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然的疑問很快便得到了答案,此刻檀明與眾人談笑,能夠從對待其態度看出一二。

經過傅然的觀察,這四城之人,其中有兩城對檀明表示支持,分別是天波城與水城,至於另外兩個分別是南葉城與北滿城。

對於這些人,他也不熟悉,甚至其中大部分人連名字都不曾知曉。

「各位近來可好,看來謝某也沒有來太晚!」

一道笑聲傳來,將所有目光都引去,正好見到謝倫帶著兩人快速行來,一臉笑意,年紀不過二十幾,但是在場的人都明白,莫要小看了此人,當初為了坐上家主之位,可是干出弒兄這等大逆之事。

傅然打量了一番已經進入廳內的謝倫,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這謝倫在這幾月之間,實力提升不少,已然到了宗玄境巔峰。

「謝倫,你小子是屁股抹油還是怎麼樣,怎麼比我還快!」

還不等檀明說話,又是一道聲音傳來,聽聞這道聲音,謝倫撇了撇嘴角,即使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誰,除了那曹磊還能是誰。

「府主!」

出奇的是,謝倫竟然沒有與曹磊鬥嘴,讓在場不少人都是露出訝色,這二人平時見面就少不來口水仗,有時候還大大出手,這一次是怎麼回事?

謝倫與曹磊兩方人都落座,見此,檀明輕笑一聲,道:「謝家主,不知歸西什麼時候到?」

聞言,傅然不動神色,不過卻忍不住多看了謝倫兩眼,看來這謝倫支持越城的歸家。

「應該快了吧!越城距離崇明城比較近,曹磊應該比我知道得更清楚!」謝倫道。

這下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曹磊身上,這謝倫的話中有話,難道曹磊也站在歸家一方?想起這二人今日的反常,可能性不小。

「我可不知道,不過那劉岩前輩反正是已經到了,他與我同路,好像為了拍賣什麼東西這才沒有前來。」曹磊攤了攤手,道。

這些所有人都拿捏不準了,這曹磊是支持歸家還是劉家?

「真是高手雲集啊,就是不知各位是否選擇我趙家還是要與我趙家為敵!」一道大笑傳來,令所有人面色都是一變。

趙廷與趙夫人並肩而行,趙游與一位黑袍人跟在身後。

檀明的面色不太好看,這趙廷這般開口,完全是沒有把他放在眼力,當下冷笑一聲,道:「原來是趙家主啊,有了魂玄境實力,就是不一般,氣勢也強了不少嘛!」

至於其他人都閉口不言,現在的趙家可不是以前,實力極為強大,不然又怎麼敢這般開口,他們可不願得罪。

「府主哪裡的話,在下只不過不敢妄自菲薄而已!」趙廷大步跨來,隨意坐下。

傅然雙眼虛眯,視線落在趙游身上,當日此人暗算,雖然並未成功,但是他也不可能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這不是趙公子么?真是大運啊,我們又見面了,上次的事情你不是該給個說法,否者今日可別怪我不客氣!」

傅然平淡的聲音在大廳內傳開,令所有人都大驚,而那趙廷夫婦更是面色陰沉,尋聲望來。

「原來是凌然小友啊,你想要什麼說法啊!」趙廷面色僅僅在瞬間便恢復,再度化為那個彬彬有禮的中年。

PS:最近有事,只能保底更新,月底的時候爆發!(未完待續。) ?望著趙廷的模樣,傅然冷笑一聲,當初他可是被這笑臉給騙了,若不是焚老感知,他還不會知曉趙游要對他出手。

「對了,趙公子的老子在這裡,哪裡輪得到他說話。」傅然冷笑一聲,道。

「凌然,你找死!」

趙游一聲大喝,一步跨出,靈玄境後期的氣息散開,雙眼之中儘是殺機,他是什麼身份,竟然被當眾羞辱。

「這裡可是文府!」

檀明掃了趙游一眼,聲音落下之時,一位威壓出現,將趙游散發出來的氣勢盡數壓制。

「游兒,不得無禮!」

趙夫人連忙招呼一聲,現在檀明還是文府府主,在這個節骨眼上,最好還是別節外生枝,要出手的話也需要找到一個合適的借口。

「隨便兩句就一副要殺人的模樣,難成大器!」傅然冷笑。

「你……..」

趙游面色陰沉,不過隨後卻是冷笑一聲,回到趙廷身後。

「在下不是問凌然小友,需要什麼說法?」趙廷淡笑,一股無形的氣勢落在傅然身上,對於檀明,他可是毫不忌憚,只要不讓檀明抓住把柄,就算是府主也不敢把他怎麼樣!

傅然看了一眼趙廷,嘴角微撇,他連半步地玄境都面對過,這趙廷的氣勢在他看來算不上什麼。而檀明則是雙眼虛眯,對於趙廷,他欲除之後快,論實力,他自然力壓趙廷一頭,可惜沒有這個機會。

「當然是趙游對我出手之事,當日可是你們趙家主動找上我,讓在烈越遺迹之中與趙游聯手,不過卻半路算計,若非小子我留了個心眼,恐怕也無法出現在這裡。」傅然道。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趙廷與趙游二人身上,這件事他們可不知道,不過皆是抱著看戲的心理,雖說傅然的實力他們當初在十城會上見過,現在精進不少,但是趙廷可是魂玄境實力,並非靈玄境可敵。

「這事已經發生了,想要一個說法不是有些可笑么?」 不做你的狐狸精 趙廷輕笑開口,臉上沒有絲毫怒意。

傅然也沒有想到趙廷竟然這般以勢壓人,自持有魂玄境實力就不把他放在眼裡,不過他也不會因為趙廷的話露而發怒,攤手道:「既然如此,那麼到時候也麻煩你趙家別找我要說什麼說法。」

平淡的話語之中卻有著威脅的意思,讓所有人側目,傅然如此開口是有所依仗還是腦子發熱,對此,周莉沒有任何神色變化。

「你可以試試!」趙夫人笑道。

聞言,傅然露出沉思之色,半響后這才道:「有機會的話可以試試!」

「要試什麼?怎麼也不通知老夫!」

一道聲音傳來,旋即兩道身影出現在大廳內,也不理會他人,自顧坐下。

「兩位竟然同時前來,看來是有了打算了!」趙廷的目光落在這二人身上,閃過一絲忌憚之色,笑道。

來人自然是歸西與劉岩,誰也沒有想到他二人竟然同時出現,看來傳言果然不錯,這歸劉兩家已經合作。

劉岩看了趙廷一眼,別頭對歸西道:「歸老頭,這小子已經有了魂玄境實力就以為天下第一了,真不爽!」

歸西雙眼耷拉,平淡道:「明日你就可以表達你的不爽,今日還是忍忍吧!」

原本大廳還算平和,但是隨著趙廷出現之後,氣氛出現了變化,直到此刻歸劉二人的開口,眾人都能夠感到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氛,紛紛不敢開口。

隨後其他城池之人也是抵達,頓時讓整個大廳人滿為患,每個城池前來之人至少都是三人,若非這大廳夠寬敞,還難以容下。

「凌然,你小子居然沒死?」

一位少女出現在大廳,視線率先落在傅然身上,露出驚訝之色,毫不避諱的開口,讓傅然苦笑。

「二小姐,你好像很意外,難道你師姐沒有給你說?」傅然自然不會和檀仙兒一般見識,他也知曉對方的性格。

「當然意外啦,當日你身中之毒我聽師姐說連輪帝境強者都沒有辦法呢,你說師姐?你說大師姐?她回到宗門之後便去黑海黑城了,而我則是回來了,到現在還見過面呢,她給我說什麼!」檀仙兒也不客氣,直接坐在傅然身旁。

重生與言和歸來 「你還好意思說,若不是你,我又怎麼會出手,險些丟掉性命。」傅然搖了搖頭,道。

聞言,檀仙兒也是撓了撓腦袋,低著腦袋,訕笑兩聲,她也不笨,當日情況傅然明顯可以旁觀,但是依然出手,自然是因為她的原因。

檀仙兒的出現對其他人來說並不算什麼,不過當聽聞其話后都是忍不住多看了傅然兩眼,身中連輪帝境都沒有辦法的毒,此人竟然還活著。

不過僅僅瞬間之後便是收回視線,烈越遺迹其內有著不少天材地寶,或許此人無意中得到什麼東西,這才解了毒吧!

而傅然則是與檀仙兒閑聊,經過上次在烈越遺迹的事情后,兩人的關係好了不少。對於廣袖流仙裙,傅然還是十分在意,而檀仙兒對傅然也是好奇,話題也有不少,沒有周圍其他人的談論。

不過卻能夠感覺到氣氛並不正常,不時有著怒聲傳來,甚至有人還忍不住玄力的爆發,好在無人動手,因為誰都明白,現在只不過是試探對方底細而已,真正的出手還需要等到明日。

「你說這事啊,那高澤與師姐本就是情投意合,再加上紫竹峰與我們碧蓮門的關係也不錯,所以此事沒人反對,不過我卻不喜歡那高澤,有點古板。」檀仙兒道。

傅然搖頭,戲謔道:「人家看上的又不是你,你喜不喜歡有什麼關係。」

「也不知道師姐怎麼想的,那麼多追求者,居然看上了高澤。」檀仙兒嘟嘴,將小女子的性情表露。

「有人在說我壞話了哦,我得想想怎麼給點懲罰才行,不然我這師姐還怎麼當下去。」 愛情早班機 一道笑聲傳來,令檀仙兒面露驚喜,別頭望去,正好見到一對青年男女含笑行來。

「師姐,你來看我么?不過你怎麼帶著他啊!」檀仙兒先是一喜,當看到女子身旁的青年時,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而傅然也是驚訝,沒有想到姬欣與高澤竟然出現在這裡,旋即釋然,這檀仙兒是姬欣師妹,來此遊玩也是正常。

「你啊!」

姬欣來到大廳,摸了摸檀仙兒腦袋,露出無奈神色,而那高澤也是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不過二人很快便收起,上前抱拳。

「見過伯父!」

姬欣與高澤二人並非文府之人,自然不用稱呼檀明為府主。

「兩位來了,快坐!」

檀明含笑點頭,這二人的身份都不一般,就算是在州主等人見了也要客氣三分,在距離烈越帝國最近的幾個勢力之中,紫竹峰與碧蓮門也是其中最強。

姬欣與高澤二人點頭,來到傅然身旁,抱拳一笑,道:「凌然兄弟,我們又見面了,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看來你的傷勢已經恢復了。」

傅然起身抱拳,無奈苦笑,道:「雖然傷勢好了,可是用了不少天材異寶,走的時候,那梓嫣還讓我賠她幾萬萬金幣呢,看來是欠下巨債了!」

聞言,姬欣與高澤二人相視一眼,都是一笑,特別是那高澤,大笑聲在廳內回蕩,絲毫不顧及場合,而檀明卻是沒有露出任何不滿,反而有著喜色閃過。

而趙廷等人面色都不太好看,他們都是知道檀仙兒拜入碧蓮門這件事,被其稱為師姐的人,自然同是碧蓮門人,而且地位頗為不低,能夠與她同行的恐怕也不是普通人。

姬欣看了高澤一眼,後者這才收斂。

「二位是來烈越帝國遊玩么?」笑問道。

姬欣與高澤二人落座,姬欣搖頭否認,道:「這次前來主要是為了相助我這小師妹,我若不來,她還不煩死我,不過沒想到凌然兄弟已經離開了黑城,看來不虛此行啊!」

聲音落下,傅然瞬間感覺到廳內的氣氛出現巨大變化。(未完待續。) ?所有人的視線都望向檀明,他們都知道檀明坐在府主的位置上已經有不少年,有不少底蘊,恐怕門下客卿都是有著極為強大的實力,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居然得到碧蓮門的相助。

姬欣的實力在半步魂玄境,再加上廣袖流仙裙以及一些強大的玄決,恐怕就算是面對魂玄境也有一戰之力,還有一個高澤,幾乎相當於兩位魂玄境了。

原本所有人都認為這一次的檀家會落了下風,畢竟趙家的實力已經顯露,隱隱間有著力壓其他三家的勢頭,而歸劉兩家現在也好似聯合,不過現在看來,檀明的勝算依然最大。

趙廷與歸劉二人的目光都是落在檀明身上,有著明顯的敵意。

按照歸劉二人的計劃,本是打算先將趙加解決,然後再與檀明一分高下,但是現在出現變化,似乎應該先解決檀家才是明智的選擇。

而傅然也是微驚,姬欣二人竟然也是前來支持檀家,不過是否如同姬欣所說那般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可以想象,若是檀明繼續坐在府主的位置上,必定會拿出價值不菲的東西。

「不知凌然兄弟支持那一方?到時候碰上你,我可是很頭痛啊!」高澤笑道。

傅然聳了聳肩,道:「我不是一個客卿而已,如何選擇可不是我能夠決定的,再說以我的實力,也輪不到我上場吧!」

姬欣搖頭輕笑,道:「凌然兄弟說笑了,你的實力我二人可是親眼見過,在場的所有人之中,恐怕沒有幾人能夠勝你吧!」

聽聞刺眼,傅然面色不變,心中卻是有些不滿,不過瞬間之後想起什麼,露出無奈,道:「你們可不知道,剛才我還被人不放在眼裡呢,只能任人欺凌啊!」

「誰?」

高澤面色一沉,心中卻是大笑,他與姬欣二人乃是故意如此,當日離開黑城之後,遇到了紅裳,對於那趙游對傅然出手的事情也是知曉,此行前來也打算隨便教訓趙游,只不過沒想到會遇到傅然。

傅然自然不知高澤二人的想法,視線落在趙廷身上。高澤二人順著傅然的目光望去,見到面色不太好看的趙廷。

「他是什麼人?」姬欣問道。

還不等傅然答話,那高澤便是冷哼一聲,道:「管他什麼人,一族都滅了!」

此言一出,大廳內所有人心中都翻起驚濤駭浪,能夠如此輕鬆的說出這話,恐怕也唯有那些大勢力之人了吧,絲毫不把有著魂玄境坐鎮的家族放在眼裡。

而趙廷也是面色大變,就算他再有心性,此刻心中也是不平靜,若是這等人真的對他其了殺意,說不定還真會連同一族都滅掉。

傅然也的一驚,在他的印象中,高澤似乎不是這般嗜殺的人吧,再看看姬欣那眼中的笑意,也是大概明白。

既然要嚇一嚇趙廷,那麼就應該出手狠一點。

「什麼?你要滅掉趙家?這事我支持,現在看你還算順眼一點了!」檀仙兒坐在一旁,聽聞高澤之言后,雙眼一瞪,旋即點了點頭,頗為認同的模樣。

「不過這事可不好辦,門中那些老頭肯定不會答應啊,就你和師姐兩個可不行!」檀仙兒似乎真的認為高澤要對趙家出手,竟搖頭皺眉分析起來。

「仙兒師妹,你這是小看我了吧,你問問你師姐,我在外面的關係網可是很廣的,隨便叫來兩個朋友就夠了!」高澤面色一板,沉聲道。

「若是梓嫣知道此事,一定會來吧!」姬欣笑道。

三言兩語的談話,卻驚得趙廷面色不斷變化,他現在已經後悔怎麼招惹上了傅然,不過他畢竟是一城之主,又是魂玄境強者,顯然不會因為這幾句話就亂了陣腳。

「前輩,你見多識廣,這二人所說可真?」只見趙廷嘴唇蠕動,玄力包裹的聲音落入其身旁黑袍人耳中。

黑袍人似乎在思考,並未立即回答,片刻之後微微點頭,同時傳音道:「這高澤與姬欣在黑海之中的確有著不少好友,而那凌然也是如此,否者老夫在黑海已經將他抹殺,你莫要擔心,待明日老夫了解了凌然性命,想那姬欣高澤二人不會為了他出頭。」

聽聞黑袍人之言,趙廷這才鬆了一口氣,細想下也是如此,傅然在烈越遺迹之中才認識姬欣高澤,這才不過數月而已,關係能夠好到哪裡去,只要傅然一死,姬欣高澤二人也不會真的屠殺他趙家。

趙廷收回視線,不過霎那間,眼中卻是閃過宛如實質的殺意。

「好了,想必各位都累了,已經為各位安排好了房間,這府主之位待明後日便有了結果。」對於高澤之言,檀明也看不出虛實,又看了一眼已經恢復淡笑的趙廷。

聞言,眾人紛紛起身抱拳,旋即在下人的帶領下離去。

而傅然回到房中之後,卻沒有調息,躺在床榻上,他知道,經過此事之後,便徹底與趙家結下了恩怨,他本是不喜歡扯上恩怨,但是趙游對他出手之事卻無法釋懷,既然來到文府,自然要討要一個說法,不想那趙廷居然如此強硬。

「小子,恐怕那趙廷已經對你有了必殺之心。」焚老提醒道。

六宮無妃 傅然微微點頭,這事他自然也想到,雖說剛才把趙廷嚇了一跳,但是後者畢竟是一城之主,就算分辨高澤所說真假,細想之後也找到了應付之法。

那便是將他抹殺!

「看來這事不會善了!」

傅然無奈嘆息一聲,他從不是那種喜歡打打殺殺之輩,但是若是被欺凌還不反抗的話,豈不是腦子被夾過?

而此刻,后廳之中,檀明身坐主位,下方有著高澤與姬欣二人,還有一位面帶傷疤的中年。

「明日必定是一場激戰,到時候還要麻煩兩位了!」檀明向高澤姬欣二人點頭道。

高澤抱拳,道:「既然答應了伯父,自然盡全力。」

姬欣低頭沉凝,又抬頭看了一眼那臉上帶著傷疤的中年,別頭望向檀明,道:「第四人是這位嗎?」

對於這掌府會的規矩,姬欣既然前來,自然是有所了解,需要四人出場,她與高澤已經佔據兩個位置,檀明自然要出手,就是不知這最後一人是誰。

「對了,還沒介紹,這位是我門下客卿,名為毋路。」檀明又別頭對中年道:「這兩位分別是碧蓮姬欣與紫竹峰高澤。」