三品煉丹師的水準?」

一雙雙目光齊刷刷的看向鹿羽,滿臉的震驚。他們覺得自己越來越看不懂自己這大師兄了。

鹿羽那目光掃過人群,最後向龐星華問道:「掌門,我們玄月宗可有人是煉丹師?這七星地靈丹我沒時間一直煉製,它的配方和手法我需要傳授給一個人。」

「煉丹師……還真沒有……」龐星華臉色有些尷尬,他統帥下的玄月宗,實在是太弱了。

忽然聽得喬興長老遲疑的說道:「我曾跟著橫雲州的銅子大師做過記名弟子,學過幾年的煉丹,一些基礎還是會的。」

旁邊中立派的孫立長老問道:「喬興你還做過銅子大師的記名弟子呢,怎麼沒聽你說過。後來你怎麼沒有成為煉丹師?」

喬興尷尬的咳嗽了一聲,說道:「我這不是因為天賦太差,後面讓銅子大師給開除了嘛……這件事情本就丟人,又有什麼好說的。」

鹿羽皺了皺眉,說道:「記名弟子就記名弟子,有基礎就行了。喬興長老,這些天你跟著我就是了,採藥和煉丹,我都會傳授給你。」

「是!」

喬興長老連忙應道。雖然他是老一輩的長老,但是在鹿羽這個十六歲的少年面前,卻是恭敬無比。

接下來的時間裡,鹿羽帶著喬興在雲羅山脈中搜集赤精芝和壽元果等藥材,這些藥材乃是煉製七星地靈丹的關鍵。

雖然說只帶喬興一人,不過在搜集藥材的過程中,八位長老還有掌門龐星華也都跟著去了。這也好,讓鹿羽省了很多功夫。

鹿羽只需要根據尋葯七步訣找到赤精芝和壽元果所生長的地方,就不用自己動手了。採摘的問題,還有驅趕妖獸的問題,自有掌門和眾長老幫他做。

耗費了半天的時間,最後採集了一大背簍的藥材,最後浩浩蕩蕩的回到玄月宗。 「掌門,我現在還需要一個能湊合用的爐鼎。」

鹿羽向龐星華提著要求。

龐星華乾咳了一聲,說道:「如今玄月宗的藏寶閣中已經沒有爐鼎了。」

「什麼!一個爐鼎都沒了!」

鹿羽真是無語至極。想當初陸離可也是一方煉丹名家,玄月宗中收集的各類爐鼎多不勝數,沒想到玄月宗沒落到今天,卻是一個也不剩下了。

沒有爐鼎的話,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啊。

龐星華沉吟說道:「對了,還剩下一個。在我們玄月宗的山門前,那個燒香用的爐子一直都還在……」

「燒香爐?」

鹿羽哭笑不得,搖了搖頭,說道:「燒香爐就燒香爐吧,湊合著用吧。」

燒香爐乃是給凡人送自家弟子上山拜師,順路燒香用的。就放在山門前。高有九尺,重有三百斤。

因為燒香爐體形巨大,鹿羽也懶得搬了,直接就在山門前煉製起丹藥來。

在天武大陸,煉製丹藥乃是一件十分神聖的事情。因為煉丹的程序太繁複了,無論是對火候的掌握,還是對藥性的感應,那都是微妙到毫釐的事情。整個過程耗費良久。

而且就算是最偉大的煉丹師,也難以做到百分之百的成功幾率。往往煉製一批成熟的丹藥,需要幾個時辰,乃至幾天的時間。

玄月宗眾弟子做好了長期觀看的準備。只要能有幸看到鹿羽煉製出七星地靈丹,他們不介意在山門前多待一段時間。

燒香爐里已經燒好火了,一切準備就緒。

鹿羽居然不等火焰預熱,在第一時間就動了,手掌一個翻覆間,將一排一共四種藥材直接送入到燒香爐中。

旁邊喬興看的心驚肉跳,他畢竟學過煉丹的基礎,一些常識還是有的,當即驚呼叫道:「燒香爐還沒有預熱呢!直接送葯進去,會白白燒成渣的!而且各種藥材的藥性不同,也根本不可能一起送進去啊!」

然而喬興還沒有說完,便見得鹿羽對著燒香爐接連拍出了十八掌。

砰!砰!砰!

每一掌都打在一個特定的位置,隱隱形成著一個陣列。

有一道道火焰氣流包裹著藥材自燒香爐中騰升而起。鹿羽又再拍出了十八掌。

砰!砰!砰!

每一掌都產生了一個氣旋,改善著火候,使得燒香爐的內外形成兩個不同的世界。

接連九個來回……

最後一道赤紅色的霧氣像是噴泉一般,承載著一種東西,慢慢的冒出來。

與此同時,一股清新的香氣瀰漫全場。

這香氣只要一聞,靈根居然都跟著跳動起來。

如此的神奇。

那個被霧氣承載的東西,正是整整齊齊的一排暗紅色的丹藥。

一共是十顆。

仔細看的話,還可以看到那紅色丹藥中隱隱有七個星點點綴。

鮮妻抗議:餓狼請節制 正是七星地靈丹。

鹿羽一手隨意的將那一排七星地靈丹給拿了下來,他淡淡的說道:「七星地靈丹又不是什麼很高級的丹藥,還需要費那麼大名堂嗎。」

「就……就這樣煉好了?」

眾人的內心掀起萬重波濤。

他們都還沒準備好看,這一次煉丹居然就結束了。

這也太快了吧!

古往今來一萬年,能這般快煉製出丹藥的人,寥寥無幾!

他們的鹿羽大師兄不僅會煉丹,居然技藝還這般的神乎其神!

喬興震驚無比的叫道:「你……你所用的莫非是傳說中的『引火入丹』的絕世煉丹手法?只是這絕世煉丹手法早在六千多年前就失傳了啊!」

「這引火入丹算不得什麼。」鹿羽淡淡的說道。

想當年,他帶著丹神那小子硬闖魔靈族人的大本營天魔域,搞來了三味魔火之後。丹神用三味魔火煉製九千九百九十九種稀世丹藥,依次所用的乃是煉丹界最為神奇的七十二種絕世煉丹手法。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丹神那煉丹若痴的瘋子之外,他是唯一知道這七十二種絕世煉丹手法的人。

剛才他所用的「引火入丹」的手法,不過是這七十二種絕世煉丹手法中最為簡易的一種。

因為他現在的修為境界太低了,所運功力有限,而且七星地靈丹也實在不是什麼高級的丹藥。他要快速煉製一批七星地靈丹,用這最為簡單的「引火入丹」足以。

「天啊,這可是失傳了六千年的絕世煉丹手法啊……」

喬興的全身都震顫起來,他比其他人更能清楚的知道,這絕世煉丹手法的寶貴。

鹿羽說道:「剛才的手法你仔細回憶,能參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的天賦了。」

「對了!」

喬興反應過來,連忙收斂心神參悟手法。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緣!

喬興還在那裡大汗淋漓的緊張參悟著鹿羽所授的手法,鹿羽卻打算趁著這個空檔再煉製一顆特殊的丹藥。

「之前我在雲羅山脈獵殺了一隻七尾銀狼,奪取了一顆內丹,配合常用的色列花、三葉草等藥物,正好可以煉製一顆紫陰血氣丹,幫助玄甲靈龜延長壽命,提升生命機能。」

鹿羽輕描淡寫的說道。

玄月宗要想安身立命,最主要是提升弟子們的實力,但是這需要一段時間。在前期,還需要靠著玄甲靈龜的鎮守和保護。

玄甲靈龜實在是太年邁了,生命也幾乎走到了盡頭。一萬年前他加持在玄甲靈龜身上的一道帝威仙蘊,也已經消散得差不多了。不出意外的話,玄甲靈龜活不了多久了。

而玄甲靈龜經過紫陰血氣丹的強行刺激,應該還可以再活個幾十年。

「傳說中延長生命的紫陰血氣丹!」

人群嘩然一片。比之七星地靈丹,紫陰血氣丹可就真的是傳說中的丹藥了。

紫陰血氣丹擁有著神奇的延年益壽的功能,是無數年邁的高手夢寐以求的東西。聽說配方早就失傳了,就算是找到了煉丹師也求不到一顆紫陰血氣丹.

自己大師兄還會煉製這種失傳的丹藥!

鹿羽說道:「我先煉製一顆,給玄甲靈龜服用。」

當即,他將材料取了出來,開始了新的煉製。 不到一盞茶的功夫,一顆渾圓紫紅的紫陰血氣丹出爐了。這顆紫陰血氣丹的體形是七星地靈丹的十多倍。

在演武場中,鹿羽將手中的那一顆紫陰血氣丹貫入到玄甲靈龜的嘴中。

玄甲靈龜實在是太老邁了,腦子有些糊塗。它只能憑著大概的感應,感覺鹿羽和自己很是親近,其實並沒有真的認出鹿羽是誰。

當紫陰血氣丹的藥效開始在玄甲靈龜的身體中發揮作用,眾弟子驚奇的發現,玄甲靈龜的身上隱隱盪出一道絢麗的綠色光芒。

這綠色光芒一盪出,玄甲靈龜整個狀態都不一樣了。那老邁的眼睛張開,卻已不再那麼渾濁,那衰弱的氣息,已不再那麼虛弱。

總體而言,玄甲靈龜的身上重煥了一些生機!

「這紫陰血氣丹絕對是上上品質,玄龜大人剛服用下,便有了效果!」

眾人對鹿羽當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鹿羽不僅會煉製失傳的紫陰血氣丹,而且煉製出來的紫陰血氣丹還是上上品。

這讓眾人的內心充滿了振奮,既然紫陰血氣丹乃是上上品,那鹿羽分給他們的七星地靈丹也肯定是上上品!

「吼!」

忽然聽得玄甲靈龜一聲激動無比的吼叫,震的整座山林都顫動起來。

眾人臉色一白,他們還從來沒見過玄甲靈龜這般大聲吼過。

莫非玄龜大人覺得鹿羽冒犯了它?

「大師兄雖然能和玄龜大人溝通,但這次強行給玄龜大人貫入丹藥,只怕還是惹怒了玄龜大人。糟了,如果玄龜大人對大師兄動手,只怕誰也不能阻止……」

眾人深深的擔心起來,而下一刻,他們忽然見到了最不可思議的一幕。

只見玄甲靈龜居然曲著前面兩腿,對著鹿羽跪下來!

是的,正是跪下!

不僅是跪下,那一雙龜眼中,竟然還流下了兩行眼淚。

「天啊!玄龜大人竟……竟給大師兄下跪,而且還流下了眼淚!」

人群一片嘩然。

這個事情深深刺激了大家。

玄甲靈龜,乃是玄月宗最為神聖的存在。陸離祖師坐化之後,玄甲靈龜更是承載著祖師的榮光,供一代代的弟子來瞻仰膜拜。在玄月宗所有人的心中,玄甲靈龜可都如神靈一般高高在上!

而如今,高貴無比的王獸玄甲靈龜,卻流著淚對鹿羽下跪!心甘情願的下跪!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眾人痴痴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只見鹿羽用自己的手掌緩緩撫摸著玄甲靈龜低下的腦袋,叫了一聲「老夥計,你辛苦了」。

這一聲「辛苦」,卻是讓玄甲靈龜感動的連鼻涕都流出來了。

「嗚嗚……」

玄甲靈龜就像是個孩子般匍匐在鹿羽的身前,享受著鹿羽的撫摸。

鹿羽的每一次撫摸,都讓玄甲靈龜哭得更加傷心。

「好了,好了,傻孩子,不哭了。」鹿羽安慰了玄甲靈龜一番,用手溫柔的拍了拍玄甲靈龜的腦袋。

但是不安慰還好,這麼一安慰,玄甲靈龜忽然是更情緒激動了,依然是黏在鹿羽身邊哭個不停。那嘩啦啦的鼻涕和眼淚,都鹿羽的半截褲腳都淹了。

眾人看的完全是傻眼了!

他們偉大的玄龜大人,在鹿羽面前,竟像是孩子一般!

「大師兄也太神了吧,連玄龜大人都征服了……」

眾人覺得這是自己看到的最為神奇的一幕。

……

服用了紫陰血氣丹,玄甲靈龜身體中最後的潛能已經被激發出來了,按照鹿羽的保守估計,玄甲靈龜起碼還能活三十年。

玄甲靈龜乃是王獸,有玄甲靈龜在玄月宗鎮守,玄月宗就滅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